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顧我的2022年

人們可以不翻日歷本,但卻阻止不了歲月的匆匆流逝。轉眼間2023年的元旦節已過去十多天了,在往年,回顧過往一年的文字早已寫好。而對于已經過去的2022年,因為忙于生計和其他原因遲遲沒有動筆。回顧過去的一年,有苦有累、有希望有失落、有告別的痛苦,也有初見的欣喜,更多的是為生活的奔波忙碌,和討薪的艱難。也不知道用哪個詞語去總結過去的一年。想想還是用“沒想到”這個詞吧。
  愛騎行的我,很想再次騎行郟縣廣闊天地,只是忙于生計沒能實現愿望。也沒想到2022年只騎行出許昌了一次,那是元月三日第一次騎行新鄭西東郭村的白居易故里,寂靜的故里院內,我漫步著,偶有一堆青年和幾個小孩走進院內,面對影壁墻及周圍墻上的一首首白居易的詩,我情不自禁地朗讀著,以此表達對唐代大詩人的敬仰和緬懷。這是我第一次朗讀白居易的那么多首詩。之后,西行前往白居易文化園,因為三年前騎行歐陽修墓園歸途路過正在興建的白居易墓園,只是沒想到這次因為禹州剛剛出現的疫情,我只能在大門前望而興嘆。好在國慶節那天,弟弟開車帶著我和幾個工友遠行了一次。起初只想去西華的女媧城,在我的建議和時間允許的情況下,我們第一次踏上了豫東平原有“龍都”之稱,有“華夏先驅、九州勝跡”美譽的“中華文化發祥地”黃淮平原腹地周口市。有機會走進周口市有三百多年歷史的關帝廟風景區,暢想當年商賈云集的繁華,有幸走近大沙河南岸旁吞洪鎮河的“鐵火牛”,看河灘里作為記載周口水位漲落、汛期報警標志的“鐵水牛”。聽當地老鄉講述關于“水牛喝水上游決堤”的鐵水牛的美麗傳說故事。
  沒想到過去的一年里,為了生活我第三次去鄢陵打工。不同的是這次是在縣城南的因為三國時期曹操在此屯兵牧馬而得名的馬欄鎮的婁家村對面。這樣有機會一睹那里建于五代后周顯德元年的、九層六角高27米的樓閣式建筑、有一千多年歷史的興國寺塔。有機會了解到北宋時期鄢陵屬開封府、京畿道。北宋王朝在鄢陵設了5個重鎮,馬欄鎮乃五鎮之一。設有重兵屯守。古蔡河漕運從鎮境內通過,為當時水陸路重要碼頭。朝廷在興國寺建塔,足見北宋王朝對馬欄鎮的極為重視。一千多年來,幾經地震和戰亂,幾經重建修葺使得此塔巍然屹立,見證著馬欄鎮人民的辛苦勞累和馬欄鎮日新月異的變化。
  在外地打工,有機會在深夜里錄下不遠處田間的此起彼伏的蛙聲,有機會錄一段暴雨前的電閃雷鳴。有機會去不遠處的田地里遛秋。沒想到的是有一段時間,不得不每天騎著電動車往返于馬欄鎮工地和家之間。也沒想到隔一天就會在鄉村或社區的核酸檢測點排著長長的隊等著喉嚨被捅。
  過去的一年里,我見證了幾個同學兒子的婚禮,也懷著沉重的心情與年長我一歲的因心梗離世老表永別。只是回想起來幾十年來與老表在一起的美好記憶卻少之又少。
  沒想到過去的一年里因為疫情又被被封在家里兩個多月。這樣我有機會把手頭現有的六期我們許昌市白天美文學社的詩刊及有關記錄我們文學社的圖片文字(有九萬多字)整理成文檔,總想著收集齊我們的詩刊,收集所有當年我們文學社的資料編一本《白天美文學社志》,疫情三年,剛開始時,因為兒子是黨員,沖在抗擊疫情第一線,每天要去疫情防控卡點值班。兒子去外地工作后,我替兒子值班。隨后我就向領導提議,以后我就是志愿者,不再替兒子值班了。就這樣來只要疫情防控需要,我隨叫隨到。兒子還建議我入黨,因為雖然不入黨我去值班,我覺得自己比有些黨員的思想覺悟高,但是我的思想覺悟跟黨的要求還差很遠很遠。沒想到在疫情防控最后階段,黨小組長說這以后的值班每天五十元工資。更沒想到的是十一月底還在嚴防死守,沒過幾天就徹底放開了。放開后的村莊不安靜了,上了歲數的老人隔三差五地就走了八九個。是他們該走嗎?如果不放開,他們可能還能多活些時間。
  放開的時間里,我時常牽掛我的老師親人同學和朋友,也收到了不少親人老師同學和朋友的關愛。從來沒來家住過的岳父岳母平生第一次在女兒家住了幾天。這樣每天上班前能跟他們打個招呼,下班回來也會問候他們屋里冷不冷,飯菜可不可口,睡覺情況咋樣。只是自己不能像妻子那樣天天給岳父母做飯。照顧他們的飲食起居。
