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页 > 雜文 > 黃瓜

黃瓜

春夏季節,​有一種瓜秧的滕蔓會自動爬上瓜架,然后縱橫生長開來,表現得異常活躍和蔥籠。它從瓜藤上葉柄的腋下開出小黃花或結出果實,果實的頂端也開有小黃花,這無疑是雌性的花朵,而那間隔生長的鄰花不用說當是雄性的了。
  ​瓜秧葡伏在無論什么材質搭成的架子上,能夠飽和地受到日光和新鮮空氣的滋養,生命的活力越發顯得生機盎然。開在繁花嫩葉當中的黃花雖然不是很大,卻很繁密,總是舊的還未凋謝,就有新的成片綻放。碧綠的葉子和鮮艷的黃花交織在一起,再加上日漸長大了的條形果實懸停在空中,誰來了忍不住都要流連贊美一番。不光是人,就連自然界中的小精靈:蜜蜂和各種生有蟬翼的小飛蟲都來圍繞著它在唱著贊歌。請看,柔嫩而新鮮的花朵多么芬芳;碧綠茂盛的枝葉多么青翠;環抱瓜架的瓜須多么纖巧,拳屈自如;就連秧蔓向前生長的龍頭不知為何總是在昂首向前。
  一一一這是農村司空見慣的場景,這瓜兒的名字便是:黃瓜。今天忽兒念到它,卻是因為有了一件不文明的事:有人褻瀆了它的純正,改變了它在億萬斯年煉成的自然性狀。激起了我的義憤。不免要來護衛它的高潔和珍貴。
  ​生長在自然界的植物種類浩如煙海,即使屬于同一科目,有著較近血緣關系的,區別也是非常明顯的。就拿全球六十多億的人來說,幾乎沒有兩個完全相同的。即使相貌極端相像,但其思想意識和行為舉止必定不一樣一一一這可是公認的事實。何況這還是在同類中,要使跳出同類范疇,更是有著天淵的懸殊。我們不妨把這種現象稱呼為物種的特異性或獨立性。這里,我們賦予特異的意思自然是:我自為我、天下獨一無二。有關這一點已被基因科學所證實。在此我們不禁也應當感謝自然界賜予的豐富:譬如瓜果疏菜和糧食作物,每多一個食用的物種,無疑既是多了一個裹腹充饑的食物,又多了一道美味。
  人類生命活動在地球之初,地球應該原本就有了瓜果蔬菜和糧食作物的祖類。不用說當時種子單產的斤量是遠不能和如今相媲美的。自從進步到農耕文明以后,人類經過漫長的選優育種才培育出了現代的物種。那時沒有高科技,改良物種斷然不會象今天使用太空手段,基因手段或雜交手段;而只能采用擇優選擇的辦法,把籽粒飽滿或是高產的個體挑揀出來,做為來年的種子。以實現一代好過一代。無疑,這種改良提高的成績是極小而且進步又是非常緩慢的。但不可輕視了它,它畢究是在不斷優生著,只要時間足夠長,它變化的顯著程度就會顯露出來。此之謂時間效應,有如蛙行千年,亦有千里。同時它還有一個極大的優點,就是一旦提高便成永固,不會返祖。在對環境地適應性上也不遜色于各級祖先。這種原始育種的方法看著落后,其實它才是實質意義上的進步。何以見得?不妨以黃瓜舉例加以闡述。
  幼時,還在公社時期,農村門上來了走街串巷賣菜的小販,聽到吆喝聲,正忙在織布機上的母親就會喊我出去買菜。大多數的時候會吩咐多買些黃瓜。為什么獨鐘情于黃瓜呢?因為那時的農民一般很窮,黃瓜用做涼拌菜就飯吃最儉省,同時好像在涼拌菜中除了冬季的蘿卜,春夏兩季就屬它為魁首。當然熱天時還有韭菜和辣椒也可以用農家醋醃著涼拌,但其味辛辣,偶爾美食幾次可以,連日食用便不免刺激腸胃。
