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溪“三·五”事變的經過

我所了解的“三•五事變”經過
  我是上世紀80年代末住柳樹灣,常聽老人們聊起“三”往事;90年代初在縣稅務局工作,解放初很多“湘西縱隊”關鍵成員曾在稅務局工作,留下大量談資;90年代稅務局的門衛是航運公司退休老干部,同是航運公司離休的向紹敬經常拄拐杖到門衛室聊他那曲折的經歷。向紹敬1937年初赴延安,1939年入黨后奉黨組織之命從陜西回辰溪從事地下工作,他在辰溪經歷了抗日戰爭時期,親自秘密接待來辰溪視察的胡喬木、鄧穎超等中央領導來辰視察;“三五事變”后參與籌建黨的地下武裝,參與1950年辰溪縣鎮壓反革命的歷史審查工作。以上豐富的談資記憶和文史記載、社會調查相結合,連成此文。
  1949年春發生的“湘西事變”,國民黨在湘西縣級政權,全部被土匪武裝奪取,脫離了國民黨統治,成為各自為政的地方惡霸勢力。“湘西事變”中最有影響的是發生在辰溪,以張玉琳為首的匪徒,洗劫國民黨軍政部所屬重點軍工企業——位于辰溪的第十一兵工廠的“三五事變”,轟動全國,因為辰溪兵工廠是國民黨在西南最大的兵工廠,動搖國民黨內戰依托西南地區天然屏障,阻礙解放全國的戰略部署,震動蔣介石。
  從辰溪“三五事變”可以看出,國民黨內戰不得人心,戰略布局上也注定失敗。
  抗戰勝利后,國民黨為了內戰,將全部武裝派往內戰前線。抗戰時期駐辰溪,主要保護兵工廠安全的獨立三十二旅,在抗戰勝利后,急速調往武漢。駐守兵工廠的中央軍只有一個連,兵力不足50人,連長曹湘藺是北方人,雖然軍事素質高,但他對辰溪社情民意毫不知情,他只能負責廠內防務。
  駐廠外圍安全防務部隊是省保安十團運輸營,營長是曾被張中寧收編的大水田土匪張玉琳,該團團長是永順人汪援華,常駐永順,對辰溪兵工廠安全防衛毫無警覺;而張玉琳營的部屬全部是張本人的親信,汪援華實際上無力控制張玉琳。
  張玉琳野心勃勃,對兵工廠覬覦日久,蓄勢以待。所以曹湘藺重點防治對象實際上是張玉琳,他依靠的重點是馬公武和向忠良,馬公武弟馬叔明是沅陵師管區(相當于現在的軍分區)司令員,可以調動軍隊;向忠良是隸屬沅陵師管區的縣軍事科科長,他與哥哥向寬銀都是縣黨部副書記長,掌控縣軍事科300多人槍。曹湘藺與馬公武,縣軍事科長向忠良是鐵桿關系。馬家包攬了兵工廠的木料加工和木材供應,與兵工廠密切的經濟往來,成馬家致富的主要經濟來源。
  辰溪兵工廠生產國民黨內戰的主要武器資源,處于非常重要的戰略地位,卻只有一個連的守衛,防衛空虛,十分顯眼。
  國民黨辰溪縣政府為了保障兵工廠的安全,牽制張玉琳,抗戰結束后,特別組建了辰溪縣保安大隊,聘請米家琎擔任大隊長。可以調動縣軍事科和警察局武裝,約有500多人槍。
  米家琎派名米昭英,是黃溪口周家村人,原是川軍將領,任過師長,在滇緬抗戰中立有大功而授中將軍銜,但不是蔣介石嫡系,有軍功卻受排擠,被解職返鄉,正是滿腹怨氣的時候。但他有豐富的軍事經驗,有廣泛的國民黨高層人脈資源,被縣政府所倚重。
  米家琎是黃溪口人,又是米氏宗祠祠長,自然倚重黃溪口勢力;加上米家琎是隨龍頭庵米賢松進入軍界的,米賢松是米家琎的“老長官”,自然對“老長官”的子弟格外關照,“老長官”的侄子米慶軒、米慶舜,外甥肖洪量、劉本祿及近親肖守訓等共產黨骨干力量自然而然成了米家琎的骨干。
  當時,國民黨軍事上忙于內戰,湘西防務空虛,土匪勢力膨脹,各種勢力對辰溪兵工廠虎視眈眈。
  
  一、最先關注辰溪兵工廠的是陳明仁將軍
  陳明仁將軍參加過滇緬抗戰,戰功顯赫,被蔣介石明升暗降,削去兵權后,他僅帶一個警衛連返鄉,警衛連駐在他家鄉澧陵附近的瞿家祠。這個警衛連的連長是辰溪縣安坪人瞿顯干,在滇緬戰場上,隨陳明仁出生入死,是陳明仁最信任的青年軍官之一。
  陳明仁被削兵權時,他在家鄉靜觀時局,每天讀書看報,覺得辰溪兵工廠防務空虛,是國防之弊,深感憂心。他將警衛連主力40余人攜電臺調往瀘溪浦市,因連長瞿顯干在辰溪出生,在浦市長大,對浦市相當熟悉,在辰溪也有人脈,利于觀察辰溪兵工廠(包括孝坪兵工廠)動態。陳明仁囑咐瞿顯干“蓄勢待發,伺機而動”。
  瞿顯干與安坪人向寬銀、向忠良等關系要好,經常往返于辰浦之間,對辰溪兵工廠防務非常熟悉。瞿顯干率警衛連移駐浦市后,整訓部隊,補充兵員,將兵力擴充到200多人,對浦市治安起到了很好的維護作用;因上級只給一個“連”的編制,加上經費的限制,他不能再擴大兵力。
  1948年遼沈戰役時,蔣介石啟用了陳明仁,陳明仁急赴東北戰場,瞿顯干失去政治依靠。
  瞿顯干當時只有20多歲,不敢再貿然擴大編制,在“湘西事變”中雖屬國民黨中央軍,因勢單力薄,微不足道,只能駐防浦市。瞿顯干的警衛連中有7人是共產黨員,他們在1949年9月促成全連在常德和平起義時表明了身份。
  張玉琳“打爛兵工廠”不久,瞿顯干曾帶陳明仁意見到辰溪密見石美豪,石美豪當時有“師長”頭銜,看不起“連長”,加上與陳明仁不熟悉,不愿合作,最終選擇投靠尹立言。
  
  二、李濟深關注辰溪兵工廠
  1948年1月,李濟深在香港聯絡民國高層成立的“民革”任中央執行委員會主席。“民革”成立,意在分化瓦解國民黨的獨裁統治,也有組建軍事組織的計劃。是年冬,洞口籍國民黨中將尹立言失意官場,他按李濟深意圖,應表弟賀鋤非(溆浦人)之邀,返回長沙,經過籌劃,在長沙大西門大美油行主持召開16人“大結盟”會議,參加的人員中就有辰溪地下黨人陳策、溆浦向承祖、永順汪援華、綏寧石美豪等。“大結盟”會議根據李濟深策略,籌建屬民革中央指揮的“西南聯軍”,尹立言自任中將司令,下轄8個軍的空架子,官多兵少,計劃搶奪辰溪兵工廠武器為裝備,擴充人馬,充實武裝。
  事后,尹立言通過國民黨上層關系,安排了親信石美豪任辰溪縣公安局局長,為搶奪兵工廠埋下了伏筆。
  石美豪是綏寧人,本是一位出色的抗戰軍人,是名將謝晉元手下,1937年淞滬抗戰時死守留行倉庫的三名連長之一。他在抗戰中立有殊功卻備受排斥,四處碰壁,他遇到尹立言,感到他鄉逢知已,愿為知已者死。經尹立言籌劃,他帶領溆浦龍潭雪峰部隊的主要成員向承祖、諶志錦等來到辰溪縣公安局就任局長,替代了很有勢力的多年原任局長劉漢臣。經陳策周轉,劉漢臣轉任縣治安大隊。
  在陳策的輔助下,石美豪先拜見辰溪縣內各派勢力頭領,與張玉琳、米家琎、石玉湘、雷鎮遠、陳慶東、劉華峰、劉漢臣、龔宗棠等地方頭領結成“兄弟”,他排行老九,成為辰溪江湖“九哥”,在辰溪掌握了龐大的社會資源,很快站穩了腳根。
  陳策、向石宇等與石美豪、向承祖、諶志錦等人也結成了“兄弟”關系,為日后“湘西縱隊”戰略轉移溆浦打下了基礎。
  
  三、長期關注兵工廠的是辰溪地下黨
  陳策、向石宇是賀龍舊部,南昌起義時的團職軍官。他們在1938年春季前后奉中共中央之命從延安回辰溪謀劃湘西兵運,組建抗日武裝,幾經挫折,不斷尋機努力。他當然不希望辰溪兵工廠的武器落入他人之手。
  陳策與張中寧是師生關系,他早年欣賞張中寧的才華,曾竭力資助張中寧上大學和自由戀愛成婚,是張中寧的恩師。但張中寧后來成為蔣介石所賞識的紅人,雖然如此,他每次返鄉都備厚禮拜見陳策,尊敬優加。加上陳策1921年就出任過陳渠珍組織的縣團防局局長,1938年又任過縣抗日民眾自衛團主管軍事的副團長,是實際掌握軍權的人,縣內高層人士雖然私下知道陳策是共產黨人,卻都對他敬畏三分。
  陳策參加長沙“大結盟”會議回辰溪后,就與馬公武、張成棟,鐘啟明,向寬銀,劉漢臣等首領商議,想借他們之力搶奪兵工廠,組建武裝,與國民黨勢力開展運動戰,打亂國民黨的后方,爭取為早日結束內戰而作出貢獻,做人民的功臣。
  但馬、張、鐘、向、劉等人當時勢力弱小,認為時機沒成熟,不敢得罪國民黨,怕事情鬧大了,家人和家族將無以安寧,想等待時機。張玉琳覺察事機變化,他為了掌控時局,先下手為強,先后設計謀殺了掌控武裝力量的鐘啟明(安坪鄉鄉長)和向忠良,因這二人與他有仇,且有較高的軍事能力,不可能為他所用,是他奪取兵工廠的障礙。
  
  四、“三五事變”的誘因
  1948年下半年,國民黨敗局已定。蔣介石為挽回頹勢,派心腹李默庵到常德謀劃“戡亂建國”,想把湘西地方勢力完全編入國民黨掌控中,成內戰炮灰。在抗戰作出巨大犧牲而又備受排斥的湘西各大勢力派不愿手中權利旁落,因而產生思想分歧。
  汪援華抗戰時曾任少將師長,受排擠回鄉,被時任湖南省長王東原勉強聘為湖南省保安十團團長,他派手下的運輸營營長張玉琳駐防辰溪兵工廠外圍。
  李默庵受蔣介石之命到常德組織湘西“戡亂建國”的“勘建大隊”,并計劃將“勘建大隊”到邵陽整訓,主要目的是架空湖南省主席程潛,將地方勢力劃歸中央指揮。汪援華在永順接到“受編”指令,再次意識到權利旁落。于是在桑植縣長、早期共產黨人馮泉的策動下,首先在永順發難,占領縣政府,驅逐縣長楊禹久,綁架八區(永順專區)專員兼省保五旅長聶鵬升,自稱“反壓迫自衛軍”,自設“軍政委員會”,謀劃搶占沅陵,攻奪辰溪兵工廠。
  汪援華發動永順事變后,急電營長張玉琳到永順商議搶奪辰溪兵工廠。
  1949年正月十五,張玉琳從永順回辰溪后,急忙與米家琎、石玉湘、石美豪、劉漢臣、胡震、蒲和生、徐漢章等親信商議提前搶奪兵工廠,防止外地勢力占領辰溪,搞亂地方。其時,麻陽的龍飛天,古丈張平都派人參與商議搶奪兵工廠,謀劃共分槍炮,擴充勢力。
  辰溪地下黨人乘機制造輿論,營造聲勢,廣泛發布“賀龍手諭”,散布“反對國民黨,打爛兵工廠”的傳單。
  在勢在必行的環境下,張玉琳謀劃組建一個軍,將軍、師、團的編制分發給各個與已友好的地方頭領,勢力覆蓋辰溪、麻陽、瀘溪、懷化、溆浦,擬自任“軍長”。
  張玉琳雖然野心勃勃,多年為匪,但他沒有經歷過指揮大戰的戰爭經驗,沒有掌控全局的經歷,他很倚重米家琎和石玉湘這二位久經戰陣的老將;也很敬重陳策,陳策任抗日民眾自衛團副團長時,張玉琳被收編任大水田鄉的抗日民眾自衛團中隊長,在當年組織的剿匪戰斗中,他很佩服陳策的指揮才能。所以組織搶兵工廠之前,張玉琳也多次拜會陳策,因為搶了兵工廠,肯定為國民黨所不容,只得另尋靠山,投向共產黨。但他多年為匪,殺戮過多,罪惡滔天,又擔心共產黨不能容納他。
  在雪峰山抗日會戰中立功而在縣軍事參議會任職的共產黨人米慶軒、肖洪量等,又曾與張玉琳在沅陵省立九中同學,加上與米家琎宗族和同鄉的關系,分別獲得獨立團的編制,米慶軒因米家琎的推薦,擔任了石玉湘部的營長;與共產黨人陳策、向石宇保持聯系的張成棟、向寬銀、劉漢臣分別獲得團的編制。部分共產黨骨干力量滲入到張玉琳部。
  汪援華于1949年2月底從永順向沅陵進發。沅陵師管區(相當于現在的市軍區)司令員,少將馬叔明,電請駐常德的李默庵調部隊保衛沅陵,李默庵派出一個特務營約400人,用27輛汽車將人員和彈藥送到沅陵。為防誤傷城內百姓,馬叔明安排特務營駐扎到縣城邊的白田頭,針對上游酉水,扼守沅陵城。
  3月1日下午4點,永順“反壓迫自衛軍”3000多人在周海寰指揮下,乘船沿酉水而下,在沅陵白田頭與特務營交火。交戰中,沅陵縣城軍、警、政人員匆忙撤離,縣城一片大亂,后勤失去保障,導致軍心大亂,特務營失去斗志,于3月2日上午放棄陣地,撤到城郊的溪口一帶。
  當天晚上,永順“反壓迫自衛軍”潮水般涌入沅陵縣城,燒殺搶掠,奸淫婦女,無惡不作,制造震驚全國的“三二事變”。消息傳到辰溪,城內一日數驚,惶惶不可終日。
  
  五、馬公武對張玉琳約法三章
  張玉琳雖然當了營長,如果搶了兵工廠,要面對組織近二萬人槍的管理和糧草供應,必然面對黨國責難,軍事圍剿,心中猶如打鼓。張玉琳布置了搶奪兵工廠的一切后,仍心有余悸,拜訪國民黨國防委員會軍事參議員、賦閑在家的國軍中將馬公武。
  馬公武本與蔣介石政見不和,不想參與政事,卻熱心地方公益,他致力于發展經濟和教育,因張家曾洗劫過馬家在安坪的莊園,綁架馬公武的哥哥馬春圃,勒索巨資,所以,馬公武從來不屑于與張玉琳這個嗜財如命、殺人放火的狂徒打交道。張玉琳托米家琎、石玉湘聯絡馬公武后,在柳樹灣登門拜訪馬公武,馬公武不置茶水,非常嚴肅。張玉琳備厚禮腆臉求教,征求地方軍事力量的發展方向時,馬公武指出:“一、你要智取,不能傷人。要絕對保證辰溪地方治安不出大亂,百姓安全有基本保障,部隊以保護國防安全為目的,命名為‘國防軍’;二、占領兵工廠后,不要驚擾地方,要馬上整訓隊伍,設立防區,各負其責,確保辰溪平安;三、部隊給養要正常征繳,不能放縱搶掠。你做到這三點,共產黨來了,我為你說話;國民黨來了,我也能為你說話,保證你的安全。如果你做不到這三點,別怪我不客氣!”張玉琳唯唯諾諾,表示遵從。得到馬公武搶劫兵工廠的支持,他連聲道謝。我所了解的“三•五事變”經過
  我是上世紀80年代末住柳樹灣,常聽老人們聊起“三”往事;90年代初在縣稅務局工作,解放初很多“湘西縱隊”關鍵成員曾在稅務局工作,留下大量談資;90年代稅務局的門衛是航運公司退休老干部,同是航運公司離休的向紹敬經常拄拐杖到門衛室聊他那曲折的經歷。向紹敬1937年初赴延安,1939年入黨后奉黨組織之命從陜西回辰溪從事地下工作,他在辰溪經歷了抗日戰爭時期,親自秘密接待來辰溪視察的胡喬木、鄧穎超等中央領導來辰視察;“三五事變”后參與籌建黨的地下武裝,參與1950年辰溪縣鎮壓反革命的歷史審查工作。以上豐富的談資記憶和文史記載、社會調查相結合,連成此文。
  1949年春發生的“湘西事變”,國民黨在湘西縣級政權,全部被土匪武裝奪取,脫離了國民黨統治,成為各自為政的地方惡霸勢力。“湘西事變”中最有影響的是發生在辰溪,以張玉琳為首的匪徒,洗劫國民黨軍政部所屬重點軍工企業——位于辰溪的第十一兵工廠的“三五事變”,轟動全國,因為辰溪兵工廠是國民黨在西南最大的兵工廠,動搖國民黨內戰依托西南地區天然屏障,阻礙解放全國的戰略部署,震動蔣介石。
  從辰溪“三五事變”可以看出,國民黨內戰不得人心,戰略布局上也注定失敗。
  抗戰勝利后,國民黨為了內戰,將全部武裝派往內戰前線。抗戰時期駐辰溪,主要保護兵工廠安全的獨立三十二旅,在抗戰勝利后,急速調往武漢。駐守兵工廠的中央軍只有一個連,兵力不足50人,連長曹湘藺是北方人,雖然軍事素質高,但他對辰溪社情民意毫不知情,他只能負責廠內防務。
  駐廠外圍安全防務部隊是省保安十團運輸營,營長是曾被張中寧收編的大水田土匪張玉琳,該團團長是永順人汪援華,常駐永順,對辰溪兵工廠安全防衛毫無警覺;而張玉琳營的部屬全部是張本人的親信,汪援華實際上無力控制張玉琳。
  張玉琳野心勃勃,對兵工廠覬覦日久,蓄勢以待。所以曹湘藺重點防治對象實際上是張玉琳,他依靠的重點是馬公武和向忠良,馬公武弟馬叔明是沅陵師管區(相當于現在的軍分區)司令員,可以調動軍隊;向忠良是隸屬沅陵師管區的縣軍事科科長,他與哥哥向寬銀都是縣黨部副書記長,掌控縣軍事科300多人槍。曹湘藺與馬公武,縣軍事科長向忠良是鐵桿關系。馬家包攬了兵工廠的木料加工和木材供應,與兵工廠密切的經濟往來,成馬家致富的主要經濟來源。
  辰溪兵工廠生產國民黨內戰的主要武器資源,處于非常重要的戰略地位,卻只有一個連的守衛,防衛空虛,十分顯眼。
  國民黨辰溪縣政府為了保障兵工廠的安全,牽制張玉琳,抗戰結束后,特別組建了辰溪縣保安大隊,聘請米家琎擔任大隊長。可以調動縣軍事科和警察局武裝,約有500多人槍。
  米家琎派名米昭英,是黃溪口周家村人,原是川軍將領,任過師長,在滇緬抗戰中立有大功而授中將軍銜,但不是蔣介石嫡系,有軍功卻受排擠,被解職返鄉,正是滿腹怨氣的時候。但他有豐富的軍事經驗,有廣泛的國民黨高層人脈資源,被縣政府所倚重。
  米家琎是黃溪口人,又是米氏宗祠祠長,自然倚重黃溪口勢力;加上米家琎是隨龍頭庵米賢松進入軍界的,米賢松是米家琎的“老長官”,自然對“老長官”的子弟格外關照,“老長官”的侄子米慶軒、米慶舜,外甥肖洪量、劉本祿及近親肖守訓等共產黨骨干力量自然而然成了米家琎的骨干。
  當時,國民黨軍事上忙于內戰,湘西防務空虛,土匪勢力膨脹,各種勢力對辰溪兵工廠虎視眈眈。
  
