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页 > 詩詞 > 豌豆,苞谷

豌豆,苞谷

一、豌豆苞谷
  
  我不關心苞谷的收成
  我只關心母親傷痕累累的手
  每年的十月,我都要恨這些莊稼一次
  它們太丑陋了,枯黃望不到盡頭
  
  今年倒伏,苞谷把大地鋪成了扇子
  母親天不亮就在扇子上彎腰
  像一只老蠶,年年歲歲拱在大地上
  拱得黑土壤松軟松軟的
  
  直到把我們拱向外面的世界
  而母親執意要留在故鄉
  仿佛她和大地形成了共生
  像一顆苞谷穗離開不它的秸稈
  像一顆豌豆粒離不開它的軀殼
  
  二、筆,岸
  
  早晨,我驚訝于一面平鋪的藍
  海輪船像是從昨夜夢里游來的
  靜悄悄從一個弧線劃進另一個弧線
  當我跟你說起
  你在咖啡沫沫里畫出一只海鳥
  
  有聽到它扇動翅膀的聲音嗎
  我聽到干凈的風從少年的夢想里飛翔
  姐姐,我們虛設桅桿,虛設燈塔
  虛設一座小島,在一米的距離內
  完成所有的虛構
  
  我們看花而非花,看秋而非秋
  在我們看盡繁華和悲涼
  就可以從容地挑選一幅畫面
  你來執筆,我研墨
  
  三、手心里的花朵
  
  手心會開出花朵
  當兩只手的溫度疊加
  便生春風、夏花、秋月、冬雪
  依次排開。排開的還有日子
  我們可虛構,也可延續
  在每個劇里飾角色,也做自己
  
  愛是爐鼎的火
  要沸騰煮茶,煮酒,煮一日三餐
  溫火適合煲湯,放各種佐料
  把日、月、年都煲成想要的味道和色澤
  溫飽之后,我還要與一首詩握手言合
  
  如此,就能讓掌心的花朵生出記憶
  從而飛揚,落到哪里
  哪里便有了陽光的味道
  也便有了你的樣子
  無需想象
  
  四、輪渡
  
  后來我們缺少了勇氣
  春天的花園,花草錦簇地挨著
  風一吹它們就搖搖晃晃擁抱在一起
  不說話。仿佛一說話就壞了春光
  你說它們都是去年的模樣
  素妝、淡雅、不嬌柔
  
  你輕而易舉化解我宿醉后的懊悔
  把一場潮汐化為無形
  沙灘上留下新鮮的貝殼、石子、海草
  相約要在秋天來臨之前
  你向東,我向南
  跨過兩個海的距離做一場揀拾
  
  我清晰測算著每個季風
  觀察著每種海鳥飛翔的動作
  可我忽略了每一次雨水帶來的溫度
  我從來都沒有出過海,它們深邃而幽暗
  我們沉默,怕一個動作就帶來一場臺風
  刮疼你我的手腕
  只是在每年的春天開始
  我都想象有一班輪渡
  從渤海出發,到黃海靠岸
  
  五、回聲中的拱門
  
  從一開始便洞穿游戲的結果
  你為贏家,身著白色裙子
  裙擺綴滿了骰子,無數次在險要的邊緣
  跳舞。在午夜我鍥而不舍地端詳和構思
  每一種回憶都缺少致命的屬性
  每一個秋天都是輪回的苦痛的道具
  
  當我們必須轉身,結束這場賭局
  預謀已久地回歸各自的白天和黑夜
  色彩太明亮了,你穿著通紅的裙子去赴約
  在明亮的午后拒絕一切曖昧
  拒絕儀式和悲傷
  這僅有的一次真誠被保留和質疑
  
  秋風使草木矮身屈服,歡愉過后
  以終為始。要像一棵植物保持緘默
  做精神慰藉,如此還能想象你的樣子
  想象溫存的手心。當許多年過去之后
  會有雷同和相似,包括我們并肩
  走過一座天橋,朝向車流和人群
  扔掉所有的賭注和籌碼
  揮手告別一座進進出出的城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