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页 > 雜文 > 宋江和吳用

宋江和吳用

宋江和吳用,一個帶頭人,一個軍師,按照《水滸傳》的排名,一個第一位,一個第三位,應該說都是極其重要的人物。按道理,寫的是他們這個團隊,而這個團隊是作者所肯定的,并且這兩個人物尤其是宋江,花費的筆墨也比較多,那么對他們的表現就算不能說非常出色,那也至少能達到平均水平。但這兩人在《水滸傳》中表現出來的卻和他們的地位不符,特別是宋江,從我們現在的角度來看,幾乎看不出有什么特異的地方來。從這個方面來說,作者對他們的刻畫是失敗的。金圣嘆其實也看出了這點,只不過由于時代原因,他是把書中的宋江當成“真實的存在”,認為書中表現的一切都是現實中曾經在現實中發生過的,作者寫出來就是為了教育別人而特意設計的。“文章千古事”,他是發自內心在相信。這樣他就用他所屬的明清文人最擅長的道德評判給出了他的看法。他說:“《水滸傳》有大段正經處,只是把宋江深惡痛絕,使人見之,真有犬彘不食之恨。從來人卻是不曉得。”他說別人“不曉得”的地方,從他的點評中,可以看出,就是文本中宋江本身表現出的矛盾處。只不過他覺得那些都是作者的“曲筆”,要是不經他的點撥,別人看過也就看過了,是不能理解作者深意的。這種自負當然也可以理解,畢竟他點評過“六才子書”,并且得到了書商們的極力追捧。由于他覺得自己洞悉了《水滸傳》作者對宋江“深惡痛絕”的秘密,因此他就又從書中讀出了作者特別推崇李逵。用他的話說就是:“只如寫李逵,豈不段段都是妙絕文字,卻不知正為段段都在宋江事后,故便妙不可言。蓋作者只是痛恨宋江奸詐,故處處緊接出一段李逵樸誠來,做個形擊。其意思自在顯宋江之惡,卻不料反成李逵之妙也。此譬如刺槍,本要殺人,反使出一身家數。”這種看法就如同戴了有色眼鏡看外界,或許世界因加進了那種顏色而變得美麗了,但卻也徹底失去了原本的樣子。當然陶醉在其中的他并不知這種情況,而是更加起勁地從《水滸傳》中“看出”了作者“有意地”用吳用來和宋江做對比。
  比如他說:“吳用定然是上上人物,他奸猾便與宋江一般,只是比宋江,卻心地端正。”他這里的“上上”之類的,是他對《水滸》中人物給出的自己的評判。而這種評判不是作者對人物描寫是否好為標準,而是用“心地”是否“端正”,也就是用他那老掉牙的道德觀念做出的評判。這方面最明顯的例子應該是關勝,他的評價也是“上上”,而實際上,關勝在《水滸傳》中只是作為一個概念的存在,不要說和林沖、魯智深、武松們比了,就算是時遷,寫得都比他好許多。而文學作品,卻用其中人物是不是好人來評價他們,這是文學批評嗎?這是小孩子聽父母講故事的心態啊。
  “宋江是純用術數去籠絡人,吳用便明明白白驅策群力,有軍師之體”。這應該是指他們用人方面,按他的意思,宋江是用手段,能騙的時候就騙;有好處的時候就用自己親近的人,危險的地方就用其他人。而吳用用人的時候卻是根據各人的特點。這其實最能體現金圣嘆的偏見,《水滸傳》本身的文本是不支持他這說法的。
  “吳用與宋江差處,只是吳用卻肯明白說自家是智多星;宋江定要說自家志誠質樸。”吳用說自己是智多星,文本中出現過;可宋江說“自家志誠質樸”,在文本中其實是找不到的。這樣的評價,評價的就不是小說人物,而是自己的幻象了。
  “宋江只道自家籠罩吳用,吳用卻又實實籠罩宋江。兩個人心里各各自知,外面又各各只做不知,寫得真是好看煞人。”這純粹就是金圣嘆的想法,或許都不是想法,只是他覺得這么寫,讀起來很好聽,所以就這么寫了。
  通過對這些評價分析,可以看出,金圣嘆的評價沒有說出任何有價值的內容,等于什么都沒評價。但你要是迷信古人,聽信一些沒頭腦的貨色告訴你什么金圣嘆如何如何有學問之類的鬼話,那你估計會被他帶進泥塘。
  下面我們還是根據《水滸傳》文本,來看看作者是如何對這兩個人物進行刻畫的。
  宋江是在生辰綱案查出眉目時出場的。當時的他穩住了何清,急忙跑出城,給晁蓋送了信。這是在表現他的義氣,當然僅僅是“江湖義氣”,因為他和晁蓋從小就是朋友,即便這個朋友犯了自己職責要處理的事,也要網開一面。這當然牽扯到“公眾大義”和“江湖義氣”之間的取舍,根據作者的敘述,我們可以說當時這兩者是一致的,所以宋江的行為值得稱道。由于這件事,晁蓋七人覺得他是恩人。他再出場時,是晁蓋七人想報答他,派劉唐去找他的。這樣就有了他殺死閻婆惜,逃到柴進莊院的事。在柴進莊院和武松相識,武松早知他的大名,這本身其實是有問題的。一個靠在衙門做押司謀生的人,卻聞名江湖,現實中的可能性應該是很低的。但在這里以及后面章節中,宋江碰到其他好漢時,他那一大串的叫法就是他的萬能法寶,是他結識江湖朋友或者脫離被困局面的關鍵。我想這個情節的設定應該是說書人倒果為因了。他們把歷史上宋江的大名提前到了他還沒有真正成為“宋江”之前,也就是用他死了以后的名,說他生命早期的事。換句話說,在說書人說書時,盡管宋江在他們的嘴里才出世,可他已經是那個曾經縱橫過好幾省的宋江了。而這種情況,在我們的古典小說中非常普遍。像關羽,在《三國演義》中就直接稱呼他“關公”什么的,而實際上他得到這個獨特的稱呼,甚至都不是他剛死后,而是在他死后將近一千年時。當然,叫法不過是表面的東西,可就是這表面的東西,也在告訴我們,我們傳統文化,只要是在不熟悉的情況下,常常會把人臉譜化,也就是一個人是怎么的人就一直是那樣的人。
  宋江在柴進家呆了一段時間后,他在孔太公家再次碰到武松。和武松分別后,他去投奔花榮,被清風寨的強人所掠。就在要把他開膛刨心時,他嘆息中說出了自己的名字,結果當然是他這大名,救了他的命,還讓他成了座上賓。言談中知道王英正在調戲一個婦人,而那婦人居然是花榮同事的老婆,他還利用自己的名聲救了她。他和花榮的交情,想起來也奇怪。花榮據說是世家子弟,而他不過是一個小小的押司,可花榮居然那么禮遇他。原因就不能單純從倒果為因來解釋。說實話,這些地方給我的感覺就是有點超現實。
  在清風寨游玩,他被自己救下的劉知寨的老婆認出,宣稱他就是山寨的強人。這邏輯有些不太好理解,想想一個女人,被人從一個她十分討厭的境遇里救出。只要她有些許的廉恥,是不會這樣對待這個救她的人吧?除非她很享受那種境遇,卻被這人搞砸了。但文本卻不這么敘述。我們這里只能說作者大概是想表現恩將仇報,就硬讓這一切發生了。宋江被抓,花榮搶人,搶回后宋江急忙離開,卻被早已想到的劉知寨設伏再次抓住。黃信設計抓了花榮,清風寨好漢劫囚車,一系列故事的發生,倒是符合邏輯,也熱鬧。眾人上梁山,宋江在快到梁山前,接到了家里的訊息,父親病故。他急忙回家奔喪,結果被鄰居認出。他知道了父親其實沒病,但也因此而被抓。他被發配江州。路過梁山,被救上山。但他堅持要去服勞役的地方。于是一次次的遇險,一次次的化險為夷。到了江州,他認識了戴宗、李逵、張順。無聊時,一個人在酒樓喝酒,喝得興起,填了一首詞:
  自幼曾攻經史,長成亦有權謀。恰如猛虎臥荒邱,潛伏爪牙忍受。不幸刺文雙頰,那堪配在江州!他年若得報冤仇,血染潯陽江口!
  關于這首詞,金圣嘆在點評時已經在奇怪,他說:“寫宋江心事,令人不可解。既不知其冤他為誰,又不知其何故乃在潯陽江上也。”我奇怪的是,他既然都覺得“不可解”了,為什么不像潘金蓮、潘巧云故事那樣乘機修改一通呢?看看后文,應該是他不加修改的原因吧?這里的詩詞是后面故事發展的關鍵,修改了它,后面的故事改動會很大。但說實話,金圣嘆本身是沒有這樣的創造能力的。不過,這首詞確實有些莫名其妙,從前面宋江的經歷根本看不出他有什么冤仇要報?就算真有什么冤仇要報,也不應該在潯陽這個他才來的地方啊。但作者似乎還沒玩夠,又讓宋江寫了一首詩:
  心在山東身在吳,飄蓬江海漫嗟吁。
  他時若遂凌云志,敢笑黃巢不丈夫!