  一、最先關注辰溪兵工廠的是陳明仁將軍
  陳明仁將軍參加過滇緬抗戰,戰功顯赫,被蔣介石明升暗降,削去兵權后,他僅帶一個警衛連返鄉,警衛連駐在他家鄉澧陵附近的瞿家祠。這個警衛連的連長是辰溪縣安坪人瞿顯干,在滇緬戰場上,隨陳明仁出生入死,是陳明仁最信任的青年軍官之一。
  陳明仁被削兵權時,他在家鄉靜觀時局,每天讀書看報,覺得辰溪兵工廠防務空虛,是國防之弊,深感憂心。他將警衛連主力40余人攜電臺調往瀘溪浦市,因連長瞿顯干在辰溪出生,在浦市長大,對浦市相當熟悉,在辰溪也有人脈,利于觀察辰溪兵工廠(包括孝坪兵工廠)動態。陳明仁囑咐瞿顯干“蓄勢待發,伺機而動”。
  瞿顯干與安坪人向寬銀、向忠良等關系要好,經常往返于辰浦之間,對辰溪兵工廠防務非常熟悉。瞿顯干率警衛連移駐浦市后,整訓部隊,補充兵員,將兵力擴充到200多人,對浦市治安起到了很好的維護作用;因上級只給一個“連”的編制,加上經費的限制,他不能再擴大兵力。
  1948年遼沈戰役時,蔣介石啟用了陳明仁,陳明仁急赴東北戰場,瞿顯干失去政治依靠。
  瞿顯干當時只有20多歲,不敢再貿然擴大編制,在“湘西事變”中雖屬國民黨中央軍,因勢單力薄,微不足道,只能駐防浦市。瞿顯干的警衛連中有7人是共產黨員,他們在1949年9月促成全連在常德和平起義時表明了身份。
  張玉琳“打爛兵工廠”不久,瞿顯干曾帶陳明仁意見到辰溪密見石美豪,石美豪當時有“師長”頭銜,看不起“連長”,加上與陳明仁不熟悉,不愿合作,最終選擇投靠尹立言。
  
  二、李濟深關注辰溪兵工廠
  1948年1月,李濟深在香港聯絡民國高層成立的“民革”任中央執行委員會主席。“民革”成立,意在分化瓦解國民黨的獨裁統治,也有組建軍事組織的計劃。是年冬,洞口籍國民黨中將尹立言失意官場,他按李濟深意圖,應表弟賀鋤非(溆浦人)之邀,返回長沙,經過籌劃,在長沙大西門大美油行主持召開16人“大結盟”會議,參加的人員中就有辰溪地下黨人陳策、溆浦向承祖、永順汪援華、綏寧石美豪等。“大結盟”會議根據李濟深策略,籌建屬民革中央指揮的“西南聯軍”,尹立言自任中將司令,下轄8個軍的空架子,官多兵少,計劃搶奪辰溪兵工廠武器為裝備,擴充人馬,充實武裝。
  事后,尹立言通過國民黨上層關系,安排了親信石美豪任辰溪縣公安局局長,為搶奪兵工廠埋下了伏筆。
  石美豪是綏寧人,本是一位出色的抗戰軍人,是名將謝晉元手下,1937年淞滬抗戰時死守留行倉庫的三名連長之一。他在抗戰中立有殊功卻備受排斥,四處碰壁,他遇到尹立言,感到他鄉逢知已,愿為知已者死。經尹立言籌劃,他帶領溆浦龍潭雪峰部隊的主要成員向承祖、諶志錦等來到辰溪縣公安局就任局長,替代了很有勢力的多年原任局長劉漢臣。經陳策周轉,劉漢臣轉任縣治安大隊。
  在陳策的輔助下,石美豪先拜見辰溪縣內各派勢力頭領,與張玉琳、米家琎、石玉湘、雷鎮遠、陳慶東、劉華峰、劉漢臣、龔宗棠等地方頭領結成“兄弟”,他排行老九,成為辰溪江湖“九哥”,在辰溪掌握了龐大的社會資源,很快站穩了腳根。
  陳策、向石宇等與石美豪、向承祖、諶志錦等人也結成了“兄弟”關系,為日后“湘西縱隊”戰略轉移溆浦打下了基礎。
  
  三、長期關注兵工廠的是辰溪地下黨
  陳策、向石宇是賀龍舊部,南昌起義時的團職軍官。他們在1938年春季前后奉中共中央之命從延安回辰溪謀劃湘西兵運,組建抗日武裝,幾經挫折,不斷尋機努力。他當然不希望辰溪兵工廠的武器落入他人之手。
  陳策與張中寧是師生關系,他早年欣賞張中寧的才華,曾竭力資助張中寧上大學和自由戀愛成婚,是張中寧的恩師。但張中寧后來成為蔣介石所賞識的紅人,雖然如此,他每次返鄉都備厚禮拜見陳策,尊敬優加。加上陳策1921年就出任過陳渠珍組織的縣團防局局長,1938年又任過縣抗日民眾自衛團主管軍事的副團長,是實際掌握軍權的人,縣內高層人士雖然私下知道陳策是共產黨人,卻都對他敬畏三分。
  陳策參加長沙“大結盟”會議回辰溪后,就與馬公武、張成棟,鐘啟明,向寬銀,劉漢臣等首領商議,想借他們之力搶奪兵工廠,組建武裝,與國民黨勢力開展運動戰,打亂國民黨的后方,爭取為早日結束內戰而作出貢獻,做人民的功臣。
  但馬、張、鐘、向、劉等人當時勢力弱小,認為時機沒成熟,不敢得罪國民黨,怕事情鬧大了,家人和家族將無以安寧,想等待時機。張玉琳覺察事機變化,他為了掌控時局,先下手為強,先后設計謀殺了掌控武裝力量的鐘啟明(安坪鄉鄉長)和向忠良,因這二人與他有仇,且有較高的軍事能力,不可能為他所用,是他奪取兵工廠的障礙。
  
  四、“三五事變”的誘因
  1948年下半年,國民黨敗局已定。蔣介石為挽回頹勢,派心腹李默庵到常德謀劃“戡亂建國”,想把湘西地方勢力完全編入國民黨掌控中,成內戰炮灰。在抗戰作出巨大犧牲而又備受排斥的湘西各大勢力派不愿手中權利旁落,因而產生思想分歧。
  汪援華抗戰時曾任少將師長,受排擠回鄉,被時任湖南省長王東原勉強聘為湖南省保安十團團長,他派手下的運輸營營長張玉琳駐防辰溪兵工廠外圍。
  李默庵受蔣介石之命到常德組織湘西“戡亂建國”的“勘建大隊”,并計劃將“勘建大隊”到邵陽整訓,主要目的是架空湖南省主席程潛,將地方勢力劃歸中央指揮。汪援華在永順接到“受編”指令,再次意識到權利旁落。于是在桑植縣長、早期共產黨人馮泉的策動下,首先在永順發難,占領縣政府,驅逐縣長楊禹久,綁架八區(永順專區)專員兼省保五旅長聶鵬升,自稱“反壓迫自衛軍”,自設“軍政委員會”,謀劃搶占沅陵,攻奪辰溪兵工廠。
  汪援華發動永順事變后,急電營長張玉琳到永順商議搶奪辰溪兵工廠。
  1949年正月十五,張玉琳從永順回辰溪后,急忙與米家琎、石玉湘、石美豪、劉漢臣、胡震、蒲和生、徐漢章等親信商議提前搶奪兵工廠,防止外地勢力占領辰溪,搞亂地方。其時,麻陽的龍飛天,古丈張平都派人參與商議搶奪兵工廠,謀劃共分槍炮,擴充勢力。
  辰溪地下黨人乘機制造輿論,營造聲勢,廣泛發布“賀龍手諭”,散布“反對國民黨,打爛兵工廠”的傳單。
  在勢在必行的環境下,張玉琳謀劃組建一個軍,將軍、師、團的編制分發給各個與已友好的地方頭領,勢力覆蓋辰溪、麻陽、瀘溪、懷化、溆浦,擬自任“軍長”。
  張玉琳雖然野心勃勃,多年為匪,但他沒有經歷過指揮大戰的戰爭經驗,沒有掌控全局的經歷,他很倚重米家琎和石玉湘這二位久經戰陣的老將;也很敬重陳策,陳策任抗日民眾自衛團副團長時,張玉琳被收編任大水田鄉的抗日民眾自衛團中隊長,在當年組織的剿匪戰斗中,他很佩服陳策的指揮才能。所以組織搶兵工廠之前,張玉琳也多次拜會陳策,因為搶了兵工廠,肯定為國民黨所不容,只得另尋靠山,投向共產黨。但他多年為匪,殺戮過多,罪惡滔天,又擔心共產黨不能容納他。
  在雪峰山抗日會戰中立功而在縣軍事參議會任職的共產黨人米慶軒、肖洪量等,又曾與張玉琳在沅陵省立九中同學,加上與米家琎宗族和同鄉的關系,分別獲得獨立團的編制,米慶軒因米家琎的推薦,擔任了石玉湘部的營長;與共產黨人陳策、向石宇保持聯系的張成棟、向寬銀、劉漢臣分別獲得團的編制。部分共產黨骨干力量滲入到張玉琳部。
  汪援華于1949年2月底從永順向沅陵進發。沅陵師管區(相當于現在的市軍區)司令員,少將馬叔明,電請駐常德的李默庵調部隊保衛沅陵,李默庵派出一個特務營約400人,用27輛汽車將人員和彈藥送到沅陵。為防誤傷城內百姓,馬叔明安排特務營駐扎到縣城邊的白田頭,針對上游酉水,扼守沅陵城。
  3月1日下午4點,永順“反壓迫自衛軍”3000多人在周海寰指揮下,乘船沿酉水而下,在沅陵白田頭與特務營交火。交戰中,沅陵縣城軍、警、政人員匆忙撤離,縣城一片大亂,后勤失去保障,導致軍心大亂,特務營失去斗志,于3月2日上午放棄陣地,撤到城郊的溪口一帶。
  當天晚上,永順“反壓迫自衛軍”潮水般涌入沅陵縣城,燒殺搶掠,奸淫婦女,無惡不作,制造震驚全國的“三二事變”。消息傳到辰溪,城內一日數驚,惶惶不可終日。
  
  五、馬公武對張玉琳約法三章
  張玉琳雖然當了營長,如果搶了兵工廠,要面對組織近二萬人槍的管理和糧草供應,必然面對黨國責難,軍事圍剿,心中猶如打鼓。張玉琳布置了搶奪兵工廠的一切后,仍心有余悸,拜訪國民黨國防委員會軍事參議員、賦閑在家的國軍中將馬公武。
  馬公武本與蔣介石政見不和,不想參與政事,卻熱心地方公益,他致力于發展經濟和教育,因張家曾洗劫過馬家在安坪的莊園,綁架馬公武的哥哥馬春圃,勒索巨資,所以,馬公武從來不屑于與張玉琳這個嗜財如命、殺人放火的狂徒打交道。張玉琳托米家琎、石玉湘聯絡馬公武后,在柳樹灣登門拜訪馬公武,馬公武不置茶水,非常嚴肅。張玉琳備厚禮腆臉求教,征求地方軍事力量的發展方向時,馬公武指出:“一、你要智取,不能傷人。要絕對保證辰溪地方治安不出大亂,百姓安全有基本保障,部隊以保護國防安全為目的,命名為‘國防軍’;二、占領兵工廠后,不要驚擾地方,要馬上整訓隊伍,設立防區,各負其責,確保辰溪平安;三、部隊給養要正常征繳,不能放縱搶掠。你做到這三點,共產黨來了,我為你說話;國民黨來了,我也能為你說話,保證你的安全。如果你做不到這三點,別怪我不客氣!”張玉琳唯唯諾諾,表示遵從。得到馬公武搶劫兵工廠的支持,他連聲道謝。
  張玉琳拜見馬公武,一是馬公武弟弟馬叔明系黃埔軍校三期生,是蔣介石親信,曾任蔣介石侍從官;二是馬公武與兵工廠關系密切,駐廠守衛連長曹湘藺對馬公武言聽計從,從不讓張玉琳入廠區,保住了廠區安全;兵工廠所需木材全部是馬公武的木材加工廠供應,馬公武熟悉兵工廠的防務;三是馬公武所辦楚屏中學學生日常進行軍事化訓練,聘請駐廠軍官任教官,又有300多人槍,軍事素養很高,有足夠的彈藥。如果馬公武的學生隊結合護廠隊的500多人槍,就軍事能力和彈藥供應看,張玉琳要想攻進兵工廠是不可能的。同時,馬公武的楚屏中學免費教育,師生關系,猶如父子,已連辦5年,嚴格按營、連軍官指揮能力軍訓學生800多人,如果拉起隊伍,無人能及。
  馬公武最后提醒張玉琳,先設好縣城防務,所有外縣參與搶劫兵工廠的人不能進入縣城,否則,槍兵入城,后果不堪設想;任何人不能傷害兵工廠人員,只能智取,不能火拚,造成人員傷亡要重金賠償。張玉琳一一答應。
  
  六、智取兵工廠
  3月4日上午,瀘溪徐漢章先搶盡了孝坪兵工廠后,攜人馬到了潭灣小田坪;永順張平也帶800人馬到了麻田。為了避免雙方火拼,造成不可挽回的局面,張玉琳以不能驚動護廠駐軍和護廠隊為由,將張平安置到銅山,將徐漢章安置在白巖祠邊的山上,口頭約定3月6日上午“共同行動”。這一緩兵之計,避免了哄搶與火拚。
  3月3日,溆浦龍潭人為首的縣警察局組織人員2000余人全部到達辰溪。他們大部分受過軍事訓練,分配他們最先搶到槍支彈藥,然后立即回防縣城,警戒外縣勢力入城;當3月4日晚上,張玉琳家鄉大水田親信帶領的4000人全部到達南莊坪兵工廠附近指定位置,規定他們搶到槍支彈藥后,立即返回原籍待命。
  由于形勢非常緊張,兵工廠組織了500多人的護廠隊,護廠隊員雖是工人出身,但他們經過長期射擊、校槍訓練,雖未上過戰場,但槍法奇準,戰斗力很強。
  兵工廠駐軍和護廠隊知道張玉琳土匪出身,是重點防治對象,但面對溆浦、瀘溪、麻陽、懷化、永順的土匪勢力,又不能不依靠張玉琳的保安營。張玉琳的保安營按規定不能入廠,面對大戰在即,張玉琳與駐廠曹連長約定,如果外圍不能守住,駐廠守軍允許保安營退入廠區工事,共同防守。因為平常保安營只有300多人,而駐廠守軍加上護廠隊約600多人,當然不在乎300人,自以為能控制局面。
  張玉琳于3月5日凌晨發動對兵工廠進攻。事先他按縣軍事參議員龔宗棠提出的“佯敗佯退,急速入廠”的戰術建議進行。
  3月5日凌晨,大霧迷蒙,兩米開外難見行人。突然北邊電廠方向響起了密集的槍炮聲,南莊坪四周也槍聲四起,加上張玉琳不斷地燃放鞭炮,混雜激烈的槍炮聲,氣氛十分緊張,護廠駐軍和護廠隊不知是計。
  由于軍情緊急,護廠駐軍炊事班很早就做好了早點,送往各個據點。守在白巖祠附近的徐漢章人馬見駐軍炊事班二人早上一擔籮筐挑飯菜,一擔水桶挑熱水,來給白巖祠駐軍班和護廠隊員送早餐,在黃泥咀橋邊射殺走在前面挑籮筐的士兵,另一個撂下水桶,逃命飛奔至廠區報信。
  面對四面圍攻,曹連長不敢貿然救援白巖祠。
  駐在白巖祠的守軍班見2000多瀘溪土匪來攻,知道反抗無益,與護廠隊50多人選擇投降。
  徐漢章進入白巖祠彈藥庫后,按事先與張玉琳約定的信號,朝天鳴槍以示“得手”了。
  張玉琳聽到白巖祠方向傳來的槍聲,急忙穿著罩在烯放的鞭炮上炸爛的外衣,帶“釘子眼”張文祥到廠大門口,向曹連長報告情況緊急,外圍守不住了,要求保安營入廠防守。曹連長知道白巖祠彈藥庫失守,已死了一名士兵,無奈只得答應。
  張玉琳率隊魚貫入廠后,當即繳了曹連長的槍,張文祥、張玉德、張玉琢、易國英等人馬上率隊包圍駐軍、護廠隊,繳了他們的槍。隨后,張玉琳朝天鳴槍三聲,石美豪帶龍潭人為主的縣公安局的人員最先趕到廠區,打開彈藥庫,開始分扛槍炮彈藥。
  張玉琳控制了兵工廠后,按照約定,在大路口渡口燃放鞭炮,城內立即響應。張玉琳的親信當即布告全城:張軍長勝利了。老百姓憂心忡忡:打爛兵工廠了。城內的富紳大多選擇帶著家人逃往鄉下,一時間,縣城大亂。
  隨后,各路人馬陸續入廠,扛槍炮、背彈藥,甚至哄搶工人家產,南莊坪一片混亂。
  
  七、安置向寬銀
  打爛了兵工廠,最著急的是向寬銀。他是縣黨部官員,張玉琳的死敵,弟弟向忠良被張玉琳謀殺后,一直處于緊張中,他將侄子向玉亮送往北方,參加了解放軍。向寬銀在縣黨部駐軍300人防身。聽到張玉琳“打爛兵工廠”的消息后,急忙帶300多人槍從縣黨部撤往熊首山布防。這300多人槍中有100多支火銃,打獵可以應付,打仗肯定不行。
  他原來與馬公武、張成棟、劉漢臣等關系友好,能抗衡張玉琳。現在張玉琳有幾萬人槍,面對這伙暴徒,自已將生死難卜。
  好在防守縣城的主力是溆浦人向承祖的人馬,與向寬銀是“家門”,又早有交往,關系要好,他不可能攻打向寬銀。張玉琳為匪多年,在安坪曾大開殺戒,結怨太多,不敢貿然對向寬銀開啟戰端。
  中午時,張玉琳委托石玉湘、沅陵專區黨部書記楊長躍和麻陽的胡震到熊首山要求向寬銀下山接受改編,將向寬銀部改編一個團。迫于形勢,礙于情面,向寬銀只得接受改編為胡震下屬的一個團,補充部分彈藥,所部移防安坪。
  
  八、打發張平
  剛安置好向寬銀,古丈張平來了。
  在結盟攻取兵工廠時,張平曾與張玉琳結拜弟兄,互稱“老庚”。張玉琳在搶兵工廠之前,將張平的人馬支到銅山,等他看到徐漢章的部分人馬背著滿背簍槍支彈藥從銅山向石榴坪開拔時,知道上當受騙了,帶著800多人,滿腹怨氣來到兵廠,見到一遍狼籍,馬上罵起了朝天娘。將人馬帶到大路口碼頭,被強行攔下。經通報后,張玉琳允許張平帶10人進城商議分槍。張平進入“國防軍”軍部,這時的軍部戒備森嚴,需經層層檢查通過才見到張玉琳。
  進入軍部,張玉琳熱情接待了張平。張平首先發問,我搬800多人的家底來給你湊熱鬧,擔責任。你卻騙我們,把我們涼在銅山。我現在需要一個師的裝備,不然我就住下來了。我的手下是管不住的,出了亂子我不負責。
  經過幾輪協商,最后,經米昭英拍板,給了張平800只漢陽槍,另配了一些機槍、炮、彈,張平才極不情愿地向浦市開拔。
  送走了張平,已過中午了,張玉琳帶30多隨從,前呼后擁來到兵工廠,見遍地狼籍。這時一個大水田口音的男子從工人家里出來,背了一袋米,還捉來一只雞,一名婦女跟在身后苦苦哀求,哭天喊地。這名“搶犯”張玉琳不認識。
  為震住亂局,張玉琳走上前,對著這名搶劫男子當胸一槍,這名匪徒當場斃命。
  接著,張玉琳命隨從人員馬上貼出告示:凡是借機搶劫的,一律格殺勿論。當天晚上,在南莊坪、馬路坪一帶的搶劫才停止,各路人馬陸續返鄉。
  
