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呆子娶親 二木頭嫁人


  話說那日夜里,賈寶玉祭奠完晴雯,焚過誄文之后,卻聽花陰中有一陣人聲,眾人以為晴雯顯靈,倒著實嚇了一跳。細看時,不是別人,正是黛玉。原來黛玉在花陰處,親見了賈寶玉祭奠了晴雯的場景,因情所感,情不自禁地走出來。于是關于《芙蓉女兒誄》里的一句文字,二人之間有了一段令人費解的討論。
  賈寶玉的原文是:“紅綃帳里,公子多情;黃土隴中,女兒薄命。”表達了賈寶玉對晴雯深情的不舍,也有一種對死者的惋惜。從文字表面看來,公子與女兒,指向不太明確,所以林黛玉說未免俗濫了。
  黛玉笑道:“咱們如今都系霞彩紗糊的窗,何不說‘茜紗窗下,公子多情’呢?”
  也許賈寶玉的誄文太過于煽情,林黛玉此時大受鼓舞和感動,所以她改了這么一句。還記得劉姥姥進大觀園時,賈母帶著一行人走到林黛玉房間里,說林黛玉的房間太陰涼,顏色太綠,應該換一種顏色鮮艷的窗紗。所以林黛玉在這里說的茜紗,應該指自己。她這樣一改,這一句話的意思就進一步明確了。
  賈寶玉一聽,便明白了。他說了一句話:“雖然這樣改新妙之極,卻是你在這里住著還可以。”也就是說,只有林黛在茜紗窗里住著的時候,我才有如此多情,許多人根本不配住在茜紗窗里。這是對黛玉才華的欣賞,既爾轉化為一種深情的表達。黛玉大受感動,她也很深情地回應了賈寶玉:“我的窗即可為你的窗。”也就是說,我和你已經沒有什么嫌隙存在了。
  但是,小說在這里并沒有延續二人的對話,而是通過賈寶玉最后改的這一句話,似乎暗示了二人愛情的最終結局:
  寶玉道:“我又有了,這一改恰就妥當了:莫若說‘茜紗窗下,我本無緣;黃土隴中,卿何薄命!’”黛玉聽了,陡然變色。雖有無限狐疑,外面卻不肯露出,反連忙含笑點頭稱妙,說:“果然改得好。再不必亂改了,快去干正經事罷。
  想想林黛玉,從幾歲就生活在賈府里,孤苦無依,盡管賈母對她如何地疼愛,然而在成長的過程中,她越來越感受到生命的悲涼與孤獨。尤其是在婚姻的問題上,舊時傳統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束縛,自己沒有父母主張這事,所以關于婚姻,總是讓她感到無可適從。她對賈寶玉的真情,常常使她格外地敏感,所以當她聽到賈寶玉改的這一句話時,從字面意思看,就像讖語:那分明是在詛咒他們之間的愛情,預示著他們之間最終是有緣無分。她陡然變色,正是對未來結局感到茫然的一種表現。
  其實所有的讀者都能看出來,這句話明明白白地指出了寶黛二人的愛情悲劇:最終是以離散收場。所以這樣一改,這誄文就不再是悼念晴雯,而非常明確地告訴我們,這是在悼念黛玉。
  二
  讀到這里,細心的讀者會問:“為什么此時黛玉沒有哭了呢?”或者說她怎么沒流淚了呢。
  林黛玉在離開時說了一句話:
  黛玉道:“又來了!我勸你把脾氣改改罷。一年大,二年小……”一面說話,一面咳嗽起來。
  結合小說里林黛玉的氣質來看,這一句話很不像她的性格——這口氣倒很像薛寶釵那樣充滿著理性。也許在她聽到賈寶玉的誄文之后,感覺到生命的無助和悲涼,她看到命運的最終結局——她的淚已快流干,生命如深秋的黃葉,已經開始枯萎,只待那一陣無情的風霜送她魂歸故鄉。從另一方面看,說明她與賈寶玉及大觀園里所有的人都成長了,青春的美好時光已漸入尾聲,人生將面臨著各種離散的失落和悲傷。
  所以作者在寫賈寶玉看到迎春離開大觀園,準備嫁給孫紹祖的場景時,用了非常低沉的筆調來寫他的心情。
