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页 > 雜文 > 自以為是

自以為是

又是一年春節,又是一年催婚,又是一年撒狗糧,又是一年車房娃。
  哪有什么歲月靜好,想來想去也不過是徒增煩惱。一樣的春節,一樣的親朋,一樣的套路,一樣的無聊。
  很少會懷念過去,因為有些事兒始終無法過去。很少會去回憶小時候的事兒,因為每每回憶涌上心頭,那股恨意始終無法令我釋懷。
  以前總覺得周圍的親戚朋友都看不起自己,后來發現當時的想法挺正確的。小時候學習不好,周圍的親戚朋友每年春節時都會變著法的在我面前聊他們家的孩子學習如何如何的好。報了什么什么興趣班。期末考試拿了多少個一百分。
  那時候我就覺得自己在別人面前就是一個可以被隨意取笑的對象,所以從很小的時候開始,我就十分討厭過春節。
  長大以后,每年過春節,所有的親戚都問我有沒有女朋友?什么時候結婚?為什么不結婚?然后假模假式的在我面前說一些夾槍帶棒的安慰話。最后在長篇大論宣傳一下他們家閨女或者兒子的老公或者老婆多么多么的出色,多么多么的有錢。
  我早已習慣了面無表情,也早已習慣了微笑面對。是啊,如今這個世道,沒錢就是活該被人作踐,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
  前幾年也爺爺去世了,去年姥姥也去世了。每年清明給它們掃墓,站在他們面前,我不知道該說些什么。我還記得姥姥去世前最后看我的眼神。是遺憾,是嘆息,是不放心。是一個長輩的哀嘆,也是一個逝者的不甘。
  多少次,真想掀一次年夜飯的桌子。什么忠孝信悌統統扯淡!你們不讓我好過,老子就讓你們一年都不痛快!
  多少次,真想對著那些取笑我的親戚一拳打過去!什么上下尊卑統統靠邊站,再敢叨叨老子讓你們明天就出殯!不就是有期徒刑嗎,只要能讓你們閉嘴,槍斃我都樂意!
  然而每一次,我只是坐在飯桌前,用微笑掩飾一切。飯菜灌進腸胃里的感覺,酒液滑過喉嚨的感覺。電視里播放著的春晚,飯桌前親戚朋友推杯換盞,歡笑聲,吵鬧聲。一切的聲音此時在我耳朵里都變成了難以忍受的噪音。
  這個時候我一般會起身離開。走到室外,就著西北風點上一支香煙,聽著耳邊的風聲,任由酒精將身體上的熱量一點點帶走。也只有在那時,“熱的冒泡”的腦子才能得到片刻寧靜。
  除夕,大年初一,破五,正月十五。辭舊迎新,一年又一年。
  小時候很煩過春節,因為對我來說那就像一年一度的“審判大會”。
  長大了很討厭過春節,即便憤怒到了極點,也只能強顏歡笑。就像陪酒女,就像業務員。
  挺想罵人的,但張了張嘴,又不知道該罵誰。這些年養成了寫作的習慣,高興的時候寫點東西。不爽的時候也寫點東西。難過的時候寫點東西。郁悶的時候也還是想寫點東西。總覺得生活和自己無關,但轉念一想,也不過是“輕舟已過萬重山”罷了。
  春節,這個對很多人來說應該是闔家歡樂的日子,對我來說早已成了夢魘。而最悲哀的,是明知道是夢魘,明知道是不快,明知道是被取笑。卻還要一遍又一遍的經歷。
  或許正應了那句話,世間最痛苦的,不是如何選擇,而是別無選擇。
  我不想在自己的文字中討論社會如何如何不公平,貧富差距什么的。沒什么意義!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的兒子會打洞。既然一切早已注定,要么反抗,要么任命,沒有第三種選擇。
  隨著家中老人相繼離世,親戚之間的走動也已經很少了。如今的春節對我來說更多的是一種休息時間,可以多陪陪爹媽。雖然時常還是因為單身而被數落,但字里行間卻再也沒有了嘲笑和鄙夷。
  春節是一年的開始,也是前一年的總結。一年的苦,一年的累,一年的心酸,都變成了年夜飯上的一道道美味佳肴。喝一杯老爸存的茅臺酒,吃一口老媽燒的拿手菜。一年的酸甜苦辣,也就那么囫圇個吞下去了。
  日子還得過下去,就算沒有好工作,就算收入低微,就算被周圍的親戚朋友取笑作踐,可日子還得過下去。
  就算世人嘲我,笑我。我依舊還是那個我。
  就算世人愚我,罵我。我依舊還會變成我。
  天大地大,熱愛最大。
  天變地變,我心不變。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