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页 > 雜文 > 理解萬歲

理解萬歲

那天吃罷晚飯,接到一個電話,是老家一個鄉親打來的。鄉親說他孩子想考在職博士研究生,問我能不能聯系個教授,給孩子寫封推薦信,因為在報考條件里有這項要求。撇開鄉親面子不說,這個孩子小時候還曾在我辦的學校里上過學,于是,我沒有絲毫猶豫答應了。
  放下電話,我把學校的同事在心目中過了一下,便給學校里的張教授打去了電話,把情況進行了說明,張教授也沒有任何猶豫爽快答應了。隨后我又給鄉親發了個短信,把張教授的電話給了他,告訴他孩子可直接和張教授聯系,協商推薦事宜。
  我本以為鄉親孩子報考博士研究生的事就這樣解決了,誰知過了三天,老家鄉親又打來電話,說孩子報考博士的事黃了,原因是孩子單位不肯鑒字,而人家報考條件也有這項要求。我進一步詢問鄉親單位為什么不給簽字,鄉親說單位給出的理由是孩子一旦考上博士就回不來了。
  人往高處走,這是社會法則,任何人都有追求自己幸福的權利,可關鍵是幸福有時不完全掌握在自己手里,它常常受到他人的羈絆和制約,鄉親孩子可謂一個很好的例證。
  剛進入新世紀那幾年,研究生在社會上還鳳毛麟角,我一個高中同學中專畢業,在銀行上班,按說這工作不錯,可我這位同學還想在生活品位上更上一層樓。經過幾年努力,加上天資聰慧,我這位同學如愿考上了某重點大學的法律研究生。和我老家鄉親孩子類似,當我這位高中同學興致勃勃讓單位簽字時,單位同樣不給簽。看我這位同學態度實在堅決,單位上下協商的最后結果是,簽字可以,但我這位同學需要買斷工齡,放棄銀行工作。
  自然界中有一種現象叫海市蜃樓,而在現實社會生活中實際上也有無數的海市蜃樓存在。有些個未來圖景看起來很美麗動人,等走到近前才發現根本不是那會兒事,甚至那圖景還可能是萬丈深淵。我的那位高中同學衡量再三,最后接受了單位提的條件,買斷工齡去重點大學進修了三年研究生。可等他研究生畢業,研究生已不像以前那么吃香,再加上年齡也大點,我那位同學怎么也找不到如意工作,想回原單位,原單位又拒之門外,結果急得他跳了樓。
  隨著我國高等教育的不斷發展,如今碩士在社會上已經不是什么稀缺人才了,隨便到一所中學,碩士一抓一大把,而博士相對來說,在一般人眼里,仍高高在上可望不可即。現在的博士可以說和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的碩士差不多。現在一提到博士它往往是和大都市高等院校聯系在一起的,至于一個區區鄉政府則是裝不下博士這尊大佛的。 
  一度我非常憎恨我那位高中同學的領導,以為是他們導致了我高中同學以后生活的困境。我老家鄉親在談及孩子領導不肯簽字時也是忿忿不平,言說招考條件里面有博士畢業后還回原單位這項條款,孩子也同意,可單位就是不簽字。我開始寫這篇文章的目的本是要討伐一下當領導的嫉賢妒能壓制手下,然而寫到這里我卻猶豫了。
  上研究生也好,上博士也好,得利的肯定是進修者本人,至于單位不但要給你出工資,該你干的工作還得派發給別人,別說畢業后你不回來,就是你回來于單位某種程度上也是受損的事。這樣想來,當初我高中同學人家單位提的條件有錯嗎?似乎沒有。中國有句古話,愿賭服輸,路是自己選的,能怨別人嗎.
  人作為社會中的一員,都生活這樣那樣的單位中,自己的付出和單位給的報酬應是對等的。在工作中,個人和單位難免會產生一些沖突,有時這種沖突還非常激烈,就像我高中同學考研時遇到的那種。在此情景下,作為單位的一員,一定要冷靜,在不滿單位如此對待自己的同時,也要設身處地站在單位的角度上去考慮一下全局。毫無疑問,我高中同學當初買斷工齡肯定有賭氣的成分在里面,否則以銀行這么好的工作誰會輕易放棄。
  人們常說理解萬歲,單位職工之間需要彼此理解,單位職工和領導之間也需要彼此理解。遇事總是責怪對方,動不動意氣氣用事,事情往往會走向反面,甚至走向不可收拾的局面。
  職工考研考博畢竟和學生考研考博不同,它涉及到人事關系、工資、工作安排等等,在這種情況下,更需要職工和領導之間做好溝通,達到彼此理解。不用問,我老家鄉親的那個孩子在這一段時間,心情一定不是很愉快,但愿她能看到這篇文章,調解一下自己的情緒。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