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页 > 詩詞 > 流年下的回聲

流年下的回聲

◎狗咬
  
  還記得年少時狗咬的尾音拉長
  劃過夜空
  它的意義大多是報個平安
  或有意外報警
  
  白晝里的咬聲
  大多是告訴它的主人有故人登門
  抑或是報喜
  有意料之外的驚喜來臨
  
  記得那個上午狗咬
  郵遞員送來我的高考錄取通知書
  圓上大學夢
  而現在再也聽不見狗咬了
  
  進了城
  早已聽厭了隔壁寵物狗的矯情
  嚼著高價狗糧
  我的大老黃從來沒吃過小灶
  
  ◎雞叫
  
  曾經恁么怨恨公雞叫
  它這一叫娘就拋下我下地干活了
  爹卻在意它的叫聲
  那是新一天勞作開始,能掙十個工分
  
  我也有在意公雞叫的時候
  撿秋,
  娘叫醒我的夢,下地撿豆莢
  忙活一個秋能兌換豆油一桶
  
  記得那年臘月公雞叫
  娘借光生產隊大車進城磨一袋文化米
  粉白,溫潤如玉的口感
  原汁原味的香
  
  ◎鐘聲
  
  早晨三點半敲響
  老隊長的精氣神就是蒙太奇的一幕
  頂著三星下地的人們
  夾雜著趕犁杖老板子的吆喝
  
  臘月二十三鐘聲響起
  通知按人口用五斤苞米兌換五斤白面
  初一的餃子初二的面
  有了指行
  
  還記得翌年冬月初一開大會
  隊里敲鐘
  老隊長宣讀入伍通知
  從此我清晨聽到的都是軍號聲聲
  
  ◎蛙鼓
  
  老家南面有水泊,岸邊蘆葦叢生
  蛙鼓不請自來
  你敲出了四鏟四趟的季節
  追肥的莊稼瘋長,拔節
  
  蛙鼓總是不緊不慢,逍遙自在
  爹娘總是從春夏忙到秋
  我聽慣了你的自在
  也深刻了爹娘的辛勞畢生
  
  爹娘都去了天國
  蛙鼓還是在立夏時節回來敲響
  爹娘沒有回
  耳畔只遺留那么多的殷殷叮嚀
  
  ◎蟈蟈叫
  
  說是童趣更是一種好奇
  你被安居在大伯編織的籠子里
  還是那么快樂,悠然
  晌午歌唱
  
  你是被有經驗的大哥哥逮住的
  我怕你咬手
  而你在獵手里就是小菜一碟
  乖乖入籠
  
  用我的慈悲供奉你吃倭瓜花
  定時撒水,解渴
  你能給我的只是有節奏的朗誦
  用你的快活陪伴我
  
  ◎汽笛
  
  那年我跟著汽笛登上綠皮火車
  走進大學課堂
  像一棵正在結棒鼓粒的青苞米
  在山城校園吸取營養,定漿,曬米
  
  歲月用微薄工資交學費還要養家
  吃最簡單的飯菜
  省下塊八角
  作假期追趕汽笛上火車回家的盤纏
  
  還是汽笛送我歸來
  拿起一支筆
  用新聞眼為家鄉聯產承包責任制
  鼓與呼
  
  十年后,我坐的火車是內燃機車
  它的汽笛比火車清脆悠長
  收獲蘭臺獎
  獎杯上的頒獎詞依然清晰
  
  又一個十年后,我坐的火車是動車
  參加文學筆會
  歡快的頒獎曲和這掌聲
  筆墨難忘擂臺經典,臺下十年耕耘
  
  裝上高速引擎的電力機車如虎添翼
  奔跑的速度超出人們的想象
  汽笛奔向遠方
  講故事的筆正未有窮期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