  這首詩還算正常。壓抑久了,誰都會發泄一下,說大話當然是發泄的一種方式。但按照前面作者給宋江的人設,他不應該會寫出最后一句來。他這么寫了,金圣嘆就認為是作者的深意,是他在這里表明宋江平日里的“虛偽”。比如就這里,金圣嘆的評語就有什么“寫宋江醉中亦如此,真是久假成性”、“宋江權術人,何至有漏特補一筆,甚妙”等等。
  宋江這里的詩詞,應該說是作者為了故事發展而編造的。但這個“編造”,超過了他設定的宋江的人設,所以整體上并不成功。它們在作者構想中的唯一目的就是被推定為“反詩”。果然,黃文炳就看到了這些詩詞,當然他也認出了是反詩。于是開始追尋宋江,戴宗知道原因后通風報信,出主意讓宋江假裝瘋癲。宋江表演的不能不說漂亮,但還是被黃文炳識破,沒能成功,被問成死罪。戴宗路過梁山(實際上是沒有這個可能的,江州,按書中的描寫,應該是現在的九江,到開封是不可能經過梁山的),被劫到山上。梁山好漢設計救宋江,結果弄巧成拙。吳用明白出漏洞后,派頭領到江州劫法場,救出了宋江、戴宗,也乘勢收集了一大批江湖好漢。宋江這才死心塌地上了梁山,并回家接回了父親。但在接的過程中,遇到危險,虧了九天玄女和梁山好漢,宋江才再次脫險。
  正式成為二把手的宋江,負責各處征戰,三打祝家莊,收服呼延灼、關勝等,其實寫的都不好。除了他每次碰到好漢就下跪外,看不出宋江到底有什么本事。而在現實中,要讓那些英雄好漢們看得起,下跪其實是沒有正面作用的。但為什么說書人卻這么說呢?我想這其實和說書人或者改寫者本身的經歷有關。這些人有一定的藝術天賦,但卻沒有系統的教育,也沒有在社會上出頭露面過。他們生活在底層,根本就沒有碰到過真正成功的人。他們只知道人才是成功的前提,而領導們要能利用人才就要尊重他們。而他們簡單的生活經歷只能告訴他們,對人的最高尊重就是下跪磕頭。宋江是他們認為相對成功的一個人,他能統領一百多個好漢,而那一百多人也認他做頭領。在這些說書人的觀念里只能是宋江很尊重這些好漢。這樣用他們的理解來表達就是宋江在見到他們時能自認低下,跪下磕頭從而贏得他們的感激,聽命于他。這就好像現在好多寫手們,喜歡寫富人,寫各種屌絲逆襲,但他們本身不富裕,沒有富人的經驗。因此他們按自身的經驗寫富人,覺得富人都是存折上有多少存款之類的人。這在時常缺錢還沒有富過的讀者,當然覺得沒問題;要是富過的人就會覺得這些寫法是那么可笑。《紅樓夢》里賈母評論當時流行的才子佳人故事的說法,也是這個原因。可這種現象幾乎是評書(話本)或者根據話本改編的小說的通病。比如《三國演義》中的劉備,作者當然是極力肯定的,可他卻被表現成了現在我們認為的窩囊廢。《說唐》系列中的李世民、《楊家將》系列中的宋仁宗、《岳飛》系列中的宋高宗等等,當然也都逃不過這種宿命。而事實上,就拿劉備來說吧,只要是稍微明白一點事理的人就會知道,他要是真那么窩囊,不要說三分國家據其一,就是一口飽飯他都不可能吃上。
  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吳用身上。說書人想要表現一個足智多謀的人,可是他們沒碰到過這樣的人,于是他們就“假造”這么一個人出來。這種“假造”當然不可能有什么好的結果。最明顯的例子就是吳用為了引盧俊義上山,到盧俊義家去的那段。算命部分就算了,那首藏頭詩實在太拙劣。原本是:蘆花叢里一扁舟,俊杰俄從此地游;義士若能知此理,反躬逃難可無憂。金圣嘆改成:盧花灘上有扁舟,俊杰黃昏獨自游。義到盡頭原是命,反躬逃難必無憂。金圣嘆應該是覺得這么改更有“文氣”,但從詩的角度來說,他改定的和原作只能算是半斤八兩。可就這么簡單的藏頭詩,盧俊義看不出來,可以說當事者迷。百伶百俐的燕青居然看不出來,那就是作者的問題了。而這種錯誤卻是所有“編造者”都避免不掉的。一般來說,要編造一個足智多謀的人,有兩種方式,一種是把其余的當事人都變成傻瓜(像這里的藏頭詩),一種就是把主人公說成是什么事都能提前知道的神仙(像《三國演義》中的諸葛亮)。而這兩種情況,前者要是被說成是“不及”,那后者就可以被說成是“過”。“過猶不及”,結果是一樣的,都讓人感覺不真實。而文學作品,尤其是小說,盡管都是故事,人物事件都是編造的,但要是讓讀的人感覺不真實,那就是失敗。
  民間有句俗話,少不看《水滸》,老不看《三國》,有各種解釋。我的解釋是,《三國》塑造人物太過,年輕時看,覺得過癮。但有了一定生活經歷后,一看就覺得“假”。而《水滸》,盡管也有許多敘述不好的地方,但它精彩的地方,特別是前面幾十回的內容,年輕時是看不出好處來的。只有在生活閱歷達到一定程度后,才能讀懂它們。所以在我看來,“老不看”是不耐看,“少不看”卻是看了也白看,因為看不懂。宋江和吳用,一個帶頭人,一個軍師,按照《水滸傳》的排名,一個第一位,一個第三位,應該說都是極其重要的人物。按道理,寫的是他們這個團隊,而這個團隊是作者所肯定的,并且這兩個人物尤其是宋江,花費的筆墨也比較多,那么對他們的表現就算不能說非常出色,那也至少能達到平均水平。但這兩人在《水滸傳》中表現出來的卻和他們的地位不符,特別是宋江,從我們現在的角度來看,幾乎看不出有什么特異的地方來。從這個方面來說,作者對他們的刻畫是失敗的。金圣嘆其實也看出了這點,只不過由于時代原因,他是把書中的宋江當成“真實的存在”,認為書中表現的一切都是現實中曾經在現實中發生過的,作者寫出來就是為了教育別人而特意設計的。“文章千古事”,他是發自內心在相信。這樣他就用他所屬的明清文人最擅長的道德評判給出了他的看法。他說:“《水滸傳》有大段正經處,只是把宋江深惡痛絕,使人見之,真有犬彘不食之恨。從來人卻是不曉得。”他說別人“不曉得”的地方,從他的點評中,可以看出,就是文本中宋江本身表現出的矛盾處。只不過他覺得那些都是作者的“曲筆”,要是不經他的點撥,別人看過也就看過了,是不能理解作者深意的。這種自負當然也可以理解,畢竟他點評過“六才子書”,并且得到了書商們的極力追捧。由于他覺得自己洞悉了《水滸傳》作者對宋江“深惡痛絕”的秘密,因此他就又從書中讀出了作者特別推崇李逵。用他的話說就是:“只如寫李逵,豈不段段都是妙絕文字,卻不知正為段段都在宋江事后,故便妙不可言。蓋作者只是痛恨宋江奸詐,故處處緊接出一段李逵樸誠來,做個形擊。其意思自在顯宋江之惡,卻不料反成李逵之妙也。此譬如刺槍,本要殺人,反使出一身家數。”這種看法就如同戴了有色眼鏡看外界,或許世界因加進了那種顏色而變得美麗了,但卻也徹底失去了原本的樣子。當然陶醉在其中的他并不知這種情況,而是更加起勁地從《水滸傳》中“看出”了作者“有意地”用吳用來和宋江做對比。
  比如他說:“吳用定然是上上人物,他奸猾便與宋江一般,只是比宋江,卻心地端正。”他這里的“上上”之類的,是他對《水滸》中人物給出的自己的評判。而這種評判不是作者對人物描寫是否好為標準,而是用“心地”是否“端正”,也就是用他那老掉牙的道德觀念做出的評判。這方面最明顯的例子應該是關勝,他的評價也是“上上”,而實際上,關勝在《水滸傳》中只是作為一個概念的存在,不要說和林沖、魯智深、武松們比了,就算是時遷,寫得都比他好許多。而文學作品,卻用其中人物是不是好人來評價他們,這是文學批評嗎?這是小孩子聽父母講故事的心態啊。
  “宋江是純用術數去籠絡人,吳用便明明白白驅策群力,有軍師之體”。這應該是指他們用人方面,按他的意思,宋江是用手段,能騙的時候就騙;有好處的時候就用自己親近的人,危險的地方就用其他人。而吳用用人的時候卻是根據各人的特點。這其實最能體現金圣嘆的偏見,《水滸傳》本身的文本是不支持他這說法的。
  “吳用與宋江差處,只是吳用卻肯明白說自家是智多星;宋江定要說自家志誠質樸。”吳用說自己是智多星,文本中出現過;可宋江說“自家志誠質樸”,在文本中其實是找不到的。這樣的評價,評價的就不是小說人物,而是自己的幻象了。
  “宋江只道自家籠罩吳用,吳用卻又實實籠罩宋江。兩個人心里各各自知,外面又各各只做不知,寫得真是好看煞人。”這純粹就是金圣嘆的想法,或許都不是想法,只是他覺得這么寫,讀起來很好聽,所以就這么寫了。
  通過對這些評價分析,可以看出,金圣嘆的評價沒有說出任何有價值的內容,等于什么都沒評價。但你要是迷信古人,聽信一些沒頭腦的貨色告訴你什么金圣嘆如何如何有學問之類的鬼話,那你估計會被他帶進泥塘。
  下面我們還是根據《水滸傳》文本,來看看作者是如何對這兩個人物進行刻畫的。
  宋江是在生辰綱案查出眉目時出場的。當時的他穩住了何清,急忙跑出城,給晁蓋送了信。這是在表現他的義氣,當然僅僅是“江湖義氣”,因為他和晁蓋從小就是朋友,即便這個朋友犯了自己職責要處理的事,也要網開一面。這當然牽扯到“公眾大義”和“江湖義氣”之間的取舍,根據作者的敘述,我們可以說當時這兩者是一致的,所以宋江的行為值得稱道。由于這件事,晁蓋七人覺得他是恩人。他再出場時,是晁蓋七人想報答他,派劉唐去找他的。這樣就有了他殺死閻婆惜,逃到柴進莊院的事。在柴進莊院和武松相識,武松早知他的大名,這本身其實是有問題的。一個靠在衙門做押司謀生的人,卻聞名江湖,現實中的可能性應該是很低的。但在這里以及后面章節中,宋江碰到其他好漢時,他那一大串的叫法就是他的萬能法寶,是他結識江湖朋友或者脫離被困局面的關鍵。我想這個情節的設定應該是說書人倒果為因了。他們把歷史上宋江的大名提前到了他還沒有真正成為“宋江”之前,也就是用他死了以后的名,說他生命早期的事。換句話說,在說書人說書時,盡管宋江在他們的嘴里才出世,可他已經是那個曾經縱橫過好幾省的宋江了。而這種情況,在我們的古典小說中非常普遍。像關羽,在《三國演義》中就直接稱呼他“關公”什么的,而實際上他得到這個獨特的稱呼,甚至都不是他剛死后,而是在他死后將近一千年時。當然,叫法不過是表面的東西,可就是這表面的東西,也在告訴我們,我們傳統文化,只要是在不熟悉的情況下,常常會把人臉譜化,也就是一個人是怎么的人就一直是那樣的人。
  宋江在柴進家呆了一段時間后,他在孔太公家再次碰到武松。和武松分別后,他去投奔花榮,被清風寨的強人所掠。就在要把他開膛刨心時,他嘆息中說出了自己的名字,結果當然是他這大名,救了他的命,還讓他成了座上賓。言談中知道王英正在調戲一個婦人,而那婦人居然是花榮同事的老婆,他還利用自己的名聲救了她。他和花榮的交情,想起來也奇怪。花榮據說是世家子弟,而他不過是一個小小的押司,可花榮居然那么禮遇他。原因就不能單純從倒果為因來解釋。說實話,這些地方給我的感覺就是有點超現實。
  在清風寨游玩,他被自己救下的劉知寨的老婆認出,宣稱他就是山寨的強人。這邏輯有些不太好理解,想想一個女人,被人從一個她十分討厭的境遇里救出。只要她有些許的廉恥,是不會這樣對待這個救她的人吧?除非她很享受那種境遇,卻被這人搞砸了。但文本卻不這么敘述。我們這里只能說作者大概是想表現恩將仇報,就硬讓這一切發生了。宋江被抓,花榮搶人,搶回后宋江急忙離開,卻被早已想到的劉知寨設伏再次抓住。黃信設計抓了花榮,清風寨好漢劫囚車,一系列故事的發生,倒是符合邏輯,也熱鬧。眾人上梁山,宋江在快到梁山前,接到了家里的訊息,父親病故。他急忙回家奔喪,結果被鄰居認出。他知道了父親其實沒病,但也因此而被抓。他被發配江州。路過梁山,被救上山。但他堅持要去服勞役的地方。于是一次次的遇險,一次次的化險為夷。到了江州,他認識了戴宗、李逵、張順。無聊時,一個人在酒樓喝酒,喝得興起,填了一首詞:
  自幼曾攻經史,長成亦有權謀。恰如猛虎臥荒邱,潛伏爪牙忍受。不幸刺文雙頰,那堪配在江州!他年若得報冤仇,血染潯陽江口!
