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人白話之六十一

◎《黑人白話》
  作家進入體制,不知道是好事還是壞事。生活中很難三全其美:做文、做人、做官。
  20230312
  ◎《黑人白話》
  任何詩態都是多棱鏡里的時態和世態。喜歡也好,討厭也罷,都不完全是作者和讀者的事情。譬如“穿過大半個中國去睡你”的余秀華,譬如“你尿了一條線,我尿了一個坑”的賈淺淺,譬如“有沒有人愿意來跟我做愛,就是現在,隨便什么人都行,錯過這個時間,隨便什么人都不行,我是說現在,我很想做愛”的紫蝶丫頭……歷史需要回顧,文學需要沉淀。過了一千年,才可以客觀比較“豪放派”與“婉約派”;再過一百年,方能夠正確評價“先鋒派”和“垃圾派”。
  20230312
  ◎《黑人白話》
  由轉播車實時畫面想到編輯機前的燕子和萌兒,中國的電視人的確挺不容易的。
  20230312
  ◎《黑人白話》
  好多美學大師都是以審美(丑)小扎的形式把自己的人生哲學精華獻給讀者。
  20230312
  ◎《黑人白話》
  今年以來的六十輯《黑人白話》,凝結網站、社團特別是編輯的殷殷心血,經常讓黑人心生愧疚,天涯海角,無以回報,唯有好好說話與寫字。
  20230312
  ◎《黑人白話》
  如果與朋友的朋友也是朋友,就一定很有緣分。人生暮年,尤當惜緣。
  20230312
  ◎《黑人白話》
  古稀之年,只有發小在一起的時候才能撒歡兒。
  20230312
  ◎《黑人白話》
  錢!搶!!跑!!!昨天最好吃的是“中國年”的面條,今天最好吃的是長豆餡的包子,明天最好吃的是大燕做的春餅。至于副食嘛,隨隨便便一弄,就是一桌子加一茶幾:魚肉蛋,吃個遍;活燜蝦,頂呱呱;科羅娜,都喝下。于是,否定了這兩天東道主們的請客計劃,哪也不去了,就在家里吃流水席。打牌414,吃飯7+7,團團圓圓熱熱鬧鬧一家人。可是兩天之后怎么辦呢,嘴饞了,人懶了,沒有大廚的日子可怎么過?
  20230312
  ◎《黑人白話》
  作者阿力是黑人四十年前的大學同學(我的《聽劍集》里曾有一篇《走進阿力》),也是同行多年的心靈旅伴。她的主編生涯光彩奪目:她的一本《我的后主編生活》,更讓我們看退休生活的無窮樂趣;她是一個能夠看清生活真相,卻又依然熱愛生活的人。如今又看到她在國外發來的AI繪畫,更讓我們眼前一亮,心頭一暖,原來她是我們中間的“花甲之花”,還那么年輕向上,那么積極進取,還在不斷的學習和成長,的確是我們晚年生活的優秀榜樣。相形之下,那些除了當官、喝酒、打麻將,閑下來什么也不會,什么也不感興趣的“職業領導”,的確有些晚景凄涼。
  20230313
  ◎《黑水白沙》
  二十五年前的除夕夜,大雪封門。去年、前年、大前年……的這個時候,賀卡如雪片,電話鈴不斷。午夜時分,寂靜中只接到一個拜年電話,是平時對黑人敬而遠之的季季。第二天上午,門前竟停下一臺車,是頂風冒雪、遠道而來,給下臺老總拜年的阿黃、燕子、阿力、小梅。此前多年,因為拜年的人太多,我也記不清誰的賀卡、誰的電話,唯獨對于那年除夕夜打來拜年電話的季季印象深刻;已經過去這么多年,否極泰來,早就回到熱熱鬧鬧的朋友圈里的我,還是念念不忘踏雪拜年的阿黃、燕子、阿力、小梅。那個春節,黑人如季羨林老先生一樣,切實讀懂了什么叫做“世態炎涼”,什么叫做“趨炎附勢”。還讀懂一個詞,那就是“煙炎張天”——世風日下,甚囂塵上。好在還有“赫赫炎炎”的患難真情。
  20230313
  ◎《黑人白話》
  在路上很難聽到親切的問候,在車上很少看到微笑的面孔,在酒桌上沒有什么詞兒,就齊聲高喊“干”,在辦事窗口上不是被冷漠,就是被訓斥,再不就是被欺騙……這就是社會性的普遍粗鄙,主要原因來自于政界、商界、文化界、教育界、知識分子、社會精英而非底層民眾。為此,黑人一直對活躍在文山會海、肉山酒海里的各級黨委宣傳部和精神文明辦的領導同志比較反感。
  20230313
  (原創首發)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時間是什么
下一篇:建出的煩惱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