  九、慘不忍睹
  搶了兵工廠后,湘西土匪勢力膨脹,擁槍自重的人不計其數,“團長”“營長”“連長”遍地有。土匪有了“合法”身份,這些好逸惡勞之徒就把吃喝的任務分攤到老百姓頭上,苛捐雜稅多如牛毛,草菅人命,層出不窮。
  搶了兵工廠后,“張軍長”應黔陽潘壯飛之請,派一個連的人馬,參與攻占黔城,制造了黔城慘案。
  徐漢章是搶兵工廠得到槍支彈藥最多的人。他與張玉琳曾在張中寧任專員時在專員公署同事,義結金蘭。他最早參與預謀搶劫兵工廠,知道搶劫兵工廠的詳細計劃。孝坪兵工廠是他一人獨搶,之后又參與搶劫南莊坪兵工廠。
  當他參與搶劫南莊坪兵工廠,按事先約定,帶著2000多匪徒,騎著高頭大黃馬,滿載槍支彈藥回到瀘溪經過浦市時,正是上午10點。浦市鎮邊的年富力強的歐瓦匠一家剛吃過早點,正帶著幾個年幼的兒女曬磚、瓦坯。面對突然出現的土匪隊伍,他只得裝著若無其事的樣子。徐漢章搶兵工廠分得了“師長”頭銜,這個野心膨脹的家伙,自以為威風八面,而這個瓦匠竟然對自已熟視無睹,頓時惡向膽邊生,向身邊隨從要來步槍,瞄準歐瓦匠,當胸一槍,歐瓦匠中彈倒地掙扎,他約13歲的長子見狀大哭,找來木棍欲去拚命,被歐瓦匠老婆一眼看見,拚死攔住拖往窯棚里,未被徐漢章看見,保住一命。這一事件被銅山磚瓦行內部用行話傳遍,后來徐漢章逃命至新晃,加入磚瓦行業謀生,磚瓦業用行話透出信息,傳到瀘溪,瀘溪縣公安局派出精干力量到新晃抓捕。徐漢章被逮回浦市,經萬人大會公審后鎮壓了。
  熊自金是原辰溪匪首熊桂清之子,“三五事變”時才13歲的少年,在他舅父,時任長田灣鄉鄉長的支持下,被封為“連長”,擁有上百人槍。他自命不凡,帶100多人槍到修溪小黃埠抓到舉報他父親的金長發,用活人祭墳,凌遲處死,慘絕人寰。
  仙人灣的“李癲子”在“三五事變”中當上了“營長”,他霸占別人的糧田不成,當別人犁田時,他站在遠處問部屬:“你說那人是死的或是活的?”舉槍射擊,犁田的人當場死亡。
  張玉琳搶劫兵工廠后,組建“國防軍”,為了供給近二萬官兵,他組建“辰溪銀行”,強行流通偽鈔,推動通貨膨脹,造成民不聊生。
  1949年7月前,張玉琳持騎墻心態,一邊接受省長程潛的改編,一邊默許了共產黨人加入他的隊伍。當時他曾向陳策伸手要官,陳策答應委他以“湘西縱隊”副司令,他嫌官職太小,持觀望態度;這個信息被國民黨中統分子劉英渠知道,他書面報告蔣介石。1949年7月下旬,張玉琳接受張中寧的建議,將部隊改編成“暫二軍”,當上了蔣介石委他的“中將副軍長”,徹底倒向國民黨,并于8月初湖南省主席程潛宣布和平起義時,在辰溪大肆屠殺共產黨人和進步人士,圍剿“湘西縱隊”。1949年9月底解放軍進駐辰溪開始剿匪后,“暫二軍”殘部完全靠燒殺搶掠來維持供給,對抗圍剿。幾經追剿,石玉湘率“暫二軍”殘部兵敗投誠,張玉琳、米家琎等敗逃臺灣。
  自1949年9月,解放軍通過兩年多的艱苦努力,經過突破游家坳、激戰籇形地、合圍茶田垅、奔襲長田灣等多次戰斗,基本消滅了“暫二軍”殘部。在基層建政中,經歷過龔家戰斗,全縣動員清剿殘匪,并以“土改”為基礎,逐步建黨立政,付出巨大犧牲,土匪頭目和頑匪被全部消滅,建立鄉村政權和黨組織后,完全鏟除滋生土匪的社會基礎,徹底肅清了百年匪患,人民過上和平安寧的幸福生活,建立法治社會,逐步走上了康莊大道。
  (編者注:百度檢索為原創首發)我所了解的“三•五事變”經過
  我是上世紀80年代末住柳樹灣,常聽老人們聊起“三”往事;90年代初在縣稅務局工作,解放初很多“湘西縱隊”關鍵成員曾在稅務局工作,留下大量談資;90年代稅務局的門衛是航運公司退休老干部,同是航運公司離休的向紹敬經常拄拐杖到門衛室聊他那曲折的經歷。向紹敬1937年初赴延安,1939年入黨后奉黨組織之命從陜西回辰溪從事地下工作,他在辰溪經歷了抗日戰爭時期,親自秘密接待來辰溪視察的胡喬木、鄧穎超等中央領導來辰視察;“三五事變”后參與籌建黨的地下武裝,參與1950年辰溪縣鎮壓反革命的歷史審查工作。以上豐富的談資記憶和文史記載、社會調查相結合,連成此文。
  1949年春發生的“湘西事變”,國民黨在湘西縣級政權,全部被土匪武裝奪取,脫離了國民黨統治,成為各自為政的地方惡霸勢力。“湘西事變”中最有影響的是發生在辰溪,以張玉琳為首的匪徒,洗劫國民黨軍政部所屬重點軍工企業——位于辰溪的第十一兵工廠的“三五事變”,轟動全國,因為辰溪兵工廠是國民黨在西南最大的兵工廠,動搖國民黨內戰依托西南地區天然屏障,阻礙解放全國的戰略部署,震動蔣介石。
  從辰溪“三五事變”可以看出,國民黨內戰不得人心,戰略布局上也注定失敗。
  抗戰勝利后,國民黨為了內戰,將全部武裝派往內戰前線。抗戰時期駐辰溪,主要保護兵工廠安全的獨立三十二旅,在抗戰勝利后,急速調往武漢。駐守兵工廠的中央軍只有一個連,兵力不足50人,連長曹湘藺是北方人,雖然軍事素質高,但他對辰溪社情民意毫不知情,他只能負責廠內防務。
  駐廠外圍安全防務部隊是省保安十團運輸營,營長是曾被張中寧收編的大水田土匪張玉琳,該團團長是永順人汪援華,常駐永順,對辰溪兵工廠安全防衛毫無警覺;而張玉琳營的部屬全部是張本人的親信,汪援華實際上無力控制張玉琳。
  張玉琳野心勃勃,對兵工廠覬覦日久,蓄勢以待。所以曹湘藺重點防治對象實際上是張玉琳,他依靠的重點是馬公武和向忠良,馬公武弟馬叔明是沅陵師管區(相當于現在的軍分區)司令員,可以調動軍隊;向忠良是隸屬沅陵師管區的縣軍事科科長,他與哥哥向寬銀都是縣黨部副書記長,掌控縣軍事科300多人槍。曹湘藺與馬公武,縣軍事科長向忠良是鐵桿關系。馬家包攬了兵工廠的木料加工和木材供應,與兵工廠密切的經濟往來,成馬家致富的主要經濟來源。
  辰溪兵工廠生產國民黨內戰的主要武器資源,處于非常重要的戰略地位,卻只有一個連的守衛,防衛空虛,十分顯眼。
  國民黨辰溪縣政府為了保障兵工廠的安全,牽制張玉琳,抗戰結束后,特別組建了辰溪縣保安大隊,聘請米家琎擔任大隊長。可以調動縣軍事科和警察局武裝,約有500多人槍。
  米家琎派名米昭英,是黃溪口周家村人,原是川軍將領,任過師長,在滇緬抗戰中立有大功而授中將軍銜,但不是蔣介石嫡系,有軍功卻受排擠,被解職返鄉,正是滿腹怨氣的時候。但他有豐富的軍事經驗,有廣泛的國民黨高層人脈資源,被縣政府所倚重。
  米家琎是黃溪口人,又是米氏宗祠祠長,自然倚重黃溪口勢力;加上米家琎是隨龍頭庵米賢松進入軍界的,米賢松是米家琎的“老長官”,自然對“老長官”的子弟格外關照,“老長官”的侄子米慶軒、米慶舜,外甥肖洪量、劉本祿及近親肖守訓等共產黨骨干力量自然而然成了米家琎的骨干。
  當時,國民黨軍事上忙于內戰,湘西防務空虛,土匪勢力膨脹,各種勢力對辰溪兵工廠虎視眈眈。
  
  一、最先關注辰溪兵工廠的是陳明仁將軍
  陳明仁將軍參加過滇緬抗戰,戰功顯赫,被蔣介石明升暗降,削去兵權后,他僅帶一個警衛連返鄉,警衛連駐在他家鄉澧陵附近的瞿家祠。這個警衛連的連長是辰溪縣安坪人瞿顯干,在滇緬戰場上,隨陳明仁出生入死,是陳明仁最信任的青年軍官之一。
  陳明仁被削兵權時,他在家鄉靜觀時局,每天讀書看報,覺得辰溪兵工廠防務空虛,是國防之弊,深感憂心。他將警衛連主力40余人攜電臺調往瀘溪浦市,因連長瞿顯干在辰溪出生,在浦市長大,對浦市相當熟悉,在辰溪也有人脈,利于觀察辰溪兵工廠(包括孝坪兵工廠)動態。陳明仁囑咐瞿顯干“蓄勢待發,伺機而動”。
  瞿顯干與安坪人向寬銀、向忠良等關系要好,經常往返于辰浦之間,對辰溪兵工廠防務非常熟悉。瞿顯干率警衛連移駐浦市后,整訓部隊,補充兵員,將兵力擴充到200多人,對浦市治安起到了很好的維護作用;因上級只給一個“連”的編制,加上經費的限制,他不能再擴大兵力。
  1948年遼沈戰役時,蔣介石啟用了陳明仁,陳明仁急赴東北戰場,瞿顯干失去政治依靠。
  瞿顯干當時只有20多歲,不敢再貿然擴大編制,在“湘西事變”中雖屬國民黨中央軍,因勢單力薄,微不足道,只能駐防浦市。瞿顯干的警衛連中有7人是共產黨員,他們在1949年9月促成全連在常德和平起義時表明了身份。
  張玉琳“打爛兵工廠”不久,瞿顯干曾帶陳明仁意見到辰溪密見石美豪,石美豪當時有“師長”頭銜,看不起“連長”,加上與陳明仁不熟悉,不愿合作,最終選擇投靠尹立言。
  
  二、李濟深關注辰溪兵工廠
  1948年1月,李濟深在香港聯絡民國高層成立的“民革”任中央執行委員會主席。“民革”成立,意在分化瓦解國民黨的獨裁統治,也有組建軍事組織的計劃。是年冬,洞口籍國民黨中將尹立言失意官場,他按李濟深意圖,應表弟賀鋤非(溆浦人)之邀,返回長沙,經過籌劃,在長沙大西門大美油行主持召開16人“大結盟”會議,參加的人員中就有辰溪地下黨人陳策、溆浦向承祖、永順汪援華、綏寧石美豪等。“大結盟”會議根據李濟深策略,籌建屬民革中央指揮的“西南聯軍”,尹立言自任中將司令,下轄8個軍的空架子,官多兵少,計劃搶奪辰溪兵工廠武器為裝備,擴充人馬,充實武裝。
  事后,尹立言通過國民黨上層關系,安排了親信石美豪任辰溪縣公安局局長,為搶奪兵工廠埋下了伏筆。
  石美豪是綏寧人,本是一位出色的抗戰軍人,是名將謝晉元手下,1937年淞滬抗戰時死守留行倉庫的三名連長之一。他在抗戰中立有殊功卻備受排斥,四處碰壁,他遇到尹立言,感到他鄉逢知已,愿為知已者死。經尹立言籌劃,他帶領溆浦龍潭雪峰部隊的主要成員向承祖、諶志錦等來到辰溪縣公安局就任局長,替代了很有勢力的多年原任局長劉漢臣。經陳策周轉,劉漢臣轉任縣治安大隊。
  在陳策的輔助下,石美豪先拜見辰溪縣內各派勢力頭領,與張玉琳、米家琎、石玉湘、雷鎮遠、陳慶東、劉華峰、劉漢臣、龔宗棠等地方頭領結成“兄弟”,他排行老九,成為辰溪江湖“九哥”,在辰溪掌握了龐大的社會資源,很快站穩了腳根。
  陳策、向石宇等與石美豪、向承祖、諶志錦等人也結成了“兄弟”關系,為日后“湘西縱隊”戰略轉移溆浦打下了基礎。
  
  三、長期關注兵工廠的是辰溪地下黨
  陳策、向石宇是賀龍舊部,南昌起義時的團職軍官。他們在1938年春季前后奉中共中央之命從延安回辰溪謀劃湘西兵運,組建抗日武裝,幾經挫折,不斷尋機努力。他當然不希望辰溪兵工廠的武器落入他人之手。
  陳策與張中寧是師生關系,他早年欣賞張中寧的才華,曾竭力資助張中寧上大學和自由戀愛成婚,是張中寧的恩師。但張中寧后來成為蔣介石所賞識的紅人,雖然如此,他每次返鄉都備厚禮拜見陳策,尊敬優加。加上陳策1921年就出任過陳渠珍組織的縣團防局局長,1938年又任過縣抗日民眾自衛團主管軍事的副團長,是實際掌握軍權的人,縣內高層人士雖然私下知道陳策是共產黨人,卻都對他敬畏三分。
  陳策參加長沙“大結盟”會議回辰溪后,就與馬公武、張成棟,鐘啟明,向寬銀,劉漢臣等首領商議,想借他們之力搶奪兵工廠,組建武裝,與國民黨勢力開展運動戰,打亂國民黨的后方,爭取為早日結束內戰而作出貢獻,做人民的功臣。
  但馬、張、鐘、向、劉等人當時勢力弱小,認為時機沒成熟,不敢得罪國民黨,怕事情鬧大了,家人和家族將無以安寧,想等待時機。張玉琳覺察事機變化,他為了掌控時局,先下手為強,先后設計謀殺了掌控武裝力量的鐘啟明(安坪鄉鄉長)和向忠良,因這二人與他有仇,且有較高的軍事能力,不可能為他所用,是他奪取兵工廠的障礙。
  
  四、“三五事變”的誘因
  1948年下半年,國民黨敗局已定。蔣介石為挽回頹勢,派心腹李默庵到常德謀劃“戡亂建國”,想把湘西地方勢力完全編入國民黨掌控中,成內戰炮灰。在抗戰作出巨大犧牲而又備受排斥的湘西各大勢力派不愿手中權利旁落,因而產生思想分歧。
  汪援華抗戰時曾任少將師長,受排擠回鄉,被時任湖南省長王東原勉強聘為湖南省保安十團團長,他派手下的運輸營營長張玉琳駐防辰溪兵工廠外圍。
  李默庵受蔣介石之命到常德組織湘西“戡亂建國”的“勘建大隊”,并計劃將“勘建大隊”到邵陽整訓,主要目的是架空湖南省主席程潛,將地方勢力劃歸中央指揮。汪援華在永順接到“受編”指令,再次意識到權利旁落。于是在桑植縣長、早期共產黨人馮泉的策動下,首先在永順發難,占領縣政府,驅逐縣長楊禹久,綁架八區(永順專區)專員兼省保五旅長聶鵬升,自稱“反壓迫自衛軍”,自設“軍政委員會”,謀劃搶占沅陵,攻奪辰溪兵工廠。
  汪援華發動永順事變后,急電營長張玉琳到永順商議搶奪辰溪兵工廠。
  1949年正月十五,張玉琳從永順回辰溪后,急忙與米家琎、石玉湘、石美豪、劉漢臣、胡震、蒲和生、徐漢章等親信商議提前搶奪兵工廠,防止外地勢力占領辰溪,搞亂地方。其時,麻陽的龍飛天,古丈張平都派人參與商議搶奪兵工廠,謀劃共分槍炮,擴充勢力。
  辰溪地下黨人乘機制造輿論,營造聲勢,廣泛發布“賀龍手諭”,散布“反對國民黨,打爛兵工廠”的傳單。
  在勢在必行的環境下,張玉琳謀劃組建一個軍,將軍、師、團的編制分發給各個與已友好的地方頭領,勢力覆蓋辰溪、麻陽、瀘溪、懷化、溆浦,擬自任“軍長”。
  張玉琳雖然野心勃勃,多年為匪,但他沒有經歷過指揮大戰的戰爭經驗,沒有掌控全局的經歷,他很倚重米家琎和石玉湘這二位久經戰陣的老將;也很敬重陳策,陳策任抗日民眾自衛團副團長時,張玉琳被收編任大水田鄉的抗日民眾自衛團中隊長,在當年組織的剿匪戰斗中,他很佩服陳策的指揮才能。所以組織搶兵工廠之前,張玉琳也多次拜會陳策,因為搶了兵工廠,肯定為國民黨所不容,只得另尋靠山,投向共產黨。但他多年為匪,殺戮過多,罪惡滔天,又擔心共產黨不能容納他。
  在雪峰山抗日會戰中立功而在縣軍事參議會任職的共產黨人米慶軒、肖洪量等,又曾與張玉琳在沅陵省立九中同學,加上與米家琎宗族和同鄉的關系,分別獲得獨立團的編制,米慶軒因米家琎的推薦,擔任了石玉湘部的營長;與共產黨人陳策、向石宇保持聯系的張成棟、向寬銀、劉漢臣分別獲得團的編制。部分共產黨骨干力量滲入到張玉琳部。
  汪援華于1949年2月底從永順向沅陵進發。沅陵師管區(相當于現在的市軍區)司令員,少將馬叔明,電請駐常德的李默庵調部隊保衛沅陵,李默庵派出一個特務營約400人,用27輛汽車將人員和彈藥送到沅陵。為防誤傷城內百姓,馬叔明安排特務營駐扎到縣城邊的白田頭,針對上游酉水,扼守沅陵城。
  3月1日下午4點,永順“反壓迫自衛軍”3000多人在周海寰指揮下,乘船沿酉水而下,在沅陵白田頭與特務營交火。交戰中,沅陵縣城軍、警、政人員匆忙撤離,縣城一片大亂,后勤失去保障,導致軍心大亂,特務營失去斗志,于3月2日上午放棄陣地,撤到城郊的溪口一帶。
  當天晚上,永順“反壓迫自衛軍”潮水般涌入沅陵縣城,燒殺搶掠,奸淫婦女,無惡不作,制造震驚全國的“三二事變”。消息傳到辰溪,城內一日數驚,惶惶不可終日。
  
