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页 > 雜文 > 大地

大地

大地》是黃家駒的一首粵語歌曲,偶然聽到,震徹心扉。
  我對于黃家駒的喜愛和著迷想來像是一種天意。我從學校畢業去煤礦參加工作的第一年,遠在異地他鄉。那煤塵鋪滿了礦區,灰色的道路,灰色的房子。盡管辦公的大樓是紅色的,但紅漆斑駁,有一種經歷歲月的滄桑感。每次下井結束,從澡堂里出來,洗去渾身的疲憊和污垢。突然在一陣落寞過后,心里有一股孤單和悲傷。腳步在煤屑鋪滿的路上慢慢地挪著,這時候只有一個人,那種流落街頭的感覺油然而生。心里像是失去了什么,仿佛自己并不在人間存活,像一個幽靈,飄忽不定。這時候,礦區的高音喇叭里突然傳來一首滄桑渾厚的歌曲。那是一首粵語歌曲,我并不能聽清他的歌詞,但音樂的旋律超乎了所有的一切。
  緊湊激昂,熱血沸騰,讓我一下子便迷上了它的音調,嘴里也跟著哼唱起來。“回望,昨日在異鄉那門前,噓噓地感慨一年年,但日落日出永沒變遷。”啊!這像是為我寫的歌詞。那旋律也像是從我的血液里提煉出來的。在這個異鄉的黃昏時分,人間的一隅,世界上的煤礦荒涼的心臟部位,我正在這其中流浪。不知道今天的太陽照亮了人間多少個春秋?不知道明天的我還能不能依然如故?享受晨鐘暮鼓,在時光里活出幸福。啊!我想起就在幾十分鐘之前,我還在地下的幾百米深處,在漆黑的巷道里,在巖爆、塌方、冒頂、透水隨時都可能發生的地方,我真的有一點視死如歸的豪邁與剛強。我是英雄嗎?非也。我是豪杰嗎?非也。
  那么,我提著腦袋活命到底是為了什么?鋌而走險是為了一夜暴富。置之死地而后生,是為了以后的榮華富貴。這些我都沒有。我只是一個普通的人,一個普通的煤礦工人。我所做的一切,只是為了平凡的生活。像一個人那樣,從生到死,活在這個世上。但是這一點現在卻成了奢望。我能像他們那樣活的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嗎?我能為自己計劃好一切,今天做什么,明天做什么,等到了后天,我就無憂無慮,美麗無比。這些我能做到嗎?我的命不是命,也不在自己手里。當我鉆進罐籠里往地下行進的那一刻,黑暗,隨之而來的像是死亡的永恒。我不知道這一去是不是真的會一去不返?我不知道下到井底,我還會不會再回到人間?十個小時之后,我還會不會活著?上班下班這樣輕松的事,像是一場災難。我就在這災難里頭,隨時斃命。
  但我別無選擇,這是我的工作。當我把人生交給命運,命運為我選擇職業的時候,煤礦就是我最后的歸宿。我將成為千千萬萬之中的一個,成為煤礦這個大集體里的一個也想活下去的人。記得我初次去學校報到的時候,那時父親已經不在了,是伯父送的我。他是一名紡織工人,在工廠里工作了一輩子。他告訴我,煤礦也是一種職業,有人參加工作,也就有人退休養老。有人活著,當然也就有人死于非命。紡織廠平安嗎?那也不一定。站在地面上的人未必會比井下的人長命百歲。我知道伯父的意思,這些由衷的話只是想勸我,既來之則安之,干一行愛一行。
  對這個我并沒有什么反感,相反,我對于自己的職業倒有一種額外的驚喜。不說煤礦這兩個字,我的專業是地質,屬于勘探,屬于那種在野外求生。我喜歡這樣極限的生活,富于冒險。并且還有傳奇或者流傳,將來的某一天,我就是一部歷史。有生之年,我就是奇跡的活化石。那時候是多么的興奮和激動,地形、煤層、沉積巖、地殼運動,這些專業術語充滿我的腦子。想想自己以后會變成地質隊里的一員,真有一種期待和幻想。等到了實習的時候,真正見識到了自己以后的工作。就像一枚葉子隨風而逝最后掉落到了溝渠里。這就是我以后工作的地方。我害怕了。然后天天下井,然后到工作面去采煤,然后沖破艱難險阻,然后冒著九死一生,又爬出井口。我懼怕了,心跳加速,心驚膽戰。但路已經選擇好了,只能一步一步地走下去。
  因此,我最后被分配去上班,只能來到了煤礦。夏橋煤礦,這是棗莊到徐州之間的一個,有著苦難歷史的煤礦。這也是當年鐵道游擊隊戰斗的地方。這是日本鬼子勘探出來的,也是日本鬼子建設的煤礦。幾十年過去了,煤層已經變薄,井口已經塌方。搖搖欲墜,晃晃悠悠。它最興盛的時候是怎樣的繁榮,但那個時候是日本鬼子,是國民黨。誰知道呢?只是現在我來了,為了建設社會主義,為了實現四個現代化,我繼往開來地來了。好像有點兒晚,但我熱火朝天。革命的路上有先有后,我是長江的后浪,我要推著前浪,一浪接著一浪,浪潮涌動。可是,內心的抱負與理想,永遠也跟不上現實的滄桑,比不過它的一陣風卷殘云。我被現實打敗了,被這個即將掏空的煤礦,被這個即將改行的地下作坊,即將拋棄。