  關于這首詞,金圣嘆在點評時已經在奇怪,他說:“寫宋江心事,令人不可解。既不知其冤他為誰,又不知其何故乃在潯陽江上也。”我奇怪的是,他既然都覺得“不可解”了,為什么不像潘金蓮、潘巧云故事那樣乘機修改一通呢?看看后文,應該是他不加修改的原因吧?這里的詩詞是后面故事發展的關鍵,修改了它,后面的故事改動會很大。但說實話,金圣嘆本身是沒有這樣的創造能力的。不過,這首詞確實有些莫名其妙,從前面宋江的經歷根本看不出他有什么冤仇要報?就算真有什么冤仇要報,也不應該在潯陽這個他才來的地方啊。但作者似乎還沒玩夠,又讓宋江寫了一首詩:
  心在山東身在吳,飄蓬江海漫嗟吁。
  他時若遂凌云志,敢笑黃巢不丈夫!
  這首詩還算正常。壓抑久了,誰都會發泄一下,說大話當然是發泄的一種方式。但按照前面作者給宋江的人設,他不應該會寫出最后一句來。他這么寫了,金圣嘆就認為是作者的深意,是他在這里表明宋江平日里的“虛偽”。比如就這里,金圣嘆的評語就有什么“寫宋江醉中亦如此,真是久假成性”、“宋江權術人,何至有漏特補一筆,甚妙”等等。
  宋江這里的詩詞,應該說是作者為了故事發展而編造的。但這個“編造”,超過了他設定的宋江的人設,所以整體上并不成功。它們在作者構想中的唯一目的就是被推定為“反詩”。果然,黃文炳就看到了這些詩詞,當然他也認出了是反詩。于是開始追尋宋江,戴宗知道原因后通風報信,出主意讓宋江假裝瘋癲。宋江表演的不能不說漂亮,但還是被黃文炳識破,沒能成功,被問成死罪。戴宗路過梁山(實際上是沒有這個可能的,江州,按書中的描寫,應該是現在的九江,到開封是不可能經過梁山的),被劫到山上。梁山好漢設計救宋江,結果弄巧成拙。吳用明白出漏洞后,派頭領到江州劫法場,救出了宋江、戴宗,也乘勢收集了一大批江湖好漢。宋江這才死心塌地上了梁山,并回家接回了父親。但在接的過程中,遇到危險,虧了九天玄女和梁山好漢,宋江才再次脫險。
  正式成為二把手的宋江,負責各處征戰,三打祝家莊,收服呼延灼、關勝等,其實寫的都不好。除了他每次碰到好漢就下跪外,看不出宋江到底有什么本事。而在現實中,要讓那些英雄好漢們看得起,下跪其實是沒有正面作用的。但為什么說書人卻這么說呢?我想這其實和說書人或者改寫者本身的經歷有關。這些人有一定的藝術天賦,但卻沒有系統的教育,也沒有在社會上出頭露面過。他們生活在底層,根本就沒有碰到過真正成功的人。他們只知道人才是成功的前提,而領導們要能利用人才就要尊重他們。而他們簡單的生活經歷只能告訴他們,對人的最高尊重就是下跪磕頭。宋江是他們認為相對成功的一個人,他能統領一百多個好漢,而那一百多人也認他做頭領。在這些說書人的觀念里只能是宋江很尊重這些好漢。這樣用他們的理解來表達就是宋江在見到他們時能自認低下,跪下磕頭從而贏得他們的感激,聽命于他。這就好像現在好多寫手們,喜歡寫富人,寫各種屌絲逆襲,但他們本身不富裕,沒有富人的經驗。因此他們按自身的經驗寫富人,覺得富人都是存折上有多少存款之類的人。這在時常缺錢還沒有富過的讀者,當然覺得沒問題;要是富過的人就會覺得這些寫法是那么可笑。《紅樓夢》里賈母評論當時流行的才子佳人故事的說法,也是這個原因。可這種現象幾乎是評書(話本)或者根據話本改編的小說的通病。比如《三國演義》中的劉備,作者當然是極力肯定的,可他卻被表現成了現在我們認為的窩囊廢。《說唐》系列中的李世民、《楊家將》系列中的宋仁宗、《岳飛》系列中的宋高宗等等,當然也都逃不過這種宿命。而事實上,就拿劉備來說吧,只要是稍微明白一點事理的人就會知道,他要是真那么窩囊,不要說三分國家據其一,就是一口飽飯他都不可能吃上。
  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吳用身上。說書人想要表現一個足智多謀的人,可是他們沒碰到過這樣的人,于是他們就“假造”這么一個人出來。這種“假造”當然不可能有什么好的結果。最明顯的例子就是吳用為了引盧俊義上山,到盧俊義家去的那段。算命部分就算了,那首藏頭詩實在太拙劣。原本是:蘆花叢里一扁舟,俊杰俄從此地游;義士若能知此理,反躬逃難可無憂。金圣嘆改成:盧花灘上有扁舟,俊杰黃昏獨自游。義到盡頭原是命,反躬逃難必無憂。金圣嘆應該是覺得這么改更有“文氣”,但從詩的角度來說,他改定的和原作只能算是半斤八兩。可就這么簡單的藏頭詩,盧俊義看不出來,可以說當事者迷。百伶百俐的燕青居然看不出來,那就是作者的問題了。而這種錯誤卻是所有“編造者”都避免不掉的。一般來說,要編造一個足智多謀的人,有兩種方式,一種是把其余的當事人都變成傻瓜(像這里的藏頭詩),一種就是把主人公說成是什么事都能提前知道的神仙(像《三國演義》中的諸葛亮)。而這兩種情況,前者要是被說成是“不及”,那后者就可以被說成是“過”。“過猶不及”,結果是一樣的,都讓人感覺不真實。而文學作品,尤其是小說,盡管都是故事,人物事件都是編造的,但要是讓讀的人感覺不真實,那就是失敗。
  民間有句俗話,少不看《水滸》,老不看《三國》,有各種解釋。我的解釋是,《三國》塑造人物太過,年輕時看,覺得過癮。但有了一定生活經歷后,一看就覺得“假”。而《水滸》,盡管也有許多敘述不好的地方,但它精彩的地方,特別是前面幾十回的內容,年輕時是看不出好處來的。只有在生活閱歷達到一定程度后,才能讀懂它們。所以在我看來,“老不看”是不耐看,“少不看”卻是看了也白看,因為看不懂。宋江和吳用,一個帶頭人,一個軍師,按照《水滸傳》的排名,一個第一位,一個第三位,應該說都是極其重要的人物。按道理,寫的是他們這個團隊,而這個團隊是作者所肯定的,并且這兩個人物尤其是宋江,花費的筆墨也比較多,那么對他們的表現就算不能說非常出色,那也至少能達到平均水平。但這兩人在《水滸傳》中表現出來的卻和他們的地位不符,特別是宋江,從我們現在的角度來看,幾乎看不出有什么特異的地方來。從這個方面來說,作者對他們的刻畫是失敗的。金圣嘆其實也看出了這點,只不過由于時代原因,他是把書中的宋江當成“真實的存在”,認為書中表現的一切都是現實中曾經在現實中發生過的,作者寫出來就是為了教育別人而特意設計的。“文章千古事”,他是發自內心在相信。這樣他就用他所屬的明清文人最擅長的道德評判給出了他的看法。他說:“《水滸傳》有大段正經處,只是把宋江深惡痛絕,使人見之,真有犬彘不食之恨。從來人卻是不曉得。”他說別人“不曉得”的地方,從他的點評中,可以看出,就是文本中宋江本身表現出的矛盾處。只不過他覺得那些都是作者的“曲筆”,要是不經他的點撥,別人看過也就看過了,是不能理解作者深意的。這種自負當然也可以理解,畢竟他點評過“六才子書”,并且得到了書商們的極力追捧。由于他覺得自己洞悉了《水滸傳》作者對宋江“深惡痛絕”的秘密,因此他就又從書中讀出了作者特別推崇李逵。用他的話說就是:“只如寫李逵,豈不段段都是妙絕文字,卻不知正為段段都在宋江事后,故便妙不可言。蓋作者只是痛恨宋江奸詐,故處處緊接出一段李逵樸誠來,做個形擊。其意思自在顯宋江之惡,卻不料反成李逵之妙也。此譬如刺槍,本要殺人,反使出一身家數。”這種看法就如同戴了有色眼鏡看外界,或許世界因加進了那種顏色而變得美麗了,但卻也徹底失去了原本的樣子。當然陶醉在其中的他并不知這種情況,而是更加起勁地從《水滸傳》中“看出”了作者“有意地”用吳用來和宋江做對比。
  比如他說:“吳用定然是上上人物,他奸猾便與宋江一般,只是比宋江,卻心地端正。”他這里的“上上”之類的,是他對《水滸》中人物給出的自己的評判。而這種評判不是作者對人物描寫是否好為標準,而是用“心地”是否“端正”,也就是用他那老掉牙的道德觀念做出的評判。這方面最明顯的例子應該是關勝,他的評價也是“上上”,而實際上,關勝在《水滸傳》中只是作為一個概念的存在,不要說和林沖、魯智深、武松們比了,就算是時遷,寫得都比他好許多。而文學作品,卻用其中人物是不是好人來評價他們,這是文學批評嗎?這是小孩子聽父母講故事的心態啊。
  “宋江是純用術數去籠絡人,吳用便明明白白驅策群力,有軍師之體”。這應該是指他們用人方面,按他的意思,宋江是用手段,能騙的時候就騙;有好處的時候就用自己親近的人,危險的地方就用其他人。而吳用用人的時候卻是根據各人的特點。這其實最能體現金圣嘆的偏見,《水滸傳》本身的文本是不支持他這說法的。
