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冬日憶武漢

冬日憶武漢

前天,古城西安下了入冬的第一場雪,滿城盡是淺白色的雪粒,氣溫下降了7、8度,還沒有等到雪花漫天飛舞的景象。據氣象專家預測,今年是多年以來,最冷的冬天,看來預測是準確的,剛進入11月中旬,第一場雪就來了,真是比以往來的更早一些。這早到的寒冷,讓我想起來武漢那年的冬天。
  一九九一年九月,我去武漢上學,還沒有和同學熟悉校園呢,天氣就變了臉色,武漢第一個冬天就讓我吃盡了苦頭。武漢的大街小巷,其它的美食沒有了印象,熱干面、豆皮倒是嘗了嘗,熱干面芝麻醬味濃厚,與其它地方的面食比較,有獨特的味道,就是略顯干澀有余而柔韌不足;豆皮色香味俱佳,豆干,雞蛋營養豐富,糯米香而不膩,吃完滿嘴留香。很快就迎來了冬天,對于習慣了北方冬天的我,對于武漢冬季的寒冷缺乏認知。那一年,是武漢歷史上二十多年最寒冷的冬季。大片雪花持續飄了一周,雪堆積了近一米高,校園里一片白茫茫的,看不出教學樓的顏色,道路也消失了。據天氣預報,那年武漢的最低溫度達到零下十幾度。
  校園里,白雪皚皚,銀裝素裹,道路兩邊堆滿了厚厚的積雪,學校組織我們清掃道路,雪太厚,我們只能清理出窄窄的一個過道,兩側是近一人高的雪墻,在長江南岸的武漢,儼然是成了塞外冬日的風光。雪景雖美,寒冷難耐,武漢沒有暖氣,加上濕氣重,寒氣直逼人的骨頭縫里,像針扎一樣,刺骨的疼痛。這樣嚴寒的天氣,北方同學都難以忍受,南方同學怎么抵御,多數南方人連棉衣都不曾穿過,毛衣就是最厚實的衣服了。學校里緊急運回了一批軍大衣給學子,可憐我等名義上嫌大衣貴,實則拿不出六十元的費用,只能想辦法御寒。在學校的商店里買不到熱水袋,就到學校醫院找來打完液體的玻璃瓶,裝上熱水,就是自制的熱水袋,放在被子里,格外溫暖。當時的班主任老師,非常關心我們,尤其來自農村的學生,家庭經濟都不富裕。她把家里人不穿的毛衣都拿給我們這些學生,用自己的關愛,帶給我們溫暖。
  大雪過后,天氣好起來了,老師組織我們去東湖邊野炊。提前準備了肉餡、面皮,經過一個小時的步行,我們來到了美麗的東湖之濱,挖簡易的灶頭,架上大鍋,從湖里提了幾桶水,就準備好了。我們鋪開報紙,在地上開始包餃子,一些同學則去找來樹枝、枯草,準備好了柴火,等餃子準備好了,燒水煮餃子了。沒過多久,餃子出鍋了,大家歡呼雀躍,自己勞動做出的餃子格外美味!!
  當遠離家鄉的游子,在美麗的東湖之濱,吃上了自己包的美味的餃子,喜悅的心情似乎沖淡了諸多游子思鄉之情,大家歡歡喜喜吃完餃子,在湖邊游玩了很久,才不舍地回校園了。當時,有幾個同學帶了膠卷相機,搶拍了不少包餃子和游玩的情形,有幾張照片我保留至今。幾十年后看看當時的照片,除了青澀的面孔,我感受更多的是喜悅和幸福。
  武漢的冬天是蕭瑟的,盡管有許多的植物依然翠綠,寒冷而潮濕的氣候,仍令人難忘。武漢,一個要冷就冷,要熱就灼熱的地方。火爐的熱情還沒有感受到,刺骨的寒冷就讓我記憶深刻。
  今年,武漢新冠疫情曾經令全中國人揪心、牽掛,數萬醫務工作者舍生忘死,解救出來封城達四個多月的武漢,涌現了多少令人感動的人和事,這些都將載入史冊。在武漢人、中國人的腦海里刻下深深的烙印。經過數萬人的努力,數億人的自覺隔離,武漢的疫情有效控制著了,武漢又恢復了它的勃勃生機。
  冬天來了,我想起了那年難忘的冬季。
  祝福武漢,和在那里生活的人們,好運,好年,好冬天!
  (寫于2020年初冬·原創首發)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小白菜
下一篇:九歲“狗”咬書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