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穿列寧裝


  1950年我13歲,讀小學五年級。一次,參加校里排演獨幕話劇《關注民生》,說的是領導干部要關懷民眾的生產生活,把人民放在心上。讓我扮演副縣長,帶工作組深入農村巡視,檢查干部工作作風,實為訪貧問苦。之前倒是演過不少小節目,但扮演領導人物,還是第一次。好在沒有多少臺詞,主要指揮組員與農民談心,征求意見。第一次到農村演出時,上臺前,老師看到我穿著粗布舊衣,還有補丁,胸前一排紐扣是用布縫制的,顯得土氣,沒有領導人的樣子。這時正好看到我班同學王德馨穿著一套靚麗的新衣服——列寧裝!于是,靈機一動,就與他商量,能否借穿衣服?德馨同學爽快答應:可以,沒問題!我倆隨即換穿衣服,因個子相當,穿著非常合身。
  演出效果很好!我聽到觀眾指指點點、議論著說:這個副縣長還真瀟灑神氣,個子雖小了點,但很有精神。謝幕后,到后臺(實際是無遮擋的一側)再把衣服換過來。這時又有人議論:呀!這衣服還不是“副縣長”自己的?這孩子兩只眼睛亮閃閃的,很配穿這身衣服!脫下來可惜了呀!我聽到這熱心的議論、七嘴八舌的訴說,心里激蕩著,腦子轉動著,心想:誰讓我家窮,穿不起這樣的新式衣服呢!剛在臺上神氣一番,也只能脫下不舍也得脫的列寧裝,換上自己的舊衣裳,心里感觸不小,別有一番滋味!
  人,大概都有虛榮心與自尊心。通過換穿衣服、聽到群眾議論,在我這激情少年心里引起了波瀾,想到家境的貧窮、經濟的拮據;而王同學呢?出身地主家庭,家里很富,雖然前不久其父被批斗,分了田地財產,可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呀!家底厚實著呢!我還是羨慕不已。心想,怎樣才能改變貧窮呢?那就是一定要好好讀書,將來真能像有“副縣長”那樣的派頭,出人頭地!可如今,就憑我這小個頭、弱身體,根本不是拿鋤頭種地發家的料,只能靠努力學習,有了文化知識,有權勢,拿筆桿子,才有好前程。
  當年,我父親雖在鎮上與人合伙經營一個小百貨店,但是生意很不景氣,隨時都有倒閉的危險,只是慘談經營,勉強維持而已。我的哥哥只讀了幾年小學就輟學了;姐姐一天學也沒上過,當然,這也有那個時代重男輕女的因素,但根本在于生活貧困所致。
  我上中學是寄宿,每周2元的伙食費都很難湊齊。每到星期六,食堂門口就掛出該交下周膳費的人名,如不交就列入“停膳”名單,不讓進餐廳吃飯。所以,每到周六,有錢子弟,都是高高興興回家,可以改善生活,好好玩玩;可對于我來說,就是最難受最沮喪的一天,無精打采,垂頭喪氣,拖著沉重的腳步回家。一到家里,母親臉上露出陰沉;嫂嫂也不給好臉色,甚至說:“討債的又回來了!”她是個以勤勞為本的種地能手,干起活來甚至強于男子漢。認為,只有種莊稼獲收成才是正道。自己沒有讀過書,也看不起讀書人。曾當面對我說:“念書識幾個字,有什么用?不如拿把鋤頭刨刨地種下種子還會長出東西來,念書能當飯吃?”她家出身富農,就是靠一家人刻苦勞動致富的。假如她向父親說說,給予我一些資助,我就不會顯得那么窘迫艱難了。但觀念不一,就不可能有此舉動。只能靠父母東借西湊,艱難對付。曾數次變賣家里能變成錢的東西,比如:錫制的蠟臺,銅質的腳爐、手爐、盆子,母親的手鐲、耳環,還有幾塊樓板等。想方設法湊夠2元錢,返校繳膳費。就這樣,一周周地挨,一月月地熬,勉勉強強地維持著、支撐著。
  最危機的是初三下半期,學校開學已近一個月了,我的學費還沒有著落。無奈時,只得向已經遠嫁的姐姐求助,那時她在山西解州電器開關廠當工人,好不容易擠出20元匯給我,救了急。初中畢業,正遇重慶炮校招生,參了軍。我時常想起,感激不盡。要不是那20元,哪有我戎馬一生,如今的幸福生活?