  “吳用與宋江差處,只是吳用卻肯明白說自家是智多星;宋江定要說自家志誠質樸。”吳用說自己是智多星,文本中出現過;可宋江說“自家志誠質樸”,在文本中其實是找不到的。這樣的評價,評價的就不是小說人物,而是自己的幻象了。
  “宋江只道自家籠罩吳用,吳用卻又實實籠罩宋江。兩個人心里各各自知,外面又各各只做不知,寫得真是好看煞人。”這純粹就是金圣嘆的想法,或許都不是想法,只是他覺得這么寫,讀起來很好聽,所以就這么寫了。
  通過對這些評價分析,可以看出,金圣嘆的評價沒有說出任何有價值的內容,等于什么都沒評價。但你要是迷信古人,聽信一些沒頭腦的貨色告訴你什么金圣嘆如何如何有學問之類的鬼話,那你估計會被他帶進泥塘。
  下面我們還是根據《水滸傳》文本,來看看作者是如何對這兩個人物進行刻畫的。
  宋江是在生辰綱案查出眉目時出場的。當時的他穩住了何清,急忙跑出城,給晁蓋送了信。這是在表現他的義氣,當然僅僅是“江湖義氣”,因為他和晁蓋從小就是朋友,即便這個朋友犯了自己職責要處理的事,也要網開一面。這當然牽扯到“公眾大義”和“江湖義氣”之間的取舍,根據作者的敘述,我們可以說當時這兩者是一致的,所以宋江的行為值得稱道。由于這件事,晁蓋七人覺得他是恩人。他再出場時,是晁蓋七人想報答他,派劉唐去找他的。這樣就有了他殺死閻婆惜,逃到柴進莊院的事。在柴進莊院和武松相識,武松早知他的大名,這本身其實是有問題的。一個靠在衙門做押司謀生的人,卻聞名江湖,現實中的可能性應該是很低的。但在這里以及后面章節中,宋江碰到其他好漢時,他那一大串的叫法就是他的萬能法寶,是他結識江湖朋友或者脫離被困局面的關鍵。我想這個情節的設定應該是說書人倒果為因了。他們把歷史上宋江的大名提前到了他還沒有真正成為“宋江”之前,也就是用他死了以后的名,說他生命早期的事。換句話說,在說書人說書時,盡管宋江在他們的嘴里才出世,可他已經是那個曾經縱橫過好幾省的宋江了。而這種情況,在我們的古典小說中非常普遍。像關羽,在《三國演義》中就直接稱呼他“關公”什么的,而實際上他得到這個獨特的稱呼,甚至都不是他剛死后,而是在他死后將近一千年時。當然,叫法不過是表面的東西,可就是這表面的東西,也在告訴我們,我們傳統文化,只要是在不熟悉的情況下,常常會把人臉譜化,也就是一個人是怎么的人就一直是那樣的人。
  宋江在柴進家呆了一段時間后,他在孔太公家再次碰到武松。和武松分別后,他去投奔花榮,被清風寨的強人所掠。就在要把他開膛刨心時,他嘆息中說出了自己的名字,結果當然是他這大名,救了他的命,還讓他成了座上賓。言談中知道王英正在調戲一個婦人,而那婦人居然是花榮同事的老婆,他還利用自己的名聲救了她。他和花榮的交情,想起來也奇怪。花榮據說是世家子弟,而他不過是一個小小的押司,可花榮居然那么禮遇他。原因就不能單純從倒果為因來解釋。說實話,這些地方給我的感覺就是有點超現實。
  在清風寨游玩,他被自己救下的劉知寨的老婆認出,宣稱他就是山寨的強人。這邏輯有些不太好理解,想想一個女人,被人從一個她十分討厭的境遇里救出。只要她有些許的廉恥,是不會這樣對待這個救她的人吧?除非她很享受那種境遇,卻被這人搞砸了。但文本卻不這么敘述。我們這里只能說作者大概是想表現恩將仇報,就硬讓這一切發生了。宋江被抓,花榮搶人,搶回后宋江急忙離開,卻被早已想到的劉知寨設伏再次抓住。黃信設計抓了花榮,清風寨好漢劫囚車,一系列故事的發生,倒是符合邏輯,也熱鬧。眾人上梁山,宋江在快到梁山前,接到了家里的訊息,父親病故。他急忙回家奔喪,結果被鄰居認出。他知道了父親其實沒病,但也因此而被抓。他被發配江州。路過梁山,被救上山。但他堅持要去服勞役的地方。于是一次次的遇險,一次次的化險為夷。到了江州,他認識了戴宗、李逵、張順。無聊時,一個人在酒樓喝酒,喝得興起,填了一首詞:
  自幼曾攻經史,長成亦有權謀。恰如猛虎臥荒邱,潛伏爪牙忍受。不幸刺文雙頰,那堪配在江州!他年若得報冤仇,血染潯陽江口!
  關于這首詞,金圣嘆在點評時已經在奇怪,他說:“寫宋江心事,令人不可解。既不知其冤他為誰,又不知其何故乃在潯陽江上也。”我奇怪的是,他既然都覺得“不可解”了,為什么不像潘金蓮、潘巧云故事那樣乘機修改一通呢?看看后文,應該是他不加修改的原因吧?這里的詩詞是后面故事發展的關鍵,修改了它,后面的故事改動會很大。但說實話,金圣嘆本身是沒有這樣的創造能力的。不過,這首詞確實有些莫名其妙,從前面宋江的經歷根本看不出他有什么冤仇要報?就算真有什么冤仇要報,也不應該在潯陽這個他才來的地方啊。但作者似乎還沒玩夠,又讓宋江寫了一首詩:
  心在山東身在吳,飄蓬江海漫嗟吁。
  他時若遂凌云志,敢笑黃巢不丈夫!
  這首詩還算正常。壓抑久了,誰都會發泄一下,說大話當然是發泄的一種方式。但按照前面作者給宋江的人設,他不應該會寫出最后一句來。他這么寫了,金圣嘆就認為是作者的深意,是他在這里表明宋江平日里的“虛偽”。比如就這里,金圣嘆的評語就有什么“寫宋江醉中亦如此,真是久假成性”、“宋江權術人,何至有漏特補一筆,甚妙”等等。
  宋江這里的詩詞,應該說是作者為了故事發展而編造的。但這個“編造”,超過了他設定的宋江的人設,所以整體上并不成功。它們在作者構想中的唯一目的就是被推定為“反詩”。果然,黃文炳就看到了這些詩詞,當然他也認出了是反詩。于是開始追尋宋江,戴宗知道原因后通風報信,出主意讓宋江假裝瘋癲。宋江表演的不能不說漂亮,但還是被黃文炳識破,沒能成功,被問成死罪。戴宗路過梁山(實際上是沒有這個可能的,江州,按書中的描寫,應該是現在的九江,到開封是不可能經過梁山的),被劫到山上。梁山好漢設計救宋江,結果弄巧成拙。吳用明白出漏洞后,派頭領到江州劫法場,救出了宋江、戴宗,也乘勢收集了一大批江湖好漢。宋江這才死心塌地上了梁山,并回家接回了父親。但在接的過程中,遇到危險,虧了九天玄女和梁山好漢,宋江才再次脫險。
  正式成為二把手的宋江,負責各處征戰,三打祝家莊,收服呼延灼、關勝等,其實寫的都不好。除了他每次碰到好漢就下跪外,看不出宋江到底有什么本事。而在現實中,要讓那些英雄好漢們看得起,下跪其實是沒有正面作用的。但為什么說書人卻這么說呢?我想這其實和說書人或者改寫者本身的經歷有關。這些人有一定的藝術天賦,但卻沒有系統的教育,也沒有在社會上出頭露面過。他們生活在底層,根本就沒有碰到過真正成功的人。他們只知道人才是成功的前提,而領導們要能利用人才就要尊重他們。而他們簡單的生活經歷只能告訴他們,對人的最高尊重就是下跪磕頭。宋江是他們認為相對成功的一個人,他能統領一百多個好漢,而那一百多人也認他做頭領。在這些說書人的觀念里只能是宋江很尊重這些好漢。這樣用他們的理解來表達就是宋江在見到他們時能自認低下,跪下磕頭從而贏得他們的感激,聽命于他。這就好像現在好多寫手們,喜歡寫富人,寫各種屌絲逆襲,但他們本身不富裕,沒有富人的經驗。因此他們按自身的經驗寫富人,覺得富人都是存折上有多少存款之類的人。這在時常缺錢還沒有富過的讀者,當然覺得沒問題;要是富過的人就會覺得這些寫法是那么可笑。《紅樓夢》里賈母評論當時流行的才子佳人故事的說法,也是這個原因。可這種現象幾乎是評書(話本)或者根據話本改編的小說的通病。比如《三國演義》中的劉備,作者當然是極力肯定的,可他卻被表現成了現在我們認為的窩囊廢。《說唐》系列中的李世民、《楊家將》系列中的宋仁宗、《岳飛》系列中的宋高宗等等,當然也都逃不過這種宿命。而事實上,就拿劉備來說吧,只要是稍微明白一點事理的人就會知道,他要是真那么窩囊,不要說三分國家據其一,就是一口飽飯他都不可能吃上。
  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吳用身上。說書人想要表現一個足智多謀的人,可是他們沒碰到過這樣的人,于是他們就“假造”這么一個人出來。這種“假造”當然不可能有什么好的結果。最明顯的例子就是吳用為了引盧俊義上山,到盧俊義家去的那段。算命部分就算了,那首藏頭詩實在太拙劣。原本是:蘆花叢里一扁舟,俊杰俄從此地游;義士若能知此理,反躬逃難可無憂。金圣嘆改成:盧花灘上有扁舟,俊杰黃昏獨自游。義到盡頭原是命,反躬逃難必無憂。金圣嘆應該是覺得這么改更有“文氣”,但從詩的角度來說,他改定的和原作只能算是半斤八兩。可就這么簡單的藏頭詩,盧俊義看不出來,可以說當事者迷。百伶百俐的燕青居然看不出來,那就是作者的問題了。而這種錯誤卻是所有“編造者”都避免不掉的。一般來說,要編造一個足智多謀的人,有兩種方式,一種是把其余的當事人都變成傻瓜(像這里的藏頭詩),一種就是把主人公說成是什么事都能提前知道的神仙(像《三國演義》中的諸葛亮)。而這兩種情況,前者要是被說成是“不及”,那后者就可以被說成是“過”。“過猶不及”,結果是一樣的,都讓人感覺不真實。而文學作品,尤其是小說,盡管都是故事,人物事件都是編造的,但要是讓讀的人感覺不真實,那就是失敗。
