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氣成詩的冬日 

人生如花,花開的疼痛,花落的凄涼,都在行走輪回著。一步一顫抖的腳印落滿荒蕪的原野。誰也說不清,那一步的疼痛點醒了混沌的夢境。誰也無法判斷出,那一次的戰栗,惶恐了游離不定的魂魄。輪回間,春的嫣然羞澀了一季花開的朦朧,夏雨的迷茫澆開了荷花的淳樸,秋風掃落葉的悲惋,總是被豐盈的收獲掩蓋著,不知不覺的到來寒風酷冷的冬日。
  呵氣成詩的冬日,寒風總是冰涼著詩行的婉約,黑暗總是蝶舞著雪花的妙曼。過往的風,依舊嗚嗚咽咽,今冬的陽光格外溫柔。那雙仰望過落雪旋轉凄涼的眼眸,依舊憂郁里帶著透進骨髓的傷感。不同的是,總是有一雙憐惜的眼眸,含淚曾經的迷茫和凄婉。那雙曾經捧起過憂傷的手掌,再也不曾松開過他憐惜的顫抖------
   不知是冬雪的浪漫,還是妙曼的雪花隕落。只是,去冬的契約,在一紙素箋的小令里躍然而出。
   “下雪了,我卻不能陪你賞雪”。
   “梅花還沒有綻放,我等你陪我踏雪賞梅------
  
  二
  天空還是那么茵藍,大地依舊勃勃生機。行走中,穿過浮塵的眼眸,再也無法透視天空的清澈。踏過人生百味的身影,再也回不到童年的幼稚。碾碎的回憶,無法保全一份心動的嫣然,流失的純真,無法涂抹現實的爾虞我詐。
  走走停停里,誰還執守著一份惺惺相惜?誰還把心底的執著,交付于不曾泯滅的真實?愛一份愛情還是愛一個人,真的很重要嗎?愛一人的全部,還是愛一份無來由的憐惜,真的需要理由嗎?不要問我什么更重要,有誰告訴我,擁有靈魂的相知和血液流動的生命,哪一個最重要?
  滑落指尖的遺憾,涂抹了一首首詩詞歌賦的凄婉。點字為墨的傷感,意象了一首首代詩的呻吟。過往中,撕裂黑夜的吶喊,沙啞了訴說愛情的語言。逃離的腳步,碾碎了南來北往的鐵軌。
  有一雙眼眸的凝視,洞穿了我的靈魂,碾碎了思念的潺潺淚珠。春來秋往的日日夜夜里,那雙眼眸,始終用他特有沉默,陪伴在我天涯海角漂泊的疲憊里,撫慰我游離在天際的孤寂魂魄。不離不棄的疼痛我思念的漫漫長夜,震撼著逃避現實的繾綣夢境-----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