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小白菜

小白菜

一九七八年下學期開學的一個清晨,村口的路上,父親挑著一頭木書箱,一頭被褥、草席及生活用品,父親走路的步伐一貫都快,我挎著書包,拿著油布雨傘,走走又跑跑地跟著。老家到碧湖中學,大約十公里,途中要翻過像“人”字形的幾千步石級的霧嶺,再到縣頭渡口,乘木船過甌江。
  走進幾棵參天古樹掩映的校門,前方是藍球場,靠后教學樓墻壁上是一幅工農兵人像圖畫,下方“發展體育運動,增強人民體質”的大字赫然醒目。左邊是跑道大操場;右邊是矮房辦公室,同學們正在辦理報到手續。我也走過去辦理。父親為我安頓好住宿后,就匆匆離我而去了。
  學校坐落在離鎮區百米的郊外田野上,即碧湖平原。我曾寫過一首詩《讀春天》:清晨或黃昏,我拿著課本,漫步在操場和校園外田野上,讀著春天的詩行,背誦公瑾雄姿英發,“羽扇綸巾,談笑間,檣櫓灰飛煙滅”,漫步在柔軟的小路上……
  或許處于這樣的地理位置,校園內才有了幾畝農地給予學生上勞動課所用。我們高中班也分到一片農地。上勞動課用的糞桶、糞勺、簸箕、鋤頭等農具,可以到總務處去領用。
  到了上勞動課時,我們來之農村的同學會私下嘀咕:說什么我們放學回家就上勞動課,無須上學校勞動課了。那些城鎮居民的同學要多上上勞動課,他們一年到頭沒有摸過一次鋤頭柄,有的甚至把麥苗當成了韭菜,等等。
  不過,我是說說而已,從來沒有畏懼和逃避過勞動課的農活,也從來沒有反對過學校對勞動課的開設。
  有幾個農村來的女同學很不賴,跟我們農村來的男同學一起挑糞,給農作物澆糞水,掘地等農活。而有一節勞動課,幾個細皮嫩肉的“校花”、“班花”也來掘地。她們站得直直的掘,彎下腰好像把她們彎得難看似的,鋤頭像掘到皮球上去一樣,這不就是在排練掘地的舞蹈嘛?我們無法欣賞下去了,班長說:“去去,到一邊乘涼去,看著我們掘地吧!”
   那是初秋,白天還有點熱。種過番薯、黃豆、玉米、小白菜(油冬菜)等。這些小白菜,還滋潤和補充過我們住校生天天吃咸菜的嘴巴呢。
  那時,學校食堂并沒有寬敞而明亮的餐廳,只有簡單燒菜的小廚房,卻有著很突出的兩口大鍋灶臺,疊著一層層飯甑,用木柴燃燒的。住校師生吃的盒飯,全部用這些飯甑蒸出來的。有時候會晚點,同學們只好在前面踱著步子等待。蒸熟后,炊事員把冒著騰騰熱氣的一層層飯甑抬到桌上。于是,師生們便蜂擁上前尋找自己的盒飯。為了便于識別,有的在飯盒上刻上名字,有的號上紅漆,甚至有的捆上繩索或布條等等。但拿錯的現象時有發生,往往拿到寢室,或打開飯盒的蓋子時才發覺。這樣搞得師生們很尷尬。
  我覺得盒飯有一種飯甑的木香,挺好吃的!那時溫飽問題還沒有徹底解決,老家人還吃著大米加番薯絲干的撈飯,有這白米飯吃已經不錯了。只是上學時頓頓配咸菜給吃怕了。除了偶爾吃到放飯甑里蒸出來的黃豆湯和過年做的泡豆腐外,其余幾乎都是吃咸菜,如梅干菜、咸酸毛芋、蘿卜、芥菜梗,各種腌酸菜等等。一二罐咸菜要吃一個星期。其實這些咸菜偶爾吃點,味道還是不錯的,好下飯。
  飯點時,寢室里,我和同學們從書箱里或其它位置里拿出一罐咸菜,放在廢課桌上或箱背上,坐在上下鋪床的下鋪床沿或凳子上,寒冷的天氣里,吃著熱飯,就著冰冷的咸菜。常常,各種濃濃的酸菜味塞滿了寢室。
  吃完上頓飯,又要做好下一餐飯的準備。來到食堂水池或其門口水井旁,一遍遍清洗飯盒里的大米,再加清水,蓋上蓋子,有時把番薯之類等要蒸的東西,一起疊放到飯甑里。要把加清水的量把控好,否則飯會太硬或太稀。這時段,在這里師生們總是來去匆匆。
  久而久之,我嘴唇發生了開裂、疼痛。回到家里,母親見我有畏難情緒,就給我講起了故事:“從前有一個秀才,家境很貧困,讀書吃飯要蘸鹽,這位秀才很愛面子,在吃完的咸蛋殼里面藏鹽,結果同學們看見就說,這同學家境真富裕,天天有咸蛋吃。”
   母親還說,讀書不要怕艱苦,怕苦就讀不好書。她叫我在土灶大鍋燒撈飯時,撈上飯泡沫,涂嘴唇,有療效。我涂抹了幾次卻沒有什么效果。去村診所看醫生,說我缺乏維生素,要多吃蔬菜。
  有一個學期,幾畦小白菜經過勞動課同學們的耕種和幾個住校生精心呵護,長得蓬蓬勃勃、綠意盎然。我們準備收割部分小白菜(油冬菜)改善一下伙食。女生們綰著衣袖,蹲在水井旁洗菜,男生們從井中打水,切菜,給土灶添柴火等忙前忙后。食堂炊事員掌勺,還給油冬菜勾芡,經過一番烹飪,終于把冒著熱氣騰騰的青翠鮮香的兩臉盆綠色蔬菜端上桌了。
   女生寢室一盆,男生一盆。我們一圈圍坐著像月亮一樣的一盆小白菜面前,品嘗著,享受著。筷子夾住一蓬蓬柔軟而脆嫩的小白菜,往嘴里塞,狼吞虎咽,呼噠呼噠,我們吃得津津有味。那樣子,像吃一桌豐盛排場的酒宴。真沒想到,小白菜在老家農村普通得再不能普通,平時筷子懶得伸過去,此時此地,我覺得它比山珍還山珍,人間至味也是清歡。像這樣的吃法,這幾畦勞動課種的小白菜讓我們吃了好幾回。
  如今學生們早已在校園里過上餐飲的幸福生活,四菜一湯,有葷有素,冷天氣里有熱飯熱菜,還頓頓變著花樣。
  于我而言,那段校園時光是一段苦樂年華,朝朝少年,風華正茂。在那段頓頓吃咸菜的校園生活里,小白菜是我的最愛!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耕讀傳家
下一篇:冬日憶武漢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