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页 > 雜文 > 父親的大衣

父親的大衣


  六盤水的冬天還是很冷的,雖然不及北方零下幾十度,零下的時候一年也會有好幾天,我們這邊沒有炕,家家戶戶都有烤火爐,最早的時候是柴火,煤爐子,現在是電烤火爐,天然氣等。條件好些的人家裝有空調,全屋地暖或集中供暖。但那也僅限于條件好的人家,一般人家也就只有烤火爐。
  我所在的小山村是產煤的,我們家以前是燒煤取暖,一到冬天,把活干完,燒一鍋熱水把腳泡暖和了才睡覺。
  晚上,父親會將他的大衣加蓋在被子上壓實,不讓冷空氣鉆進被窩。
  在我的記憶里,父親最早的那件大衣是藍滌卡的,有一匹棕褐色的毛領,很寬大。那是上世紀的八十年代初,普通人家人人都有棉衣算不錯了,父親有一件羊皮大衣,也算富裕了。那時土地剛分到農民手里,妹妹還走不太穩。冬天,父親的大衣里會變出溫熱的米糕,那是他用苞米換的,偶爾也用錢換,鎮上離家較遠,他就把米發糕放在懷里保溫,當我和妹妹出門迎接他的時,他便從懷里變戲法似地掏出那時為數不多的小零食。
  空閑的時候他會將妹妹連手帶腳全裹在衣服里去竄寨,只在領口露出一顆圓圓的腦袋,妹妹調皮,有時會伸出胖乎乎的小手在寒冷的空氣里亂晃,這時,父親一定會將她的小手塞進懷里。就這樣,一年一年的,妹妹長大了。
  媽媽說,我小時候父親也是這樣抱著我去串門的。這樣說來,父親的懷抱一定很暖和了,他用不多的空余時間來陪伴他的孩子長大。
  父親的大衣,白天穿在身上,夜晚搭在被子上,他們叫“壓腳”。是啊!冬天冷,被子又薄,父親在晚上就會把大衣加蓋在被子上。
  
  二
  那一年冬天,小女兒八個月,剛斷奶,父親就帶著我去去親戚,親戚家比較遠,要乘坐汽車再轉火車。怕孩子路上餓(渴)我們在家沖了奶粉,我沒有帶保溫瓶,父親就把女兒的奶瓶放在懷里,等上車安頓好,他把女兒抱在懷里,從懷里掏出孩子的奶瓶。
  十多年前的條件已經大有改善,女兒有小包被,披風,毯子。可是父親還是會將小女兒裹在衣服里,抱離我的視線讓我安心吃飯。
  他的大衣也不只一件了,他依舊喜歡穿棉襖,他一直認為棉襖是很暖和的。
  妹妹給他買過羽絨服,他說:“那個輕飄飄的,怎么會有熱乎氣,還是棉大衣好。”他現在有了皮衣,子孫都也長大。他還是會把一些小零食捂在懷里,給他的孩子們吃。
  有一次家里蒸紅薯吃,侄子跑出去玩了。父親把一顆紅薯用塑料袋裝了放在懷里去找他的寶貝孫子。當看到他的寶貝孫子時,就著急地招呼:“浩兒,快來,爺爺這里有好吃的。”那時候,他的眼里是沒有別人的,心里也沒有。
  
  三
  以前每家每戶沒有多余的被子,冬天晚上冷,會把白天穿在身上的棉襖大衣蓋在被子上。現在每家每戶都會準備很多被子,用舊了的都扔了,可父親是個念舊的人,舊衣服被子都舍不得扔,小小的房間堆滿了各類雜物。我媽和我會趁他不注意,把那些很久不穿的舊衣服拿去扔掉,被子棉絮是萬萬不敢丟的,他有數。
  那一晚,我去給二老做家務,拆洗被套,晚飯后又幫他們收拾屋子,整理衣柜。
  母親說,晚了就不要回家了,晚是不算晚的,市內的公交10點才收班,那會兒才八點多。在父母心里,女兒晚上走夜路是不安全的,雖然我也年過半百。
  我的住所離父母的家不過半小時車程,我上晚班時也經常十點多回家。可是他們要么催促我快走,要么留下我過夜,因為我沒有車,出行不方便。
  那一晚,我沒有回家,在父親臥室的隔壁房間住了下來,臨睡前他便擔心我冷,在他的柜子里翻出一條舊棉絮加在原來的被子上。兩床被子已經夠了,我睡不著是因為習慣了我家里的床鋪。父親看著我房間里的燈亮著,就問是不是冷,我說不是,他沒聽見,一會就把他的大衣抱來蓋在我的腳頭:“這回就熱乎了,你好好地睡覺,明天還要去上班呢!”
  我的父親已經八十多歲了,佝腰駝背的,他會糊涂到聽信別人的話,把家里的東西賤賣了(遇上了騙子)也會買些無用的東西回來。唯獨記住,怕他的兒女冷著,餓著。
  我的父親有一件藍滌卡的大衣,穿了很多年,現在還在,不穿,也舍不得扔。
  (編者注:百度檢索為原創首發)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天道
下一篇:過年回憶正當時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