徘徊在冬天里的童話

一、龜石望頂
  
  本是冬色絮白,又何苦讓往事相隨
  一種鮮活,是自己與自己的疊合
  還是經年的第三種絕色
  當月光曳過素箋深處的海面
  該以怎樣的韻腳將眉間的情長仲裁
  
  夜空,打了釉色,透著神秘
  喧囂的世界里,多少被淹沒的清絕
  在聆聽著心旌的澎湃
  迷離的紅塵里,多少關于歲月的嘆息
  隱藏著不為人知的孤寂
  
  夢的海岸,終坐成了癡迷
  仰望星辰的你,在祈禱著朝陽冉起
  幸好還有東坪山的梅花
  與圣母的絹衣共染了一場浪漫的流年
  否則,該如何度過這蕭蕭瑟瑟
  
  透過臘月廿三的窗口
  漁火被枯瘦的海鷗抽得生疼
  倚在天涯的你
  聞聽著,人間的離離落落,窸窸窣窣
  浪潮中草書的帆兒,尤顯突兀
  
  迫切、焦灼、虔誠
  只一眼,我便看到了你的腮邊
  落下的最后一滴淚水
  或許,在屬于你的世界
  夜比光更加公平,生或死都可以擁有
  
  二、啟明寺
  
  牝雞司晨的日子,鐘聲淺了許多
  被四大天王偷窺的東宮
  在錦心繡口之間
  繁衍著釋迦牟尼的呻吟
  一丘丘凄涼砌堆成夢的廟宇
  悲戚又該怎樣擺渡
  遠處,不知名的野草開出了花兒
  不像你我,卻是你我
  
  香火,還在造次的風中閃爍
  游魂禁聲的那刻
  孤獨打坐的身影辭了今昨
  是月光失守,還是魍魎卷土重來
  被時光瓦解的青絲
  將一體架裟的雪,涂染在了你的眉端
  何止是隔了一個人間
  江湖的彼岸,再也不能往返
  
  淺水灣畔,被龍瑞山麓圍剿的曾厝垵
  有那么多的煙雨澹澹
  多少望穿,多少貝葉文里的論斷
  燙傷了蓮花道場的心澗
  驅不散的凌亂,卷起了殿前珠簾
  風月如蝶的梵音
  停留在了盈握不住的流年
  這塵緣的潸然,竟然是那么地不堪
  
  佛陀,仍在心上折返
  驅不散的凌亂
  只能接受這塵緣之后的彼此離散
  從此,把自己交給了薄寒
  湉湉靜淡,早已是一別兩寬
  你的夢還在翩翩然然
  肆意渲染的禪燭
  終究煨不干這一海的冰寒
  
  三、大擔島
  
  潮汐落下,緩緩浮出水面的籮擔
  頻頻掃描著第一津的浩瀚
  在等待歸舟的日子里
  一點漁火,劃破了神泉的眸子
  礁島上的忠魂,為誰佇立
  
  千帆過盡,統一中國的夢
  在你波瀾壯闊心中
  凝聚了一種感動時間的滄桑
  一水相隔的呼喚
  用一把刻刀,將海鷗和盤托出
  
  往事,依舊在風雨飄渺的海面行走
  你用觀音修行的經書
  喝下了一碗與歲月對峙的稠
  漣漪濺起的浪花
  在輪回的路上,凋零了流年的瞬間
  
  誰將冷寂的畫屏,藏在了心間
  誰把夢幻化作了鷺洲
  誰在護國寺的香火里染上了一身硝煙
  花開花落,離合悲歡
  終是一場不約而至的聚散
  
  滴滴答答的光陰
  以分針和秒針的方式奔馳
  來的去的,匆匆地走在一個個的季節里
  那片無法喚醒的地方
  沒等哭出聲來,天就黑了
  
  夜落了幕,夕陽已成為你的頭顱
  等待潮起的櫓槳
  何須再用筆墨一一排鋪
  因為,我怕你的眉目觸疼了我的瘦骨
  卻逃脫不了被賦予的劫數
  
  ——2023年1月14日于廈門思明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呵氣成詩的冬日 
下一篇:你是風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