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页 > 雜文 > 短文兩題

短文兩題

一、陽了個陽
   陽這個字,在2022年年末有了特殊的意思,成了感染新冠毒株奧密克戎的代名詞。從12月月初起,奧密克戎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迅速蔓延開來。12月14日,我乘坐地鐵回家感到了比平時更多的疲憊,當時沒有在意,認為是工作忙碌的原因。15日一大早,我做了一個核酸檢測,當晚發了低燒,同時,核酸檢測結果也出來了——單管陽性。趕了時髦,我陽了。
   現在回憶起來,奧密克戎在我身上的發燒癥狀是漸進和迅速退卻的。16日,我燒到了37.7度,身上有些沉,在自己禁閉的獨立套間里,做一些可口的飯食,不膩有營養,吃的比平時還多,胃口不錯。17日,體溫升到了38.7度,頭撕裂般的疼痛,從后脖頸那里跳著向太陽穴前進,這可能是病毒在我體內的一段行進路線吧?我立即用了退燒貼,當晚美美地睡了一覺。18日一大早醒來,感覺無比輕松,一測體溫,燒退了,頭疼也緩解了。從那一天起,體溫再也沒有上去。
   20日吃早飯的時候,突然感覺自己失去了嗅覺,飯香湊到很近才能聞到,樣子像一條狗。聽網上講,感染奧密克戎失去嗅覺,有的需要半年才能恢復。我嗅覺恢復得多長時間呢?想著以后和朋友們一起吃飯,很長時間里我都要拿起碗碟來湊近去聞,不禁啞然失笑。
   開始咳了,但不嚴重,吃一些止咳化痰的藥,越來越輕了。神奇的是,22日那天,我打開了一瓶醋,遠遠聞到了沖沖的味道。哇!嗅覺恢復了!24日,做了一個抗原檢測,妥妥的“一道杠”!終于,陽了個陽,對于我來說是過去了。
   12月26日開始上班,陸續聽到周邊有80、90歲老人離世的消息,幾乎都是感染奧密克戎引發基礎病惡化而引起的。奧密克戎雖然毒性降低了不少,但它對老人和小孩子卻展示了殘酷的一面。我們通過微信群等方式,向群眾宣傳家里有老人和小孩子的,一定要萬分注意,做好保護工作。我們這些做基層工作的,也堅信風疾浪涌終將過去,一定會迎來春暖花開、歲月靜好。
  二、年味
   那個時候,大家都窮,但年味很濃。
  記得小時候,一到臘月二十以后,家長們就開始采辦年貨了。于我印象最深地是百貨大樓里人頭攢動、擁擠不堪。“小飛機”(一種營業員與收款處的聯系方式,夾子夾著票據等在頭頂一兩尺高的線上甩過來甩過去)在頭頂飛來飛去;賣糖果的在稱上熟練地稱著、吆喝著,零糕點的打包還要用包裝紙打個四方結,中間貼一張喜慶的帶有花紋的紅紙;布柜臺那里,營業員在用木板猶如搟面般丈量著布料,竟然分毫不差;生肉柜臺前,更是人滿為患,平時葷腥不足,適逢春節臨近,一定要鋪張一回。
   走出百貨大樓,小攤小販們已經開始輪番上陣了。孩子們最喜歡吹糖人的和捏面人的。攤販們的手真巧,不大一會兒,一只漂亮的大公雞或一條雄健的飛龍便栩栩如生了。那邊有炮攤,各色品種琳瑯滿目。孩子們非常喜歡俗稱“竄天猴”和“地老鼠”的花炮,一個是飛上天而響,一個是游走于地面而響,帶來了無窮的歡樂。街面上,踩高蹺的也出來了,孩子們喜歡追著這些人鬧,踩高蹺的也做出各種詼諧的動作,引得圍觀眾人哈哈大笑。
   除夕是要守歲的,一夜里幾乎都是鞭炮聲。尤其是零時,鞭炮聲響成了一片,震耳欲聾。大年初一,踏著滿地的炮屑,開始拜年。長輩們慣常要給晚輩壓歲錢的,晚輩們則愉快地想著用這些錢買炮買可心的東西。大年初一還有一些禁忌,不能觸碰才預示著新的一年好運連連。
   大年初二、初三是出嫁的女兒回娘家的日子,出嫁的女兒也要給娘家人的晚輩準備壓歲紅包,這自然也是一番團圓美景、其樂融融。
   街面上的店鋪自除夕起,大部分關門停業了。最晚在正月十五元宵佳節以后陸續開門,勤懇經營的一年又開始了。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