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馬與伯樂說

千里馬常有,而伯樂不常有?非也。千里馬常有,而伯樂也常有。
  千里馬泛泛廣有,千里馬種屬繁多。白貓、黑貓,抓到老鼠的就是好貓。而馬類物種呢?概無例外,同樣如此。遑論白馬、黑馬、棗紅色、抑或滲雜各色的花斑馬,也不論其體型膘肥或者清瘦,家世顯赫或者衰敗,家道名門望族還是販夫走卒的特異馬,通通可以漠視不管,忽略不計,只要這匹出廄的馬能載著廟堂之上的那一尊尊高潔的伯樂與那一個個慈祥的方丈,安安穩穩、舒舒服服,日行千里、夜走八百,則這匹馬水到渠成地就會鳳凰涅槃,成了那出類拔萃得可以昂首挺胸并睥睨天下的千里赤兔馬了!
  好馬配好鞍。馬中赤兔,人中呂布。赤兔千里馬,馱載著英資颯爽的溫侯征掠殺伐,戰無不勝,攻無不克。虎牢關戰鼓鐳動,千里赤兔嘶鳴揚蹄,溫侯一柄方天畫戟上下飛舞,力戰三英,諸侯震顫,群豪嘆服;小沛扎營,消解紛爭,中軍賬內,百步之外,轅門射戟,技驚四座,神勇無雙。溫侯春風得意馬蹄急。
  溫侯勇武過人,冠絕三軍。將中呂布,統帥眼中的千里赤兔。丁原膝下拜義子,董桌案下尊義父,三姓家奴千里馬,見利忘義,尥蹶子,掀翻伯樂,擊殺義父。奉先英武超凡,戟技出神入畫。自恃天生神力,武技獨步天下,唯我獨尊,反復無常,背信棄義,孤傲清冷,固執已見,匹夫之勇,婦人之仁。當斷不斷,反受其亂。貽誤戰機,追悔莫及。千里赤兔左沖右突,大汗淋漓,精疲力竭,徒喚奈何。下邳之戰,困守孤城,誰會馳援?內訌反叛搏虎解械,奉先虎落平陽,恃武超強哀求孟德公,劉皇叔一句“公不見丁原、董卓之事乎?”驚醒惜才如溫侯類千里馬功效的梟雄魏武帝,豪情詩人下令縊死呂布,驍勇名將白門樓殞命,梟首示眾!可悲可嘆!
  魏武帝,雄才大略,求賢若渴,唯才是舉。孟德公火眼金睛,知人善任,用人所長,伯樂的顯微鏡下,一匹又一匹良駒與浪跡天涯的千里赤兔馬齊集麾下,一時馬廄爆棚,群英薈萃,文武雙馨,運籌帷幄決勝千里,打下根基,鑄就霸業。古今往來,世之伯樂,誰堪與治世之能臣、亂世之奸雄曹阿瞞爭鋒,分伯仲?鮮有。曹魏陣營,人才濟濟,千里馬飄逸膘壯,勇武將士策馬揚鞭,千里驅馳,攻城撥寨,催枯拉朽。曹魏衣缽承繼者司馬炎晉大浪淘沙,蜀漢消亡,東吳敗滅,天下歸一。世人喟嘆,得千里馬者,得天下。
  得千里馬者,得天下。非也。塞外豪強丁原、董卓,執轡千里赤兔呂溫侯,兵鋒堅銳,問鼎中原,安靖四海,初現端倪。但,“誰是你兒?”平地驚雷,將“吾兒奉先何在?”的呼喚與期冀以英倫三島萬人迷貝克漢姆精妙絕世的一腳任意球,穿腸破肚,捅進了十八層地獄。丁原、董桌身首異處,一代豪閥香消玉殞。得溫侯類千里赤兔馬者,反受弒君殺父之禍,垂手可得的玉璽權柄付之東流。悲乎,惜乎!
  得千里馬者,得天下。是也。奉先帳下驍勇張文遠喝斥反剪著雙手的溫侯“呂布匹夫,死則死耳,何懼之有!”的擲地有聲,怒罵“何以解愁,唯有杜康。”豪雄詩人“濮陽城中曾相遇,如何忘卻?可惜當日火不大,不曾燒死你這國賊!”的威武不能屈,忠貞悍勇風骨令人動容,拔劍在手欲誅殺之的文武兼修的“國賊”曹阿瞞在美髯公漢壽亭侯“刀下留人,丞相且莫動手。”的惺惺相惜惋才留人求情下,就坡下驢,擲劍笑曰:“我亦知文遠忠義,故戲之耳目。”隨后曹操親自給張遼松綁,張遼“感其意”遂降。忠義血性千里馬文遠收納旗下,曹魏戰旗獵獵,將星云集,劍刃鋒利,千里赤兔張文遠,南征北戰,出生入死,解圍白馬,招降昌豨、攻破袁氏、智平叛亂、守衛合肥,消遙津之役,關內侯多謀善斷,身先事卒,沖鋒陷陣,以少勝多,斬將奪旗,威震江東,“張遼止啼”千古傳頌。文遠漢血寶馬、秉性純良,忠義可嘉,忠心可鑒,絕緣貪欲,滌卻雜念,一心伺主蕩平北國,安護眾生,帶病征伐,馳騁疆場,衛境戍邊,沉珂固疾越益勞乏,五子良將嘔心瀝血,殞落江都,魏王曹丕為之流涕,謚曰剛侯。張遼,文元,戎馬一身,馬革裹尸,忠君衛國,日月昭昭,天地有感,人神共睹。得文遠種屬千里良馬者,主公無憂,山河無恙。張遼,文遠,真千里馬矣!
  世有千里馬,然后有伯樂。“謬”也。世有千里馬,世亦并存伯樂。
   千里馬與伯樂相生相伴,如影隨形。伯樂與千里馬并不迵異。有什么品牌與種類的伯樂,就會自動對應催生同類屬屬性的千里寶馬。千里馬察言觀色,與時俱進,優化改良,結構調整,基因蝶變,好馬一匹,伯樂殷鑒,良駒一頭,伯樂欽定,于是乎,各路千里良駒、千里寶馬,群賢畢至,聚首相歡,雄糾糾,氣昂昂,奮蹄揚帆,彎弓射大雕,欲與天公試比高。
   世間,真不缺豪情萬丈的千里馬矣!世間,也真不乏不遜魏武大帝的前赴后繼的伯樂矣!好馬配好鞍,不謬矣。
  
   (原創首發)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