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页 > 雜文 > 九月

九月

海子有一首詩《九月》:
  目擊眾神死亡的草原上野花一片
  遠在遠方的風比遠方更遠
  我的琴聲嗚咽淚水全無
  我把這遠方的遠歸還給了草原
  一個叫木頭
  一個叫馬尾
  我的琴聲嗚咽
  淚水全無,遠方只有在死亡中凝聚野花一片
  明月如鏡高懸草原
  映照千年歲月,我的琴聲嗚咽
  淚水全無,只身打馬過草原
  后來,這首詩被唱成了歌,仍叫《九月》。
  這個《九月》背景有些沉重,這首歌的詞是詩人海子寫的,對,就是那個寫“面朝大海,春暖花開”的海子,他在1989年的時候臥軌自殺了。作曲是張慧生,喜歡大冬天赤腳穿著涼拖,每逢飲酒必彈《九月》和《圓明園的孩子》,一個彈吉他也教人彈吉他的人,也是個詩人,他在2001年用一根琴弦結束了自己的生命。演唱者周云蓬是個瞎子,他用低沉的嗓音唱海子的《九月》,唱得悠揚婉轉,還含著幾分悲壯。
  最近,一個唱歌特別有味道的女人,音樂人、歌手,那個“民謠天后”陳粒,在“我們民謠2022”第三期的淘汰賽中談及《九月》,她說到了“避讖”:
  “我想給大家說,在兩天前,我晚上休息的時候,自己看了一個很優秀的演出,我就截了幾張演出的圖,說,今天我又“去世”了,“好聽死我了”之類的話。
  第二天,西川老師就跟我說,你不能這個樣子說話,陳粒,你講話要避讖。
  我就跟他打哈哈,我這不能當作看透“生死”的日常練習嗎?然后他就很嚴肅地跟我說,他說我原來也無所謂,但看透“生死”是一回事,避讖是另一回事,然后我說好,那我說話開始避讖。
  “讖”字是什么意思?我查了一下,“讖”字的意思是,相信預言會實現的意愿(預示吉兇的隱語)。
  他(把它)總結為死亡情結,所以我激請大家,和我一起以后說話避讖,然后我們尊重,不管是我們自己的,還是別人的生命……”
  西川是一個詩人。
  巧了,當我聽到陳粒的絮叨不久,網上,我看到了這樣的傳聞:21歲網紅莊慕卿飆車四人身亡,生前他稱:“以后我們的墳離得近一點吧,晚上還能一起出去玩。”另一個也因飆車而殞命的,是一位叫“小魚愛吃魚”的23歲的美女,真名叫虞恬靜,一位短視頻達人。生前,她曾說:“下輩子不騎車了,穿白裙子去見你,這輩子不行,這輩子要壓滿。”出事之前,虞恬靜的粉絲只有幾千,她很羨慕那些粉絲過百萬的網紅,出事至今,虞恬靜的粉絲已經漲到了26萬。舍命博眼球,女孩子,穿著短褲絲襪騎機車,自我感覺不要太拉風。
  都是年華正好的直播網紅,也都是“日常愛好就是玩機車”,也都是年輕人喜歡玩刺激,喜歡“酷斃了”……也都是在夜間,在隧道里撞車……也都是翹頭、逆行、超速,被賽車手們稱為“死神三件套”的姿勢。
  他倆又都在網上簽名“趁年輕騎仿賽,骨頭斷了好得快”,這么巧合,難道這是騎手圈的什么梗?
  民國,時人稱章太炎為“大瘋”,黃侃為“二瘋”,亦并稱“章黃”,章太炎為黃侃之師。章太炎曾說:“黃侃清通之學、安雅之詞,舉世罕與其匹。”黃侃有一句名言,“五十歲之前不著書。”他說五十歲之前,學力不充分,意見不成熟,隨便在報刊上發表作品只會遺人笑柄,于己無益,于世有損。緣于此,在黃侃五十歲生日時,章太炎倍加高興,為其寫了一副對聯慶生:韋編三絕今知命;黃絹初裁好著書。【注】
  黃侃接過對聯,從中看出了“絕命”二字,心中甚是不悅。說也奇怪,同年,黃侃因飲酒過度,吐血而亡。章太炎痛失高徒,后悔不已,大呼“天亡我也,天亡我也。”
  有一個成語叫“一語成讖”。
  如果他們不去飆車?如果黃侃不去酗酒呢?冥冥之中,沒有如果,只有因果……生命之淵深不可測,尼采在《善惡的彼岸》有一句話:“當你凝視深淵時,深淵也在凝視著你。”
  人間,有一種風俗叫忌諱,有一種信仰叫敬畏,有一種儀式叫祈福。上天言好事,下界降吉祥,這不是馬上就要過春節了嗎?或許,我們應該學學陳粒對《九月》的敬畏。
  
  注:
  “韋編三絕今知命,黃絹初裁好著書。”
  上聯中,“韋編三絕”,是說孔子在讀《易》時,由于經常翻閱,以至穿竹簡的牛皮繩都斷了好多次。“今知命”,孔子曰“五十而知天命”,是說黃侃現在已經到了五十歲知天命之年。下聯中,“黃絹初裁”,典故,指東漢蔡邕(蔡文姬的父親,大文學家)題在曹娥碑后的八字評語“黃絹幼婦,外孫齏臼”。黃絹,是色絲,合為一個“絕”字;幼婦,為少女,合為一個“妙”字;外孫,為女之子,即女子,合為一個“好”字;齏臼,搗姜、蒜、韭菜等的石臼,受辛也,“辭”(辭)字,合起來就是“絕妙好辭”。此聯總體的意思就是章太炎希望弟子黃侃五十歲了,盡快寫出絕妙的著作來。
  
  2023-01-10,子夜,萬寧椰林灣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玩成了女神
下一篇:疼痛與撫摸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