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城“先秦文明”足以讓學者錢穆釋然

錢穆,民國歷史學家,學術著作頗多,也有名氣(《毛選》文章將其列為與胡適、傅斯年同類)。《先秦諸子系年考辨》是他1935年出版的,對子夏、魏文侯及子夏居西河教授都作了考究。我讀他的的“子夏居西河在東方河濟之間不在西土龍門汾州辨”一文,是世紀初錢氏已過世。
  他把《史記》記“子夏居西河”定位在“東方河濟”,不在“西土龍門汾州(含龍門韓城)”的緣由很多,此處僅錄兩條:一是“然孔子弟子不出魯衛齊宋之間,孔子死,而子貢居齊衛,子游子張曾子在魯,何以子夏獨僻居合陽韓城黃河之西尤門之附近?其地在戰國初尚無文教可言,謂子夏教授其地事殊可疑。”他在每個字下都標有重點號,以見這個證據之重要,以此得出結論:“謂子夏居之者,胥(皆)出后人附會不足信也。”二是“子夏溫人也,其退老何不于故鄉文物之邦,而遠至合陽韓城荒陬水澨……謂子夏退老在龍門附近,河濱石窟之間者,皆后世之妄說也。”何謂“合陽韓城荒陬水澨”?白話說就是錢氏對子夏居西河在“合陽韓城荒山泥水無人煙”之地大為懷疑。并以此結論“謂子夏居西河教授決不在龍門華陰之間”“后世之妄說也,不足信也。”請注意錢氏用“決不在”的絕對語氣,霸氣自信不容分辦。
  “子夏居西河教授”在唐之前只有一說,即西漢鄭玄注《禮記》在龍門華陰之間,后至唐引《隋圖經》,遂有“安陽之說”,即是錢氏云“東方河濟之間”,至清代疑古主義盛行,有學者戴震否定“汾州之說”,錢氏繼承疑古主義,竭力否定“汾州韓城龍門之說”。
  錢氏人雖去,但“不在西土龍門”廣為誤傳,故仍有批駁之必要。
  隨著零五年韓城“梁代村墓葬”的挖掘發現,零七年央視直播考古現場,讓韓城“先秦文明”更加亮麗起來。本文就從這個角度讓錢氏“戰國初尚無文教可言”“合陽韓城荒陬水澨”的疑慮釋然。
  歷史上把夏商周春秋戰國稱為“先秦時代”。這里的韓城“先秦文明”,特指西周至春秋戰國這先秦年代:
  (一)兩周時代韓城就是文明之地,公元前1039年,周成王四年大分封,將武王兒子封在韓塬,稱為韓侯園,“韓城”之名由此而來。公元前770年受封梁國與公元前678年,受封的韓武子采邑國,都在韓城地域。屢屢成為王侯的封地,豈能是“不毛之地”。《詩經•韓奕》記載“奕奕梁山,唯禹甸之,有倬其道,韓侯受命。”《左傳》有記,韓城城西北曾有韓侯廟。一個多次王侯的分封地,必有其文明,怎么可能是錢氏所說“荒陬水澨”之地。
  (二)秦晉韓塬大戰《史記•晉世家》有記:“惠公六年(公元前645)九月壬戌,秦穆公晉惠公合戰韓原。”秦穆公大勝,論功行賞之地,就叫“論功村”(南塬龍亭)至今猶存。秦晉大國爭奪之地,必然富饒文明,兩大國豈能為有只荒山野嶺,來打仗較量。
  “韓原”《史記》記有九處之多。錢氏未來來韓城合陽親自考察,講韓城合陽在戰國的“尚無文教可言”“荒陬水澨”之地,是主觀武斷,難以立說。
  再說戰國時期,韓城更是秦晉、秦魏常常拉鋸爭奪之地,《史記》多處有記,如“晉伐秦,攻少梁”“秦與魏戰少梁”等。“少梁”之名在《史記》中有19處之多,少梁之名至今猶存。
  《史記》多處記“少梁”“梁國”“韓原”,太史公豈能把個“荒水野嶺”之地也記在《史記》中。
  (三)“梁代村墓葬”,更是以考古文物證明韓城在先秦時文明燦爛。
  歷史遠古,專家考評為“兩周墓葬”,距今大約2800年左右,正是先秦時代的文明;墓葬面積大,約500畝,墓葬多,895一座,車馬坑64座;墓葬等級高,專家認定為大型諸侯墓葬;文物琳瑯滿目,有玉器、青銅、劍鞘、龍紋師等。還有玉雕飛鳥,青銅河魚。
  只從這幾方面看,韓城在戰國前的先秦時就文明燦爛輝煌,非是個“荒陬水澨”之地。特別是出土了,工藝絕倫的玉器串飾,最早的樂器建鼓(把韓城鼓樂之源推到了前二千七八百年時代)。純金劍鞘,兩周時期首先發現,鑄刻清晰金文(內公作鑄鬲子子孫孫永享)的青銅鬲等等,不論這些文物是古韓侯國(前1039年)的、還是古梁國(前770年)的、還是北芮國(前677年),它們都是諸侯、王君的陪葬品,以見韓城距今大約2800年左右,就有著輝煌燦爛之先秦文明。判定“子夏居西河教授”“決不在西土合陽韓城”的錢氏,能多活十幾年,看到梁代村墓葬所展現出的韓城在古先秦時代的文明,他也會后悔《系年》里的錯誤判斷。
  (四)《詩經》亦是展現合陽韓城,先秦時代就是文明之地。
  《詩經》是由孔子收集春秋時代民間詩歌編成的。按年代應該是公元前五世紀至八世紀的先秦時代。《詩經•大雅》就記有韓城的《韓奕》,記有合陽的愛情故事以及洽川相關的三十多篇詩歌。這是合陽韓城——龍門西河在西周春秋時期的文化結晶,聰睿和智慧。錢氏何以懷疑合陽韓城“在戰國尚無文教可言”。
  錢氏如果看到“梁代村墓葬”及韓城先秦時代的文明,那么他對“子夏居西河”在龍門西河的合陽韓城的種種懷疑,便得到釋然。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千里馬與伯樂說
下一篇:春天來了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