  五、馬公武對張玉琳約法三章
  張玉琳雖然當了營長,如果搶了兵工廠,要面對組織近二萬人槍的管理和糧草供應,必然面對黨國責難,軍事圍剿,心中猶如打鼓。張玉琳布置了搶奪兵工廠的一切后,仍心有余悸,拜訪國民黨國防委員會軍事參議員、賦閑在家的國軍中將馬公武。
  馬公武本與蔣介石政見不和,不想參與政事,卻熱心地方公益,他致力于發展經濟和教育,因張家曾洗劫過馬家在安坪的莊園,綁架馬公武的哥哥馬春圃,勒索巨資,所以,馬公武從來不屑于與張玉琳這個嗜財如命、殺人放火的狂徒打交道。張玉琳托米家琎、石玉湘聯絡馬公武后,在柳樹灣登門拜訪馬公武,馬公武不置茶水,非常嚴肅。張玉琳備厚禮腆臉求教,征求地方軍事力量的發展方向時,馬公武指出:“一、你要智取,不能傷人。要絕對保證辰溪地方治安不出大亂,百姓安全有基本保障,部隊以保護國防安全為目的,命名為‘國防軍’;二、占領兵工廠后,不要驚擾地方,要馬上整訓隊伍,設立防區,各負其責,確保辰溪平安;三、部隊給養要正常征繳,不能放縱搶掠。你做到這三點,共產黨來了,我為你說話;國民黨來了,我也能為你說話,保證你的安全。如果你做不到這三點,別怪我不客氣!”張玉琳唯唯諾諾,表示遵從。得到馬公武搶劫兵工廠的支持,他連聲道謝。
  張玉琳拜見馬公武,一是馬公武弟弟馬叔明系黃埔軍校三期生,是蔣介石親信,曾任蔣介石侍從官;二是馬公武與兵工廠關系密切,駐廠守衛連長曹湘藺對馬公武言聽計從,從不讓張玉琳入廠區,保住了廠區安全;兵工廠所需木材全部是馬公武的木材加工廠供應,馬公武熟悉兵工廠的防務;三是馬公武所辦楚屏中學學生日常進行軍事化訓練,聘請駐廠軍官任教官,又有300多人槍,軍事素養很高,有足夠的彈藥。如果馬公武的學生隊結合護廠隊的500多人槍,就軍事能力和彈藥供應看,張玉琳要想攻進兵工廠是不可能的。同時,馬公武的楚屏中學免費教育,師生關系,猶如父子,已連辦5年,嚴格按營、連軍官指揮能力軍訓學生800多人,如果拉起隊伍,無人能及。
  馬公武最后提醒張玉琳,先設好縣城防務,所有外縣參與搶劫兵工廠的人不能進入縣城,否則,槍兵入城,后果不堪設想;任何人不能傷害兵工廠人員,只能智取,不能火拚,造成人員傷亡要重金賠償。張玉琳一一答應。
  
  六、智取兵工廠
  3月4日上午,瀘溪徐漢章先搶盡了孝坪兵工廠后,攜人馬到了潭灣小田坪;永順張平也帶800人馬到了麻田。為了避免雙方火拼,造成不可挽回的局面,張玉琳以不能驚動護廠駐軍和護廠隊為由,將張平安置到銅山,將徐漢章安置在白巖祠邊的山上,口頭約定3月6日上午“共同行動”。這一緩兵之計,避免了哄搶與火拚。
  3月3日,溆浦龍潭人為首的縣警察局組織人員2000余人全部到達辰溪。他們大部分受過軍事訓練,分配他們最先搶到槍支彈藥,然后立即回防縣城,警戒外縣勢力入城;當3月4日晚上,張玉琳家鄉大水田親信帶領的4000人全部到達南莊坪兵工廠附近指定位置,規定他們搶到槍支彈藥后,立即返回原籍待命。
  由于形勢非常緊張,兵工廠組織了500多人的護廠隊,護廠隊員雖是工人出身,但他們經過長期射擊、校槍訓練,雖未上過戰場,但槍法奇準,戰斗力很強。
  兵工廠駐軍和護廠隊知道張玉琳土匪出身,是重點防治對象,但面對溆浦、瀘溪、麻陽、懷化、永順的土匪勢力,又不能不依靠張玉琳的保安營。張玉琳的保安營按規定不能入廠,面對大戰在即,張玉琳與駐廠曹連長約定,如果外圍不能守住,駐廠守軍允許保安營退入廠區工事,共同防守。因為平常保安營只有300多人,而駐廠守軍加上護廠隊約600多人,當然不在乎300人,自以為能控制局面。
  張玉琳于3月5日凌晨發動對兵工廠進攻。事先他按縣軍事參議員龔宗棠提出的“佯敗佯退,急速入廠”的戰術建議進行。
  3月5日凌晨,大霧迷蒙,兩米開外難見行人。突然北邊電廠方向響起了密集的槍炮聲,南莊坪四周也槍聲四起,加上張玉琳不斷地燃放鞭炮,混雜激烈的槍炮聲,氣氛十分緊張,護廠駐軍和護廠隊不知是計。
  由于軍情緊急,護廠駐軍炊事班很早就做好了早點,送往各個據點。守在白巖祠附近的徐漢章人馬見駐軍炊事班二人早上一擔籮筐挑飯菜,一擔水桶挑熱水,來給白巖祠駐軍班和護廠隊員送早餐,在黃泥咀橋邊射殺走在前面挑籮筐的士兵,另一個撂下水桶,逃命飛奔至廠區報信。
  面對四面圍攻,曹連長不敢貿然救援白巖祠。
  駐在白巖祠的守軍班見2000多瀘溪土匪來攻,知道反抗無益,與護廠隊50多人選擇投降。
  徐漢章進入白巖祠彈藥庫后,按事先與張玉琳約定的信號,朝天鳴槍以示“得手”了。
  張玉琳聽到白巖祠方向傳來的槍聲,急忙穿著罩在烯放的鞭炮上炸爛的外衣,帶“釘子眼”張文祥到廠大門口,向曹連長報告情況緊急,外圍守不住了,要求保安營入廠防守。曹連長知道白巖祠彈藥庫失守,已死了一名士兵,無奈只得答應。
  張玉琳率隊魚貫入廠后,當即繳了曹連長的槍,張文祥、張玉德、張玉琢、易國英等人馬上率隊包圍駐軍、護廠隊,繳了他們的槍。隨后,張玉琳朝天鳴槍三聲,石美豪帶龍潭人為主的縣公安局的人員最先趕到廠區,打開彈藥庫,開始分扛槍炮彈藥。
  張玉琳控制了兵工廠后,按照約定,在大路口渡口燃放鞭炮,城內立即響應。張玉琳的親信當即布告全城:張軍長勝利了。老百姓憂心忡忡:打爛兵工廠了。城內的富紳大多選擇帶著家人逃往鄉下,一時間,縣城大亂。
  隨后,各路人馬陸續入廠,扛槍炮、背彈藥,甚至哄搶工人家產,南莊坪一片混亂。
  
  七、安置向寬銀
  打爛了兵工廠,最著急的是向寬銀。他是縣黨部官員,張玉琳的死敵,弟弟向忠良被張玉琳謀殺后,一直處于緊張中,他將侄子向玉亮送往北方,參加了解放軍。向寬銀在縣黨部駐軍300人防身。聽到張玉琳“打爛兵工廠”的消息后,急忙帶300多人槍從縣黨部撤往熊首山布防。這300多人槍中有100多支火銃,打獵可以應付,打仗肯定不行。
  他原來與馬公武、張成棟、劉漢臣等關系友好,能抗衡張玉琳。現在張玉琳有幾萬人槍,面對這伙暴徒,自已將生死難卜。
  好在防守縣城的主力是溆浦人向承祖的人馬,與向寬銀是“家門”,又早有交往,關系要好,他不可能攻打向寬銀。張玉琳為匪多年,在安坪曾大開殺戒,結怨太多,不敢貿然對向寬銀開啟戰端。
  中午時,張玉琳委托石玉湘、沅陵專區黨部書記楊長躍和麻陽的胡震到熊首山要求向寬銀下山接受改編,將向寬銀部改編一個團。迫于形勢,礙于情面,向寬銀只得接受改編為胡震下屬的一個團,補充部分彈藥,所部移防安坪。
  
  八、打發張平
  剛安置好向寬銀,古丈張平來了。
  在結盟攻取兵工廠時,張平曾與張玉琳結拜弟兄,互稱“老庚”。張玉琳在搶兵工廠之前,將張平的人馬支到銅山,等他看到徐漢章的部分人馬背著滿背簍槍支彈藥從銅山向石榴坪開拔時,知道上當受騙了,帶著800多人,滿腹怨氣來到兵廠,見到一遍狼籍,馬上罵起了朝天娘。將人馬帶到大路口碼頭,被強行攔下。經通報后,張玉琳允許張平帶10人進城商議分槍。張平進入“國防軍”軍部,這時的軍部戒備森嚴,需經層層檢查通過才見到張玉琳。
  進入軍部,張玉琳熱情接待了張平。張平首先發問,我搬800多人的家底來給你湊熱鬧,擔責任。你卻騙我們,把我們涼在銅山。我現在需要一個師的裝備,不然我就住下來了。我的手下是管不住的,出了亂子我不負責。
  經過幾輪協商,最后,經米昭英拍板,給了張平800只漢陽槍,另配了一些機槍、炮、彈,張平才極不情愿地向浦市開拔。
  送走了張平,已過中午了,張玉琳帶30多隨從,前呼后擁來到兵工廠,見遍地狼籍。這時一個大水田口音的男子從工人家里出來,背了一袋米,還捉來一只雞,一名婦女跟在身后苦苦哀求,哭天喊地。這名“搶犯”張玉琳不認識。
  為震住亂局,張玉琳走上前,對著這名搶劫男子當胸一槍,這名匪徒當場斃命。
  接著,張玉琳命隨從人員馬上貼出告示:凡是借機搶劫的,一律格殺勿論。當天晚上,在南莊坪、馬路坪一帶的搶劫才停止,各路人馬陸續返鄉。
  
  九、慘不忍睹
  搶了兵工廠后,湘西土匪勢力膨脹,擁槍自重的人不計其數,“團長”“營長”“連長”遍地有。土匪有了“合法”身份,這些好逸惡勞之徒就把吃喝的任務分攤到老百姓頭上,苛捐雜稅多如牛毛,草菅人命,層出不窮。
  搶了兵工廠后,“張軍長”應黔陽潘壯飛之請,派一個連的人馬,參與攻占黔城,制造了黔城慘案。
  徐漢章是搶兵工廠得到槍支彈藥最多的人。他與張玉琳曾在張中寧任專員時在專員公署同事,義結金蘭。他最早參與預謀搶劫兵工廠,知道搶劫兵工廠的詳細計劃。孝坪兵工廠是他一人獨搶,之后又參與搶劫南莊坪兵工廠。
  當他參與搶劫南莊坪兵工廠,按事先約定,帶著2000多匪徒,騎著高頭大黃馬,滿載槍支彈藥回到瀘溪經過浦市時,正是上午10點。浦市鎮邊的年富力強的歐瓦匠一家剛吃過早點,正帶著幾個年幼的兒女曬磚、瓦坯。面對突然出現的土匪隊伍,他只得裝著若無其事的樣子。徐漢章搶兵工廠分得了“師長”頭銜,這個野心膨脹的家伙,自以為威風八面,而這個瓦匠竟然對自已熟視無睹,頓時惡向膽邊生,向身邊隨從要來步槍,瞄準歐瓦匠,當胸一槍,歐瓦匠中彈倒地掙扎,他約13歲的長子見狀大哭,找來木棍欲去拚命,被歐瓦匠老婆一眼看見,拚死攔住拖往窯棚里,未被徐漢章看見,保住一命。這一事件被銅山磚瓦行內部用行話傳遍,后來徐漢章逃命至新晃,加入磚瓦行業謀生,磚瓦業用行話透出信息,傳到瀘溪,瀘溪縣公安局派出精干力量到新晃抓捕。徐漢章被逮回浦市,經萬人大會公審后鎮壓了。
  熊自金是原辰溪匪首熊桂清之子,“三五事變”時才13歲的少年,在他舅父,時任長田灣鄉鄉長的支持下,被封為“連長”,擁有上百人槍。他自命不凡,帶100多人槍到修溪小黃埠抓到舉報他父親的金長發,用活人祭墳,凌遲處死,慘絕人寰。
  仙人灣的“李癲子”在“三五事變”中當上了“營長”,他霸占別人的糧田不成,當別人犁田時,他站在遠處問部屬:“你說那人是死的或是活的?”舉槍射擊,犁田的人當場死亡。
  張玉琳搶劫兵工廠后,組建“國防軍”,為了供給近二萬官兵,他組建“辰溪銀行”,強行流通偽鈔,推動通貨膨脹,造成民不聊生。
  1949年7月前,張玉琳持騎墻心態,一邊接受省長程潛的改編,一邊默許了共產黨人加入他的隊伍。當時他曾向陳策伸手要官,陳策答應委他以“湘西縱隊”副司令,他嫌官職太小,持觀望態度;這個信息被國民黨中統分子劉英渠知道,他書面報告蔣介石。1949年7月下旬,張玉琳接受張中寧的建議,將部隊改編成“暫二軍”,當上了蔣介石委他的“中將副軍長”,徹底倒向國民黨,并于8月初湖南省主席程潛宣布和平起義時,在辰溪大肆屠殺共產黨人和進步人士,圍剿“湘西縱隊”。1949年9月底解放軍進駐辰溪開始剿匪后,“暫二軍”殘部完全靠燒殺搶掠來維持供給,對抗圍剿。幾經追剿,石玉湘率“暫二軍”殘部兵敗投誠,張玉琳、米家琎等敗逃臺灣。
  自1949年9月,解放軍通過兩年多的艱苦努力,經過突破游家坳、激戰籇形地、合圍茶田垅、奔襲長田灣等多次戰斗,基本消滅了“暫二軍”殘部。在基層建政中,經歷過龔家戰斗,全縣動員清剿殘匪,并以“土改”為基礎,逐步建黨立政,付出巨大犧牲,土匪頭目和頑匪被全部消滅,建立鄉村政權和黨組織后,完全鏟除滋生土匪的社會基礎,徹底肅清了百年匪患,人民過上和平安寧的幸福生活,建立法治社會,逐步走上了康莊大道。
  (編者注:百度檢索為原創首發)我所了解的“三•五事變”經過
  我是上世紀80年代末住柳樹灣,常聽老人們聊起“三”往事;90年代初在縣稅務局工作,解放初很多“湘西縱隊”關鍵成員曾在稅務局工作,留下大量談資;90年代稅務局的門衛是航運公司退休老干部,同是航運公司離休的向紹敬經常拄拐杖到門衛室聊他那曲折的經歷。向紹敬1937年初赴延安,1939年入黨后奉黨組織之命從陜西回辰溪從事地下工作,他在辰溪經歷了抗日戰爭時期,親自秘密接待來辰溪視察的胡喬木、鄧穎超等中央領導來辰視察;“三五事變”后參與籌建黨的地下武裝,參與1950年辰溪縣鎮壓反革命的歷史審查工作。以上豐富的談資記憶和文史記載、社會調查相結合,連成此文。
  1949年春發生的“湘西事變”,國民黨在湘西縣級政權,全部被土匪武裝奪取,脫離了國民黨統治,成為各自為政的地方惡霸勢力。“湘西事變”中最有影響的是發生在辰溪,以張玉琳為首的匪徒,洗劫國民黨軍政部所屬重點軍工企業——位于辰溪的第十一兵工廠的“三五事變”,轟動全國,因為辰溪兵工廠是國民黨在西南最大的兵工廠,動搖國民黨內戰依托西南地區天然屏障,阻礙解放全國的戰略部署,震動蔣介石。
  從辰溪“三五事變”可以看出,國民黨內戰不得人心,戰略布局上也注定失敗。
  抗戰勝利后,國民黨為了內戰,將全部武裝派往內戰前線。抗戰時期駐辰溪,主要保護兵工廠安全的獨立三十二旅,在抗戰勝利后,急速調往武漢。駐守兵工廠的中央軍只有一個連,兵力不足50人,連長曹湘藺是北方人,雖然軍事素質高,但他對辰溪社情民意毫不知情,他只能負責廠內防務。
  駐廠外圍安全防務部隊是省保安十團運輸營,營長是曾被張中寧收編的大水田土匪張玉琳,該團團長是永順人汪援華,常駐永順,對辰溪兵工廠安全防衛毫無警覺;而張玉琳營的部屬全部是張本人的親信,汪援華實際上無力控制張玉琳。
  張玉琳野心勃勃,對兵工廠覬覦日久,蓄勢以待。所以曹湘藺重點防治對象實際上是張玉琳,他依靠的重點是馬公武和向忠良,馬公武弟馬叔明是沅陵師管區(相當于現在的軍分區)司令員,可以調動軍隊;向忠良是隸屬沅陵師管區的縣軍事科科長,他與哥哥向寬銀都是縣黨部副書記長,掌控縣軍事科300多人槍。曹湘藺與馬公武,縣軍事科長向忠良是鐵桿關系。馬家包攬了兵工廠的木料加工和木材供應,與兵工廠密切的經濟往來,成馬家致富的主要經濟來源。
  辰溪兵工廠生產國民黨內戰的主要武器資源,處于非常重要的戰略地位,卻只有一個連的守衛,防衛空虛,十分顯眼。
  國民黨辰溪縣政府為了保障兵工廠的安全,牽制張玉琳,抗戰結束后,特別組建了辰溪縣保安大隊,聘請米家琎擔任大隊長。可以調動縣軍事科和警察局武裝,約有500多人槍。
  米家琎派名米昭英,是黃溪口周家村人,原是川軍將領,任過師長,在滇緬抗戰中立有大功而授中將軍銜,但不是蔣介石嫡系,有軍功卻受排擠,被解職返鄉,正是滿腹怨氣的時候。但他有豐富的軍事經驗,有廣泛的國民黨高層人脈資源,被縣政府所倚重。
  米家琎是黃溪口人,又是米氏宗祠祠長,自然倚重黃溪口勢力;加上米家琎是隨龍頭庵米賢松進入軍界的,米賢松是米家琎的“老長官”,自然對“老長官”的子弟格外關照,“老長官”的侄子米慶軒、米慶舜,外甥肖洪量、劉本祿及近親肖守訓等共產黨骨干力量自然而然成了米家琎的骨干。
  當時,國民黨軍事上忙于內戰,湘西防務空虛,土匪勢力膨脹,各種勢力對辰溪兵工廠虎視眈眈。
  
  一、最先關注辰溪兵工廠的是陳明仁將軍
  陳明仁將軍參加過滇緬抗戰,戰功顯赫,被蔣介石明升暗降,削去兵權后,他僅帶一個警衛連返鄉,警衛連駐在他家鄉澧陵附近的瞿家祠。這個警衛連的連長是辰溪縣安坪人瞿顯干,在滇緬戰場上,隨陳明仁出生入死,是陳明仁最信任的青年軍官之一。
  陳明仁被削兵權時,他在家鄉靜觀時局,每天讀書看報,覺得辰溪兵工廠防務空虛,是國防之弊,深感憂心。他將警衛連主力40余人攜電臺調往瀘溪浦市,因連長瞿顯干在辰溪出生,在浦市長大,對浦市相當熟悉,在辰溪也有人脈,利于觀察辰溪兵工廠(包括孝坪兵工廠)動態。陳明仁囑咐瞿顯干“蓄勢待發,伺機而動”。
  瞿顯干與安坪人向寬銀、向忠良等關系要好,經常往返于辰浦之間,對辰溪兵工廠防務非常熟悉。瞿顯干率警衛連移駐浦市后,整訓部隊,補充兵員,將兵力擴充到200多人,對浦市治安起到了很好的維護作用;因上級只給一個“連”的編制,加上經費的限制,他不能再擴大兵力。
  1948年遼沈戰役時,蔣介石啟用了陳明仁,陳明仁急赴東北戰場,瞿顯干失去政治依靠。
  瞿顯干當時只有20多歲,不敢再貿然擴大編制,在“湘西事變”中雖屬國民黨中央軍,因勢單力薄,微不足道,只能駐防浦市。瞿顯干的警衛連中有7人是共產黨員,他們在1949年9月促成全連在常德和平起義時表明了身份。
  張玉琳“打爛兵工廠”不久,瞿顯干曾帶陳明仁意見到辰溪密見石美豪,石美豪當時有“師長”頭銜,看不起“連長”,加上與陳明仁不熟悉,不愿合作,最終選擇投靠尹立言。
  