  民間有句俗話,少不看《水滸》,老不看《三國》,有各種解釋。我的解釋是,《三國》塑造人物太過,年輕時看,覺得過癮。但有了一定生活經歷后,一看就覺得“假”。而《水滸》,盡管也有許多敘述不好的地方,但它精彩的地方,特別是前面幾十回的內容,年輕時是看不出好處來的。只有在生活閱歷達到一定程度后,才能讀懂它們。所以在我看來,“老不看”是不耐看,“少不看”卻是看了也白看,因為看不懂。宋江和吳用,一個帶頭人,一個軍師,按照《水滸傳》的排名,一個第一位,一個第三位,應該說都是極其重要的人物。按道理,寫的是他們這個團隊,而這個團隊是作者所肯定的,并且這兩個人物尤其是宋江,花費的筆墨也比較多,那么對他們的表現就算不能說非常出色,那也至少能達到平均水平。但這兩人在《水滸傳》中表現出來的卻和他們的地位不符,特別是宋江,從我們現在的角度來看,幾乎看不出有什么特異的地方來。從這個方面來說,作者對他們的刻畫是失敗的。金圣嘆其實也看出了這點,只不過由于時代原因,他是把書中的宋江當成“真實的存在”,認為書中表現的一切都是現實中曾經在現實中發生過的,作者寫出來就是為了教育別人而特意設計的。“文章千古事”,他是發自內心在相信。這樣他就用他所屬的明清文人最擅長的道德評判給出了他的看法。他說:“《水滸傳》有大段正經處,只是把宋江深惡痛絕,使人見之,真有犬彘不食之恨。從來人卻是不曉得。”他說別人“不曉得”的地方,從他的點評中,可以看出,就是文本中宋江本身表現出的矛盾處。只不過他覺得那些都是作者的“曲筆”,要是不經他的點撥,別人看過也就看過了,是不能理解作者深意的。這種自負當然也可以理解,畢竟他點評過“六才子書”,并且得到了書商們的極力追捧。由于他覺得自己洞悉了《水滸傳》作者對宋江“深惡痛絕”的秘密,因此他就又從書中讀出了作者特別推崇李逵。用他的話說就是:“只如寫李逵,豈不段段都是妙絕文字,卻不知正為段段都在宋江事后,故便妙不可言。蓋作者只是痛恨宋江奸詐,故處處緊接出一段李逵樸誠來,做個形擊。其意思自在顯宋江之惡,卻不料反成李逵之妙也。此譬如刺槍,本要殺人,反使出一身家數。”這種看法就如同戴了有色眼鏡看外界,或許世界因加進了那種顏色而變得美麗了,但卻也徹底失去了原本的樣子。當然陶醉在其中的他并不知這種情況,而是更加起勁地從《水滸傳》中“看出”了作者“有意地”用吳用來和宋江做對比。
  比如他說:“吳用定然是上上人物,他奸猾便與宋江一般,只是比宋江,卻心地端正。”他這里的“上上”之類的,是他對《水滸》中人物給出的自己的評判。而這種評判不是作者對人物描寫是否好為標準,而是用“心地”是否“端正”,也就是用他那老掉牙的道德觀念做出的評判。這方面最明顯的例子應該是關勝,他的評價也是“上上”,而實際上,關勝在《水滸傳》中只是作為一個概念的存在,不要說和林沖、魯智深、武松們比了,就算是時遷,寫得都比他好許多。而文學作品,卻用其中人物是不是好人來評價他們,這是文學批評嗎?這是小孩子聽父母講故事的心態啊。
  “宋江是純用術數去籠絡人,吳用便明明白白驅策群力,有軍師之體”。這應該是指他們用人方面,按他的意思,宋江是用手段,能騙的時候就騙;有好處的時候就用自己親近的人,危險的地方就用其他人。而吳用用人的時候卻是根據各人的特點。這其實最能體現金圣嘆的偏見,《水滸傳》本身的文本是不支持他這說法的。
  “吳用與宋江差處,只是吳用卻肯明白說自家是智多星;宋江定要說自家志誠質樸。”吳用說自己是智多星,文本中出現過;可宋江說“自家志誠質樸”,在文本中其實是找不到的。這樣的評價,評價的就不是小說人物,而是自己的幻象了。
  “宋江只道自家籠罩吳用,吳用卻又實實籠罩宋江。兩個人心里各各自知,外面又各各只做不知,寫得真是好看煞人。”這純粹就是金圣嘆的想法,或許都不是想法,只是他覺得這么寫,讀起來很好聽,所以就這么寫了。
  通過對這些評價分析,可以看出,金圣嘆的評價沒有說出任何有價值的內容,等于什么都沒評價。但你要是迷信古人,聽信一些沒頭腦的貨色告訴你什么金圣嘆如何如何有學問之類的鬼話,那你估計會被他帶進泥塘。
  下面我們還是根據《水滸傳》文本,來看看作者是如何對這兩個人物進行刻畫的。
  宋江是在生辰綱案查出眉目時出場的。當時的他穩住了何清,急忙跑出城,給晁蓋送了信。這是在表現他的義氣,當然僅僅是“江湖義氣”,因為他和晁蓋從小就是朋友,即便這個朋友犯了自己職責要處理的事,也要網開一面。這當然牽扯到“公眾大義”和“江湖義氣”之間的取舍,根據作者的敘述,我們可以說當時這兩者是一致的,所以宋江的行為值得稱道。由于這件事,晁蓋七人覺得他是恩人。他再出場時,是晁蓋七人想報答他,派劉唐去找他的。這樣就有了他殺死閻婆惜,逃到柴進莊院的事。在柴進莊院和武松相識,武松早知他的大名,這本身其實是有問題的。一個靠在衙門做押司謀生的人,卻聞名江湖,現實中的可能性應該是很低的。但在這里以及后面章節中,宋江碰到其他好漢時,他那一大串的叫法就是他的萬能法寶,是他結識江湖朋友或者脫離被困局面的關鍵。我想這個情節的設定應該是說書人倒果為因了。他們把歷史上宋江的大名提前到了他還沒有真正成為“宋江”之前,也就是用他死了以后的名,說他生命早期的事。換句話說,在說書人說書時,盡管宋江在他們的嘴里才出世,可他已經是那個曾經縱橫過好幾省的宋江了。而這種情況,在我們的古典小說中非常普遍。像關羽,在《三國演義》中就直接稱呼他“關公”什么的,而實際上他得到這個獨特的稱呼,甚至都不是他剛死后,而是在他死后將近一千年時。當然,叫法不過是表面的東西,可就是這表面的東西,也在告訴我們,我們傳統文化,只要是在不熟悉的情況下,常常會把人臉譜化,也就是一個人是怎么的人就一直是那樣的人。
  宋江在柴進家呆了一段時間后,他在孔太公家再次碰到武松。和武松分別后,他去投奔花榮,被清風寨的強人所掠。就在要把他開膛刨心時,他嘆息中說出了自己的名字,結果當然是他這大名,救了他的命,還讓他成了座上賓。言談中知道王英正在調戲一個婦人,而那婦人居然是花榮同事的老婆,他還利用自己的名聲救了她。他和花榮的交情,想起來也奇怪。花榮據說是世家子弟,而他不過是一個小小的押司,可花榮居然那么禮遇他。原因就不能單純從倒果為因來解釋。說實話,這些地方給我的感覺就是有點超現實。
  在清風寨游玩,他被自己救下的劉知寨的老婆認出,宣稱他就是山寨的強人。這邏輯有些不太好理解,想想一個女人,被人從一個她十分討厭的境遇里救出。只要她有些許的廉恥,是不會這樣對待這個救她的人吧?除非她很享受那種境遇,卻被這人搞砸了。但文本卻不這么敘述。我們這里只能說作者大概是想表現恩將仇報,就硬讓這一切發生了。宋江被抓,花榮搶人,搶回后宋江急忙離開,卻被早已想到的劉知寨設伏再次抓住。黃信設計抓了花榮,清風寨好漢劫囚車,一系列故事的發生,倒是符合邏輯,也熱鬧。眾人上梁山,宋江在快到梁山前,接到了家里的訊息,父親病故。他急忙回家奔喪,結果被鄰居認出。他知道了父親其實沒病,但也因此而被抓。他被發配江州。路過梁山,被救上山。但他堅持要去服勞役的地方。于是一次次的遇險,一次次的化險為夷。到了江州,他認識了戴宗、李逵、張順。無聊時,一個人在酒樓喝酒,喝得興起,填了一首詞:
  自幼曾攻經史,長成亦有權謀。恰如猛虎臥荒邱,潛伏爪牙忍受。不幸刺文雙頰,那堪配在江州!他年若得報冤仇,血染潯陽江口!
  關于這首詞,金圣嘆在點評時已經在奇怪,他說:“寫宋江心事,令人不可解。既不知其冤他為誰,又不知其何故乃在潯陽江上也。”我奇怪的是,他既然都覺得“不可解”了,為什么不像潘金蓮、潘巧云故事那樣乘機修改一通呢?看看后文,應該是他不加修改的原因吧?這里的詩詞是后面故事發展的關鍵,修改了它,后面的故事改動會很大。但說實話,金圣嘆本身是沒有這樣的創造能力的。不過,這首詞確實有些莫名其妙,從前面宋江的經歷根本看不出他有什么冤仇要報?就算真有什么冤仇要報,也不應該在潯陽這個他才來的地方啊。但作者似乎還沒玩夠,又讓宋江寫了一首詩:
  心在山東身在吳,飄蓬江海漫嗟吁。
  他時若遂凌云志,敢笑黃巢不丈夫!
