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人白話之三十九

◎《黑人白話》
  又是楊桃,又是榴蓮,都是不好吃的東西,只是看著蟈蟈吃的香也挺好。可惜,今天沒有生蠔,蟈蟈也失去了表現的機會。我等。
  20230115
  ◎《黑人白話》
  蟈蟈做的烤魷魚,姥姥做的清蒸魚,萌萌愛吃蝦和蟹,姥爺愛吃羊肉鍋。
  20230115
  ◎《黑人白話》
  蟈蟈認為這個酒店有三點好處:露臺上的溫泉和自助式的火鍋,再就是離姥姥家近。
  20230116
  ◎《黑馬由韁》
  西湖美,尤其動人的是古典美和自然美。那么,如何才能在西湖的畫面上,隱去周遭那么多的高樓大廈和游人車輛呢?看來只有借雨借霧借雪……晴湖不如雨湖,雨湖不如霧湖,霧湖不如雪湖……一場大雪,天地朦朧,西湖便回到了“蘇市長”和“白市長”的杭州。
  20230116
  ◎《黑人白話》
  在黑人的歌友中,有兩位女低音相繼與沈陽故宮博物院結緣:英子曾是最佳講解員,阿瑋當選優秀志愿者,她們都為沈陽故宮更好的服務社會公眾、搭建博物館與公眾溝通的橋梁做出了感人的貢獻。在合唱團里,她們也都是大家喜歡的好人。
  20230116
  ◎《黑人白話》
  冬兒的文字總是素雅而優美的,包括這篇《林晚同和他的“情人”》,既是文學評論,也是優雅散文——如此清清淡淡的文風,來自干干凈凈的心靈。
  20230116
  ◎《黑馬由韁》
  以此類推,沈陽也有一條歷史中軸線,既地鐵二號線,從新樂遺址到北陵公園到新(老)北站到市政府廣場到展覽館、科技館到盛京大劇院到奧體中心到桃仙機場——貫穿沈陽的昨天、今天和明天。
  20230116
  ◎《黑人白話》
  黑人兩次去惠州西湖,都在孤山側六如亭中安坐許久,心里總在反反復復的想著三件事:一是當眾人都在熱捧蘇東坡滿腹經綸的時候,唯有王朝云說他一肚子的不合時宜;二是當大家都不愿意跟著倒霉的蘇東坡去險惡嶺南的時候,唯有王朝云無畏生死,甘愿隨之;三是在蘇東坡的三位亡妻中,王弗葬在四川老家,王潤之后來與蘇東坡合葬在河南郟縣,唯有王朝云既無家可歸,也無夫可陪,孑然一身葬在嶺南惠州。黑人還想,如果王朝云不來嶺南,絕不可能這么年輕就丟了性命。當然,嶺南也有她的掛牽,她與蘇東坡唯一的兒子也夭折在這里……唉,這真是自古紅顏多薄命!東坡有幸:王弗是結發賢妻,王潤之是患難夫妻,王朝云是紅顏知己。
  20230116
  ◎《黑人白話》
  好像沒醫沒藥沒投靠,也能激發人體神奇的自愈力,或者說自愈的能力特別大,來自于求生的欲望特別高。至今也不知道自己到底陽沒陽過,只是發了一天燒,疼了一周腰,咳嗽了半個月,體虛倒汗直到今早……反正醫院也去不了,手里也沒什么藥,就是白天咬牙“挺”,晚上閉眼“熬”,對了,也熬了不少陳皮、白茶、枸杞、大棗……
  20230117
  ◎《黑馬由韁》
  和老同學、小朋友多次計劃“運河行”,都被疫情阻攔。只是去年深秋在表哥表弟的陪伴下,從武林門坐水上巴士一直到拱宸橋,然后又穿過直街(午飯、參觀),走過廠房公園和倉庫博物館,一路散步來到了四通八達的德勝橋……也算給我們將來的“運河行”開了個頭。
  20230117
  ◎《黑馬由韁》
  第一次登上六和塔是1973年由舅舅舅媽表哥帶領,和爸爸媽媽弟弟一起上上下下;第二次登上六和塔是1997年帶著證券部的一幫小朋友從上海驅車杭州;第三次登上六和塔是2011年來杭州給舅舅掃墓,獨自一人登上六和塔,憑欄遠眺,大橋跨南北,之江越東西,突然想起爸爸送煒兒的《西江月》末句:“六和塔下水如煙,飛起驚鷗一片”百年之后,六和依然……
  20230117
  ◎《黑人白話》
  但凡是余昌兄的作品,黑人都是百聽不厭,唯有這篇寫給嫂子郵往天國的情書,讓我不忍卒讀,一邊聽一邊流淚。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黑人開始相信天堂和靈魂,此刻也相信嫂子一定能夠聽到余昌兄的“想你……想你……想你”。還聽到蘇東坡的“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千里孤墳,無處話凄涼”。余昌兄,既然我們相信靈魂與天堂,就應當好好活著,讓嫂子安心;而且,只有我們好好活著,她們才能依然活在這個世界上。嫂子,你說是吧。
  20230117
  (原創首發)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過年回憶正當時
下一篇:過年聊聊福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