  這孫家乃是大同府人氏,祖上系軍官出身,乃當日寧榮府中之門生,算來亦系至交。如今孫家只有一人在京,現襲指揮之職。此人名喚孫紹祖,生得相貌魁梧,體格健壯,弓馬嫻熟,應酬權變,年紀未滿三十,且又家資饒富,現在兵部候缺題升。因未曾娶妻,賈赦見是世交子侄,且人品家當都相稱合,遂擇為東床姣婿。亦曾回明賈母,賈母心中卻不大愿意。但想兒女之事,自有天意,況且他親父主張,何必出頭多事?因此,只說“知道了”三字,余不多及。賈政又深惡孫家,雖是世交,不過是他祖父當日希慕寧榮之勢,有不能了結之事,挽拜在門下的,并非詩禮名族之裔。因此,倒勸諫過兩次,無奈賈赦不聽,也只得罷了。
  這里先詳細地介紹了孫家的家世,原來曾是依附于賈府而走上仕途的人家,靠的并不是讀書謀取的官職,而是靠武功,也就是一介武夫。況且孫紹祖已經三十歲,還未娶親。
  我記得小時候父母常說,男人三十還未娶親,不是家世貧窮,就是男人不務正業。其實現實中大都如此,除非男人本身為事業所累,或者不想娶親,大凡經濟條件和家世情況較好的大齡單身男人,混跡于花街柳巷尋歡作樂的時候多,久而久之,不過把女人當成玩物而已,哪有真正的愛情可言。
  所以賈政的意思這門親事并不門當戶對。什么叫門當戶對呢?門當,指門前左右兩邊的石墩,一般情況下,那墩下面有一石鼓,鼓上有一石獅。戶對,指門柱上石雕或者木雕的圓柱體,一般突出在外,兩邊對稱。門當戶對一般指男女雙方在家世、教養、財力等方面要相對等。賈府是讀書之族,而孫家只不過是“當日希慕寧榮之勢,有不能了結之事,挽拜在門下的,并非詩禮名族之裔。”如此人家,迎春若嫁過去,等于自降身價。二則孫家雖在官場上混,然而并不懂得如何知書識禮,他們不過是求名獲利而已,所以骨子里缺少真正對人的尊重和修養。
  這里詳細地介紹孫紹祖的家世,一方面暗示了賈赦的無能,另一方面也給迎春的悲慘命運埋下伏筆。
  池塘一夜秋風冷,吹散芰荷紅玉影;蓼花菱葉不勝悲,重露繁霜壓纖梗。不聞永晝敲棋聲,燕泥點點污棋枰;古人惜別憐朋友,況我今當手足情!
  這一首詩,表面既寫賈寶玉的心情,實則也寫迎春的命運。“池塘”、“秋風”、“重露繁霜”等的描寫,表現出一種殘敗的境況:那零落的枯葉;灰暗的顏色;凄冷的氛圍,給人一種寂寞惆悵又無可奈何之感。
  寫景,也是釋放人的心緒。這首詩后半部分是對迎春的懷念,是一種生死離別的嘆息,——就像那篇誄文一樣,似乎是對迎春悲劇生命的一種悼念。
  我有時候讀《紅樓夢》會感嘆作者對人生的領悟。作者借賈寶玉、林黛玉及大觀園眾女子的表現來展示人生的宿命——從黛玉的葬花詞,到賈寶玉的芙蓉女兒誄,還有貫穿小說各種戲曲、詩文和讖語,以及上面的這首詩,可以看出作者在經歷過命運的大起大落之后,對人生有一種徹底地領悟:生命從一開始,就奔赴一場悲劇。
  有人說,人生的最終結局是死亡,那為什么我們還要這么艱難地活著?也許人在生命的前期,由于生活和成長,根本沒有思考過這個問題,待到經歷過諸多世事,突然回頭,才發現自己所走過的路變得那樣漫長和曲折,當重新回味那些人生路途中的酸、甜、苦、樂的日子,就會覺得活著是有意義的。人生就像一根點燃的火柴,不斷地燃燒自己,直到灰飛煙滅,然而你所發出的光和熱,曾經照亮過一段黑暗的時光,溫暖過另外的生命,也許這一生就是有意思的。
  所以,賈寶玉在整本小說里被塑造成一個溫暖和善良的小男孩,其用意也在于此,——人生既然是這樣的艱難,那么就讓我們努力地發出光和熱,彼此照亮和溫暖對方,也許人間就會更接近于理想的世界。