  這首詩還算正常。壓抑久了,誰都會發泄一下,說大話當然是發泄的一種方式。但按照前面作者給宋江的人設,他不應該會寫出最后一句來。他這么寫了,金圣嘆就認為是作者的深意,是他在這里表明宋江平日里的“虛偽”。比如就這里,金圣嘆的評語就有什么“寫宋江醉中亦如此,真是久假成性”、“宋江權術人,何至有漏特補一筆,甚妙”等等。
  宋江這里的詩詞,應該說是作者為了故事發展而編造的。但這個“編造”,超過了他設定的宋江的人設,所以整體上并不成功。它們在作者構想中的唯一目的就是被推定為“反詩”。果然,黃文炳就看到了這些詩詞,當然他也認出了是反詩。于是開始追尋宋江,戴宗知道原因后通風報信,出主意讓宋江假裝瘋癲。宋江表演的不能不說漂亮,但還是被黃文炳識破,沒能成功,被問成死罪。戴宗路過梁山(實際上是沒有這個可能的,江州,按書中的描寫,應該是現在的九江,到開封是不可能經過梁山的),被劫到山上。梁山好漢設計救宋江,結果弄巧成拙。吳用明白出漏洞后,派頭領到江州劫法場,救出了宋江、戴宗,也乘勢收集了一大批江湖好漢。宋江這才死心塌地上了梁山,并回家接回了父親。但在接的過程中,遇到危險,虧了九天玄女和梁山好漢,宋江才再次脫險。
  正式成為二把手的宋江,負責各處征戰,三打祝家莊,收服呼延灼、關勝等,其實寫的都不好。除了他每次碰到好漢就下跪外,看不出宋江到底有什么本事。而在現實中,要讓那些英雄好漢們看得起,下跪其實是沒有正面作用的。但為什么說書人卻這么說呢?我想這其實和說書人或者改寫者本身的經歷有關。這些人有一定的藝術天賦,但卻沒有系統的教育,也沒有在社會上出頭露面過。他們生活在底層,根本就沒有碰到過真正成功的人。他們只知道人才是成功的前提,而領導們要能利用人才就要尊重他們。而他們簡單的生活經歷只能告訴他們,對人的最高尊重就是下跪磕頭。宋江是他們認為相對成功的一個人,他能統領一百多個好漢,而那一百多人也認他做頭領。在這些說書人的觀念里只能是宋江很尊重這些好漢。這樣用他們的理解來表達就是宋江在見到他們時能自認低下,跪下磕頭從而贏得他們的感激,聽命于他。這就好像現在好多寫手們,喜歡寫富人,寫各種屌絲逆襲,但他們本身不富裕,沒有富人的經驗。因此他們按自身的經驗寫富人,覺得富人都是存折上有多少存款之類的人。這在時常缺錢還沒有富過的讀者,當然覺得沒問題;要是富過的人就會覺得這些寫法是那么可笑。《紅樓夢》里賈母評論當時流行的才子佳人故事的說法,也是這個原因。可這種現象幾乎是評書(話本)或者根據話本改編的小說的通病。比如《三國演義》中的劉備,作者當然是極力肯定的,可他卻被表現成了現在我們認為的窩囊廢。《說唐》系列中的李世民、《楊家將》系列中的宋仁宗、《岳飛》系列中的宋高宗等等,當然也都逃不過這種宿命。而事實上,就拿劉備來說吧,只要是稍微明白一點事理的人就會知道,他要是真那么窩囊,不要說三分國家據其一,就是一口飽飯他都不可能吃上。
  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吳用身上。說書人想要表現一個足智多謀的人,可是他們沒碰到過這樣的人,于是他們就“假造”這么一個人出來。這種“假造”當然不可能有什么好的結果。最明顯的例子就是吳用為了引盧俊義上山,到盧俊義家去的那段。算命部分就算了,那首藏頭詩實在太拙劣。原本是:蘆花叢里一扁舟,俊杰俄從此地游;義士若能知此理,反躬逃難可無憂。金圣嘆改成:盧花灘上有扁舟,俊杰黃昏獨自游。義到盡頭原是命,反躬逃難必無憂。金圣嘆應該是覺得這么改更有“文氣”,但從詩的角度來說,他改定的和原作只能算是半斤八兩。可就這么簡單的藏頭詩,盧俊義看不出來,可以說當事者迷。百伶百俐的燕青居然看不出來,那就是作者的問題了。而這種錯誤卻是所有“編造者”都避免不掉的。一般來說,要編造一個足智多謀的人,有兩種方式,一種是把其余的當事人都變成傻瓜(像這里的藏頭詩),一種就是把主人公說成是什么事都能提前知道的神仙(像《三國演義》中的諸葛亮)。而這兩種情況,前者要是被說成是“不及”,那后者就可以被說成是“過”。“過猶不及”,結果是一樣的,都讓人感覺不真實。而文學作品,尤其是小說,盡管都是故事,人物事件都是編造的,但要是讓讀的人感覺不真實,那就是失敗。
  民間有句俗話,少不看《水滸》,老不看《三國》,有各種解釋。我的解釋是,《三國》塑造人物太過,年輕時看,覺得過癮。但有了一定生活經歷后,一看就覺得“假”。而《水滸》,盡管也有許多敘述不好的地方,但它精彩的地方,特別是前面幾十回的內容,年輕時是看不出好處來的。只有在生活閱歷達到一定程度后,才能讀懂它們。所以在我看來,“老不看”是不耐看,“少不看”卻是看了也白看,因為看不懂。宋江和吳用,一個帶頭人,一個軍師,按照《水滸傳》的排名,一個第一位,一個第三位,應該說都是極其重要的人物。按道理,寫的是他們這個團隊,而這個團隊是作者所肯定的,并且這兩個人物尤其是宋江,花費的筆墨也比較多,那么對他們的表現就算不能說非常出色,那也至少能達到平均水平。但這兩人在《水滸傳》中表現出來的卻和他們的地位不符,特別是宋江,從我們現在的角度來看,幾乎看不出有什么特異的地方來。從這個方面來說,作者對他們的刻畫是失敗的。金圣嘆其實也看出了這點,只不過由于時代原因,他是把書中的宋江當成“真實的存在”,認為書中表現的一切都是現實中曾經在現實中發生過的,作者寫出來就是為了教育別人而特意設計的。“文章千古事”,他是發自內心在相信。這樣他就用他所屬的明清文人最擅長的道德評判給出了他的看法。他說:“《水滸傳》有大段正經處,只是把宋江深惡痛絕,使人見之,真有犬彘不食之恨。從來人卻是不曉得。”他說別人“不曉得”的地方,從他的點評中,可以看出,就是文本中宋江本身表現出的矛盾處。只不過他覺得那些都是作者的“曲筆”,要是不經他的點撥,別人看過也就看過了,是不能理解作者深意的。這種自負當然也可以理解,畢竟他點評過“六才子書”,并且得到了書商們的極力追捧。由于他覺得自己洞悉了《水滸傳》作者對宋江“深惡痛絕”的秘密,因此他就又從書中讀出了作者特別推崇李逵。用他的話說就是:“只如寫李逵,豈不段段都是妙絕文字,卻不知正為段段都在宋江事后,故便妙不可言。蓋作者只是痛恨宋江奸詐,故處處緊接出一段李逵樸誠來,做個形擊。其意思自在顯宋江之惡,卻不料反成李逵之妙也。此譬如刺槍,本要殺人,反使出一身家數。”這種看法就如同戴了有色眼鏡看外界,或許世界因加進了那種顏色而變得美麗了,但卻也徹底失去了原本的樣子。當然陶醉在其中的他并不知這種情況,而是更加起勁地從《水滸傳》中“看出”了作者“有意地”用吳用來和宋江做對比。
  比如他說:“吳用定然是上上人物,他奸猾便與宋江一般,只是比宋江,卻心地端正。”他這里的“上上”之類的,是他對《水滸》中人物給出的自己的評判。而這種評判不是作者對人物描寫是否好為標準,而是用“心地”是否“端正”,也就是用他那老掉牙的道德觀念做出的評判。這方面最明顯的例子應該是關勝,他的評價也是“上上”,而實際上,關勝在《水滸傳》中只是作為一個概念的存在,不要說和林沖、魯智深、武松們比了,就算是時遷,寫得都比他好許多。而文學作品,卻用其中人物是不是好人來評價他們,這是文學批評嗎?這是小孩子聽父母講故事的心態啊。
  “宋江是純用術數去籠絡人,吳用便明明白白驅策群力,有軍師之體”。這應該是指他們用人方面,按他的意思,宋江是用手段,能騙的時候就騙;有好處的時候就用自己親近的人,危險的地方就用其他人。而吳用用人的時候卻是根據各人的特點。這其實最能體現金圣嘆的偏見,《水滸傳》本身的文本是不支持他這說法的。
  “吳用與宋江差處,只是吳用卻肯明白說自家是智多星;宋江定要說自家志誠質樸。”吳用說自己是智多星,文本中出現過;可宋江說“自家志誠質樸”,在文本中其實是找不到的。這樣的評價,評價的就不是小說人物,而是自己的幻象了。
  “宋江只道自家籠罩吳用,吳用卻又實實籠罩宋江。兩個人心里各各自知,外面又各各只做不知,寫得真是好看煞人。”這純粹就是金圣嘆的想法,或許都不是想法,只是他覺得這么寫,讀起來很好聽,所以就這么寫了。
  通過對這些評價分析,可以看出,金圣嘆的評價沒有說出任何有價值的內容,等于什么都沒評價。但你要是迷信古人,聽信一些沒頭腦的貨色告訴你什么金圣嘆如何如何有學問之類的鬼話,那你估計會被他帶進泥塘。
  下面我們還是根據《水滸傳》文本,來看看作者是如何對這兩個人物進行刻畫的。
  宋江是在生辰綱案查出眉目時出場的。當時的他穩住了何清,急忙跑出城,給晁蓋送了信。這是在表現他的義氣,當然僅僅是“江湖義氣”,因為他和晁蓋從小就是朋友,即便這個朋友犯了自己職責要處理的事,也要網開一面。這當然牽扯到“公眾大義”和“江湖義氣”之間的取舍,根據作者的敘述,我們可以說當時這兩者是一致的,所以宋江的行為值得稱道。由于這件事,晁蓋七人覺得他是恩人。他再出場時,是晁蓋七人想報答他,派劉唐去找他的。這樣就有了他殺死閻婆惜,逃到柴進莊院的事。在柴進莊院和武松相識,武松早知他的大名,這本身其實是有問題的。一個靠在衙門做押司謀生的人,卻聞名江湖,現實中的可能性應該是很低的。但在這里以及后面章節中,宋江碰到其他好漢時,他那一大串的叫法就是他的萬能法寶,是他結識江湖朋友或者脫離被困局面的關鍵。我想這個情節的設定應該是說書人倒果為因了。他們把歷史上宋江的大名提前到了他還沒有真正成為“宋江”之前,也就是用他死了以后的名,說他生命早期的事。換句話說,在說書人說書時,盡管宋江在他們的嘴里才出世,可他已經是那個曾經縱橫過好幾省的宋江了。而這種情況,在我們的古典小說中非常普遍。像關羽,在《三國演義》中就直接稱呼他“關公”什么的,而實際上他得到這個獨特的稱呼,甚至都不是他剛死后,而是在他死后將近一千年時。當然,叫法不過是表面的東西,可就是這表面的東西,也在告訴我們,我們傳統文化,只要是在不熟悉的情況下,常常會把人臉譜化,也就是一個人是怎么的人就一直是那樣的人。
  宋江在柴進家呆了一段時間后,他在孔太公家再次碰到武松。和武松分別后,他去投奔花榮,被清風寨的強人所掠。就在要把他開膛刨心時,他嘆息中說出了自己的名字,結果當然是他這大名,救了他的命,還讓他成了座上賓。言談中知道王英正在調戲一個婦人,而那婦人居然是花榮同事的老婆,他還利用自己的名聲救了她。他和花榮的交情,想起來也奇怪。花榮據說是世家子弟,而他不過是一個小小的押司,可花榮居然那么禮遇他。原因就不能單純從倒果為因來解釋。說實話,這些地方給我的感覺就是有點超現實。
  在清風寨游玩,他被自己救下的劉知寨的老婆認出,宣稱他就是山寨的強人。這邏輯有些不太好理解,想想一個女人,被人從一個她十分討厭的境遇里救出。只要她有些許的廉恥,是不會這樣對待這個救她的人吧?除非她很享受那種境遇,卻被這人搞砸了。但文本卻不這么敘述。我們這里只能說作者大概是想表現恩將仇報,就硬讓這一切發生了。宋江被抓,花榮搶人,搶回后宋江急忙離開,卻被早已想到的劉知寨設伏再次抓住。黃信設計抓了花榮,清風寨好漢劫囚車,一系列故事的發生,倒是符合邏輯,也熱鬧。眾人上梁山,宋江在快到梁山前,接到了家里的訊息,父親病故。他急忙回家奔喪,結果被鄰居認出。他知道了父親其實沒病,但也因此而被抓。他被發配江州。路過梁山,被救上山。但他堅持要去服勞役的地方。于是一次次的遇險,一次次的化險為夷。到了江州,他認識了戴宗、李逵、張順。無聊時,一個人在酒樓喝酒,喝得興起,填了一首詞:
  自幼曾攻經史,長成亦有權謀。恰如猛虎臥荒邱,潛伏爪牙忍受。不幸刺文雙頰,那堪配在江州!他年若得報冤仇,血染潯陽江口!
