當前位置:主页 > 哲理 > 恩惠的倒鉤

恩惠的倒鉤

什么叫過錯?任何東西只要一過頭,也就錯了。

感恩本是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恰似一碗味道純正的高湯,但添油加醋一過分,便原味盡失,出現了令人作嘔的怪味。某學校可能是感恩的文章寫多了,父母之恩、老師之恩、朋友之恩、自然之恩等等似乎出不了新意,便轉向感謝遺棄自己的人、欺騙自己的人、鞭打自己的人、傷害自己的人乃至自己的敵人,于是,感恩便成了神話中的“統仙袋”,什么東西都可以往里裝,沒有好壞、沒有是非、沒有真假、沒有善惡、沒有美丑、沒有敵友,不管犯什么罪的人,都可以找到向他感恩的理由,就象文革時期的全面武斗的理由一樣:好人打好人是好事,因為不打不相識;好人打壞人活該,因為對敵人仁慈就是對自己人的殘忍;壞人打好人光榮,因為被敵人反對的是好事而不是壞事。如此感恩下去,不但日本人應當參拜靖國神社,中國人恐怕也要向靖國神社磕頭了。

另外,感恩本是人們發自心底的自發性行為,它是以施受雙方在人格平等的基礎上,相互理解、相互包容、相互謙讓為前提的。如果說“滴水之恩,當以涌泉相報”這是對受恩者的道德要求;那么,“上善若水”“水利萬物而不爭”便是施恩者的道德標準。如果不分青紅皂白,把感恩當著施受雙方的權利義務關系加以強制,便變成了交易。報載:重慶市萬州純陽中學在高中畢業典禮上,要900多名學生向老師行跪拜禮,美其名日:感謝老師的教育之恩。湖北省襄樊總工會取消了5名貧困大學生的受助資格,理由是他們不懂得感恩,受助一年多,沒有給援助者寫過一封信、打個一個電話。這樣的感恩活動,不得不讓人憂慮:前者作為人類靈魂的工程師,當他要學生下跪向自己感恩時,不但將“大象無形”“大愛無言”這樣的千年古訓忘得一干二凈,而且連基本的職業道德也不顧了:你拿了國家的薪水,收了學生的學雜費,就必須履行教書育人的義務,而沒有要學生下跪的權利。就象國家公務員一樣,你拿了國家的薪金,就必須為人民服務,如果把自己的本職工作當作對人民的恩賜,動輒要人民磕頭感恩,這樣的公仆,人民還敢要嗎?后者在取消5名貧困大學生受助資格的同時,也取消了中國孝義文化的精髓。對施善者來說,善有真假之分,“善而急人知,善虛即為惡意”如果捐助的目的,只是為自己揚名立萬,這不是真善,而是奸商,因為商品廣告費要比善款昂貴得多。對受助者來說,感恩的方式也有多種多樣,有的見諸于語言;有的見證于行動。說感恩的未必會感恩;不說感恩的也未必不懂感恩。中國自古以來便有“大恩不言謝”之說,如果每一種善行,都要求受助者以規定的形式來進行回報,便如堂恩所說的那樣:“每一種恩惠都有一枚倒鉤,它將鉤住吞食那份恩惠者的嘴巴,施恩者想把他拖到哪里就到哪里。”

幾年前,看到過這樣一篇報道:某高校一學生自幼父母雙亡,家景貧寒,得一富豪資助完成了學業。在其成長過程中,有關媒體跟蹤報道,富豪資助之事也時常見諸報端,大學畢業前夕,又有記者采訪這名學生,問他應怎樣感謝資助人,該生說:“不!我不感謝他,貧困是令人羞愧的事,他用我的貧困換取了榮譽,我為他的資助付出了自尊,我們是等價交換。”這則報道,讓我們想到了什么呢?

中國孝義文化博大精深,在這片禮義之邦的國土中,我們沒有理由拒絕每一個善行,但對施恩者的過度崇拜,往往會成為民權下跪的明證,在和諧社會的建設中,善行是稱頌的理由,但不是依賴的路徑,感恩是人類最美好的品質之一,但帶倒鉤的恩惠卻是需要我們共同警惕的。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求學者說
下一篇:明白人及“忍”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