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页 > 雜文 > 自得其樂

自得其樂

與文字的緣分始于少年時代偶然的幾篇作文受到老師的熱情鼓勵,于是對把自己的名字變成鉛字滿懷憧憬,覺得那些成名成家的人無比榮耀,是自己的目標。
  初中的時候,教語文的宋國明老師當年承擔了全市語文教改試點任務,非常注重對我們寫作能力的培養。他引導我們給老山前線的將士們寫信,帶領我們去春風拂面的河邊放風箏提高觀察能力,把我們的作文交由大家討論。那時各個學校開始流行組建“文學社”,我們也成立了自己的寫作興趣小組,還創辦了油印的《幼芽》雜志,不久以后自己的《第一次走夜路》也在這里散發出幽幽的墨香。每一期刊物在全校流傳,大家互相傳看,竟然也有一些成就感。幾年的時間里,自己的作文終于能夠去高年級當做范文朗讀,《摘豆角的啟示》終于在作文競賽中取得名次,終于讓自己寫的《相機前的遐思》入選唐山市作文實驗教材。后來高中階段,幾位同學自發辦起《七色梅》文學社,我們組稿、排版、刻字、印刷,還好當年的學校寬容大度,免費提供我們紙張工具,我們通過一次次的編輯工作提高了自己的能力。
  學生時代的文學沖動,使得長大后成為搬運文字的作家的夢想萌芽于心,也為此倍加努力。參加了《少年智力開發報》舉辦的小記者培訓班,發表了第一首小詩《小貓請客》;報名參加1990現代詩人沙龍,甚至鬼使神差給心目中的名家寫信請求指點。靜靜的深夜,將自己認為的得意之作精心謄寫出來,裝入信封,當年初生牛犢無所畏懼,寫上《作文通訊》、《少年文藝》等當年流行期刊的聯系地址,第二天一大早投進學校門前的郵箱,想象著稿件一路到達編輯手中,等待的心情是那樣煎熬,盡管一直杳無音信,但也陸陸續續有一些成績。于是更加樂此不疲,更為主要的,我覺得通過寫作,讓自己的生活非常充實。
  也許是年少輕狂,曾經把從事文學工作當做了自己的努力方向。但在大學選擇專業時,卻因為種種原因沒有選擇與從事文字有關的文秘專業(盡管參加工作后仍然與文字有關)。我反而更加堅定了自己的文學夢想,積極參加學校社團活動,向學校刊物《未來風》投稿,也終于可以有時間參加一些文學活動。有一次參加了某個刊物在北京組織的頒獎活動,盡管屬于非官方的活動,甚至只是以斂財為目的,但一個文學青年的虛榮心畢竟得到了滿足,與來自全國各地的幾十位文友互相交流,也見到了幾位知名報刊編輯,盡管只是坐在會場后排老師們講了幾堂課,仍然覺得有所收獲。
  參加工作后,發現原來引以為榮的“學生腔”只適合于課堂作文,真正進入社會,自己的水平并不是盡如人意,也并不知道自己適合什么題材,寫了一些針砭時弊的小雜文卻因為畢竟缺少更深的思想性,多次投稿都是泥牛入海,甚至有幾年放棄了自己的夢想,直到2003年《巡堤員大李》在《中國水利報》發表,這也是第一次在“國字號”發表文字,自己才又一次鼓起信心,也深刻認識到自己更適合現實題材。那時的精力也主要用在與本職工作有關的信息新聞工作和理論文章,當聽著縣電視臺播放自己的稿子的時候,當在市委宣傳部舉辦的征文活動中獲得名次的時候,當《廉政文化大有可為》入選《唐山廉政文化論文集》的時候,當《從水費計征感悟人性化執法》在《中國水利報》引起連續討論的時候,都深感喜歡文字給自己帶來的快樂。
  2004年得知唐山文學院第一次面向社會招生的時候,我再次燃起心中的夢想。我缺少的,正是這些真正的專業學習,于是毫不猶豫報名參加,每月一次奔波在縣城與市區之間,生怕錯過每一次老師的精彩授課。在文學院見到了許多仰慕已久的大家,他們為我們講解了各類文學知識和創作技巧,特別是關仁山主席的“文學是沒有名利色彩的勞動”等都給我們留下了深刻印象,也認識到文學不僅僅憑借一腔熱情,文學與我而言不是幻想成名成家或者作為謀生手段,但文學足以成為充實自己內心的精神享受。通過學習,我的創作由原來的無頭蒼蠅般四處出擊,四處碰壁,逐漸找到了自己的努力方向。通過學習,我加入了唐山市作家協會,在文學道路上踏上了一個新臺階。后來參加縣里“旭宇藝術館”組織的征文活動也偶有獲獎,也有一些文章在紙刊發表,盡管數量不多,但每一篇的“白紙黑字”,也欣慰于自己的努力得到了承認。
