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页 > 雜文 > 黑人白話之三

黑人白話之三

◎《黑馬由韁》
  古往今來,杭州的名人墓地很多,尤其是在西山、南山、北山、孤山。所以,杭州有許多秘密都埋在了地下,也埋在許多后人的心里。一百個人看杭州,會有一百個理由。
  20221110
  ◎《黑馬由韁》
  從惠州到徐聞,再渡過瓊州海峽,同一條路,蘇東坡走了好幾個月的時間,而我們僅僅用了一天。九個小時七百公里,打破了黑人的自駕記錄,而且是在年近古稀的時候。
  20221110
  ◎《黑人白話》
  當年在陵水香水灣蟈蟈家的陽臺上一邊喝酒一邊看海;今天在惠州碧桂園杜杜家的陽臺上一邊干杯一邊觀山。其實,最美的風景莫過于親情友情,尤其是通過美妙的歌聲相互吸引的兄弟姐妹之情。再見了有情有義的潤楊溪谷,再見了如詩如畫的惠州西湖,再見了打牌“打架”的歡聲笑語,再見了好吃好喝的煎炒烹煮。
  20221109
  ◎《黑人白話》
  下元節,親情節;十月十五,天心明月。方才還對亡兄的女兒說:對逝者最好的祭奠,一是隨他所愿;二是顧好活人;三是善待自己——只要我們好好活著,我們所愛的亡故親朋就依然活著。
  20221108(十月十五)
  ◎《黑水白沙》
  黑人與沈陽光榮街及其周邊單位的歷史淵源大概也有四五十年:先是人民旅社,后來是遼寧廣播電臺,再后來是二零二醫院,再后來是省國投公司,再后來是光榮副食商店,再后來是省委機關大院……
  20221106
  ◎《黑人白話》
  剛剛從蘇堤回來,是從雷峰塔上走下來的。這一路走累了,走熱了,走渴了,走餓了……就在蘇堤南端蘇東坡紀念館后院西湖邊的石凳上,吃飽了,喝足了,寬衣了,睡著了……湖水清澈見底,一大群黑色的游魚中唯有一條紅魚慢慢的獨往獨來,蘇東坡就是這樣的紅魚……敗時他自信:天涯何處無芳草;窘時他自嘲:多情卻被無情惱。這就是我們想做到又做不到的真性情、大瀟灑的蘇東坡。命運無端且無常,一覺醒來,綠碼變黃碼;一個電話,黃碼變綠碼。慌什么,這就是人生常態。東坡若在,定會笑道:誰怕,一路黃碼任平生。歸去,也無怨恨也無情。
  20221105
  ◎《黑馬由韁》
  比較臨城的湖濱,還是更喜歡瀕水的蘇堤。比較熱鬧的南山路,還是更喜歡清靜的北山路。快了,中午見!
  20221101
  ◎《黑人白話》
  臨別大姐時,她看了看墻上的掛鐘,輕聲說,再坐五分鐘,然后又大聲說,你們再來我家時,我一定要給你們做火鍋吃,鍋子里必須有牛肉、羊肉、血腸、酸菜……
  臨別彭老時,他一直在門口站著對我們招手,怕他冷,我決定不在他家門口調頭,趕緊開車往前走,可以待我們在前面調頭回來時,彭老還是笑瞇瞇的站在門口向我們招手……
  每次告別,都有些不舍,不過心里也覺得踏實了不少。開春見!
  20221031
  ◎《黑人白話》
  因為古時瓊州為貶謫之地,這里倒因禍得福,從大陸遷來了好多仁人志士、文人墨客,于是荒島也隨之文化開發和耕耘,如今遍布海南山川的題壁便是此論佐證,更不要說通潮驛、歸姜驛、東山、落筆洞、大小洞天、東坡書院等等歷史文化古跡。這些名勝古跡,黑人有些去過,有些要去,有些去了還想去。
  20221115
  ◎《黑馬由韁》
  東坡惠州,西湖惠州,美食惠州,真情惠州,佳篇惠州,難忘惠州。
  ◎《黑人白話》
  三流的音樂,二流的文本,一流的誦讀。亞群的二度創作何止錦上添花,正可謂雪中送炭。再次相信,執著和勤勉是藝術之帆。敬佩亞群!
  ◎《黑人白話》
  不是很喜歡陳丹青、王朔、崔永元的臉,卻愿意聽他們說的一些話。
  20221116
  ◎《黑人白話》
  北緯十八度,是最適合高八度和低八度的地方。藍天白云,碧海銀沙,青山秀水,綠樹紅花……原本就是最美的音符和最絢的詩畫。
  20221115
  ◎《黑人白話》
  看來無論誰,都要在睡覺前與這個世界道別,在醒來后對命運道之神道謝。金老(其實并不老)一路走好,天堂居所美麗。
  20221115
  ◎《黑水白沙》
  遼大的冰場,遼大的雪人,遼大的樹掛,遼大的冬天。一片銀色的世界,恰好也是那個年代和年齡的純潔。四十年過去,灰色的天空俯瞰著白色的校園,只有崇山路校區才是我心中的遼大校園:白色的薈星樓,白色的足球場,白色的十一舍,白色的哲經樓,白色的圖書館,白色的魯迅像,白色的階梯教室,白色的學生食堂……
  20221116
  (原創首發)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