  關于這首詞,金圣嘆在點評時已經在奇怪,他說:“寫宋江心事,令人不可解。既不知其冤他為誰,又不知其何故乃在潯陽江上也。”我奇怪的是,他既然都覺得“不可解”了,為什么不像潘金蓮、潘巧云故事那樣乘機修改一通呢?看看后文,應該是他不加修改的原因吧?這里的詩詞是后面故事發展的關鍵,修改了它,后面的故事改動會很大。但說實話,金圣嘆本身是沒有這樣的創造能力的。不過,這首詞確實有些莫名其妙,從前面宋江的經歷根本看不出他有什么冤仇要報?就算真有什么冤仇要報,也不應該在潯陽這個他才來的地方啊。但作者似乎還沒玩夠,又讓宋江寫了一首詩:
  心在山東身在吳,飄蓬江海漫嗟吁。
  他時若遂凌云志,敢笑黃巢不丈夫!
  這首詩還算正常。壓抑久了,誰都會發泄一下,說大話當然是發泄的一種方式。但按照前面作者給宋江的人設,他不應該會寫出最后一句來。他這么寫了,金圣嘆就認為是作者的深意,是他在這里表明宋江平日里的“虛偽”。比如就這里,金圣嘆的評語就有什么“寫宋江醉中亦如此,真是久假成性”、“宋江權術人,何至有漏特補一筆,甚妙”等等。
  宋江這里的詩詞,應該說是作者為了故事發展而編造的。但這個“編造”,超過了他設定的宋江的人設,所以整體上并不成功。它們在作者構想中的唯一目的就是被推定為“反詩”。果然,黃文炳就看到了這些詩詞,當然他也認出了是反詩。于是開始追尋宋江,戴宗知道原因后通風報信,出主意讓宋江假裝瘋癲。宋江表演的不能不說漂亮,但還是被黃文炳識破,沒能成功,被問成死罪。戴宗路過梁山(實際上是沒有這個可能的,江州,按書中的描寫,應該是現在的九江,到開封是不可能經過梁山的),被劫到山上。梁山好漢設計救宋江,結果弄巧成拙。吳用明白出漏洞后,派頭領到江州劫法場,救出了宋江、戴宗,也乘勢收集了一大批江湖好漢。宋江這才死心塌地上了梁山,并回家接回了父親。但在接的過程中,遇到危險,虧了九天玄女和梁山好漢,宋江才再次脫險。
  正式成為二把手的宋江,負責各處征戰,三打祝家莊,收服呼延灼、關勝等,其實寫的都不好。除了他每次碰到好漢就下跪外,看不出宋江到底有什么本事。而在現實中,要讓那些英雄好漢們看得起,下跪其實是沒有正面作用的。但為什么說書人卻這么說呢?我想這其實和說書人或者改寫者本身的經歷有關。這些人有一定的藝術天賦,但卻沒有系統的教育,也沒有在社會上出頭露面過。他們生活在底層,根本就沒有碰到過真正成功的人。他們只知道人才是成功的前提,而領導們要能利用人才就要尊重他們。而他們簡單的生活經歷只能告訴他們,對人的最高尊重就是下跪磕頭。宋江是他們認為相對成功的一個人,他能統領一百多個好漢,而那一百多人也認他做頭領。在這些說書人的觀念里只能是宋江很尊重這些好漢。這樣用他們的理解來表達就是宋江在見到他們時能自認低下,跪下磕頭從而贏得他們的感激,聽命于他。這就好像現在好多寫手們,喜歡寫富人,寫各種屌絲逆襲,但他們本身不富裕,沒有富人的經驗。因此他們按自身的經驗寫富人,覺得富人都是存折上有多少存款之類的人。這在時常缺錢還沒有富過的讀者,當然覺得沒問題;要是富過的人就會覺得這些寫法是那么可笑。《紅樓夢》里賈母評論當時流行的才子佳人故事的說法,也是這個原因。可這種現象幾乎是評書(話本)或者根據話本改編的小說的通病。比如《三國演義》中的劉備,作者當然是極力肯定的,可他卻被表現成了現在我們認為的窩囊廢。《說唐》系列中的李世民、《楊家將》系列中的宋仁宗、《岳飛》系列中的宋高宗等等,當然也都逃不過這種宿命。而事實上,就拿劉備來說吧,只要是稍微明白一點事理的人就會知道,他要是真那么窩囊,不要說三分國家據其一,就是一口飽飯他都不可能吃上。
  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吳用身上。說書人想要表現一個足智多謀的人,可是他們沒碰到過這樣的人,于是他們就“假造”這么一個人出來。這種“假造”當然不可能有什么好的結果。最明顯的例子就是吳用為了引盧俊義上山,到盧俊義家去的那段。算命部分就算了,那首藏頭詩實在太拙劣。原本是:蘆花叢里一扁舟,俊杰俄從此地游;義士若能知此理,反躬逃難可無憂。金圣嘆改成:盧花灘上有扁舟,俊杰黃昏獨自游。義到盡頭原是命,反躬逃難必無憂。金圣嘆應該是覺得這么改更有“文氣”,但從詩的角度來說,他改定的和原作只能算是半斤八兩。可就這么簡單的藏頭詩,盧俊義看不出來,可以說當事者迷。百伶百俐的燕青居然看不出來,那就是作者的問題了。而這種錯誤卻是所有“編造者”都避免不掉的。一般來說,要編造一個足智多謀的人,有兩種方式,一種是把其余的當事人都變成傻瓜(像這里的藏頭詩),一種就是把主人公說成是什么事都能提前知道的神仙(像《三國演義》中的諸葛亮)。而這兩種情況,前者要是被說成是“不及”,那后者就可以被說成是“過”。“過猶不及”,結果是一樣的,都讓人感覺不真實。而文學作品,尤其是小說,盡管都是故事,人物事件都是編造的,但要是讓讀的人感覺不真實,那就是失敗。
  民間有句俗話,少不看《水滸》,老不看《三國》,有各種解釋。我的解釋是,《三國》塑造人物太過,年輕時看,覺得過癮。但有了一定生活經歷后,一看就覺得“假”。而《水滸》,盡管也有許多敘述不好的地方,但它精彩的地方,特別是前面幾十回的內容,年輕時是看不出好處來的。只有在生活閱歷達到一定程度后,才能讀懂它們。所以在我看來,“老不看”是不耐看,“少不看”卻是看了也白看,因為看不懂。宋江和吳用,一個帶頭人,一個軍師,按照《水滸傳》的排名,一個第一位,一個第三位,應該說都是極其重要的人物。按道理,寫的是他們這個團隊,而這個團隊是作者所肯定的,并且這兩個人物尤其是宋江,花費的筆墨也比較多,那么對他們的表現就算不能說非常出色,那也至少能達到平均水平。但這兩人在《水滸傳》中表現出來的卻和他們的地位不符,特別是宋江,從我們現在的角度來看,幾乎看不出有什么特異的地方來。從這個方面來說,作者對他們的刻畫是失敗的。金圣嘆其實也看出了這點,只不過由于時代原因,他是把書中的宋江當成“真實的存在”,認為書中表現的一切都是現實中曾經在現實中發生過的,作者寫出來就是為了教育別人而特意設計的。“文章千古事”,他是發自內心在相信。這樣他就用他所屬的明清文人最擅長的道德評判給出了他的看法。他說:“《水滸傳》有大段正經處,只是把宋江深惡痛絕,使人見之,真有犬彘不食之恨。從來人卻是不曉得。”他說別人“不曉得”的地方,從他的點評中,可以看出,就是文本中宋江本身表現出的矛盾處。只不過他覺得那些都是作者的“曲筆”,要是不經他的點撥,別人看過也就看過了,是不能理解作者深意的。這種自負當然也可以理解,畢竟他點評過“六才子書”,并且得到了書商們的極力追捧。由于他覺得自己洞悉了《水滸傳》作者對宋江“深惡痛絕”的秘密,因此他就又從書中讀出了作者特別推崇李逵。用他的話說就是:“只如寫李逵,豈不段段都是妙絕文字,卻不知正為段段都在宋江事后,故便妙不可言。蓋作者只是痛恨宋江奸詐,故處處緊接出一段李逵樸誠來,做個形擊。其意思自在顯宋江之惡,卻不料反成李逵之妙也。此譬如刺槍,本要殺人,反使出一身家數。”這種看法就如同戴了有色眼鏡看外界,或許世界因加進了那種顏色而變得美麗了,但卻也徹底失去了原本的樣子。當然陶醉在其中的他并不知這種情況,而是更加起勁地從《水滸傳》中“看出”了作者“有意地”用吳用來和宋江做對比。
  比如他說:“吳用定然是上上人物,他奸猾便與宋江一般,只是比宋江,卻心地端正。”他這里的“上上”之類的,是他對《水滸》中人物給出的自己的評判。而這種評判不是作者對人物描寫是否好為標準,而是用“心地”是否“端正”,也就是用他那老掉牙的道德觀念做出的評判。這方面最明顯的例子應該是關勝,他的評價也是“上上”,而實際上,關勝在《水滸傳》中只是作為一個概念的存在,不要說和林沖、魯智深、武松們比了,就算是時遷,寫得都比他好許多。而文學作品,卻用其中人物是不是好人來評價他們,這是文學批評嗎?這是小孩子聽父母講故事的心態啊。
  “宋江是純用術數去籠絡人,吳用便明明白白驅策群力,有軍師之體”。這應該是指他們用人方面,按他的意思,宋江是用手段,能騙的時候就騙;有好處的時候就用自己親近的人,危險的地方就用其他人。而吳用用人的時候卻是根據各人的特點。這其實最能體現金圣嘆的偏見,《水滸傳》本身的文本是不支持他這說法的。
  “吳用與宋江差處,只是吳用卻肯明白說自家是智多星;宋江定要說自家志誠質樸。”吳用說自己是智多星,文本中出現過;可宋江說“自家志誠質樸”,在文本中其實是找不到的。這樣的評價,評價的就不是小說人物,而是自己的幻象了。
  “宋江只道自家籠罩吳用,吳用卻又實實籠罩宋江。兩個人心里各各自知,外面又各各只做不知,寫得真是好看煞人。”這純粹就是金圣嘆的想法,或許都不是想法,只是他覺得這么寫,讀起來很好聽,所以就這么寫了。
