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页 > 雜文 > 玩成了女神

玩成了女神

二十世紀八十年代末的賈莊中學,幾排掉渣的青磚平房擁擠著幾百名青春年少的莘莘學子。盡管條件簡陋,高亢響亮的朗朗書聲傳遞著求知的快樂。
  初三時,為了參加縣里的數理化競賽,政治、歷史和生物等所謂的副科,我經常逃離,躲在學校僅有的兩間女生宿舍里,靜心學習,研究往年的競賽試題。有一次,我正聚精會神思考問題,一陣輕微的呼嚕聲擾亂了思緒。我循聲而去,里間凌亂的小床上,一床鋪展的被子的下,董同學嘴角上揚著,呈現優美的弧度,哈喇子順著嘴角流淌,她也渾然不知,滿臉笑意,睡得跟小乳豬一樣香。或許是光線叫醒了她,也或許是逃課心虛,她一下睜開眼睛,看了看我,又閉上眼睛,扭頭繼續睡。既然困,由她睡吧。我也沒再攪擾她的美夢,繼續探究我的線圈問題。
  生活有時候就是怕什么來什么,怕她打擾我,我不敢出聲。她卻偏偏神不知鬼不覺地出現在背后。看了半天,她才搖搖我的肩膀唉聲嘆氣地說:“那么難的題,你費那個勁兒干啥,走啊,出去玩玩啊。”不等我回答,她連拖帶拽拉著我奔向學校東側小門,成功避開了所有的眼睛。
  雖然只是一墻之隔,學校內外的感覺就是不一樣。時值深秋,開闊的田野里,烏黑的鳥兒滿地刨食兒。毛絨球一樣的麻雀,成群結隊的頑皮孩子一樣,呼啦啦落到一處,又嘩啦啦飛走。天空高遠湛藍,還有飛機緩緩拉線去向遠方。什么分子,什么原子,都隨風而去了。輕松暢快的感覺布滿全身,逃課的初衷早就九霄云外了。
  我們深一腳淺一腳地沿著地壟溜達,哈哈笑著閑扯淡。她討厭學習,一看書就頭疼犯困,只要不在教室里,啥毛病都沒有,老師也拿她沒辦法。的確,逃離教室自由自在的日子是舒服,可是心中的夢想怎能實現呢。她家是馬集村,距離學校不遠。她家房子在村子里基本是最好的,家里的擺設也非同尋常。她母親熱情地拿出花生,抓一把塞進我兜里。那時候,這可是好東西,平常人家只有過年才舍得買。她也餓狼一樣,叼一口餅干,吃一口油條,還不忘分享給我。我自幼受母親教誨,人可以窮不可以志短,不能隨便要人家的東西。但是在這里,我拒絕不了,她不由分說直接塞進我嘴里,還著急火火地說:“快吃,回學校就不吃了。”那是我第一次遇到如此強勢好意的人,也是那強勢后來竟然也成就了我。那時,學校伙房負責給學生餾干糧,賈莊街上的男孩子,根本不帶飯,他們不學習,第一時間飛到伙房,看中哪個搶了就走。即使看見,也不敢說,說了也白搭。所以,我們都啃涼的。她這樣的家境,自然受不了那委屈。
  在她家一頓吃喝玩樂自然舒適,回到學校我才嘗到了自食其果的滋味。班主任老師發現我不在教室,直接找到了空空如也的宿舍,氣得暴跳如雷,嚴厲警告我不準再和她在一起。她白了老師幾眼,我卻不敢。
  也是那次雷霆暴怒,讓我明白了自律的重要性,無論什么時候,都不可以隨心所欲,人與人不一樣,家庭與家庭不一樣,我這樣一個普普通通的農家孩子,不努力學習,只能永遠修理地球。那不是我的目標,我要走出農門,去看外面的世界。
  從此,我盡量躲著她。她卻總是黏糊我。晚上睡覺的時候,她不回家,非要和我擠到一個被窩里,跟我漫天荒地地瞎胡聊,就是不談學習。有時候,我忍不住給她講外星人的故事,講完一段就逼她離開,否則就再也不給她講了。有時候,她生氣地奪走我的書,扔到一邊,死纏爛磨要我講完。
  初中畢業后,我上了商河二中,她也輟學回家。我以為我們就此分道揚鑣了,心中有一份莫名的不舍。
  高二下半年,她居然出現在二中學校大門口。燙著大波浪披肩發,柳葉一樣烏黑的眉毛下,長長的睫毛忽閃著,讓我難以接受的是,她還涂抹了紅嘴唇。她神秘地拉著我走到一邊,拜托我監督一個人,家里的訂親對象。兩家門當戶對,兩人也是情投意合。我知道她比我大幾歲,可是沒想到她這么快就有了對象,她對象恰好在我班里,小伙子長得確實板正。據說也有過不少追求者,尤其是幾個性格外向的體育生,但是這位同學很有定力,從來不給任何人機會。有個自詡班花的女生還一度懷疑自己的問題,原來這家伙早就心有所屬了。董同學基本一周一趟,看完對象,再找我。后來,班里的男生們經常大喊:小嫂子又來了。兩人關系越來越熱乎,男孩子終于沒有熬到高中畢業,倆人早早結婚了。