  過去的一年里,在文學創作方面除了詩歌,幾乎沒寫什么別的。也很少與文友們一起出去采風,聚會。但有兩件事是難以忘記的,一是六月份白天美文學社文友中國作協會員王延華的第五部詩集《懷想與歌唱》出版后,延華特意從武漢回來邀幾個文友小聚贈書。第二就是“老家許昌”微信公眾平臺的創辦者陳世杰老弟用半年多時間從七年來公眾平臺發的7000多篇文章中幾經篩選、幾易其稿,匯總出版了包括一百多名作者寫的描述許昌已經消失或即將消失的老寨、古樹、現象、學校、社團、傳統文化、廠企老店農事農具、童玩歌謠、行當老物件、建筑物老街等方面的148篇文章四十多萬字《消逝的風物》一書。消逝不等于消失,消失的是曾經的消逝,但消逝的終究會消失。編者旨在提示人們提示愛寫作的人們關注身邊即將消失的東西關注家鄉許昌的傳統文化,挽救更多的消逝。雖然在過去的一年里,我用詩歌詠過曹操,贊過“湖雪”面粉;感懷過黨的二十大,但是面對我喜歡的大文豪蘇軾和一代偉人領袖毛澤東,我不知道該用怎樣的詩句去表達我對他的敬意和緬懷,只好用他們的詩句集句成篇,這樣有了《懷蘇軾》《緬懷偉人毛澤東》。2021年的中原大洪水讓我看到了我們河南人在災難面前團結互助、齊心協力、風雨同舟的堅毅頑強的《河南力量中國力量!》看到了危難時一個個刻挺身而出平民英雄!感受到了新時代關鍵時刻的英雄還是出現在普普通通的平民老百姓之中,沒見過哪個明星哪個富豪一夜之間成了人人敬仰的《英雄》。2022年十月鄭州某廠員工大逃亡,又讓我看到了當一群群逃往家鄉的打工人需要關愛、需要幫助的時候,還是我們河南的老鄉在路邊免費提供茶水方便食品;還是普普通通的卡車司機冒著被罰被取消駕照的危險義無反顧地拉徒步返鄉的打工人“能送他們一段路程就送他們一段路程”。卡車司機開車多年,“第一次遇到卡車、貨車可以拉人還不被交警處罰交警還友善地交代他們注意安全”。我們是河南人,《我們不怕》因為我們河南人是最團結最有凝聚力的!“一部河南史半部中國史。”我們河南人從未贏過一場網絡暴力,卻從未輸過一場民族大義。我想如果大逃亡現象發生在“救援物資是發給本人的,你們外地人沒有份”的城市,肯定不會出現這樣的平民英雄。這又是我沒想到的。
  過去的一年里,在工地的一些經歷,改變了我對一些監理的敬仰。前年中梁魏都府工地的監理的不作為,讓我嗤之以鼻,而去年旭輝江山花園工地的監理,不懂裝懂還不知悔改更讓我瞧他不起。我和工友從沒見過下水管的存水彎要安裝在地平以下,與他理論,他很剛:“你說了算還是我說了算”,按他說了算不得不聽他的,但不久又不得不改了過來,那時他再也不說“我說了算”。在卷煙廠原材料周轉庫工地,監理看到我們的工作線綁在了柱子筋上,隨即拍了照,像交警似的要罰我們二百元,說我們的工作線挨著鐵了不安全,而別的班組的工作線沒有架起來在平板筋上踩來踩去的,他竟說他沒看見。這樣的監理能讓我們像敬仰從前的專家教授一樣敬仰他們嗎?這又是我沒想到的。
  過去的一年里,因為續修家譜,我結識了建安區非物質文化遺產“王氏傳拓”第四代傳承人王明升,有機會近距離觀賞王氏傳拓的制作全過程,有機會見到從未見到的和從前見到過的另外兩個地方的我們菅氏家族的長輩們,只是因為疫情原因,三家聚在一起商討續修家譜事宜的聚會終沒成功,這又是我沒想到的。
  過去的一年里,最高興的事就是兒子終于在新年來臨之際,帶著千里之遙的女友回家了。新的一年里,愿天下所有的有情人終成眷屬!愿所有的惡人、所有的貪官污吏都得到應有的懲罰!祝愿所有的好人新年快樂!闔家團圓!健康平安!心想事成!萬事如意!
  (編者注:百度檢索為原創首發)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蒙學旨要
下一篇:再讀《寬容》說寬容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