  通過對這些評價分析,可以看出,金圣嘆的評價沒有說出任何有價值的內容,等于什么都沒評價。但你要是迷信古人,聽信一些沒頭腦的貨色告訴你什么金圣嘆如何如何有學問之類的鬼話,那你估計會被他帶進泥塘。
  下面我們還是根據《水滸傳》文本,來看看作者是如何對這兩個人物進行刻畫的。
  宋江是在生辰綱案查出眉目時出場的。當時的他穩住了何清,急忙跑出城,給晁蓋送了信。這是在表現他的義氣,當然僅僅是“江湖義氣”,因為他和晁蓋從小就是朋友,即便這個朋友犯了自己職責要處理的事,也要網開一面。這當然牽扯到“公眾大義”和“江湖義氣”之間的取舍,根據作者的敘述,我們可以說當時這兩者是一致的,所以宋江的行為值得稱道。由于這件事,晁蓋七人覺得他是恩人。他再出場時,是晁蓋七人想報答他,派劉唐去找他的。這樣就有了他殺死閻婆惜,逃到柴進莊院的事。在柴進莊院和武松相識,武松早知他的大名,這本身其實是有問題的。一個靠在衙門做押司謀生的人,卻聞名江湖,現實中的可能性應該是很低的。但在這里以及后面章節中,宋江碰到其他好漢時,他那一大串的叫法就是他的萬能法寶,是他結識江湖朋友或者脫離被困局面的關鍵。我想這個情節的設定應該是說書人倒果為因了。他們把歷史上宋江的大名提前到了他還沒有真正成為“宋江”之前,也就是用他死了以后的名,說他生命早期的事。換句話說,在說書人說書時,盡管宋江在他們的嘴里才出世,可他已經是那個曾經縱橫過好幾省的宋江了。而這種情況,在我們的古典小說中非常普遍。像關羽,在《三國演義》中就直接稱呼他“關公”什么的,而實際上他得到這個獨特的稱呼,甚至都不是他剛死后,而是在他死后將近一千年時。當然,叫法不過是表面的東西,可就是這表面的東西,也在告訴我們,我們傳統文化,只要是在不熟悉的情況下,常常會把人臉譜化,也就是一個人是怎么的人就一直是那樣的人。
  宋江在柴進家呆了一段時間后,他在孔太公家再次碰到武松。和武松分別后,他去投奔花榮,被清風寨的強人所掠。就在要把他開膛刨心時,他嘆息中說出了自己的名字,結果當然是他這大名,救了他的命,還讓他成了座上賓。言談中知道王英正在調戲一個婦人,而那婦人居然是花榮同事的老婆,他還利用自己的名聲救了她。他和花榮的交情,想起來也奇怪。花榮據說是世家子弟,而他不過是一個小小的押司,可花榮居然那么禮遇他。原因就不能單純從倒果為因來解釋。說實話,這些地方給我的感覺就是有點超現實。
  在清風寨游玩,他被自己救下的劉知寨的老婆認出,宣稱他就是山寨的強人。這邏輯有些不太好理解,想想一個女人,被人從一個她十分討厭的境遇里救出。只要她有些許的廉恥,是不會這樣對待這個救她的人吧?除非她很享受那種境遇,卻被這人搞砸了。但文本卻不這么敘述。我們這里只能說作者大概是想表現恩將仇報,就硬讓這一切發生了。宋江被抓,花榮搶人,搶回后宋江急忙離開,卻被早已想到的劉知寨設伏再次抓住。黃信設計抓了花榮,清風寨好漢劫囚車,一系列故事的發生,倒是符合邏輯,也熱鬧。眾人上梁山,宋江在快到梁山前,接到了家里的訊息,父親病故。他急忙回家奔喪,結果被鄰居認出。他知道了父親其實沒病,但也因此而被抓。他被發配江州。路過梁山,被救上山。但他堅持要去服勞役的地方。于是一次次的遇險,一次次的化險為夷。到了江州,他認識了戴宗、李逵、張順。無聊時,一個人在酒樓喝酒,喝得興起,填了一首詞:
  自幼曾攻經史,長成亦有權謀。恰如猛虎臥荒邱,潛伏爪牙忍受。不幸刺文雙頰,那堪配在江州!他年若得報冤仇,血染潯陽江口!
  關于這首詞,金圣嘆在點評時已經在奇怪,他說:“寫宋江心事,令人不可解。既不知其冤他為誰,又不知其何故乃在潯陽江上也。”我奇怪的是,他既然都覺得“不可解”了,為什么不像潘金蓮、潘巧云故事那樣乘機修改一通呢?看看后文,應該是他不加修改的原因吧?這里的詩詞是后面故事發展的關鍵,修改了它,后面的故事改動會很大。但說實話,金圣嘆本身是沒有這樣的創造能力的。不過,這首詞確實有些莫名其妙,從前面宋江的經歷根本看不出他有什么冤仇要報?就算真有什么冤仇要報,也不應該在潯陽這個他才來的地方啊。但作者似乎還沒玩夠,又讓宋江寫了一首詩:
  心在山東身在吳,飄蓬江海漫嗟吁。
  他時若遂凌云志,敢笑黃巢不丈夫!
  這首詩還算正常。壓抑久了,誰都會發泄一下,說大話當然是發泄的一種方式。但按照前面作者給宋江的人設,他不應該會寫出最后一句來。他這么寫了,金圣嘆就認為是作者的深意,是他在這里表明宋江平日里的“虛偽”。比如就這里,金圣嘆的評語就有什么“寫宋江醉中亦如此,真是久假成性”、“宋江權術人,何至有漏特補一筆,甚妙”等等。
  宋江這里的詩詞,應該說是作者為了故事發展而編造的。但這個“編造”,超過了他設定的宋江的人設,所以整體上并不成功。它們在作者構想中的唯一目的就是被推定為“反詩”。果然,黃文炳就看到了這些詩詞,當然他也認出了是反詩。于是開始追尋宋江,戴宗知道原因后通風報信,出主意讓宋江假裝瘋癲。宋江表演的不能不說漂亮,但還是被黃文炳識破,沒能成功,被問成死罪。戴宗路過梁山(實際上是沒有這個可能的,江州,按書中的描寫,應該是現在的九江,到開封是不可能經過梁山的),被劫到山上。梁山好漢設計救宋江,結果弄巧成拙。吳用明白出漏洞后,派頭領到江州劫法場,救出了宋江、戴宗,也乘勢收集了一大批江湖好漢。宋江這才死心塌地上了梁山,并回家接回了父親。但在接的過程中,遇到危險,虧了九天玄女和梁山好漢,宋江才再次脫險。
  正式成為二把手的宋江,負責各處征戰,三打祝家莊,收服呼延灼、關勝等,其實寫的都不好。除了他每次碰到好漢就下跪外,看不出宋江到底有什么本事。而在現實中,要讓那些英雄好漢們看得起,下跪其實是沒有正面作用的。但為什么說書人卻這么說呢?我想這其實和說書人或者改寫者本身的經歷有關。這些人有一定的藝術天賦,但卻沒有系統的教育,也沒有在社會上出頭露面過。他們生活在底層,根本就沒有碰到過真正成功的人。他們只知道人才是成功的前提,而領導們要能利用人才就要尊重他們。而他們簡單的生活經歷只能告訴他們,對人的最高尊重就是下跪磕頭。宋江是他們認為相對成功的一個人,他能統領一百多個好漢,而那一百多人也認他做頭領。在這些說書人的觀念里只能是宋江很尊重這些好漢。這樣用他們的理解來表達就是宋江在見到他們時能自認低下,跪下磕頭從而贏得他們的感激,聽命于他。這就好像現在好多寫手們,喜歡寫富人,寫各種屌絲逆襲,但他們本身不富裕,沒有富人的經驗。因此他們按自身的經驗寫富人,覺得富人都是存折上有多少存款之類的人。這在時常缺錢還沒有富過的讀者,當然覺得沒問題;要是富過的人就會覺得這些寫法是那么可笑。《紅樓夢》里賈母評論當時流行的才子佳人故事的說法,也是這個原因。可這種現象幾乎是評書(話本)或者根據話本改編的小說的通病。比如《三國演義》中的劉備,作者當然是極力肯定的,可他卻被表現成了現在我們認為的窩囊廢。《說唐》系列中的李世民、《楊家將》系列中的宋仁宗、《岳飛》系列中的宋高宗等等,當然也都逃不過這種宿命。而事實上,就拿劉備來說吧,只要是稍微明白一點事理的人就會知道,他要是真那么窩囊,不要說三分國家據其一,就是一口飽飯他都不可能吃上。
  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吳用身上。說書人想要表現一個足智多謀的人,可是他們沒碰到過這樣的人,于是他們就“假造”這么一個人出來。這種“假造”當然不可能有什么好的結果。最明顯的例子就是吳用為了引盧俊義上山,到盧俊義家去的那段。算命部分就算了,那首藏頭詩實在太拙劣。原本是:蘆花叢里一扁舟,俊杰俄從此地游;義士若能知此理,反躬逃難可無憂。金圣嘆改成:盧花灘上有扁舟,俊杰黃昏獨自游。義到盡頭原是命,反躬逃難必無憂。金圣嘆應該是覺得這么改更有“文氣”,但從詩的角度來說,他改定的和原作只能算是半斤八兩。可就這么簡單的藏頭詩,盧俊義看不出來,可以說當事者迷。百伶百俐的燕青居然看不出來,那就是作者的問題了。而這種錯誤卻是所有“編造者”都避免不掉的。一般來說,要編造一個足智多謀的人,有兩種方式,一種是把其余的當事人都變成傻瓜(像這里的藏頭詩),一種就是把主人公說成是什么事都能提前知道的神仙(像《三國演義》中的諸葛亮)。而這兩種情況,前者要是被說成是“不及”,那后者就可以被說成是“過”。“過猶不及”,結果是一樣的,都讓人感覺不真實。而文學作品,尤其是小說,盡管都是故事,人物事件都是編造的,但要是讓讀的人感覺不真實,那就是失敗。
  民間有句俗話,少不看《水滸》,老不看《三國》,有各種解釋。我的解釋是,《三國》塑造人物太過,年輕時看,覺得過癮。但有了一定生活經歷后,一看就覺得“假”。而《水滸》,盡管也有許多敘述不好的地方,但它精彩的地方,特別是前面幾十回的內容,年輕時是看不出好處來的。只有在生活閱歷達到一定程度后,才能讀懂它們。所以在我看來,“老不看”是不耐看,“少不看”卻是看了也白看,因為看不懂。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