  2009年,商河電視臺大美商河宣傳片,十五分鐘的視頻,她出鏡五分鐘,那優雅舒展的專業瑜伽動作,柔美到極致。壓縮后的視頻在央視播出時,也保留了她的鏡頭。那時,商河還沒有瑜伽館,她是第一個吃螃蟹的人。憑著在濟南十幾年的經驗,她成功打開了商河瑜伽健身之路。看電視時,我以為是同名同姓,壓根兒沒想到,那位身材嬌好的窈窕淑女,竟然會是曾經滿腦子都是玩的她。
  或許,世界就是那么奇妙,總會給人驚喜。2014年,我們在縣城大街上偶遇,四目相對的一秒鐘里,同時驚呼后擁抱。在大型超市門口,我們像叫花子一樣蹲坐到臺階上,幾乎要把心挖出來給對方看。
  當年,她結婚后,兩口子開了一家飼料門市。她一個人看門市,對象一個人送貨,夫妻倆琴瑟和鳴,鶼鰈情深,小日子紅紅火火,幾年的光景,積蓄不少。董在家里沒事兒學會了上網,玩起了flash、ps,但是她那點兒可憐的英語水平,要想深入是不可能的,光flash腳本就能讓她干瞪眼。后來,她又熱上瑜伽,在家人的支持下,毅然撇下五六歲的兒子去濟南學習瑜伽,取得了瑜伽教練導師資格證后,在濟南瑜伽館當了十來年教練。對于她來說,瑜伽既可以玩,又可以健身,還可以掙錢,再合適不過了。其實,她自己也沒想到,可以放棄靠著門框嗑瓜子的舒適生活,選擇了苦練瑜伽。
  一個周末,她打電話給我,不容商量的語氣震得話筒嗡嗡亂響:“來!來!來!來跟著我練瑜伽!”我可不想去,四十多歲的人了,渾身沒有一處不是硬邦邦的,哪有她那樣的柔韌靈活呢。她一聽我不去,立馬就急了,一邊打電話言辭犀利地數落我,一邊開車到我家門口了。她這波操作,弄得我是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每次,她都提前給我打電話:“來!來!來!不來,我就開車去拉你。”無論我找任何借口,她總是不聽,只要我不答應去,十幾分鐘的時間內,她準開車到我家門口,弄得我深感不好意思。在她的軟硬兼施下,一年的時間里,我慢慢地感覺到了瑜伽帶來的益處,思想上開始變被動為主動。在她的熏陶與強烈要求下,我也考取了瑜伽教練證,走進了她的瑜伽教練團隊。而今瑜伽,成了我每天鍛煉不可或缺的項目,頸椎、肩背以及腰椎等系列亞健康問題逐步解決。我感覺有個這樣愛玩的同學真是幸運,這得節省我多少醫藥費,減少多少病痛折磨啊。
  董同學有兩個瑜伽店,常年會員上百人,穩定收入是我工資的幾倍。每次聚會費用,她總是搶著付款。我對于自己的固定收入是相當滿意的,可是在她眼里卻是窮酸可憐。她五十多了,把自己活成了中年少女。抱上了孫女,也沒有沒泯滅那顆少女時代的心。她愛玩,有時候能夠達到癡迷的程度。例如,她愛拍抖音,一小時化妝,半小時學姿勢,十分鐘擺造型,真是浪費時間不心疼啊。我嘲笑她臭美,她卻笑著反駁,生活需要儀式感。
  我負責拍攝,她負責入鏡,成了定律。每次拍攝,她都精心準備,我總隨心所欲。她很生氣,我很得意。每次拍完視頻,她久久地蹲在地上,目不轉睛地一秒鐘一秒鐘地審核,比抖音官方還要勞神費力。任憑我再三催促,她也是一動不動,即使踹她屁股兩腳,她也無動于衷。我無奈至極,只好耐心等待。如果她認為不合格,就必須重新拍。不得不承認,她雖然不會拍,但是挑毛病很準。習慣于隨意浪浪蕩蕩的我,不得不認真對待,拍攝水平也在她的挑剔下有所提升。她的抖音播放量超萬,還參加了電商平臺舉辦的網紅邀請賽。真是時代造就人才啊!
  從小到大,她沒吃過生活的苦,沒干過農活,婚前是父母的掌上明珠,婚后是老公心上的寵溺,即使現在,勤勞慈祥的婆婆也不讓她進廚房,兒子和兒媳說小孫女成了她的玩物。每次談起當年。她老公總是嗔怪,英雄難過美人關,是媳婦耽誤了他這個大學生,直到耳朵有了痛感,才會改口說怨自己禁不住美色誘惑。出嫁前,她只負責玩得開心;出嫁后,她只負責打扮得漂亮。這樣的玩家,依然有不菲的身價,與其說是玩來的,不如說是興趣使然。她能夠玩得深入,也會學得深沉。凡事只要用心,就會有收獲。
  俗話說,三百十六十行,行行出狀元。近二十年的瑜伽生活,塑造了溫婉從容,若一朵小池塘睡蓮的她;塑造了激情四射,若暑天太陽般火熱的她。我倆在一起時,常有人說我比她大幾歲。我笑著說她不是人,她也笑著說自己是神。的確,她把自己玩成了女神。試問同齡人,瀟灑自如若她者,能有幾人?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脊飾,誰管
下一篇:九月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