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秦腔吼近了我的回鄉道


  我的聽覺頻道
  很嗲也很嬌
  普契尼、多尼采蒂、威爾蒂、柴可夫斯基、貝利尼、還有施特勞斯
  偶爾聽走進陳鋼和何占豪
  
  多少年的學與教
  高低、長短、強弱和音色相織相交
  給我一個堅固的聽覺圍地
  只有臘月二十三的鞭炮才能炸出另一道聽覺佳肴
  
  大秦腔的情和妙
  宛如土豆、蘿卜和大白菜剛出了地窯
  鉆心的味道和大西北的鄉土氣息
  在村寨盤繞
  
  兩千年的歷史賽過胡椒和辣椒
  也是一個信號
  濃郁的辣味里也有柔夷
  只有流在血里的人才能覺得到
  
  板鼓打出西北人的義和豪
  “寧可不吃飯也要聽亂彈”,父母把秦腔就這么叫
  若是能吼一嗓子
  那里的板眼只有合過了才能知曉
  
  板胡的高亢里有些靈巧
  帶著松香味,余音旋繞
  極像大西北的女子
  能上廳堂更能下鍋灶
  
  村村寨寨的戲廟
  是西北人愛的寫照
  用鄉音把歷史的酸甜苦辣演繹
  不論慢板、二六還是帶板都給游子吼近了回鄉的道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