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页 > 雜文 > 心居

心居

我的心居,是一間自己專用的房間¬¬---書房兼畫室。
  過去我全家的住房也就是一間宿舍,書房亦臥室、書桌也餐桌、菜香混墨香,寫寫畫畫一直與吃飯睡覺同斗一間,雖說噪雜些,倒也溫馨。
  2012年春那年,一家人喬遷別墅入住,在無數年忍受住宅擠窄、一旦擁有一間屬于自己可以獨享的書房,那心情就如賈寶玉剛進洞房,真是“從古到今、天上人間,是第一件稱心滿意的事啊”!
  讀書人的書房大都有個名字,一稱齋號,我亦然。
  古書《說文》中記載:齋,潔也。古代文人把書房稱之為書齋,覺得身入書房,讀書是件清心凝神的事,該抱著一種虔誠的態度,因而書房以多“齋”命名。如王安石的“昭文齋”、劉鶚的“抱殘守齋”、梁啟超的“飲冰室書齋”、周作人的“苦雨齋”等等,這例子多了。一個儒雅動情的齋號,可激勵齋主念念不忘,終身為之奮斗,也可讓旁觀者為之感慨萬千。吾喜愛書畫,尤愛追逐金石味,一則源于書法鐘情于石鼓文、漢魏碑刻,追求一種雄渾古拙之感,此所謂“金石味”;二則在繪畫中,金石氣是指以“揚州八怪”等為代表的一批畫家開創追求古拙的筆墨趣味,這就是:古人善書者必善畫,以畫之墨法通于書法,書畫同源,最高層當以金石之味也。故,我給書房取名“金石齋”,實有故作附庸風雅之嫌。
  我現在有了真正獨立的書房,也不曾細想這面積是否夠得上“房”,那規模和檔次,是否稱得上“齋”,這些都不重要,即便不大,但房中擺上一張長桌畫案,中置秉燭夜讀之物和文竹、松柏盆景。下放一只仿古青花瓷畫缸,放些文書畫稿。再擺放堆滿書籍的兩組書柜,兩排書架上可陳列書、帖和文房四寶。書架放張小幾,上放插瓶一只,以鮮花收集香氣,所謂“一縷書香壓百香”嘛。正面墻上,斜著掛上劍頭朝下的辟邪之物“桃木劍”,對面墻上安置書畫作品展示模板,書房畫室一體,在這個小天地里,可讀書、可寫作、可作畫、可習字……,就足夠了。
  我要我的書房“四壁皆書”,故而房中除去門窗、正面墻,凡墻壁處,皆造架放書,我喜歡被書埋起來的感覺。
  抬眼一望----哦,架上有書,四壁有書,厚的薄的,精裝的,簡裝的,有縮衣節食一本本買的,有親朋好友見贈的……。一本本都有歲月留下的“鈐記”,一本本都有這樣那樣不同的來歷,置身其中,先不說閱讀的快樂,光依稀想想這些書的“來歷”和因來歷而生的“故事”,就夠自我陶醉的了。此刻,我又仿佛置身于唐代詩人劉禹錫《陋室銘》:“斯是陋室,惟吾德馨。苔痕上階綠,草色入簾青。談笑有鴻儒,往來無白丁。可以調素琴,閱金經,無絲竹之亂耳,無案牘之勞形”的高潔志行和安貧樂道的境界。
  “紙和筆,畢生友,一盞孤燈長伴守”,我在書房里這樣“明志”。
  我每每鉆進書房,靜靜坐在里邊,如坐在自己的心里,任由一己自由地思考。面對那些書冊,一個人可以像將軍一樣檢閱他的部隊,也因為有這樣一處書房,我隨時可以把風雨喧囂隔在窗外,獨自面對自己的內心,享受一個人獨處時的孤獨快樂。
  書房里的快樂,除去習字、作畫和寫作,就是翻書了。只有在翻書時才會有一種富有感。柜架上的書并非全看過,有的只有略略翻一下,有的得到后,順手放在柜架上,過后就忘了,有的即便翻過也記不起來。惟其這樣,每每翻書都會有新的發現、新的感受,甚至新的驚喜。哎呦,我還有這么一本好書呢!這便從柜架抽出來看。
  書房里是一個世界,一個一己的世界,又是一個放得下整個世界的世界。書房在自己家里,讀書的人就有了特殊的意味:生活的一半是情感的,書房的一半是精神的,當然,情感升華了也是一種精神,精神至深處又有一種情感。世界有無數令人神往的地方,對于讀書人,最最神之所往之處,還是自己的書房。我喜歡每天走進書房那一瞬的感覺。我總會想起哈姆雷特的那句話:“即使把我放在火柴盒里,我也是無限空間的主宰者。”
  退居后,便如野鳥回巢,無限溫馨,我與書房融為一體。每日清晨,明媚的陽光打在身上暖洋洋,捧起一本書閑讀,倦了就閉上眼小憩一會兒又或者發發呆,內心的充實和滿足會讓我有一種說不出的幸福感。讀至興起處,拍手叫好,讀到傷心落寞時,黯然神傷。在那一刻,我就好像就是海明威筆下的那個老人,又或者搖身一變成了多愁善感的林黛玉,這便是讀書的魅力,有時讓人痛不欲生卻又欲罷不能。倘若晴天書房讀書會有一股陽光的味道,能讓人愉悅一整天。倘若陰雨天讀書,窩在沙發里,用毛毯把自己裹得暖暖的,累了就隔簾聽雨……。
  人的欲望總是無止境的,盡管現在已然有了,但當眼見得還是有許多書不得不被我“藏”在另一些書的后邊,還有許多想買的書也因實在無地自容而不得不狠心不買時,我又異想天開了,假如,我們的書房能夠大而無窮、能夠設在四周碧綠一片的森林中、假如那些心愛的想看的書,就像自然生長的樹葉,摘不完、看不盡,卻沒有一片相同。閱讀時,還可以“聊借翠色怡倦眼”,那該多好啊!
  當然,這只是夢想,但也正是這點夢想,我才永遠固執---盡管未來發展中電腦必將取代書本,盡管更多的人是在以電腦代筆,盡管越來越多的人已迷醉于網上閱讀,但是,我依然并寧愿相信,書房和大自然的那片綠色一樣,賦予我們的,并不只是知識的慰藉,而是生存的方式,生命的信念。所以我堅信,無論世界怎么改變,電腦永遠代替不了書本,中華民族傳統文化永存,書房永存。
  家有書房,可抵歲月悠長。一支筆,一本書,一杯茶,和書為伴,擁書入夢,我寧愿將余生的所有時光都在書房里度過。
  書房乃我心居之處,因又稱心居。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