  黃色帶刺的黃瓜被我從稱盤上拿下時,那刺上的小黑點往往有一些會粘在手上,緊跟著便有微微的漿汁滲出,粘粘的,好奇地舔了一下,分明感覺到了濃郁的清香和些許甜味兒。那時的黃瓜表面刺密而小,不像今天的刺大而疏,刺上更沒有絲毫的黑點。我注視著手上的黃瓜,沒有看到一根是筆直的,把目光投向商販自行車上的竹蔑筐子,滿筐子的黃瓜多多少少都呈著一定的弧度,好象蓄勢侍發的樣子。一剎那間,我鬼使神差地聯想到了許多疏菜的形狀。你看那吊生在空中的豇豆,下端總微微向上翹;再看那紫色的茄子,不僅帶著彎曲而且總是一頭大一頭小;再看那南瓜總是藝術性地呈著均勻的圖形,奶奶把這形象地稱做"草盆”。我暗自尋思,不會是有著一股力量充盈在它們體內吧?否則怎么個個表現得躍躍欲動。
  后來等到上學讀到初中才意識到,這一問題其實是植物生機勃勃的表現,往透辟地說就是性的表現。在自然界中萬物似乎只有兩類:不是陽就是陰;不是雄就是雌。只有呈現著自然性狀的才合乎自然,才有益于健康。當自己萌生了這個觀念以后,隨即想到了家鄉的黃豆與市場外來的大豆。家鄉的黃豆呈腎形,而渡洋進口的是渾圓的。于是我判斷外來的品質低劣,家鄉的天性自然,因而營養高又可口。為了證實這一結論,我特地走訪了家鄉幾位豆腐師傅,所言與我的看法不謀而合。有朋友或許還要詰問,那我再搬出西紅柿和土豆來證明我的觀察和認知是無容置疑的。幼時的西紅柿很顯然只有原生態的一種,無類馬奶子還是通常大而圓的,皮相總是紅中泛黃的,漿汁酸又濃還滿汁,內部分瓣很薄,幾乎一包全是漿汁。也就是說那時的西紅柿幾乎只有精華沒有渣滓。那時的土豆形狀渾圓,鼓囊囊的,表皮粗厚芽點又多,每當切開不久,刀面即淅出白色的淀粉。假使用做炒菜,直接下鍋那是萬萬不可的,淀粉之多會粘成團團。而今高科技下的新物種呢,簡直不可思議的低劣,十比一也提取不到等量的精華成份!可嘆呀!隱憂呀!
  話題扯遠了,再回到黃瓜來。當今的黃瓜最叫人詫異的是淡而無味。就其寡淡的味兒來說好像還轉了純正,與生西瓜、生胡蘆、生豆角的味兒有所混淆,做為昔日黃瓜自身特有的味兒早已模糊不清。還有一件百思不解的怪事,就是它同所有被現代科技手段深度改良的疏菜一樣,那含量嚴重變少了的種子大多還不能生育。種菜的人得年年去買。究竟是為著什么目的鬧到如此不堪的境地呢?真是我們的農科人員偏執地只知抓產量而輕視質量嗎?顯然不是,你看那每個種子包裝袋上總離不了“高產又高營養”的溢美之詞,高營業不用說表現為口感好。可事實呢?自然規律上有沒有質量與產量成反比的定律呢?這至今或許是未解之謎吧?總之,歸根結底地講,自高科技育種以來,質量和口感是嚴重衰落了,只換得了一個高產的美名。我不是營養學家和生物學家,但我卻看到了過去與當今的差別,昔日的先輩們個個肌骨均勻,身體耐力一般很優秀。現在的人不論肩膀寬度還是骨骼密度都遠不及我們的父輩們。女孩子呢幾乎千人一面都是尖下巴,面龐輪廊辨識度很小。造成這種現象的根源究竟是不是發生在食物肆意地改良上,在這里只能表示一下主觀疑慮。但完全肯定的是我個人不贊同在物種上大動干戈,急功近利!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