  2007年,網絡文學已經開始盛行,家鄉的《玉田論壇》風風火火,很榮幸成為其中的版塊“心情日記”的版主。每當夜幕降臨,坐在電腦面前放松一下自己,書寫自己的心情文字,緊張的心弦瞬間得到放松。大家在版塊里交流心得抒發生活感觸,記下心頭的靈光一閃,感覺心情舒暢。后來由于種種原因論壇煙消云散,很多在上面的文字忘了留存底稿,心情沮喪的我覺得文學之路是那樣的渺茫,再加上隨著年齡增長瑣事纏身,很多時候難以靜下心來寫些什么,覺得自己的思路缺乏新意,很多自認為的得意之作,大多時候反響平平,寫作一時陷入題材困境。盡管偶爾參加一些活動,但也收效甚微。2009年《電話的變遷》參加河北省政研會舉辦的“愛祖國愛河北慶祝新中國成立60周年有獎征文”中獲得二等獎,遺憾的是竟然始終沒有消息,直到后來在網上看到通報文件,這也是自己覺得與文學之間的遺憾。包括2020年2月《雙城河的記憶》發表在《河北水利》,直到兩年后才發現消息。2011年《從“丈二窩”水事糾紛看如何用思想政治工作促進社會和諧》在唐山市“紀念中國共產黨成立90周年”理論研討征文中獲得二等獎。2013《守望種玉之田》被旭宇藝術館征文選中入選西苑出版社《種石成玉》,但在寫作上仍是時斷時續。直到2015年被縣文聯聘為簽約作者,更加積極參加采風活動,為宣傳縣域文化做出一己之力,也深切感受到文學帶來的樂趣。
  網絡媒體的靈活性深受歡迎,我也經常向知名文學網站《江山文學網》投稿,從2015年開始一直延續下來,2020年,被其中的《擺渡文學》(后更名為《文璞書院》)接納為成員,在這里結識了更多文友,接觸了編輯工作。大家素味平生,但卻心心相通,在寫作方法上互相探討,為每一位作者的作品成為“精品”而由衷致賀,也在編輯別人文章的過程中拓展了思路,很多當年陷入絕境擱置起來的文字因此有了新思路,很多沒能發現的心情被挖掘出來。每一次的“編按”書寫過程,都是對別人作品逐字逐句的揣摩,為斟酌一個詞語絞盡腦汁,為頭腦中蹦出的每一個句子欣喜若狂,那種油然而生的成就感無可比擬。在這個集體里,我感到溫暖,感到充實,盡管深知和其他文友相比還有很大差距,更重要的是逐漸明白差距體現在哪里,更有助于提高自己,需要的,只是一種情分,一種心情。
  除了《江山文學網》,自己的文字也多次被《西南商報》《西散原創》發表,漸漸發現,很多人都擁也有屬于自己的“公眾號”,把自己的文字匯聚一起,書寫自己的心情,推介自己的感受,留下一些記憶,于是也心向往之。經多方請教,自學摸索,終于在2020年元旦之際,我的“靜夜偶聽”來到大家面前。為了讓它更加完美,在很多朋友的幫助下,我刻苦學習編輯知識,盡心竭力選擇和內容相符而又富于特色的封面圖片,使版面內容更受歡迎。自己的文字,既有身邊發生的故事,也有應對時事的冷靜思考,公眾號,是自己銘記生活的新天地,是實現文學夢想的新載體。目前發布的文章基本涵蓋了自己多年來創作過的作品,每一篇都凝聚著自己的心血,每一篇都是自己文學路上的足跡。曾經夢寐以求屬于的自己的創作園地,終于為自己留下了文學道路上的記憶,見證了自己與文字的那些緣分。
  我與文字,我與文學,其中的緣分,并沒有幫助我成就夢中的神圣職業。文字于我,只是用來記錄自己的心情,其實與別人其他的愛好并無二致,并不存在高低貴賤,文學與我,無可炫耀。
  文字,無關功名利祿,文學,無需刻意追求,能讓自己的心情有所寄托,能夠從中自得其樂,足矣!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論小說創作
下一篇:黑人白話之三十一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