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页 > 雜文 > 寫春聯

寫春聯


  臨近年關,又到一年一度寫春聯的時候了。
  前些天,父親就早早買好了紅紙,開始張羅著寫春聯。
  由于他手顫多年,舉箸提筆時手不由自主地顫抖,不能再像之前那樣從容揮毫寫春聯了。雖說如此,這兩年父親還是堅持寫春聯,用父親的話講,他那不叫寫字,叫描字,沒辦法,手顫得越來越厲害了。父親不僅為自家寫,還為我大姐、二姐、小妹家寫,就連所在小區的大門也變成了他的“責任區”。母親每年都說,給家里人寫個對聯就行了,小區門口你管他干什么?可父親每次依然如故,“一意孤行”,母親的話對他而言儼然成了耳旁風。
  前天晚上吃過飯,父親對我說,我現在手老是哆嗦,今年家里的春聯你寫吧。我知道自己的水平不行,便順勢說,我的字拿不出手,要不讓你孫子寫吧,讓他鍛煉一下,也是一個傳承。
  其實,在我的指導下,兒子寫春聯也堅持好多年了,盡管寫得不太好,但他每年都鄭重其事地書寫,每次臨寫前還認真地”演練”一番。因為沒有正兒八經地練過書法,只能算應應景。畢竟,紅底黑字的春聯,再加上精心挑選的內容,我家每年的春聯還是與眾不同的。當然,這也是兒子的真心付出。
  提起寫春聯,不由得想起父親早年在老家寫春聯的情形。每逢過年,作為年俗文化重要表現元素之一的春聯,在人們心目中有著很高的地位。它不只是傳遞一種文字的力量,更有水墨書法的美學,美好的祝福和祈盼,一筆一畫付諸紙上。無論貧富,家家戶戶都要貼春聯迎新年的。記得在老家劉口,父親的毛筆字稱得上小有名氣。每到年關臘月二十七八,街坊四鄰都會慕名上門求父親寫春聯。遠親不如近鄰,況且都是擱了幾十年的鄰居,古道熱腸的父親每每是樂此不疲,有求必應。為此,他還專門買了《對聯大全》等書籍,以備鄰居們選擇中意的對聯。記得老家人管春聯叫門對或對得。當時,寫得比較多的門對有“天增歲月人增壽,春滿乾坤福滿門”“向陽門第春常在,積善人家慶有余”“福如東海長流水,壽比南山不老松”“和順一門增百福,平安二字值千金”,等等。有時,父親還根據他們家里的實際情況,親自創作對聯,這樣一來,父親寫的春聯對他們來說可以說是“私人訂制”量身定做了,與街上賣的對聯相比更是稍勝一籌。反觀那些千篇一律印制的對聯內容單一不說,尺寸有時受局限,遠不能表達人們過年時的心情和愿景。于是乎,寫春聯就成了父親過年前的一項重要差事。轉眼間,父親當時為老家鄰居們寫春聯的情形已過去了四十年,時至今日仍歷歷在目,如在眼前。只是,歲月催人老,當年意氣風發的父親現在卻不能再提筆寫春聯,不能說不是遺憾。
  慶幸的是,正在讀書的兒子已接過了父親手中的毛筆,開始了新的接力。昨天下午,兒子完成了農歷癸卯新年的春聯,對聯內容為:吉星永照平安宅,五福常臨積善家。橫批是:春回大地。而后,又分別寫了一個大的“福”和“春”字。望著客廳地板上擺放的散發著墨香的紅底黑字春聯,一股濃濃的年味頓時迎面撲來。
  春回大地,眼下正值四九,春天的腳步正急促地向我們走來。是啊,春天就在不遠處。真心祝愿:春滿人間,人壽年豐。
  
  2023-01-19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半滿
下一篇:千里馬與伯樂說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