  二、李濟深關注辰溪兵工廠
  1948年1月,李濟深在香港聯絡民國高層成立的“民革”任中央執行委員會主席。“民革”成立,意在分化瓦解國民黨的獨裁統治,也有組建軍事組織的計劃。是年冬,洞口籍國民黨中將尹立言失意官場,他按李濟深意圖,應表弟賀鋤非(溆浦人)之邀,返回長沙,經過籌劃,在長沙大西門大美油行主持召開16人“大結盟”會議,參加的人員中就有辰溪地下黨人陳策、溆浦向承祖、永順汪援華、綏寧石美豪等。“大結盟”會議根據李濟深策略,籌建屬民革中央指揮的“西南聯軍”,尹立言自任中將司令,下轄8個軍的空架子,官多兵少,計劃搶奪辰溪兵工廠武器為裝備,擴充人馬,充實武裝。
  事后,尹立言通過國民黨上層關系,安排了親信石美豪任辰溪縣公安局局長,為搶奪兵工廠埋下了伏筆。
  石美豪是綏寧人,本是一位出色的抗戰軍人,是名將謝晉元手下,1937年淞滬抗戰時死守留行倉庫的三名連長之一。他在抗戰中立有殊功卻備受排斥,四處碰壁,他遇到尹立言,感到他鄉逢知已,愿為知已者死。經尹立言籌劃,他帶領溆浦龍潭雪峰部隊的主要成員向承祖、諶志錦等來到辰溪縣公安局就任局長,替代了很有勢力的多年原任局長劉漢臣。經陳策周轉,劉漢臣轉任縣治安大隊。
  在陳策的輔助下,石美豪先拜見辰溪縣內各派勢力頭領,與張玉琳、米家琎、石玉湘、雷鎮遠、陳慶東、劉華峰、劉漢臣、龔宗棠等地方頭領結成“兄弟”,他排行老九,成為辰溪江湖“九哥”,在辰溪掌握了龐大的社會資源,很快站穩了腳根。
  陳策、向石宇等與石美豪、向承祖、諶志錦等人也結成了“兄弟”關系,為日后“湘西縱隊”戰略轉移溆浦打下了基礎。
  
  三、長期關注兵工廠的是辰溪地下黨
  陳策、向石宇是賀龍舊部,南昌起義時的團職軍官。他們在1938年春季前后奉中共中央之命從延安回辰溪謀劃湘西兵運,組建抗日武裝,幾經挫折,不斷尋機努力。他當然不希望辰溪兵工廠的武器落入他人之手。
  陳策與張中寧是師生關系,他早年欣賞張中寧的才華,曾竭力資助張中寧上大學和自由戀愛成婚,是張中寧的恩師。但張中寧后來成為蔣介石所賞識的紅人,雖然如此,他每次返鄉都備厚禮拜見陳策,尊敬優加。加上陳策1921年就出任過陳渠珍組織的縣團防局局長,1938年又任過縣抗日民眾自衛團主管軍事的副團長,是實際掌握軍權的人,縣內高層人士雖然私下知道陳策是共產黨人,卻都對他敬畏三分。
  陳策參加長沙“大結盟”會議回辰溪后,就與馬公武、張成棟,鐘啟明,向寬銀,劉漢臣等首領商議,想借他們之力搶奪兵工廠,組建武裝,與國民黨勢力開展運動戰,打亂國民黨的后方,爭取為早日結束內戰而作出貢獻,做人民的功臣。
  但馬、張、鐘、向、劉等人當時勢力弱小,認為時機沒成熟,不敢得罪國民黨,怕事情鬧大了,家人和家族將無以安寧,想等待時機。張玉琳覺察事機變化,他為了掌控時局,先下手為強,先后設計謀殺了掌控武裝力量的鐘啟明(安坪鄉鄉長)和向忠良,因這二人與他有仇,且有較高的軍事能力,不可能為他所用,是他奪取兵工廠的障礙。
  
  四、“三五事變”的誘因
  1948年下半年,國民黨敗局已定。蔣介石為挽回頹勢,派心腹李默庵到常德謀劃“戡亂建國”,想把湘西地方勢力完全編入國民黨掌控中,成內戰炮灰。在抗戰作出巨大犧牲而又備受排斥的湘西各大勢力派不愿手中權利旁落,因而產生思想分歧。
  汪援華抗戰時曾任少將師長,受排擠回鄉,被時任湖南省長王東原勉強聘為湖南省保安十團團長,他派手下的運輸營營長張玉琳駐防辰溪兵工廠外圍。
  李默庵受蔣介石之命到常德組織湘西“戡亂建國”的“勘建大隊”,并計劃將“勘建大隊”到邵陽整訓,主要目的是架空湖南省主席程潛,將地方勢力劃歸中央指揮。汪援華在永順接到“受編”指令,再次意識到權利旁落。于是在桑植縣長、早期共產黨人馮泉的策動下,首先在永順發難,占領縣政府,驅逐縣長楊禹久,綁架八區(永順專區)專員兼省保五旅長聶鵬升,自稱“反壓迫自衛軍”,自設“軍政委員會”,謀劃搶占沅陵,攻奪辰溪兵工廠。
  汪援華發動永順事變后,急電營長張玉琳到永順商議搶奪辰溪兵工廠。
  1949年正月十五,張玉琳從永順回辰溪后,急忙與米家琎、石玉湘、石美豪、劉漢臣、胡震、蒲和生、徐漢章等親信商議提前搶奪兵工廠,防止外地勢力占領辰溪,搞亂地方。其時,麻陽的龍飛天,古丈張平都派人參與商議搶奪兵工廠,謀劃共分槍炮,擴充勢力。
  辰溪地下黨人乘機制造輿論,營造聲勢,廣泛發布“賀龍手諭”,散布“反對國民黨,打爛兵工廠”的傳單。
  在勢在必行的環境下,張玉琳謀劃組建一個軍,將軍、師、團的編制分發給各個與已友好的地方頭領,勢力覆蓋辰溪、麻陽、瀘溪、懷化、溆浦,擬自任“軍長”。
  張玉琳雖然野心勃勃,多年為匪,但他沒有經歷過指揮大戰的戰爭經驗,沒有掌控全局的經歷,他很倚重米家琎和石玉湘這二位久經戰陣的老將;也很敬重陳策,陳策任抗日民眾自衛團副團長時,張玉琳被收編任大水田鄉的抗日民眾自衛團中隊長,在當年組織的剿匪戰斗中,他很佩服陳策的指揮才能。所以組織搶兵工廠之前,張玉琳也多次拜會陳策,因為搶了兵工廠,肯定為國民黨所不容,只得另尋靠山,投向共產黨。但他多年為匪,殺戮過多,罪惡滔天,又擔心共產黨不能容納他。
  在雪峰山抗日會戰中立功而在縣軍事參議會任職的共產黨人米慶軒、肖洪量等,又曾與張玉琳在沅陵省立九中同學,加上與米家琎宗族和同鄉的關系,分別獲得獨立團的編制,米慶軒因米家琎的推薦,擔任了石玉湘部的營長;與共產黨人陳策、向石宇保持聯系的張成棟、向寬銀、劉漢臣分別獲得團的編制。部分共產黨骨干力量滲入到張玉琳部。
  汪援華于1949年2月底從永順向沅陵進發。沅陵師管區(相當于現在的市軍區)司令員,少將馬叔明,電請駐常德的李默庵調部隊保衛沅陵,李默庵派出一個特務營約400人,用27輛汽車將人員和彈藥送到沅陵。為防誤傷城內百姓,馬叔明安排特務營駐扎到縣城邊的白田頭,針對上游酉水,扼守沅陵城。
  3月1日下午4點,永順“反壓迫自衛軍”3000多人在周海寰指揮下,乘船沿酉水而下,在沅陵白田頭與特務營交火。交戰中,沅陵縣城軍、警、政人員匆忙撤離,縣城一片大亂,后勤失去保障,導致軍心大亂,特務營失去斗志,于3月2日上午放棄陣地,撤到城郊的溪口一帶。
  當天晚上,永順“反壓迫自衛軍”潮水般涌入沅陵縣城,燒殺搶掠,奸淫婦女,無惡不作,制造震驚全國的“三二事變”。消息傳到辰溪,城內一日數驚,惶惶不可終日。
  
  五、馬公武對張玉琳約法三章
  張玉琳雖然當了營長,如果搶了兵工廠,要面對組織近二萬人槍的管理和糧草供應,必然面對黨國責難,軍事圍剿,心中猶如打鼓。張玉琳布置了搶奪兵工廠的一切后,仍心有余悸,拜訪國民黨國防委員會軍事參議員、賦閑在家的國軍中將馬公武。
  馬公武本與蔣介石政見不和,不想參與政事,卻熱心地方公益,他致力于發展經濟和教育,因張家曾洗劫過馬家在安坪的莊園,綁架馬公武的哥哥馬春圃,勒索巨資,所以,馬公武從來不屑于與張玉琳這個嗜財如命、殺人放火的狂徒打交道。張玉琳托米家琎、石玉湘聯絡馬公武后,在柳樹灣登門拜訪馬公武,馬公武不置茶水,非常嚴肅。張玉琳備厚禮腆臉求教,征求地方軍事力量的發展方向時,馬公武指出:“一、你要智取,不能傷人。要絕對保證辰溪地方治安不出大亂,百姓安全有基本保障,部隊以保護國防安全為目的,命名為‘國防軍’;二、占領兵工廠后,不要驚擾地方,要馬上整訓隊伍,設立防區,各負其責,確保辰溪平安;三、部隊給養要正常征繳,不能放縱搶掠。你做到這三點,共產黨來了,我為你說話;國民黨來了,我也能為你說話,保證你的安全。如果你做不到這三點,別怪我不客氣!”張玉琳唯唯諾諾,表示遵從。得到馬公武搶劫兵工廠的支持,他連聲道謝。
  張玉琳拜見馬公武,一是馬公武弟弟馬叔明系黃埔軍校三期生,是蔣介石親信,曾任蔣介石侍從官;二是馬公武與兵工廠關系密切,駐廠守衛連長曹湘藺對馬公武言聽計從,從不讓張玉琳入廠區,保住了廠區安全;兵工廠所需木材全部是馬公武的木材加工廠供應,馬公武熟悉兵工廠的防務;三是馬公武所辦楚屏中學學生日常進行軍事化訓練,聘請駐廠軍官任教官,又有300多人槍,軍事素養很高,有足夠的彈藥。如果馬公武的學生隊結合護廠隊的500多人槍,就軍事能力和彈藥供應看,張玉琳要想攻進兵工廠是不可能的。同時,馬公武的楚屏中學免費教育,師生關系,猶如父子,已連辦5年,嚴格按營、連軍官指揮能力軍訓學生800多人,如果拉起隊伍,無人能及。
  馬公武最后提醒張玉琳,先設好縣城防務,所有外縣參與搶劫兵工廠的人不能進入縣城,否則,槍兵入城,后果不堪設想;任何人不能傷害兵工廠人員,只能智取,不能火拚,造成人員傷亡要重金賠償。張玉琳一一答應。
  
  六、智取兵工廠
  3月4日上午,瀘溪徐漢章先搶盡了孝坪兵工廠后,攜人馬到了潭灣小田坪;永順張平也帶800人馬到了麻田。為了避免雙方火拼,造成不可挽回的局面,張玉琳以不能驚動護廠駐軍和護廠隊為由,將張平安置到銅山,將徐漢章安置在白巖祠邊的山上,口頭約定3月6日上午“共同行動”。這一緩兵之計,避免了哄搶與火拚。
  3月3日,溆浦龍潭人為首的縣警察局組織人員2000余人全部到達辰溪。他們大部分受過軍事訓練,分配他們最先搶到槍支彈藥,然后立即回防縣城,警戒外縣勢力入城;當3月4日晚上,張玉琳家鄉大水田親信帶領的4000人全部到達南莊坪兵工廠附近指定位置,規定他們搶到槍支彈藥后,立即返回原籍待命。
  由于形勢非常緊張,兵工廠組織了500多人的護廠隊,護廠隊員雖是工人出身,但他們經過長期射擊、校槍訓練,雖未上過戰場,但槍法奇準,戰斗力很強。
  兵工廠駐軍和護廠隊知道張玉琳土匪出身,是重點防治對象,但面對溆浦、瀘溪、麻陽、懷化、永順的土匪勢力,又不能不依靠張玉琳的保安營。張玉琳的保安營按規定不能入廠,面對大戰在即,張玉琳與駐廠曹連長約定,如果外圍不能守住,駐廠守軍允許保安營退入廠區工事,共同防守。因為平常保安營只有300多人,而駐廠守軍加上護廠隊約600多人,當然不在乎300人,自以為能控制局面。
  張玉琳于3月5日凌晨發動對兵工廠進攻。事先他按縣軍事參議員龔宗棠提出的“佯敗佯退,急速入廠”的戰術建議進行。
  3月5日凌晨,大霧迷蒙,兩米開外難見行人。突然北邊電廠方向響起了密集的槍炮聲,南莊坪四周也槍聲四起,加上張玉琳不斷地燃放鞭炮,混雜激烈的槍炮聲,氣氛十分緊張,護廠駐軍和護廠隊不知是計。
  由于軍情緊急,護廠駐軍炊事班很早就做好了早點,送往各個據點。守在白巖祠附近的徐漢章人馬見駐軍炊事班二人早上一擔籮筐挑飯菜,一擔水桶挑熱水,來給白巖祠駐軍班和護廠隊員送早餐,在黃泥咀橋邊射殺走在前面挑籮筐的士兵,另一個撂下水桶,逃命飛奔至廠區報信。
  面對四面圍攻,曹連長不敢貿然救援白巖祠。
  駐在白巖祠的守軍班見2000多瀘溪土匪來攻,知道反抗無益,與護廠隊50多人選擇投降。
  徐漢章進入白巖祠彈藥庫后,按事先與張玉琳約定的信號,朝天鳴槍以示“得手”了。
  張玉琳聽到白巖祠方向傳來的槍聲,急忙穿著罩在烯放的鞭炮上炸爛的外衣,帶“釘子眼”張文祥到廠大門口,向曹連長報告情況緊急,外圍守不住了,要求保安營入廠防守。曹連長知道白巖祠彈藥庫失守,已死了一名士兵,無奈只得答應。
  張玉琳率隊魚貫入廠后,當即繳了曹連長的槍,張文祥、張玉德、張玉琢、易國英等人馬上率隊包圍駐軍、護廠隊,繳了他們的槍。隨后,張玉琳朝天鳴槍三聲,石美豪帶龍潭人為主的縣公安局的人員最先趕到廠區,打開彈藥庫,開始分扛槍炮彈藥。
  張玉琳控制了兵工廠后,按照約定,在大路口渡口燃放鞭炮,城內立即響應。張玉琳的親信當即布告全城:張軍長勝利了。老百姓憂心忡忡:打爛兵工廠了。城內的富紳大多選擇帶著家人逃往鄉下,一時間,縣城大亂。
  隨后,各路人馬陸續入廠,扛槍炮、背彈藥,甚至哄搶工人家產,南莊坪一片混亂。
  
  七、安置向寬銀
  打爛了兵工廠,最著急的是向寬銀。他是縣黨部官員,張玉琳的死敵,弟弟向忠良被張玉琳謀殺后,一直處于緊張中,他將侄子向玉亮送往北方,參加了解放軍。向寬銀在縣黨部駐軍300人防身。聽到張玉琳“打爛兵工廠”的消息后,急忙帶300多人槍從縣黨部撤往熊首山布防。這300多人槍中有100多支火銃,打獵可以應付,打仗肯定不行。
  他原來與馬公武、張成棟、劉漢臣等關系友好,能抗衡張玉琳。現在張玉琳有幾萬人槍,面對這伙暴徒,自已將生死難卜。
  好在防守縣城的主力是溆浦人向承祖的人馬,與向寬銀是“家門”,又早有交往,關系要好,他不可能攻打向寬銀。張玉琳為匪多年,在安坪曾大開殺戒,結怨太多,不敢貿然對向寬銀開啟戰端。
  中午時,張玉琳委托石玉湘、沅陵專區黨部書記楊長躍和麻陽的胡震到熊首山要求向寬銀下山接受改編,將向寬銀部改編一個團。迫于形勢,礙于情面,向寬銀只得接受改編為胡震下屬的一個團,補充部分彈藥,所部移防安坪。
  
  八、打發張平
  剛安置好向寬銀,古丈張平來了。
  在結盟攻取兵工廠時,張平曾與張玉琳結拜弟兄,互稱“老庚”。張玉琳在搶兵工廠之前,將張平的人馬支到銅山,等他看到徐漢章的部分人馬背著滿背簍槍支彈藥從銅山向石榴坪開拔時,知道上當受騙了,帶著800多人,滿腹怨氣來到兵廠,見到一遍狼籍,馬上罵起了朝天娘。將人馬帶到大路口碼頭,被強行攔下。經通報后,張玉琳允許張平帶10人進城商議分槍。張平進入“國防軍”軍部,這時的軍部戒備森嚴,需經層層檢查通過才見到張玉琳。
  進入軍部,張玉琳熱情接待了張平。張平首先發問,我搬800多人的家底來給你湊熱鬧,擔責任。你卻騙我們,把我們涼在銅山。我現在需要一個師的裝備,不然我就住下來了。我的手下是管不住的,出了亂子我不負責。
  經過幾輪協商,最后,經米昭英拍板,給了張平800只漢陽槍,另配了一些機槍、炮、彈,張平才極不情愿地向浦市開拔。
  送走了張平,已過中午了,張玉琳帶30多隨從,前呼后擁來到兵工廠,見遍地狼籍。這時一個大水田口音的男子從工人家里出來,背了一袋米,還捉來一只雞,一名婦女跟在身后苦苦哀求,哭天喊地。這名“搶犯”張玉琳不認識。
  為震住亂局,張玉琳走上前,對著這名搶劫男子當胸一槍,這名匪徒當場斃命。
  接著,張玉琳命隨從人員馬上貼出告示:凡是借機搶劫的,一律格殺勿論。當天晚上,在南莊坪、馬路坪一帶的搶劫才停止,各路人馬陸續返鄉。
  