  此時,我已遠在異地他鄉。我服從分配,一個人來到了這里。我的工作關系,我的戶口,將要落在這個遠離故鄉的地方。我人生地不熟,我兩眼一抹黑,我猶如流浪。也就是在這個時候,也就是在公元后一千九百九十四年的深秋的黃昏。我從井里出來,拖著疲憊不堪的靈魂。我一個人孤零零的,猶如孤魂野鬼。我不想吃飯,不想抽煙,不想說話,不想跟任何人碰面。我只想一個人在煤屑鋪滿的路上走到盡頭。風吹著落葉,也吹著我漂泊的心。風吹著人間,也吹著人間的我,和我的痛苦與孤單。我想好好地活下去,活得開天辟地。盡管這個工作現在看來并不能盡如人意。但它也是一份工作,相對于那些漂泊無依的人,還算是一個鐵飯碗,我應該愛惜它,拿出自己的心和一腔熱血。
  而正在叫我熱血沸騰的時候,那高音喇叭里的歌曲給我送來了黃家駒的聲音。那首歌的名字叫《大地》,那首歌的旋律我認為無敵。在我聽過的所有的歌曲里,它唯我獨尊,高高在上。猶如一顆恒星,像燃燒的太陽,光芒萬丈。它喚醒了我死灰復燃的心臟。它讓我突然變得堅強。突然把這人間的一切不放在眼里。是啊,我也有不可一世的勇猛和頑強。
  我怕什么?難道是怕死嗎?并不是。我從來沒有害怕過死亡。我甚至還覺得,死亡也是生命的一部分。那是一個人活著的證明,是最后的理想之地,擺脫苦難與噩夢的天堂。而現在的我,懼怕和擔心的只是自己這一生,我害怕他一事無成。我選擇這樣的職業,來到這樣的地方,我的青春的時光正在慢慢流淌。我害怕他一去不復返,害怕他兩手空空。但是那歌曲唱起來了。“在那些蒼翠的路上,歷遍了多少創傷。在那張蒼老的面上,亦記載了風霜。秋風秋雨的度日,是青春少年時。逼不得已的話別,沒說再見。回望,昨日在異鄉那門前,唏噓地感慨一年年,但日落日出永沒變遷。這刻,在望著父親笑臉時,竟不知不覺地無言,讓日落暮色滲滿淚眼。”
  我聽著哭著,淚流滿面。我好像看到了自己,也好像看到了那個遠去的父親,他正在另一個人間對我翹首以盼。對我有無數的豪言壯語,希望我挺下去。是啊,我應該像父親那樣,在卑微里活著,要活得頑強。我應該像父親那樣,把苦難變成自己在人世的江山。我真的害怕嗎?不是的。我只是找不到自己,突然之間迷失。我只是看不見前方,突然之間,覺得眼前,兩眼茫茫。但這首《大地》,這個同時也在另一個人間的黃家駒,突然之間喚醒了我。他讓我找到了自己,給我指出了人生的方向。讓我知道了,活著的目的。這工作只是生命的一部分,我除了工作,我還有很多,人生應該去實現,去完成的很多東西,我敢放棄嗎?
  那現在呢?旋律在我耳邊響起,沖擊我的神經。他刺激我,提醒我,鼓勵我,讓我時時刻刻知道自己,應該往哪里去?我膜拜了,羨慕了,嫉妒了,對于黃家駒,對于世界上的這個人,他的音樂天賦超越了時空。后來才知道,他早已死去,但他的歌聲還活著,他的靈魂還是那樣的鮮明。這不朽的歌曲注定為我留下傳奇。我忽然覺得這人間的可愛,灰色的煤礦,灰色的房,煤灰蓋滿了大地。我突然并不覺得它的蕭瑟和悲涼,相反,它也是一種頑強和堅韌。以自己的命支撐在血脈里流淌。他為人間創造財富,為祖國的明天貢獻力量。雖然是余熱,但余熱也能照亮世界,照亮這世上的一切。還有我自己接下來的人生,命里的前程。我要坦誠地接受,勇敢的走下去。為我做為一個煤礦工人,而活出的驚濤駭浪,在我以后的征途里改天換地。
  從那一天起,在以后的日子里,我聽完了黃家駒的所有的歌曲。雖然是粵語有些拗口,有些聽不懂。但他的旋律讓我熱血沸騰。在我以后心灰意冷,在我以后遇到的坎坎坷坷之中,只要音樂響起,我就忘乎所以。忘了人世的艱難,忘了活著的不痛快。我也忘了迷茫而讓自己挺起胸膛。不管前路茫茫,我都要抬起腳步,不管世事難料,我都要一往無前地走下去。
  我要挑戰自己,去挑戰人生的極限。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黑人白話之三十七
下一篇:人過六十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