  回顧這段歷史是心寒的,也是激奮的。堅持上學讀書,這有列寧裝的刺激因素,就像后來學了馬列著作,有了堅定的信仰一樣,只有堅守初心,才能取勝。當然,還有一個因素就是嫂嫂的風言冷語,更增添激奮動力,踔厲奮發。后來,當我穿上軍官服回鄉探親時,知其原委的老人們都感慨議論我當年讀書如何艱辛艱難,如今終于有出息了;我嫂嫂見面總對當年的想法懊悔不及,也看到了文化知識改變人生、創造美好生活的重要。
  我將苦讀書的經歷,尤其是借穿列寧裝的情景寫入了自傳《回顧與思考》,并將書贈給了小學時借我列寧裝的同學。當他看到那件“小事”,給我打電話說:“過去70來年了,列寧裝的事,怎么你還記得這么清楚?我早就忘到九霄云外去了!”我答:“這對你來講是最平常不過的小事,可對我來說,小事不小,第一次穿人家的衣服,扮演領導人,聽到議論聲,印象最深刻,永存腦海里。列寧不是說過嗎?‘忘記過去就意味著背叛。’”說到這句擲地有聲、鏗鏘有力的話,腦子里就浮現出列寧他老人家堅毅的眼神,穿著風度翩翩的雙排扣大翻領服裝,身軀前傾、右手指向前方,激昂慷慨演說的情景。
  老同學問我:“你一定干得不錯,如今的工資有五六千了吧?”我不能給對方刺激,不便如實回答,只好說:“托你列寧裝的福,混得還算可以吧!”據說,他家被劃為地主成分后,自身發展不盡人意,甚至還改了名。當然,成就如何,還是在于勵志拼搏問題。
  一個人的一生怎樣度過?往往在于某一座右銘的啟迪,或某件事的激勵,總在心中蕩漾不息,催促前行。自己覺得,戎馬一生,年至耄耋,不說如何有成就,但回眸往昔足跡,認為還是可圈可點,基本滿意的。這不能說與常常想起的借穿列寧裝時的感觸感悟、下定勵志奮發決心無關。為什么許多事情忘記了,而這件“小事”仍記憶猶新呢?列寧裝啊!在你的誘惑、刺激與鼓勁下,一路走來,奮力前行的經歷與滋味,還是值得回味的。
  說起列寧裝,其由來頗富情趣。列寧裝是蘇聯的一種革命服裝,跟中山裝有些相似,因為列寧在世時經常穿這種衣服,故將此命名為列寧裝。1945年東北解放后,列寧裝便在當地出現,并在新中國誕生后迅速流行開來。早在革命戰爭年代,中國工農紅軍長征,強渡大渡河取得勝利后,毛澤東指示:“給強渡大渡河的第一船、第二船的指戰員和楊得志、神炮手趙章成,每人一件列寧裝”以示獎勵。在當時,能得到革命領袖贈送的一件列寧裝,就是一份至高無上的榮譽,勝于一枚軍功章。只是后來,隨著1960年中蘇論戰展開以及中蘇關系的惡化,列寧裝才漸漸地退出了歷史舞臺。
  雖然,現實中的列寧裝不見了,但是73年前穿過列寧裝的情景,仍在我腦海揮之不去,回味無窮,蘊意深深。所以,特撰此文,不忘歷史!這真是:小事非尋常,終身實難忘;人生第一次,時刻記心上。借穿列寧裝,舞臺來亮相;聽得議論聲,激奮啟志向。苦讀九年書,堅守企愿望;心中存目標,踔厲圓夢想!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疼痛與撫摸
下一篇:海南月夜遐想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