  九、慘不忍睹
  搶了兵工廠后,湘西土匪勢力膨脹,擁槍自重的人不計其數,“團長”“營長”“連長”遍地有。土匪有了“合法”身份,這些好逸惡勞之徒就把吃喝的任務分攤到老百姓頭上,苛捐雜稅多如牛毛,草菅人命,層出不窮。
  搶了兵工廠后,“張軍長”應黔陽潘壯飛之請,派一個連的人馬,參與攻占黔城,制造了黔城慘案。
  徐漢章是搶兵工廠得到槍支彈藥最多的人。他與張玉琳曾在張中寧任專員時在專員公署同事,義結金蘭。他最早參與預謀搶劫兵工廠,知道搶劫兵工廠的詳細計劃。孝坪兵工廠是他一人獨搶,之后又參與搶劫南莊坪兵工廠。
  當他參與搶劫南莊坪兵工廠,按事先約定,帶著2000多匪徒,騎著高頭大黃馬,滿載槍支彈藥回到瀘溪經過浦市時,正是上午10點。浦市鎮邊的年富力強的歐瓦匠一家剛吃過早點,正帶著幾個年幼的兒女曬磚、瓦坯。面對突然出現的土匪隊伍,他只得裝著若無其事的樣子。徐漢章搶兵工廠分得了“師長”頭銜,這個野心膨脹的家伙,自以為威風八面,而這個瓦匠竟然對自已熟視無睹,頓時惡向膽邊生,向身邊隨從要來步槍,瞄準歐瓦匠,當胸一槍,歐瓦匠中彈倒地掙扎,他約13歲的長子見狀大哭,找來木棍欲去拚命,被歐瓦匠老婆一眼看見,拚死攔住拖往窯棚里,未被徐漢章看見,保住一命。這一事件被銅山磚瓦行內部用行話傳遍,后來徐漢章逃命至新晃,加入磚瓦行業謀生,磚瓦業用行話透出信息,傳到瀘溪,瀘溪縣公安局派出精干力量到新晃抓捕。徐漢章被逮回浦市,經萬人大會公審后鎮壓了。
  熊自金是原辰溪匪首熊桂清之子,“三五事變”時才13歲的少年,在他舅父,時任長田灣鄉鄉長的支持下,被封為“連長”,擁有上百人槍。他自命不凡,帶100多人槍到修溪小黃埠抓到舉報他父親的金長發,用活人祭墳,凌遲處死,慘絕人寰。
  仙人灣的“李癲子”在“三五事變”中當上了“營長”,他霸占別人的糧田不成,當別人犁田時,他站在遠處問部屬:“你說那人是死的或是活的?”舉槍射擊,犁田的人當場死亡。
  張玉琳搶劫兵工廠后,組建“國防軍”,為了供給近二萬官兵,他組建“辰溪銀行”,強行流通偽鈔,推動通貨膨脹,造成民不聊生。
  1949年7月前,張玉琳持騎墻心態,一邊接受省長程潛的改編,一邊默許了共產黨人加入他的隊伍。當時他曾向陳策伸手要官,陳策答應委他以“湘西縱隊”副司令,他嫌官職太小,持觀望態度;這個信息被國民黨中統分子劉英渠知道,他書面報告蔣介石。1949年7月下旬,張玉琳接受張中寧的建議,將部隊改編成“暫二軍”,當上了蔣介石委他的“中將副軍長”,徹底倒向國民黨,并于8月初湖南省主席程潛宣布和平起義時,在辰溪大肆屠殺共產黨人和進步人士,圍剿“湘西縱隊”。1949年9月底解放軍進駐辰溪開始剿匪后,“暫二軍”殘部完全靠燒殺搶掠來維持供給,對抗圍剿。幾經追剿,石玉湘率“暫二軍”殘部兵敗投誠,張玉琳、米家琎等敗逃臺灣。
  自1949年9月,解放軍通過兩年多的艱苦努力,經過突破游家坳、激戰籇形地、合圍茶田垅、奔襲長田灣等多次戰斗,基本消滅了“暫二軍”殘部。在基層建政中,經歷過龔家戰斗,全縣動員清剿殘匪,并以“土改”為基礎,逐步建黨立政,付出巨大犧牲,土匪頭目和頑匪被全部消滅,建立鄉村政權和黨組織后,完全鏟除滋生土匪的社會基礎,徹底肅清了百年匪患,人民過上和平安寧的幸福生活,建立法治社會,逐步走上了康莊大道。
  (編者注:百度檢索為原創首發)我所了解的“三•五事變”經過
  我是上世紀80年代末住柳樹灣,常聽老人們聊起“三”往事;90年代初在縣稅務局工作,解放初很多“湘西縱隊”關鍵成員曾在稅務局工作,留下大量談資;90年代稅務局的門衛是航運公司退休老干部,同是航運公司離休的向紹敬經常拄拐杖到門衛室聊他那曲折的經歷。向紹敬1937年初赴延安,1939年入黨后奉黨組織之命從陜西回辰溪從事地下工作,他在辰溪經歷了抗日戰爭時期,親自秘密接待來辰溪視察的胡喬木、鄧穎超等中央領導來辰視察;“三五事變”后參與籌建黨的地下武裝,參與1950年辰溪縣鎮壓反革命的歷史審查工作。以上豐富的談資記憶和文史記載、社會調查相結合,連成此文。
  1949年春發生的“湘西事變”,國民黨在湘西縣級政權,全部被土匪武裝奪取,脫離了國民黨統治,成為各自為政的地方惡霸勢力。“湘西事變”中最有影響的是發生在辰溪,以張玉琳為首的匪徒,洗劫國民黨軍政部所屬重點軍工企業——位于辰溪的第十一兵工廠的“三五事變”,轟動全國,因為辰溪兵工廠是國民黨在西南最大的兵工廠,動搖國民黨內戰依托西南地區天然屏障,阻礙解放全國的戰略部署,震動蔣介石。
  從辰溪“三五事變”可以看出,國民黨內戰不得人心,戰略布局上也注定失敗。
  抗戰勝利后,國民黨為了內戰,將全部武裝派往內戰前線。抗戰時期駐辰溪,主要保護兵工廠安全的獨立三十二旅,在抗戰勝利后,急速調往武漢。駐守兵工廠的中央軍只有一個連,兵力不足50人,連長曹湘藺是北方人,雖然軍事素質高,但他對辰溪社情民意毫不知情,他只能負責廠內防務。
  駐廠外圍安全防務部隊是省保安十團運輸營,營長是曾被張中寧收編的大水田土匪張玉琳,該團團長是永順人汪援華,常駐永順,對辰溪兵工廠安全防衛毫無警覺;而張玉琳營的部屬全部是張本人的親信,汪援華實際上無力控制張玉琳。
  張玉琳野心勃勃,對兵工廠覬覦日久,蓄勢以待。所以曹湘藺重點防治對象實際上是張玉琳,他依靠的重點是馬公武和向忠良,馬公武弟馬叔明是沅陵師管區(相當于現在的軍分區)司令員,可以調動軍隊;向忠良是隸屬沅陵師管區的縣軍事科科長,他與哥哥向寬銀都是縣黨部副書記長,掌控縣軍事科300多人槍。曹湘藺與馬公武,縣軍事科長向忠良是鐵桿關系。馬家包攬了兵工廠的木料加工和木材供應,與兵工廠密切的經濟往來,成馬家致富的主要經濟來源。
  辰溪兵工廠生產國民黨內戰的主要武器資源,處于非常重要的戰略地位,卻只有一個連的守衛,防衛空虛,十分顯眼。
  國民黨辰溪縣政府為了保障兵工廠的安全,牽制張玉琳,抗戰結束后,特別組建了辰溪縣保安大隊,聘請米家琎擔任大隊長。可以調動縣軍事科和警察局武裝,約有500多人槍。
  米家琎派名米昭英,是黃溪口周家村人,原是川軍將領,任過師長,在滇緬抗戰中立有大功而授中將軍銜,但不是蔣介石嫡系,有軍功卻受排擠,被解職返鄉,正是滿腹怨氣的時候。但他有豐富的軍事經驗,有廣泛的國民黨高層人脈資源,被縣政府所倚重。
  米家琎是黃溪口人,又是米氏宗祠祠長,自然倚重黃溪口勢力;加上米家琎是隨龍頭庵米賢松進入軍界的,米賢松是米家琎的“老長官”,自然對“老長官”的子弟格外關照,“老長官”的侄子米慶軒、米慶舜,外甥肖洪量、劉本祿及近親肖守訓等共產黨骨干力量自然而然成了米家琎的骨干。
  當時,國民黨軍事上忙于內戰,湘西防務空虛,土匪勢力膨脹,各種勢力對辰溪兵工廠虎視眈眈。
  
  一、最先關注辰溪兵工廠的是陳明仁將軍
  陳明仁將軍參加過滇緬抗戰,戰功顯赫,被蔣介石明升暗降,削去兵權后,他僅帶一個警衛連返鄉,警衛連駐在他家鄉澧陵附近的瞿家祠。這個警衛連的連長是辰溪縣安坪人瞿顯干,在滇緬戰場上,隨陳明仁出生入死,是陳明仁最信任的青年軍官之一。
  陳明仁被削兵權時,他在家鄉靜觀時局,每天讀書看報,覺得辰溪兵工廠防務空虛,是國防之弊,深感憂心。他將警衛連主力40余人攜電臺調往瀘溪浦市,因連長瞿顯干在辰溪出生,在浦市長大,對浦市相當熟悉,在辰溪也有人脈,利于觀察辰溪兵工廠(包括孝坪兵工廠)動態。陳明仁囑咐瞿顯干“蓄勢待發,伺機而動”。
  瞿顯干與安坪人向寬銀、向忠良等關系要好,經常往返于辰浦之間,對辰溪兵工廠防務非常熟悉。瞿顯干率警衛連移駐浦市后,整訓部隊,補充兵員,將兵力擴充到200多人,對浦市治安起到了很好的維護作用;因上級只給一個“連”的編制,加上經費的限制,他不能再擴大兵力。
  1948年遼沈戰役時,蔣介石啟用了陳明仁,陳明仁急赴東北戰場,瞿顯干失去政治依靠。
  瞿顯干當時只有20多歲,不敢再貿然擴大編制,在“湘西事變”中雖屬國民黨中央軍,因勢單力薄,微不足道,只能駐防浦市。瞿顯干的警衛連中有7人是共產黨員,他們在1949年9月促成全連在常德和平起義時表明了身份。
  張玉琳“打爛兵工廠”不久,瞿顯干曾帶陳明仁意見到辰溪密見石美豪,石美豪當時有“師長”頭銜,看不起“連長”,加上與陳明仁不熟悉,不愿合作,最終選擇投靠尹立言。
  
  二、李濟深關注辰溪兵工廠
  1948年1月,李濟深在香港聯絡民國高層成立的“民革”任中央執行委員會主席。“民革”成立,意在分化瓦解國民黨的獨裁統治,也有組建軍事組織的計劃。是年冬,洞口籍國民黨中將尹立言失意官場,他按李濟深意圖,應表弟賀鋤非(溆浦人)之邀,返回長沙,經過籌劃,在長沙大西門大美油行主持召開16人“大結盟”會議,參加的人員中就有辰溪地下黨人陳策、溆浦向承祖、永順汪援華、綏寧石美豪等。“大結盟”會議根據李濟深策略,籌建屬民革中央指揮的“西南聯軍”,尹立言自任中將司令,下轄8個軍的空架子,官多兵少,計劃搶奪辰溪兵工廠武器為裝備,擴充人馬,充實武裝。
  事后,尹立言通過國民黨上層關系,安排了親信石美豪任辰溪縣公安局局長,為搶奪兵工廠埋下了伏筆。
  石美豪是綏寧人,本是一位出色的抗戰軍人,是名將謝晉元手下,1937年淞滬抗戰時死守留行倉庫的三名連長之一。他在抗戰中立有殊功卻備受排斥,四處碰壁,他遇到尹立言,感到他鄉逢知已,愿為知已者死。經尹立言籌劃,他帶領溆浦龍潭雪峰部隊的主要成員向承祖、諶志錦等來到辰溪縣公安局就任局長,替代了很有勢力的多年原任局長劉漢臣。經陳策周轉,劉漢臣轉任縣治安大隊。
  在陳策的輔助下,石美豪先拜見辰溪縣內各派勢力頭領,與張玉琳、米家琎、石玉湘、雷鎮遠、陳慶東、劉華峰、劉漢臣、龔宗棠等地方頭領結成“兄弟”,他排行老九,成為辰溪江湖“九哥”,在辰溪掌握了龐大的社會資源,很快站穩了腳根。
  陳策、向石宇等與石美豪、向承祖、諶志錦等人也結成了“兄弟”關系,為日后“湘西縱隊”戰略轉移溆浦打下了基礎。
  
  三、長期關注兵工廠的是辰溪地下黨
  陳策、向石宇是賀龍舊部,南昌起義時的團職軍官。他們在1938年春季前后奉中共中央之命從延安回辰溪謀劃湘西兵運,組建抗日武裝,幾經挫折,不斷尋機努力。他當然不希望辰溪兵工廠的武器落入他人之手。
  陳策與張中寧是師生關系,他早年欣賞張中寧的才華,曾竭力資助張中寧上大學和自由戀愛成婚,是張中寧的恩師。但張中寧后來成為蔣介石所賞識的紅人,雖然如此,他每次返鄉都備厚禮拜見陳策,尊敬優加。加上陳策1921年就出任過陳渠珍組織的縣團防局局長,1938年又任過縣抗日民眾自衛團主管軍事的副團長,是實際掌握軍權的人,縣內高層人士雖然私下知道陳策是共產黨人,卻都對他敬畏三分。
  陳策參加長沙“大結盟”會議回辰溪后,就與馬公武、張成棟,鐘啟明,向寬銀,劉漢臣等首領商議,想借他們之力搶奪兵工廠,組建武裝,與國民黨勢力開展運動戰,打亂國民黨的后方,爭取為早日結束內戰而作出貢獻,做人民的功臣。
  但馬、張、鐘、向、劉等人當時勢力弱小,認為時機沒成熟,不敢得罪國民黨,怕事情鬧大了,家人和家族將無以安寧,想等待時機。張玉琳覺察事機變化,他為了掌控時局,先下手為強,先后設計謀殺了掌控武裝力量的鐘啟明(安坪鄉鄉長)和向忠良,因這二人與他有仇,且有較高的軍事能力,不可能為他所用,是他奪取兵工廠的障礙。
  
  四、“三五事變”的誘因
  1948年下半年,國民黨敗局已定。蔣介石為挽回頹勢,派心腹李默庵到常德謀劃“戡亂建國”,想把湘西地方勢力完全編入國民黨掌控中,成內戰炮灰。在抗戰作出巨大犧牲而又備受排斥的湘西各大勢力派不愿手中權利旁落,因而產生思想分歧。
  汪援華抗戰時曾任少將師長,受排擠回鄉,被時任湖南省長王東原勉強聘為湖南省保安十團團長,他派手下的運輸營營長張玉琳駐防辰溪兵工廠外圍。
  李默庵受蔣介石之命到常德組織湘西“戡亂建國”的“勘建大隊”,并計劃將“勘建大隊”到邵陽整訓,主要目的是架空湖南省主席程潛,將地方勢力劃歸中央指揮。汪援華在永順接到“受編”指令,再次意識到權利旁落。于是在桑植縣長、早期共產黨人馮泉的策動下,首先在永順發難,占領縣政府,驅逐縣長楊禹久,綁架八區(永順專區)專員兼省保五旅長聶鵬升,自稱“反壓迫自衛軍”,自設“軍政委員會”,謀劃搶占沅陵,攻奪辰溪兵工廠。
  汪援華發動永順事變后,急電營長張玉琳到永順商議搶奪辰溪兵工廠。
  1949年正月十五,張玉琳從永順回辰溪后,急忙與米家琎、石玉湘、石美豪、劉漢臣、胡震、蒲和生、徐漢章等親信商議提前搶奪兵工廠,防止外地勢力占領辰溪,搞亂地方。其時,麻陽的龍飛天,古丈張平都派人參與商議搶奪兵工廠,謀劃共分槍炮,擴充勢力。
  辰溪地下黨人乘機制造輿論,營造聲勢,廣泛發布“賀龍手諭”,散布“反對國民黨,打爛兵工廠”的傳單。
  在勢在必行的環境下,張玉琳謀劃組建一個軍,將軍、師、團的編制分發給各個與已友好的地方頭領,勢力覆蓋辰溪、麻陽、瀘溪、懷化、溆浦,擬自任“軍長”。
  張玉琳雖然野心勃勃,多年為匪,但他沒有經歷過指揮大戰的戰爭經驗,沒有掌控全局的經歷,他很倚重米家琎和石玉湘這二位久經戰陣的老將;也很敬重陳策,陳策任抗日民眾自衛團副團長時,張玉琳被收編任大水田鄉的抗日民眾自衛團中隊長,在當年組織的剿匪戰斗中,他很佩服陳策的指揮才能。所以組織搶兵工廠之前,張玉琳也多次拜會陳策,因為搶了兵工廠,肯定為國民黨所不容,只得另尋靠山,投向共產黨。但他多年為匪,殺戮過多,罪惡滔天,又擔心共產黨不能容納他。
  在雪峰山抗日會戰中立功而在縣軍事參議會任職的共產黨人米慶軒、肖洪量等,又曾與張玉琳在沅陵省立九中同學,加上與米家琎宗族和同鄉的關系,分別獲得獨立團的編制,米慶軒因米家琎的推薦,擔任了石玉湘部的營長;與共產黨人陳策、向石宇保持聯系的張成棟、向寬銀、劉漢臣分別獲得團的編制。部分共產黨骨干力量滲入到張玉琳部。
  汪援華于1949年2月底從永順向沅陵進發。沅陵師管區(相當于現在的市軍區)司令員,少將馬叔明,電請駐常德的李默庵調部隊保衛沅陵,李默庵派出一個特務營約400人,用27輛汽車將人員和彈藥送到沅陵。為防誤傷城內百姓,馬叔明安排特務營駐扎到縣城邊的白田頭,針對上游酉水,扼守沅陵城。
  3月1日下午4點,永順“反壓迫自衛軍”3000多人在周海寰指揮下,乘船沿酉水而下,在沅陵白田頭與特務營交火。交戰中,沅陵縣城軍、警、政人員匆忙撤離,縣城一片大亂,后勤失去保障,導致軍心大亂,特務營失去斗志,于3月2日上午放棄陣地,撤到城郊的溪口一帶。
  當天晚上,永順“反壓迫自衛軍”潮水般涌入沅陵縣城,燒殺搶掠,奸淫婦女,無惡不作,制造震驚全國的“三二事變”。消息傳到辰溪,城內一日數驚,惶惶不可終日。
  
  五、馬公武對張玉琳約法三章
  張玉琳雖然當了營長,如果搶了兵工廠,要面對組織近二萬人槍的管理和糧草供應,必然面對黨國責難,軍事圍剿,心中猶如打鼓。張玉琳布置了搶奪兵工廠的一切后,仍心有余悸,拜訪國民黨國防委員會軍事參議員、賦閑在家的國軍中將馬公武。
  馬公武本與蔣介石政見不和,不想參與政事,卻熱心地方公益,他致力于發展經濟和教育,因張家曾洗劫過馬家在安坪的莊園,綁架馬公武的哥哥馬春圃,勒索巨資,所以,馬公武從來不屑于與張玉琳這個嗜財如命、殺人放火的狂徒打交道。張玉琳托米家琎、石玉湘聯絡馬公武后,在柳樹灣登門拜訪馬公武,馬公武不置茶水,非常嚴肅。張玉琳備厚禮腆臉求教,征求地方軍事力量的發展方向時,馬公武指出:“一、你要智取,不能傷人。要絕對保證辰溪地方治安不出大亂,百姓安全有基本保障,部隊以保護國防安全為目的,命名為‘國防軍’;二、占領兵工廠后,不要驚擾地方,要馬上整訓隊伍,設立防區,各負其責,確保辰溪平安;三、部隊給養要正常征繳,不能放縱搶掠。你做到這三點,共產黨來了,我為你說話;國民黨來了,我也能為你說話,保證你的安全。如果你做不到這三點,別怪我不客氣!”張玉琳唯唯諾諾,表示遵從。得到馬公武搶劫兵工廠的支持,他連聲道謝。
  張玉琳拜見馬公武,一是馬公武弟弟馬叔明系黃埔軍校三期生,是蔣介石親信,曾任蔣介石侍從官;二是馬公武與兵工廠關系密切,駐廠守衛連長曹湘藺對馬公武言聽計從,從不讓張玉琳入廠區,保住了廠區安全;兵工廠所需木材全部是馬公武的木材加工廠供應,馬公武熟悉兵工廠的防務;三是馬公武所辦楚屏中學學生日常進行軍事化訓練,聘請駐廠軍官任教官,又有300多人槍,軍事素養很高,有足夠的彈藥。如果馬公武的學生隊結合護廠隊的500多人槍,就軍事能力和彈藥供應看,張玉琳要想攻進兵工廠是不可能的。同時,馬公武的楚屏中學免費教育,師生關系,猶如父子,已連辦5年,嚴格按營、連軍官指揮能力軍訓學生800多人,如果拉起隊伍,無人能及。
  馬公武最后提醒張玉琳,先設好縣城防務,所有外縣參與搶劫兵工廠的人不能進入縣城,否則,槍兵入城,后果不堪設想;任何人不能傷害兵工廠人員,只能智取,不能火拚,造成人員傷亡要重金賠償。張玉琳一一答應。
  
