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痛悼念戰友王英高

沉痛悼念戰友王英高(散文詩)
  幾天前,手機鈴響把我叫,
  啊!榕城傳來噩耗!
  我已故老伴的親密戰友林孝容,
  發出痛徹心扉、悲傷難抑的音調,
  哽咽著告訴我:王英高走了!
  走得急促突然萬般無奈呀!
  雖已九十高齡,但身體尚好,
  只因中陽染毒搶救無效!
  我,聽著,
  震驚顫抖,心兒怦怦直跳!
  痛惜呀!英高,英高!
  走得如此突然,沒有一點預兆。
  疫情解封,罹難信息不時傳播,
  雖有七老八十年過九旬之人,
  接二連三駕鶴西去,靜悄悄!
  但根本無法想象,英高,您也隨之去了!
  咱倆可是有緣也,情緣深深同在一條戰壕,
  相識相知相融66年,感情比親兄弟還好!
  啊,歷歷往事涌腦海,霎時激蕩心潮:
  您1953年高中畢業入伍,
  資力學問都比我高;
  上世紀50年代同在炮兵364團,
  二連三連緊緊相靠,
  經常看到您的形象:英俊瀟灑,個子挺高!
  您任團俱樂部主任,憑借文化修養,
  讓全團官兵娛樂生活過得快樂淘淘!
  我任青年干事,發動官兵掀起練兵熱潮!
  團里組織戰士業余演出隊,
  我兼任隊長,抓節目排演質量全面領導;
  您兼指導員,把思想工作的單子一肩挑。
  
  演出隊搞得紅紅火火風生水起,
  有您辛勤付出履行使命的功勞;
  我創作參演文藝節目,您出謀策劃精心指導;
  演出隊缺道具需經費,您妥善解決,滿足需要;
  隊員們有情緒鬧別扭,您總是耐心教育做開導;
  參加師文藝匯演拿大獎,當我上臺捧杯領獎狀,
  您總是默默無聞露出欣慰的微笑;
  團首長點贊我這隊長當得好,
  您,心胸開闊坦然,從不爭名計較。
  啊!王者風范,獨領風騷,
  人如其名——英高,
  英才英俊英武,英姿勃發,
  高潔高雅高尚,亮節風高!
  您,在我心中閃耀,總是那么美好!
  上世紀60年代末,您轉業榕城支商,
  在竹柴炭公司把處長的擔子挑,
  表現出色,業績不凡,
  樂于奉獻,刻苦勤勞,
  有口皆碑夸贊您是位好領導!
  商海搏擊奮斗不息,即使退位休閑,
  也傾情付出、放飛唱歌愛好,
  參加福州市老干部合唱團,
  擔當男高音部部長多么榮光自豪!
  視頻圖像傳來,我激情為您叫好!
  我每次偕夫人到長樂探親,
  總要在您家歡聚數日,
  知心的話兒說得一套又一套,
  不是兄弟,比親兄弟還親,
  并非姐妹,比親姐妹還好,
  我老伴兒左一聲“孝容” !
  我又喊出右一聲“英高” !
  
   啊,流年似水,逐浪滔滔,
  卻流不去咱們的聲情并茂;
  往事如煙,灰燼煙滅,
  卻滅不掉咱們的情愫深交;
  戰友情誼深如海呀!心心相印悠然逍遙。
  兩對夫妻均為終身戰友,情意綿綿,
  親密無間,相得益彰,實在難找!
  時常惦記呀!心中牽掛,魂牽夢繞!
  還曾想哪年能再相聚,
  把心窩里的話兒再掏掏?
  豈料,您如此匆匆地走了!
  可惡的新冠毒株啊!冠冕堂皇奪命不用刀,
  正如美帝野心狼,在朝鮮把細菌變成惡魔。
  前些天我也中了陽,咽喉刺痛倒是沒發高燒,
  有幸過劫難,但還是要謹慎防護多學妙招。
  老M炮制病毒,禍害世界,
  也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
  抗疫抗爭,人民為本,生命至上,
  我們有社會制度優越、黨中央的英明領導,
  定能戰勝毒魔,渡過難關,
  勝利實現第二個百年奮斗目標!
  啊,人生苦短!
  歸天西去,誰也難免,只是時間遲早!
  您九秩輝煌已流傳青史,無怨無悔!
  安心去吧,我的好戰友,一路走好!
  過不了多少年,咱們相會天堂,激情擁抱,
  談天說地,理想、信念、奮斗,直沖云霄!
  我知道,您的遺愿——后輩們的生活過得更加美好!
  終身為民奉獻,把人生輝煌創造!
  會的,一定會的!
  中華民族的精神——排除萬難、不屈不撓!
  安息吧,我的好戰友——英高!
  (2023年1月7日于北京市朝陽區軍休十五所,作者系87歲休干)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