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人白話之三十八

◎《黑馬由韁》
  對于這條航拍的線路很熟悉:有沈陽的“珍珠項鏈”二環高速;有女兒和外孫特別喜歡的青春沙龍K11;有適合老夫老妻散步的綠茵長廊沈水灣;有我們曾經住過多年的萬鑫樓下文安路;有從中年到老年來來往往熙熙攘攘的青年大街;有多次做過演員和當過觀眾的“鉆石劇場”盛京大劇院……雖說對于這個區域比較熟悉,卻罕見如此鳥瞰的夜景——金碧輝煌的高樓大廈,流光溢彩的街河車流,更具都市氣派。人就是這樣,常常是離開哪就開始想哪,越是遠離越是想念。其實,最為想念的是,被這燈海夜色淹沒的至愛親朋。
  20230113
  ◎《黑馬由韁》
  很想在江浙一帶穩穩當當的住下,讀山讀水更讀人:在杭州讀白居易、蘇東坡、林和靖、李叔同、蘇曼殊、林徽因……在紹興讀陸游、唐婉、秋瑾、徐錫麟、周建人、周樹人……在寧波讀方孝孺、沈一貫、王陽明、張蒼水、陳逸飛、余秋雨……在嘉興讀王國維、豐子愷、徐志摩、張樂平、茅盾、木心……如是,此生足矣。
  20230113
  ◎《黑水白沙》
  這是五年前我們和康老師一起從國外回來后的《美篇》,其中有康老師寫給我們的《二號家庭》(刊登在《沈陽日報》副刊上),也有我寫給康老師的《牽手》(刊登在中國文學網站《江山》上)。今天翻出這些舊文給康老師慶生,遙祝大姐小年安康,生日快樂,在新的一年里,一如既往的心健、身健、筆健、友健。說到友健,前段時間我一直為幾位老先生遭新冠威脅惶惶不可終日:高燒中的彭老,病房里的李老,還有沒陽卻更加讓人擔心的大姐。如今云開日出,彭老燒退了,李老出院了,大姐還陽著,謝天謝地,好人好運,過了小年就好了,過了春節更好了,待到春暖花開的時候,我回去給你們慶功,你們一個個都是氣壯山河的大英雄!正是:
  歡歡喜喜過小年
  平平安安渡難關
  暖暖和和擋風雨
  健健康康待團圓
  
  附錄《牽手》
  阿明
  
  那天下午您對我說,這次你們去越南旅行帶上我吧,你們要是不帶我,旅行社就不讓我報團。當時,我心里真的有些打鼓:八十六歲,異國他鄉,鞍馬勞頓,留飯留宿?可是心里的鼓敲了半天,嘴里就是吐不出個“不”字來。
  當年是您拉著我的手,一步一步的走上了朝圣繆斯的道路;如今該是我拉著您的手,一程又一程的去看你所不舍的風景。作為學生最了解老師,作為小弟最知道大姐,現在滿頭白發的您最喜歡出去玩,最不怕病和災,最羨慕年輕人,最看透生與死。
  于是,我就這樣戰戰兢兢的拉著高高興興的您出發了——上車下車,上船下船,上山下山,上樓下樓……您是我們旅行團當中的大姐大,您是讓好多年輕人嘆服的老頑童,您,既是我的擔憂,也是我的驕傲。
  其實,您就是我的文學母親,您的“序言”,您的美言,您的薦言,您的忠言,都是對兒子才可以這樣說這樣做的。百善孝為先,孝順重在順,此刻也想不了顧不了那么多了,只要您老高興,只要您老順心。
  當然,除了母子,我們還是師徒,還是姐弟,還是朋友,所以才能一直拉著手向前走,所不同的僅僅在于,先前是您把手高高興興的伸給了我,而今是我把手戰戰兢兢的伸給了您。
  牽著您的手,我們亦徒亦弟,亦親亦友。就這樣,我們一路走到夕陽的盡頭,天堂的路口。
  2018年1月
  ◎《黑人白話》
  蘇東坡是一面開滿鮮花的陽坡,所有的暴雨都是瓊漿玉液,所有狂風都是勁舞歡歌。
  20230114
  ◎《黑人白話》
  感謝每一個睜開眼睛就能夠看到窗外七仙嶺的早晨,尤其是這一個早晨,盡管云遮霧繞。
  20230115
  ◎《黑人白話》
  黑人總想,如果蘇東坡不離開海南,或許就不會走的那么急,可能活過古稀也沒問題。既然他在死地活出奇跡,那么這里便是他的福地。還有一點體會就是,海南人、儋州人既是如此幸運,有時如此感恩戴德,如此有情有義。
  20230115
  ◎《黑人白話》
  無論新樂人的后裔,還是八旗子弟,還是大帥和少帥的強權領地,還是共和國的長子……奉天——盛京——沈陽,后來都成了沒落的貴族、冷落的嫡系,但是在他的骨子里,依然殘留自我感覺良好的貴族氣,堂吉柯德式的貴族氣,偶爾也讓人想起孔乙己,所以讓人既有愛,也有笑,也有隱隱的痛惜。
  20230115
  (原創首發)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理解萬歲
下一篇:天道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