  六、智取兵工廠
  3月4日上午,瀘溪徐漢章先搶盡了孝坪兵工廠后,攜人馬到了潭灣小田坪;永順張平也帶800人馬到了麻田。為了避免雙方火拼,造成不可挽回的局面,張玉琳以不能驚動護廠駐軍和護廠隊為由,將張平安置到銅山,將徐漢章安置在白巖祠邊的山上,口頭約定3月6日上午“共同行動”。這一緩兵之計,避免了哄搶與火拚。
  3月3日,溆浦龍潭人為首的縣警察局組織人員2000余人全部到達辰溪。他們大部分受過軍事訓練,分配他們最先搶到槍支彈藥,然后立即回防縣城,警戒外縣勢力入城;當3月4日晚上,張玉琳家鄉大水田親信帶領的4000人全部到達南莊坪兵工廠附近指定位置,規定他們搶到槍支彈藥后,立即返回原籍待命。
  由于形勢非常緊張,兵工廠組織了500多人的護廠隊,護廠隊員雖是工人出身,但他們經過長期射擊、校槍訓練,雖未上過戰場,但槍法奇準,戰斗力很強。
  兵工廠駐軍和護廠隊知道張玉琳土匪出身,是重點防治對象,但面對溆浦、瀘溪、麻陽、懷化、永順的土匪勢力,又不能不依靠張玉琳的保安營。張玉琳的保安營按規定不能入廠,面對大戰在即,張玉琳與駐廠曹連長約定,如果外圍不能守住,駐廠守軍允許保安營退入廠區工事,共同防守。因為平常保安營只有300多人,而駐廠守軍加上護廠隊約600多人,當然不在乎300人,自以為能控制局面。
  張玉琳于3月5日凌晨發動對兵工廠進攻。事先他按縣軍事參議員龔宗棠提出的“佯敗佯退,急速入廠”的戰術建議進行。
  3月5日凌晨,大霧迷蒙,兩米開外難見行人。突然北邊電廠方向響起了密集的槍炮聲,南莊坪四周也槍聲四起,加上張玉琳不斷地燃放鞭炮,混雜激烈的槍炮聲,氣氛十分緊張,護廠駐軍和護廠隊不知是計。
  由于軍情緊急,護廠駐軍炊事班很早就做好了早點,送往各個據點。守在白巖祠附近的徐漢章人馬見駐軍炊事班二人早上一擔籮筐挑飯菜,一擔水桶挑熱水,來給白巖祠駐軍班和護廠隊員送早餐,在黃泥咀橋邊射殺走在前面挑籮筐的士兵,另一個撂下水桶,逃命飛奔至廠區報信。
  面對四面圍攻,曹連長不敢貿然救援白巖祠。
  駐在白巖祠的守軍班見2000多瀘溪土匪來攻,知道反抗無益,與護廠隊50多人選擇投降。
  徐漢章進入白巖祠彈藥庫后,按事先與張玉琳約定的信號,朝天鳴槍以示“得手”了。
  張玉琳聽到白巖祠方向傳來的槍聲,急忙穿著罩在烯放的鞭炮上炸爛的外衣,帶“釘子眼”張文祥到廠大門口,向曹連長報告情況緊急,外圍守不住了,要求保安營入廠防守。曹連長知道白巖祠彈藥庫失守,已死了一名士兵,無奈只得答應。
  張玉琳率隊魚貫入廠后,當即繳了曹連長的槍,張文祥、張玉德、張玉琢、易國英等人馬上率隊包圍駐軍、護廠隊,繳了他們的槍。隨后,張玉琳朝天鳴槍三聲,石美豪帶龍潭人為主的縣公安局的人員最先趕到廠區,打開彈藥庫,開始分扛槍炮彈藥。
  張玉琳控制了兵工廠后,按照約定,在大路口渡口燃放鞭炮,城內立即響應。張玉琳的親信當即布告全城:張軍長勝利了。老百姓憂心忡忡:打爛兵工廠了。城內的富紳大多選擇帶著家人逃往鄉下,一時間,縣城大亂。
  隨后,各路人馬陸續入廠,扛槍炮、背彈藥,甚至哄搶工人家產,南莊坪一片混亂。
  
  七、安置向寬銀
  打爛了兵工廠,最著急的是向寬銀。他是縣黨部官員,張玉琳的死敵,弟弟向忠良被張玉琳謀殺后,一直處于緊張中,他將侄子向玉亮送往北方,參加了解放軍。向寬銀在縣黨部駐軍300人防身。聽到張玉琳“打爛兵工廠”的消息后,急忙帶300多人槍從縣黨部撤往熊首山布防。這300多人槍中有100多支火銃,打獵可以應付,打仗肯定不行。
  他原來與馬公武、張成棟、劉漢臣等關系友好,能抗衡張玉琳。現在張玉琳有幾萬人槍,面對這伙暴徒,自已將生死難卜。
  好在防守縣城的主力是溆浦人向承祖的人馬,與向寬銀是“家門”,又早有交往,關系要好,他不可能攻打向寬銀。張玉琳為匪多年,在安坪曾大開殺戒,結怨太多,不敢貿然對向寬銀開啟戰端。
  中午時,張玉琳委托石玉湘、沅陵專區黨部書記楊長躍和麻陽的胡震到熊首山要求向寬銀下山接受改編,將向寬銀部改編一個團。迫于形勢,礙于情面,向寬銀只得接受改編為胡震下屬的一個團,補充部分彈藥,所部移防安坪。
  
  八、打發張平
  剛安置好向寬銀,古丈張平來了。
  在結盟攻取兵工廠時,張平曾與張玉琳結拜弟兄,互稱“老庚”。張玉琳在搶兵工廠之前,將張平的人馬支到銅山,等他看到徐漢章的部分人馬背著滿背簍槍支彈藥從銅山向石榴坪開拔時,知道上當受騙了,帶著800多人,滿腹怨氣來到兵廠,見到一遍狼籍,馬上罵起了朝天娘。將人馬帶到大路口碼頭,被強行攔下。經通報后,張玉琳允許張平帶10人進城商議分槍。張平進入“國防軍”軍部,這時的軍部戒備森嚴,需經層層檢查通過才見到張玉琳。
  進入軍部,張玉琳熱情接待了張平。張平首先發問,我搬800多人的家底來給你湊熱鬧,擔責任。你卻騙我們,把我們涼在銅山。我現在需要一個師的裝備,不然我就住下來了。我的手下是管不住的,出了亂子我不負責。
  經過幾輪協商,最后,經米昭英拍板,給了張平800只漢陽槍,另配了一些機槍、炮、彈,張平才極不情愿地向浦市開拔。
  送走了張平,已過中午了,張玉琳帶30多隨從,前呼后擁來到兵工廠,見遍地狼籍。這時一個大水田口音的男子從工人家里出來,背了一袋米,還捉來一只雞,一名婦女跟在身后苦苦哀求,哭天喊地。這名“搶犯”張玉琳不認識。
  為震住亂局,張玉琳走上前,對著這名搶劫男子當胸一槍,這名匪徒當場斃命。
  接著,張玉琳命隨從人員馬上貼出告示:凡是借機搶劫的,一律格殺勿論。當天晚上,在南莊坪、馬路坪一帶的搶劫才停止,各路人馬陸續返鄉。
  
  九、慘不忍睹
  搶了兵工廠后,湘西土匪勢力膨脹,擁槍自重的人不計其數,“團長”“營長”“連長”遍地有。土匪有了“合法”身份,這些好逸惡勞之徒就把吃喝的任務分攤到老百姓頭上,苛捐雜稅多如牛毛,草菅人命,層出不窮。
  搶了兵工廠后,“張軍長”應黔陽潘壯飛之請,派一個連的人馬,參與攻占黔城,制造了黔城慘案。
  徐漢章是搶兵工廠得到槍支彈藥最多的人。他與張玉琳曾在張中寧任專員時在專員公署同事,義結金蘭。他最早參與預謀搶劫兵工廠,知道搶劫兵工廠的詳細計劃。孝坪兵工廠是他一人獨搶,之后又參與搶劫南莊坪兵工廠。
  當他參與搶劫南莊坪兵工廠,按事先約定,帶著2000多匪徒,騎著高頭大黃馬,滿載槍支彈藥回到瀘溪經過浦市時,正是上午10點。浦市鎮邊的年富力強的歐瓦匠一家剛吃過早點,正帶著幾個年幼的兒女曬磚、瓦坯。面對突然出現的土匪隊伍,他只得裝著若無其事的樣子。徐漢章搶兵工廠分得了“師長”頭銜,這個野心膨脹的家伙,自以為威風八面,而這個瓦匠竟然對自已熟視無睹,頓時惡向膽邊生,向身邊隨從要來步槍,瞄準歐瓦匠,當胸一槍,歐瓦匠中彈倒地掙扎,他約13歲的長子見狀大哭,找來木棍欲去拚命,被歐瓦匠老婆一眼看見,拚死攔住拖往窯棚里,未被徐漢章看見,保住一命。這一事件被銅山磚瓦行內部用行話傳遍,后來徐漢章逃命至新晃,加入磚瓦行業謀生,磚瓦業用行話透出信息,傳到瀘溪,瀘溪縣公安局派出精干力量到新晃抓捕。徐漢章被逮回浦市,經萬人大會公審后鎮壓了。
  熊自金是原辰溪匪首熊桂清之子,“三五事變”時才13歲的少年,在他舅父,時任長田灣鄉鄉長的支持下,被封為“連長”,擁有上百人槍。他自命不凡,帶100多人槍到修溪小黃埠抓到舉報他父親的金長發,用活人祭墳,凌遲處死,慘絕人寰。
  仙人灣的“李癲子”在“三五事變”中當上了“營長”,他霸占別人的糧田不成,當別人犁田時,他站在遠處問部屬:“你說那人是死的或是活的?”舉槍射擊,犁田的人當場死亡。
  張玉琳搶劫兵工廠后,組建“國防軍”,為了供給近二萬官兵,他組建“辰溪銀行”,強行流通偽鈔,推動通貨膨脹,造成民不聊生。
  1949年7月前,張玉琳持騎墻心態,一邊接受省長程潛的改編,一邊默許了共產黨人加入他的隊伍。當時他曾向陳策伸手要官,陳策答應委他以“湘西縱隊”副司令,他嫌官職太小,持觀望態度;這個信息被國民黨中統分子劉英渠知道,他書面報告蔣介石。1949年7月下旬,張玉琳接受張中寧的建議,將部隊改編成“暫二軍”,當上了蔣介石委他的“中將副軍長”,徹底倒向國民黨,并于8月初湖南省主席程潛宣布和平起義時,在辰溪大肆屠殺共產黨人和進步人士,圍剿“湘西縱隊”。1949年9月底解放軍進駐辰溪開始剿匪后,“暫二軍”殘部完全靠燒殺搶掠來維持供給,對抗圍剿。幾經追剿,石玉湘率“暫二軍”殘部兵敗投誠,張玉琳、米家琎等敗逃臺灣。
  自1949年9月,解放軍通過兩年多的艱苦努力,經過突破游家坳、激戰籇形地、合圍茶田垅、奔襲長田灣等多次戰斗,基本消滅了“暫二軍”殘部。在基層建政中,經歷過龔家戰斗,全縣動員清剿殘匪,并以“土改”為基礎,逐步建黨立政,付出巨大犧牲,土匪頭目和頑匪被全部消滅,建立鄉村政權和黨組織后,完全鏟除滋生土匪的社會基礎,徹底肅清了百年匪患,人民過上和平安寧的幸福生活,建立法治社會,逐步走上了康莊大道。
  (編者注:百度檢索為原創首發)我所了解的“三•五事變”經過
  我是上世紀80年代末住柳樹灣,常聽老人們聊起“三”往事;90年代初在縣稅務局工作,解放初很多“湘西縱隊”關鍵成員曾在稅務局工作,留下大量談資;90年代稅務局的門衛是航運公司退休老干部,同是航運公司離休的向紹敬經常拄拐杖到門衛室聊他那曲折的經歷。向紹敬1937年初赴延安,1939年入黨后奉黨組織之命從陜西回辰溪從事地下工作,他在辰溪經歷了抗日戰爭時期,親自秘密接待來辰溪視察的胡喬木、鄧穎超等中央領導來辰視察;“三五事變”后參與籌建黨的地下武裝,參與1950年辰溪縣鎮壓反革命的歷史審查工作。以上豐富的談資記憶和文史記載、社會調查相結合,連成此文。
  1949年春發生的“湘西事變”,國民黨在湘西縣級政權,全部被土匪武裝奪取,脫離了國民黨統治,成為各自為政的地方惡霸勢力。“湘西事變”中最有影響的是發生在辰溪,以張玉琳為首的匪徒,洗劫國民黨軍政部所屬重點軍工企業——位于辰溪的第十一兵工廠的“三五事變”,轟動全國,因為辰溪兵工廠是國民黨在西南最大的兵工廠,動搖國民黨內戰依托西南地區天然屏障,阻礙解放全國的戰略部署,震動蔣介石。
  從辰溪“三五事變”可以看出,國民黨內戰不得人心,戰略布局上也注定失敗。
  抗戰勝利后,國民黨為了內戰,將全部武裝派往內戰前線。抗戰時期駐辰溪,主要保護兵工廠安全的獨立三十二旅,在抗戰勝利后,急速調往武漢。駐守兵工廠的中央軍只有一個連,兵力不足50人,連長曹湘藺是北方人,雖然軍事素質高,但他對辰溪社情民意毫不知情,他只能負責廠內防務。
  駐廠外圍安全防務部隊是省保安十團運輸營,營長是曾被張中寧收編的大水田土匪張玉琳,該團團長是永順人汪援華,常駐永順,對辰溪兵工廠安全防衛毫無警覺;而張玉琳營的部屬全部是張本人的親信,汪援華實際上無力控制張玉琳。
  張玉琳野心勃勃,對兵工廠覬覦日久,蓄勢以待。所以曹湘藺重點防治對象實際上是張玉琳,他依靠的重點是馬公武和向忠良,馬公武弟馬叔明是沅陵師管區(相當于現在的軍分區)司令員,可以調動軍隊;向忠良是隸屬沅陵師管區的縣軍事科科長,他與哥哥向寬銀都是縣黨部副書記長,掌控縣軍事科300多人槍。曹湘藺與馬公武,縣軍事科長向忠良是鐵桿關系。馬家包攬了兵工廠的木料加工和木材供應,與兵工廠密切的經濟往來,成馬家致富的主要經濟來源。
  辰溪兵工廠生產國民黨內戰的主要武器資源,處于非常重要的戰略地位,卻只有一個連的守衛,防衛空虛,十分顯眼。
  國民黨辰溪縣政府為了保障兵工廠的安全,牽制張玉琳,抗戰結束后,特別組建了辰溪縣保安大隊,聘請米家琎擔任大隊長。可以調動縣軍事科和警察局武裝,約有500多人槍。
  米家琎派名米昭英,是黃溪口周家村人,原是川軍將領,任過師長,在滇緬抗戰中立有大功而授中將軍銜,但不是蔣介石嫡系,有軍功卻受排擠,被解職返鄉,正是滿腹怨氣的時候。但他有豐富的軍事經驗,有廣泛的國民黨高層人脈資源,被縣政府所倚重。
  米家琎是黃溪口人,又是米氏宗祠祠長,自然倚重黃溪口勢力;加上米家琎是隨龍頭庵米賢松進入軍界的,米賢松是米家琎的“老長官”,自然對“老長官”的子弟格外關照,“老長官”的侄子米慶軒、米慶舜,外甥肖洪量、劉本祿及近親肖守訓等共產黨骨干力量自然而然成了米家琎的骨干。
  當時,國民黨軍事上忙于內戰,湘西防務空虛,土匪勢力膨脹,各種勢力對辰溪兵工廠虎視眈眈。
  
  一、最先關注辰溪兵工廠的是陳明仁將軍
  陳明仁將軍參加過滇緬抗戰,戰功顯赫,被蔣介石明升暗降,削去兵權后,他僅帶一個警衛連返鄉,警衛連駐在他家鄉澧陵附近的瞿家祠。這個警衛連的連長是辰溪縣安坪人瞿顯干,在滇緬戰場上,隨陳明仁出生入死,是陳明仁最信任的青年軍官之一。
  陳明仁被削兵權時,他在家鄉靜觀時局,每天讀書看報,覺得辰溪兵工廠防務空虛,是國防之弊,深感憂心。他將警衛連主力40余人攜電臺調往瀘溪浦市,因連長瞿顯干在辰溪出生,在浦市長大,對浦市相當熟悉,在辰溪也有人脈,利于觀察辰溪兵工廠(包括孝坪兵工廠)動態。陳明仁囑咐瞿顯干“蓄勢待發,伺機而動”。
  瞿顯干與安坪人向寬銀、向忠良等關系要好,經常往返于辰浦之間,對辰溪兵工廠防務非常熟悉。瞿顯干率警衛連移駐浦市后,整訓部隊,補充兵員,將兵力擴充到200多人,對浦市治安起到了很好的維護作用;因上級只給一個“連”的編制,加上經費的限制,他不能再擴大兵力。
  1948年遼沈戰役時,蔣介石啟用了陳明仁,陳明仁急赴東北戰場,瞿顯干失去政治依靠。
  瞿顯干當時只有20多歲,不敢再貿然擴大編制,在“湘西事變”中雖屬國民黨中央軍,因勢單力薄,微不足道,只能駐防浦市。瞿顯干的警衛連中有7人是共產黨員,他們在1949年9月促成全連在常德和平起義時表明了身份。
  張玉琳“打爛兵工廠”不久,瞿顯干曾帶陳明仁意見到辰溪密見石美豪,石美豪當時有“師長”頭銜,看不起“連長”,加上與陳明仁不熟悉,不愿合作,最終選擇投靠尹立言。
  
  二、李濟深關注辰溪兵工廠
  1948年1月,李濟深在香港聯絡民國高層成立的“民革”任中央執行委員會主席。“民革”成立,意在分化瓦解國民黨的獨裁統治,也有組建軍事組織的計劃。是年冬,洞口籍國民黨中將尹立言失意官場,他按李濟深意圖,應表弟賀鋤非(溆浦人)之邀,返回長沙,經過籌劃,在長沙大西門大美油行主持召開16人“大結盟”會議,參加的人員中就有辰溪地下黨人陳策、溆浦向承祖、永順汪援華、綏寧石美豪等。“大結盟”會議根據李濟深策略,籌建屬民革中央指揮的“西南聯軍”,尹立言自任中將司令,下轄8個軍的空架子,官多兵少,計劃搶奪辰溪兵工廠武器為裝備,擴充人馬,充實武裝。
  事后,尹立言通過國民黨上層關系,安排了親信石美豪任辰溪縣公安局局長,為搶奪兵工廠埋下了伏筆。
  石美豪是綏寧人,本是一位出色的抗戰軍人,是名將謝晉元手下,1937年淞滬抗戰時死守留行倉庫的三名連長之一。他在抗戰中立有殊功卻備受排斥,四處碰壁,他遇到尹立言,感到他鄉逢知已,愿為知已者死。經尹立言籌劃,他帶領溆浦龍潭雪峰部隊的主要成員向承祖、諶志錦等來到辰溪縣公安局就任局長,替代了很有勢力的多年原任局長劉漢臣。經陳策周轉,劉漢臣轉任縣治安大隊。
  在陳策的輔助下,石美豪先拜見辰溪縣內各派勢力頭領,與張玉琳、米家琎、石玉湘、雷鎮遠、陳慶東、劉華峰、劉漢臣、龔宗棠等地方頭領結成“兄弟”,他排行老九,成為辰溪江湖“九哥”,在辰溪掌握了龐大的社會資源,很快站穩了腳根。
  陳策、向石宇等與石美豪、向承祖、諶志錦等人也結成了“兄弟”關系,為日后“湘西縱隊”戰略轉移溆浦打下了基礎。
  
