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不得不想起……

那年,也就是農歷甲戌年臘月二十三這天,他突然遭到一行六個同事在他家鬧事,其理由,一是他沒有及時向單位上承包費,致使他們領不到月工資,沒法過春年,二是他們質疑他私吞了業務承包費。
  他們六個人圍坐在他家十平方米的堂軒凳椅上。挑頭的是他平時看好的小伙子。小伙子戴一副眼鏡坐在方桌右旁一邊翻看他記錄的收入帳單,一邊質問他收來的錢搞到哪去了?又問為什么不按規定上交承包費?搞得單位停發他們工資,這叫他們怎么過年?!他說,這都是有據有帳可查的,但錢收不上來,這你們也是知道的,我也想不出什么好的辦法……
  不管他怎么解釋原因,小伙子仍然不信,甚至時不時地說,沒有錢,我們怎么過年?!他忍氣吞聲地說,他會去找單位領導,求情把你們的工資發了,好不好?小伙子說不行,其他五人坐著不吭聲。他說,你這不是逼命嗎?!他老婆見他臉色蒼白便哭著說,你們怎么能這樣?他不是你們所想像的那種有錢不交上自己腰包的人。小伙子仍然不依不饒。他老婆卻哭得昏倒在地,好在兩位女同事將她扶起,才免發生意外。他含著淚說,事至如此,你們也該為我想想……小伙子說,我們要錢過年……
  無奈之下,他只好讓老婆把家里僅有的二千塊錢積蓄拿給了他們,小伙子這才同其他人離開他家。
  當天下午,他找到單位領導,解釋他沒有及時上交承包費的來龍去脈,并請求發給他們的工資。領導瞇著一雙小眼假惺惺地笑著對他說,發給他們工資可以,但你要寫個“保證”才行。他立馬寫了兩條:所欠承包費于某年三月底上交,如果不上交扣本人工資,另有處理由領導決定;請領導發給他們的工資。領導拿過他的“保證”書,也立刻在上面批示道:根據領導會議研究決定,同意發放其他人員工資,某同志工資暫扣不發。后來,他經過努力收取業務款項,并兌現了自己的承諾。
  再后來,也就是當年某月某天,有人卻書面把他舉報了,說他貪污了業務承包費。
  檢察院A檢察官傳訊他問道,你們領導這人怎么樣?他想了想說,我們領導膽大心細,其他的不好說。A檢察官說,聽說你們領導掉了一本空白財政收據?他說好像吧。A檢察官說,你們股承包費有多少?他說,二萬八千塊錢。A檢察官說,你為什么不及時上交承包費?他說,錢一時難收不上來。A檢察官說,你們到哪些學校和工廠搞體檢?給多少回扣?他說,某鎮小、某中學、某軋花廠等,每體檢一人給一塊錢勞務費。A檢察官說,你給某軋花廠某辦事員多少回扣?某軋花廠又給你多少好處?他說,他在自己家里給了某辦事員三百塊錢勞務費,某辦事員當時給了五十塊錢讓他買香姻抽,信不信,你可以去查。
  第二次他又被傳到了反貪局,他坐在某檢察官辦公室的長木椅上看報紙,突然間,進來一個雙眉黑黑、國字臉、臉色難看的B檢察官板著面孔對他說,你是某某某吧,你還看什么報紙?!你的問題很嚴重!他頓時不高興起來,高聲反駁地說,我看報紙有罪?!我有什么問題我自己負責!B檢察官又問他,你是哪個學校畢業的?你是不是黨員?他說,他是某某中專學校畢業的,某年入黨的……問過之后,B檢察官再沒有吭聲了。A檢察官終于上班了,并又向他問了一些事情。他說,他如果有問題任由法律法規處理。
  第三次他又被傳到反貪局,A檢察官對他說,你很會寫東西?我常在報紙上看到你的文章。他說這是他的愛好。A檢察官對他說,你坐一會兒,我們一塊去樓上會議室。來到會議室,A檢察官和另兩位檢察官坐正席上,他不慌不忙地坐在他們對面。A檢察官翻著手中的財政收據嚴肅地問他,你開出的這張XX號收據是怎么回事?!他想了會兒說,那張收據是“某姓”要的,當時給了他六塊錢作為肝功能化驗費,然后撕下空“紅聯”,再開六塊錢的收款收據,收據底聯右上方注有“某姓”字樣。A檢察官又說,你知道不知道這聯收據開了多少錢嗎?你得了多少錢?他說,他蒙在鼓里,什么都不知道。A檢察官嚴厲地說,有兩三萬元呢。他頓時一驚:怎么會弄成這樣?!
  十一時三十分左右,他從檢察院回家的路上,路過“某姓”家時,不解地問“某姓”,你要的那張收據開了兩三萬塊錢?“某姓”說,是給某某的,只開了二千塊錢乙肝疫苗錢。他說,你把我害了。“某姓”激動地說,我這就去檢察院說說清楚。他說,他們已經下班了……
  好心關切地勸他去托托關系,找找什么人,把事情化小化了。他自信地說,自己沒有問題,何必要去找人?他又說,他要是那樣做的話,人家還真以為他有問題呢。
  過了好長時間,他來到A檢察官辦公室要回系列票據憑證,他問A檢察官,他到底有沒有什么問題?A檢察官笑著說他沒有貪污一分錢,還甚至把帳少算了。當時他本想找A檢察官要他的“立案”調查結論,但轉念一想,往后檢察院會給他一個清白結論的。后來,檢察院對他立案的事情卻不了了之了。
  他雖然是清白的,但幾經被檢察院傳訊,使他的形象蒙上了揮之不去的陰影。那年四月,新上任領導到位不久,輕信久存野心的某某某的饞言,更要他調出現在的吃香崗位,到新成立的既無辦公室又無其工作人員的“某某股”,由他做股長。于是,他提議創辦《公共衛生》報,領導同意了,并由他定期組稿編輯,送印刷廠排版印刷,發向相關部門和單位。直到那年十二月初,他被借調到縣初級衛生保健辦公室從事文秘工作。
  其實,當年,他為了完成承包任務,及時召開股員會議,認真討論,一一將創收指標任務落實到各承包組。任務分解了,大家也接受了,會議記錄本上也有記載。于是,各組分別外出聯系創收,多數時間是大家一起開展工人和師生健康體檢。到后來,小伙子一組因缺乏工作主動性沒有創收多少收入,小伙子甚至荒稱買了多少東西送給了某某農場領導。他一經核實票據卻牛頭對不上馬嘴,一氣之下就沒給小伙子報銷。
  通過他們一鬧騰,他實在傷心,余下的那一萬多塊創收的錢就懶得收了……
   聽了上面的陳述,好心勸他,莫老是想起或提及那些早已過去的煩心事,活在當下,要痛痛快快地過好每一天。他說,他也想把不愉快的事情忘得一干凈,免得累自己的心,傷自己的神,但是,一個人靜下來,或遇見類同情景,或不順心時,就由不得自己不想起……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