  正當賈寶玉惆悵嘆惋之時,香菱來了。香菱講到薛蟠娶親的事,這讓賈寶玉更為憂慮:
  寶玉冷笑道:“雖如此說,但只我倒替你擔心慮后呢!”香菱道:“這是什么話?我倒不懂了。”寶玉笑道:“這有什么不懂的:只怕再有個人來,薛大哥就不肯疼你了。”香菱聽了,不覺紅了臉,正色道:“這是怎么說?素日咱們都是廝抬廝敬,今日忽然提起這些事來,怪不得人人都說你是個親近不得的人!”一面說,一面轉身走了。
  香菱的出現,讓賈寶玉那種沉悶和無奈的心情得了一絲安慰。香菱的語言,輕快而充滿著喜悅,從他詢問襲人的近況,晴雯的被逐,以及后來對夏金桂欲進薛家的期望里,我們可以看到香菱的可愛和純樸。也許在讀者心里,香菱那連珠炮似的語言里,我們看到一種不同樣的生命——活潑、天真、直率,從而想象著一種美好的生命狀態:即使在被人販子賣來賣去,生命如浮萍一般,卻依然保持著詩意的追求、頑強和樂觀的生命力。她熱愛詩詞,說明她對生活抱著熱切的希望,對人生有一種美好的期待。在她的生命里,她并不把悲慘的命運看成是一種苦難,相反,她對這個世界充滿著熱愛,——她期盼著夏金桂的到來,對夏金桂的生命有一種敬仰和羨慕。她發自內心地追求一種美好。像香菱這樣的人生態度,應該獲得社會的認同和愛護的。作者在這里傾力著筆,是為了鋪墊和對比香菱后面所受的折磨,給讀者帶來強烈的情感波動,——解釋了什么是真正的悲劇:就是把美好的東西毀滅給人看。也許作者在這里寫香菱的時候,是帶著痛苦的心情,寫美好的事情,——那字字句句,都飽含著血和淚。
  從另一方面,賈寶玉意識到薛蟠婚后,必定喜新厭舊,香菱的結局未必美好,所以表示了他的擔心。從這方面看,賈寶玉有了理性看待問題的思想,這是他在面對大觀園被抄檢后,思想成熟的一種表現,也是他對人性的一種反思。
  三
  人只有痛過、苦過、悲過,才會真正地成長。在大觀園被抄撿后,賈寶玉從中獲得了深刻的領悟:他心目中對人性的美好認識突然改變了,他意識到了人性的復雜和多變:人是集善良、仁慈、虛偽、嫉妒、自私、殘忍等一體的動物。所以面對這突如其來的一切,他惶恐終日,每天都在他內心里籠罩著一種悲憤和恐懼感。
  寶玉見她這樣,便悵然如有所失,呆呆的站了半日,只得沒精打彩,還入怡紅院來。一夜不曾安睡,種種不寧。次日便懶進飲食,身體發熱。也因近日抄檢大觀園、逐司棋、別迎春、悲晴雯等羞辱、驚恐、悲凄所致,兼以風寒外感,遂致成疾,臥床不起。
  人在成長過程中,似乎應該經歷這樣一場大病。這一場病里包含著羞辱、驚恐、悲凄。也許當一個人經歷了這些情感變化之后,他便成年了,生命從此進入到另一個階段……
  在這一回的回幕里,表面寫薛蟠娶親和迎春嫁人,而內容重點卻落在賈寶玉與黛玉改文和他與香菱關于薛蟠娶親的討論上。在小說結構上,這一回似乎算是上下情節的過渡。然而內容中間卻又穿插著賈寶玉憂思成疾的過程,在他生病的期間,沒有詳細地記錄大觀園里眾姐妹、眾丫頭及林黛玉的關心,一切似乎都很平淡發生,一切又似乎顯得枯燥和沉悶。
  我想,這是作者有意為之。其目的是一再揭露抄檢大觀園的人,其人性的丑陋和不堪!另一方面,住在大觀園里的女孩子們,都受到了來自外界的壓力而顯得惶惶不安,美好的青春正是在這不安中漸漸遠去,或死去,或嫁人,生命從此離散,或將迎接一路的坎坷和波瀾……
  
  2022年11月24日于金犀庭苑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