  三、長期關注兵工廠的是辰溪地下黨
  陳策、向石宇是賀龍舊部,南昌起義時的團職軍官。他們在1938年春季前后奉中共中央之命從延安回辰溪謀劃湘西兵運,組建抗日武裝,幾經挫折,不斷尋機努力。他當然不希望辰溪兵工廠的武器落入他人之手。
  陳策與張中寧是師生關系,他早年欣賞張中寧的才華,曾竭力資助張中寧上大學和自由戀愛成婚,是張中寧的恩師。但張中寧后來成為蔣介石所賞識的紅人,雖然如此,他每次返鄉都備厚禮拜見陳策,尊敬優加。加上陳策1921年就出任過陳渠珍組織的縣團防局局長,1938年又任過縣抗日民眾自衛團主管軍事的副團長,是實際掌握軍權的人,縣內高層人士雖然私下知道陳策是共產黨人,卻都對他敬畏三分。
  陳策參加長沙“大結盟”會議回辰溪后,就與馬公武、張成棟,鐘啟明,向寬銀,劉漢臣等首領商議,想借他們之力搶奪兵工廠,組建武裝,與國民黨勢力開展運動戰,打亂國民黨的后方,爭取為早日結束內戰而作出貢獻,做人民的功臣。
  但馬、張、鐘、向、劉等人當時勢力弱小,認為時機沒成熟,不敢得罪國民黨,怕事情鬧大了,家人和家族將無以安寧,想等待時機。張玉琳覺察事機變化,他為了掌控時局,先下手為強,先后設計謀殺了掌控武裝力量的鐘啟明(安坪鄉鄉長)和向忠良,因這二人與他有仇,且有較高的軍事能力,不可能為他所用,是他奪取兵工廠的障礙。
  
  四、“三五事變”的誘因
  1948年下半年,國民黨敗局已定。蔣介石為挽回頹勢,派心腹李默庵到常德謀劃“戡亂建國”,想把湘西地方勢力完全編入國民黨掌控中,成內戰炮灰。在抗戰作出巨大犧牲而又備受排斥的湘西各大勢力派不愿手中權利旁落,因而產生思想分歧。
  汪援華抗戰時曾任少將師長,受排擠回鄉,被時任湖南省長王東原勉強聘為湖南省保安十團團長,他派手下的運輸營營長張玉琳駐防辰溪兵工廠外圍。
  李默庵受蔣介石之命到常德組織湘西“戡亂建國”的“勘建大隊”,并計劃將“勘建大隊”到邵陽整訓,主要目的是架空湖南省主席程潛,將地方勢力劃歸中央指揮。汪援華在永順接到“受編”指令,再次意識到權利旁落。于是在桑植縣長、早期共產黨人馮泉的策動下,首先在永順發難,占領縣政府,驅逐縣長楊禹久,綁架八區(永順專區)專員兼省保五旅長聶鵬升,自稱“反壓迫自衛軍”,自設“軍政委員會”,謀劃搶占沅陵,攻奪辰溪兵工廠。
  汪援華發動永順事變后,急電營長張玉琳到永順商議搶奪辰溪兵工廠。
  1949年正月十五,張玉琳從永順回辰溪后,急忙與米家琎、石玉湘、石美豪、劉漢臣、胡震、蒲和生、徐漢章等親信商議提前搶奪兵工廠,防止外地勢力占領辰溪,搞亂地方。其時,麻陽的龍飛天,古丈張平都派人參與商議搶奪兵工廠,謀劃共分槍炮,擴充勢力。
  辰溪地下黨人乘機制造輿論,營造聲勢,廣泛發布“賀龍手諭”,散布“反對國民黨,打爛兵工廠”的傳單。
  在勢在必行的環境下,張玉琳謀劃組建一個軍,將軍、師、團的編制分發給各個與已友好的地方頭領,勢力覆蓋辰溪、麻陽、瀘溪、懷化、溆浦,擬自任“軍長”。
  張玉琳雖然野心勃勃,多年為匪,但他沒有經歷過指揮大戰的戰爭經驗,沒有掌控全局的經歷,他很倚重米家琎和石玉湘這二位久經戰陣的老將;也很敬重陳策,陳策任抗日民眾自衛團副團長時,張玉琳被收編任大水田鄉的抗日民眾自衛團中隊長,在當年組織的剿匪戰斗中,他很佩服陳策的指揮才能。所以組織搶兵工廠之前,張玉琳也多次拜會陳策,因為搶了兵工廠,肯定為國民黨所不容,只得另尋靠山,投向共產黨。但他多年為匪,殺戮過多,罪惡滔天,又擔心共產黨不能容納他。
  在雪峰山抗日會戰中立功而在縣軍事參議會任職的共產黨人米慶軒、肖洪量等,又曾與張玉琳在沅陵省立九中同學,加上與米家琎宗族和同鄉的關系,分別獲得獨立團的編制,米慶軒因米家琎的推薦,擔任了石玉湘部的營長;與共產黨人陳策、向石宇保持聯系的張成棟、向寬銀、劉漢臣分別獲得團的編制。部分共產黨骨干力量滲入到張玉琳部。
  汪援華于1949年2月底從永順向沅陵進發。沅陵師管區(相當于現在的市軍區)司令員,少將馬叔明,電請駐常德的李默庵調部隊保衛沅陵,李默庵派出一個特務營約400人,用27輛汽車將人員和彈藥送到沅陵。為防誤傷城內百姓,馬叔明安排特務營駐扎到縣城邊的白田頭,針對上游酉水,扼守沅陵城。
  3月1日下午4點,永順“反壓迫自衛軍”3000多人在周海寰指揮下,乘船沿酉水而下,在沅陵白田頭與特務營交火。交戰中,沅陵縣城軍、警、政人員匆忙撤離,縣城一片大亂,后勤失去保障,導致軍心大亂,特務營失去斗志,于3月2日上午放棄陣地,撤到城郊的溪口一帶。
  當天晚上,永順“反壓迫自衛軍”潮水般涌入沅陵縣城,燒殺搶掠,奸淫婦女,無惡不作,制造震驚全國的“三二事變”。消息傳到辰溪,城內一日數驚,惶惶不可終日。
  
  五、馬公武對張玉琳約法三章
  張玉琳雖然當了營長,如果搶了兵工廠,要面對組織近二萬人槍的管理和糧草供應,必然面對黨國責難,軍事圍剿,心中猶如打鼓。張玉琳布置了搶奪兵工廠的一切后,仍心有余悸,拜訪國民黨國防委員會軍事參議員、賦閑在家的國軍中將馬公武。
  馬公武本與蔣介石政見不和,不想參與政事,卻熱心地方公益,他致力于發展經濟和教育,因張家曾洗劫過馬家在安坪的莊園,綁架馬公武的哥哥馬春圃,勒索巨資,所以,馬公武從來不屑于與張玉琳這個嗜財如命、殺人放火的狂徒打交道。張玉琳托米家琎、石玉湘聯絡馬公武后,在柳樹灣登門拜訪馬公武,馬公武不置茶水,非常嚴肅。張玉琳備厚禮腆臉求教,征求地方軍事力量的發展方向時,馬公武指出:“一、你要智取,不能傷人。要絕對保證辰溪地方治安不出大亂,百姓安全有基本保障,部隊以保護國防安全為目的,命名為‘國防軍’;二、占領兵工廠后,不要驚擾地方,要馬上整訓隊伍,設立防區,各負其責,確保辰溪平安;三、部隊給養要正常征繳,不能放縱搶掠。你做到這三點,共產黨來了,我為你說話;國民黨來了,我也能為你說話,保證你的安全。如果你做不到這三點,別怪我不客氣!”張玉琳唯唯諾諾,表示遵從。得到馬公武搶劫兵工廠的支持,他連聲道謝。
  張玉琳拜見馬公武,一是馬公武弟弟馬叔明系黃埔軍校三期生,是蔣介石親信,曾任蔣介石侍從官;二是馬公武與兵工廠關系密切,駐廠守衛連長曹湘藺對馬公武言聽計從,從不讓張玉琳入廠區,保住了廠區安全;兵工廠所需木材全部是馬公武的木材加工廠供應,馬公武熟悉兵工廠的防務;三是馬公武所辦楚屏中學學生日常進行軍事化訓練,聘請駐廠軍官任教官,又有300多人槍,軍事素養很高,有足夠的彈藥。如果馬公武的學生隊結合護廠隊的500多人槍,就軍事能力和彈藥供應看,張玉琳要想攻進兵工廠是不可能的。同時,馬公武的楚屏中學免費教育,師生關系,猶如父子,已連辦5年,嚴格按營、連軍官指揮能力軍訓學生800多人,如果拉起隊伍,無人能及。
  馬公武最后提醒張玉琳,先設好縣城防務,所有外縣參與搶劫兵工廠的人不能進入縣城,否則,槍兵入城,后果不堪設想;任何人不能傷害兵工廠人員,只能智取,不能火拚,造成人員傷亡要重金賠償。張玉琳一一答應。
  
  六、智取兵工廠
  3月4日上午,瀘溪徐漢章先搶盡了孝坪兵工廠后,攜人馬到了潭灣小田坪;永順張平也帶800人馬到了麻田。為了避免雙方火拼,造成不可挽回的局面,張玉琳以不能驚動護廠駐軍和護廠隊為由,將張平安置到銅山,將徐漢章安置在白巖祠邊的山上,口頭約定3月6日上午“共同行動”。這一緩兵之計,避免了哄搶與火拚。
  3月3日,溆浦龍潭人為首的縣警察局組織人員2000余人全部到達辰溪。他們大部分受過軍事訓練,分配他們最先搶到槍支彈藥,然后立即回防縣城,警戒外縣勢力入城;當3月4日晚上,張玉琳家鄉大水田親信帶領的4000人全部到達南莊坪兵工廠附近指定位置,規定他們搶到槍支彈藥后,立即返回原籍待命。
  由于形勢非常緊張,兵工廠組織了500多人的護廠隊,護廠隊員雖是工人出身,但他們經過長期射擊、校槍訓練,雖未上過戰場,但槍法奇準,戰斗力很強。
  兵工廠駐軍和護廠隊知道張玉琳土匪出身,是重點防治對象,但面對溆浦、瀘溪、麻陽、懷化、永順的土匪勢力,又不能不依靠張玉琳的保安營。張玉琳的保安營按規定不能入廠,面對大戰在即,張玉琳與駐廠曹連長約定,如果外圍不能守住,駐廠守軍允許保安營退入廠區工事,共同防守。因為平常保安營只有300多人,而駐廠守軍加上護廠隊約600多人,當然不在乎300人,自以為能控制局面。
  張玉琳于3月5日凌晨發動對兵工廠進攻。事先他按縣軍事參議員龔宗棠提出的“佯敗佯退,急速入廠”的戰術建議進行。
  3月5日凌晨,大霧迷蒙,兩米開外難見行人。突然北邊電廠方向響起了密集的槍炮聲,南莊坪四周也槍聲四起,加上張玉琳不斷地燃放鞭炮,混雜激烈的槍炮聲,氣氛十分緊張,護廠駐軍和護廠隊不知是計。
  由于軍情緊急,護廠駐軍炊事班很早就做好了早點,送往各個據點。守在白巖祠附近的徐漢章人馬見駐軍炊事班二人早上一擔籮筐挑飯菜,一擔水桶挑熱水,來給白巖祠駐軍班和護廠隊員送早餐,在黃泥咀橋邊射殺走在前面挑籮筐的士兵,另一個撂下水桶,逃命飛奔至廠區報信。
  面對四面圍攻,曹連長不敢貿然救援白巖祠。
  駐在白巖祠的守軍班見2000多瀘溪土匪來攻,知道反抗無益,與護廠隊50多人選擇投降。
  徐漢章進入白巖祠彈藥庫后,按事先與張玉琳約定的信號,朝天鳴槍以示“得手”了。
  張玉琳聽到白巖祠方向傳來的槍聲,急忙穿著罩在烯放的鞭炮上炸爛的外衣,帶“釘子眼”張文祥到廠大門口,向曹連長報告情況緊急,外圍守不住了,要求保安營入廠防守。曹連長知道白巖祠彈藥庫失守,已死了一名士兵,無奈只得答應。
  張玉琳率隊魚貫入廠后,當即繳了曹連長的槍,張文祥、張玉德、張玉琢、易國英等人馬上率隊包圍駐軍、護廠隊,繳了他們的槍。隨后,張玉琳朝天鳴槍三聲,石美豪帶龍潭人為主的縣公安局的人員最先趕到廠區,打開彈藥庫,開始分扛槍炮彈藥。
  張玉琳控制了兵工廠后,按照約定,在大路口渡口燃放鞭炮,城內立即響應。張玉琳的親信當即布告全城:張軍長勝利了。老百姓憂心忡忡:打爛兵工廠了。城內的富紳大多選擇帶著家人逃往鄉下,一時間,縣城大亂。
  隨后,各路人馬陸續入廠,扛槍炮、背彈藥,甚至哄搶工人家產,南莊坪一片混亂。
  
  七、安置向寬銀
  打爛了兵工廠,最著急的是向寬銀。他是縣黨部官員,張玉琳的死敵,弟弟向忠良被張玉琳謀殺后,一直處于緊張中,他將侄子向玉亮送往北方,參加了解放軍。向寬銀在縣黨部駐軍300人防身。聽到張玉琳“打爛兵工廠”的消息后,急忙帶300多人槍從縣黨部撤往熊首山布防。這300多人槍中有100多支火銃,打獵可以應付,打仗肯定不行。
  他原來與馬公武、張成棟、劉漢臣等關系友好,能抗衡張玉琳。現在張玉琳有幾萬人槍,面對這伙暴徒,自已將生死難卜。
  好在防守縣城的主力是溆浦人向承祖的人馬,與向寬銀是“家門”,又早有交往,關系要好,他不可能攻打向寬銀。張玉琳為匪多年,在安坪曾大開殺戒,結怨太多,不敢貿然對向寬銀開啟戰端。
  中午時,張玉琳委托石玉湘、沅陵專區黨部書記楊長躍和麻陽的胡震到熊首山要求向寬銀下山接受改編,將向寬銀部改編一個團。迫于形勢,礙于情面,向寬銀只得接受改編為胡震下屬的一個團,補充部分彈藥,所部移防安坪。
  
  八、打發張平
  剛安置好向寬銀,古丈張平來了。
  在結盟攻取兵工廠時,張平曾與張玉琳結拜弟兄,互稱“老庚”。張玉琳在搶兵工廠之前,將張平的人馬支到銅山,等他看到徐漢章的部分人馬背著滿背簍槍支彈藥從銅山向石榴坪開拔時,知道上當受騙了,帶著800多人,滿腹怨氣來到兵廠,見到一遍狼籍,馬上罵起了朝天娘。將人馬帶到大路口碼頭,被強行攔下。經通報后,張玉琳允許張平帶10人進城商議分槍。張平進入“國防軍”軍部,這時的軍部戒備森嚴,需經層層檢查通過才見到張玉琳。
  進入軍部,張玉琳熱情接待了張平。張平首先發問,我搬800多人的家底來給你湊熱鬧,擔責任。你卻騙我們,把我們涼在銅山。我現在需要一個師的裝備,不然我就住下來了。我的手下是管不住的,出了亂子我不負責。
  經過幾輪協商,最后,經米昭英拍板,給了張平800只漢陽槍,另配了一些機槍、炮、彈,張平才極不情愿地向浦市開拔。
  送走了張平,已過中午了,張玉琳帶30多隨從,前呼后擁來到兵工廠,見遍地狼籍。這時一個大水田口音的男子從工人家里出來,背了一袋米,還捉來一只雞,一名婦女跟在身后苦苦哀求,哭天喊地。這名“搶犯”張玉琳不認識。
  為震住亂局,張玉琳走上前,對著這名搶劫男子當胸一槍,這名匪徒當場斃命。
  接著,張玉琳命隨從人員馬上貼出告示:凡是借機搶劫的,一律格殺勿論。當天晚上,在南莊坪、馬路坪一帶的搶劫才停止,各路人馬陸續返鄉。
  
  九、慘不忍睹
  搶了兵工廠后,湘西土匪勢力膨脹,擁槍自重的人不計其數,“團長”“營長”“連長”遍地有。土匪有了“合法”身份,這些好逸惡勞之徒就把吃喝的任務分攤到老百姓頭上,苛捐雜稅多如牛毛,草菅人命,層出不窮。
  搶了兵工廠后,“張軍長”應黔陽潘壯飛之請,派一個連的人馬,參與攻占黔城,制造了黔城慘案。
  徐漢章是搶兵工廠得到槍支彈藥最多的人。他與張玉琳曾在張中寧任專員時在專員公署同事,義結金蘭。他最早參與預謀搶劫兵工廠,知道搶劫兵工廠的詳細計劃。孝坪兵工廠是他一人獨搶,之后又參與搶劫南莊坪兵工廠。
  當他參與搶劫南莊坪兵工廠,按事先約定,帶著2000多匪徒,騎著高頭大黃馬,滿載槍支彈藥回到瀘溪經過浦市時,正是上午10點。浦市鎮邊的年富力強的歐瓦匠一家剛吃過早點,正帶著幾個年幼的兒女曬磚、瓦坯。面對突然出現的土匪隊伍,他只得裝著若無其事的樣子。徐漢章搶兵工廠分得了“師長”頭銜,這個野心膨脹的家伙,自以為威風八面,而這個瓦匠竟然對自已熟視無睹,頓時惡向膽邊生,向身邊隨從要來步槍,瞄準歐瓦匠,當胸一槍,歐瓦匠中彈倒地掙扎,他約13歲的長子見狀大哭,找來木棍欲去拚命,被歐瓦匠老婆一眼看見,拚死攔住拖往窯棚里,未被徐漢章看見,保住一命。這一事件被銅山磚瓦行內部用行話傳遍,后來徐漢章逃命至新晃,加入磚瓦行業謀生,磚瓦業用行話透出信息,傳到瀘溪,瀘溪縣公安局派出精干力量到新晃抓捕。徐漢章被逮回浦市,經萬人大會公審后鎮壓了。
  熊自金是原辰溪匪首熊桂清之子,“三五事變”時才13歲的少年,在他舅父,時任長田灣鄉鄉長的支持下,被封為“連長”,擁有上百人槍。他自命不凡,帶100多人槍到修溪小黃埠抓到舉報他父親的金長發,用活人祭墳,凌遲處死,慘絕人寰。
  仙人灣的“李癲子”在“三五事變”中當上了“營長”,他霸占別人的糧田不成,當別人犁田時,他站在遠處問部屬:“你說那人是死的或是活的?”舉槍射擊,犁田的人當場死亡。
  張玉琳搶劫兵工廠后,組建“國防軍”,為了供給近二萬官兵,他組建“辰溪銀行”,強行流通偽鈔,推動通貨膨脹,造成民不聊生。
  1949年7月前,張玉琳持騎墻心態,一邊接受省長程潛的改編,一邊默許了共產黨人加入他的隊伍。當時他曾向陳策伸手要官,陳策答應委他以“湘西縱隊”副司令,他嫌官職太小,持觀望態度;這個信息被國民黨中統分子劉英渠知道,他書面報告蔣介石。1949年7月下旬,張玉琳接受張中寧的建議,將部隊改編成“暫二軍”,當上了蔣介石委他的“中將副軍長”,徹底倒向國民黨,并于8月初湖南省主席程潛宣布和平起義時,在辰溪大肆屠殺共產黨人和進步人士,圍剿“湘西縱隊”。1949年9月底解放軍進駐辰溪開始剿匪后,“暫二軍”殘部完全靠燒殺搶掠來維持供給,對抗圍剿。幾經追剿,石玉湘率“暫二軍”殘部兵敗投誠,張玉琳、米家琎等敗逃臺灣。
  自1949年9月,解放軍通過兩年多的艱苦努力,經過突破游家坳、激戰籇形地、合圍茶田垅、奔襲長田灣等多次戰斗,基本消滅了“暫二軍”殘部。在基層建政中,經歷過龔家戰斗,全縣動員清剿殘匪,并以“土改”為基礎,逐步建黨立政,付出巨大犧牲,土匪頭目和頑匪被全部消滅,建立鄉村政權和黨組織后,完全鏟除滋生土匪的社會基礎,徹底肅清了百年匪患,人民過上和平安寧的幸福生活,建立法治社會,逐步走上了康莊大道。
  (編者注:百度檢索為原創首發)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修舊如舊不是刻舟求劍
下一篇:愛畫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