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錢沒錢,回家過年

當連綿不斷“噼噼啪啪”的鞭炮聲響起了的時候,年終于來到了趙家溝這個寂寞一年的村子。
  車剛停穩,一個熟悉的聲音就來到我的車邊。
  “兵哥,回家過年了啊!”回頭一看,原來是我的兒時伙伴光光娃。
  “回來了,光光,你也回來了啊?”我回應道。
  “我回來半個月了!”身著紅色呢子外套的光光娃,有點像個小伙子。上半年躲避疫情的時候,他就在老家住了一個多月,看到過我的車子,知道我的藍色車子,還來書院幫過忙。后來,光光娃在家無聊地住了一段時間,把帶回來的錢花光后,被迫回成都五塊石跑運遞生意。
  “怎么這么早啊?”我不解地問道。
  “給你哥老倌講,今年疫情,封閉幾次,搞得我沒有掙到錢,兜里空空。哎,都快六十的人了,累了一輩子都沒有掙到大錢,何必在意這半個月啊。跑我們那生意風里來雨里去,不管寒冬臘月,還是炎熱酷暑,你都得跑。按理說這一段時間疫情放開后,是我們多掙錢的時候了。可是,前幾天降溫,我身體有點怕冷了,還是老了,我就走了,回老家過年來了,錢都掙得完啊!俗話說,有錢沒錢,回家過年,管它三七二十一,成都再好,也不是我的家,我老了還是要回到這趙家溝來。”光光聲音很大,說話干脆利落,話里帶著無奈和蒼涼。
  光光娃比我小兩歲。人聰明,很調皮,讀書一般都是在后面吆鴨兒。平時和隊上的二娃、家娃、龍娃等幾個耍得好。而對于我來說,我就有一顆見到光光就膽寒的心,因為他太聰明,每次一起出去撿柴火,他開始叫我們加勁撿,我們就翻山越嶺,撿滿一背篼。到了下午三點過,他就叫我們一起耍,我們哪里耍得贏他。每次打叉(就是打鐮刀)我和二娃都是輸。愿賭服輸,最后一背篼柴火,乖乖塞給光光的背篼,他的背篼由空空的,變得滿滿的。有時還冒個尖尖,用繩子拉著,而我和二娃的就是一副哭喪的臉。這時光光會走上前來幫我們想辦法,背篼下面放一塊石頭,然后上面用樹枝架空,背篼背起的時候,看起來好像是滿滿的,收獲很大。開始幾次我用這個辦法騙過了老媽。后來被老媽識破后,就挨了一頓干筍子炒牛肉(用竹筷打屁股),我心中就有恨光光的感覺。后來我們在水庫里游泳,我和二娃合伙“修理”過光光娃,讓他嗆了幾口水后,心里才平衡點。
  光光娃的聰明還在于,敢于做別人不敢的事情。他讀初中時,從二隊紅橘林里走過,將紅紅的桔子偷偷裝了一書包,被二隊守果子的兩個大爺前后夾擊,逮了個正著。二隊的橘子是出口蘇聯的上等紅橘,任何人都不能碰,就連隊長都不敢吃,吃了就成為反革命。于是二隊的革命群眾將光光娃告到公社和九龍中學,學校校長雖然是我們叫的老輩子劉西先,也包庇不了光光,無奈貼出校告,將光光開除,給公社一個交代。光光也硬氣,不等校告上墻,他將書包丟在學校操場就甩腳甩手回家了,他母親給他一頓痛打后,光光的屁股還帶著血印,就到生產隊當一個只有4分工的半勞力了,開始了背太陽過山的生活。
  直到我長大,離開趙家溝,光光那硬氣的樣子還在我心底浮沉。
  后來光光到處做小生意,在廣興場倒賣果子,上場低價買入,下場口高價賣出,賺取微薄的差價。再后來,賺到一輛自行車后,就上跑金堂淮口,下跑中江倉山,越跑越遠,生意越做越大,越賺越多。
  在老房子旁邊修好四間石頭平房,娶到了老婆,就去成都打工,離開了趙家溝。光光娃很勤奮,知道自己的文化低,就讓兒子多讀書,兩口子很吃得苦,為人厚道做事踏實,在成都打工二十年,將兒子養大,還考起了北京的大學,后來回到成都工作。
  光光是個性格開朗的人,說起校告,他不以為然,說起每月可以掙一萬多萬元的教師兒子時,眉飛色舞,幸福滿滿。
  光光遞給我一支煙,我婉言謝絕。他說:“兵哥,現在看來讀書還是好,我的崽娃子,就比我掙得多。我打工一輩子,買不起成都的房子,也要回趙家溝來居住,養老。”
  “是啊,你看我不是回來做竹韻書院了,以后我們一起耍啊。”與光光告別后,各自回家過年了。
  中午十二點,趙家溝響起了鞭炮聲。一環串串煙霧升騰在趙家溝,很快就被寒風吹散。鞭炮聲此起彼伏,還夾帶著一聲聲歡迎回家的犬吠。
  午飯后,光光來到書院,拉著一套音響設備在書院門口,播放起來,高矮拉著我要跳一曲。原來他在城里每晚下班后,都要跳廣場舞,他是組織者。
  “過年了,過年了……”悠揚的歌聲從書院門口飄向趙家溝的青山和田野。引來了九十歲的西河老輩子,身穿皮襖的西河老輩子,情不住禁跟著舞了起來,人越聚越多,老的、少的、熟的、陌生的,書院門口熱鬧起來了,趙家溝熱鬧起來了。
  趙家溝在經歷疫情之后,從四面八方回來的打工仔,投入了紅花梁子的懷抱。有錢沒錢,回家過年,趙家溝才是他們溫暖而永遠的家,也是我們的歸宿。
  離開趙家溝,我初數了一下,整個溝隴有四五十輛各種顏色的車子停在一棟棟樓房的院壩和路邊。
  趙家溝真的變了!
  
  二〇二三年一月二十日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過年,過什么
下一篇:肉丸兒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