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人白話之三十六

◎《黑人白話》
  難過時讀蘇東坡而不難,無趣時讀蘇東坡而有趣,失望時讀蘇東坡而希望,清苦時讀蘇東坡而清歡。這就是讀蘇東坡與讀孔孟、讀屈原、讀李白、讀杜甫有所不同的地方,也是那么多年那么多人都喜歡蘇東坡的重要理由。
  20230112
  ◎《黑人白話》
  “陽過”之后出虛汗、咳嗽、乏力、味覺減退甚至消失、活動能力下降。在這五個癥狀中,比較典型的就是出虛汗、咳嗽和乏力。有人一周如此,有人一月如此,有人一月過后仍然如此。除了休息、營養和消炎還有什么好辦法?
  20230112
  ◎《黑人白話》
  痛愛=愛痛。
  20230112
  ◎《黑人白話》
  蘇東坡的偉大,在于他被貶到黃州、惠州、儋州之前,都曾心驚膽戰或者心灰意冷的想到過死,然而天性豁達的他,很快從哀死轉化成樂活……不僅活著從鄂南、嶺南、海南回來,而且活出了千古文章、千秋文豪,活成了永恒于世的大文學家、大藝術家、大思想家、大教育家、大實干家、大美食家……直把那些想整死他的人活活氣死。更氣人的是,蘇東坡在臨終前還坦然相告:問汝平生功業,黃州惠州儋州。
  20230112
  ◎《黑人白話》
  李叔同熟識文學藝術,弘一法師精通哲學禪理,兩者之間有一座橋梁,那就是1918年7月13日(農歷)的杭州虎跑定慧寺。其實,走上這座橋是從1916年虎跑寺中的“斷食療法”開始的,那一年,37歲的李叔同在浙江省立第一師范做美術、音樂老師。這份工作或者說杭州打工是1912年西湖邊上的故事,距今110年。當時的中國,兵荒馬亂;當時的李家,破產敗落;當時的叔同,身心俱疲。
  20230112
  ◎《黑人白話》
  無論秭歸紀念屈原的端午,還是儋州紀念蘇軾的臘月,都要努力深入到精神層面里和文化底蘊中,千萬不要只注重“穿衣戴帽”的形式,或者另有“搭臺唱戲”的功利,那樣難免有不倫不類的滑稽。比如這些參加儋州“壽蘇會”的特約嘉賓中,幾人讀懂蘇東坡?我看只有酈波和意公子尚可,司馬南只是半瓶子醋。如若不信咱們就問問在天有靈的蘇東坡。
  20230112
  ◎《黑人白話》
  豐子愷曾經說過:人生就是三層樓,一層是物質生活,二層是精神生活,三層是靈魂生活。他的老師李叔同在三層樓上,令人敬仰。他在二層樓上,我們在一樓半——離他很近,不僅敬仰,而且親切。最讓我們感到親切的是,他一直到老的童心、童真、童趣。黑人希望自己也能夠做個這樣的老頑童。黑人還有個希望就是去上海找到豐子愷的故居。
  20230112
  ◎《黑人白話》
  記得黑人四十三歲的時候也遭一劫難,一幫小朋友安慰我,給我慶生,勸我切莫心甘。酒過三巡,黑人口占四句:人到四十三,日已過中天,老牛自知晚,奮蹄且揚鞭。聽我這么一說,弟弟妹妹們也就不那么擔心了,而事實上的我,既沒有奮蹄,也沒有揚鞭,卻是一蹶不振,從此身心散漫。蘇子瞻的四十三卻沒人敢上前安慰(更不要說慶生),因為震驚朝野的烏臺詩案。在他六十五歲的人生中,四十三歲是一個急轉彎,從如日中天到日落西山,此后的二十二年,起碼有十二年不是被貶謫流放,就是在貶謫流放的路上,官場上的朋友或落井下石,或躲之不及,更有一大批好朋友受到各種形式的牽連。然而,此時的文豪蘇子瞻,變成了英豪蘇東坡,不僅沒有向命運低頭,而且在人生的低谷奮力登上了文學的高峰、藝術的高峰、思想的高峰、精神的高峰。
  20230112
  ◎《黑人白話》
  這首《江城子》是蘇軾最典型的婉約詞。多少年來,讓我刻骨銘心的就是首句: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這十三個字的啼血之句,千古共情,萬代同悲。陰陽兩隔,生死難分的可以是妻子,可以是戀人,可以是父母,可以是子女,可以是兄弟,可以是姐妹,可以是恩師,可以是摯友……于是,一首《江城子》,千秋蘇東坡。十年生死戀,萬方共悲歌。
  20230112
  
  (原創首發)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