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年關童趣兒

年關童趣兒

前幾天在老家趕集置辦年貨時,碰到了光腚一塊長大的一好同學,看他買下鞭炮時的豪爽和著急把火、急匆匆、欲離開的慌張樣兒,我上前摸了一把他的后腚,叫著他的小名并問他,你這是弄啥嘞呀,看把你慌哩跟拾炮嘞一樣。回頭望到我瞬間的他,滿臉驚喜。也還了我一個推肩膀,笑著說,這不是年關了,趕快辦完了年貨,也好了了一樁心事。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脾氣……俺倆說著聊著、聊著說著,結伴而行,好親好親呀,還在他家吃了午飯。聊到了好多關于我們的年關童趣兒。聊到了小時候放寒假玩的“撞盅”,聊到了在年關慌著拾炮要還玩“撞盅”欠下的債,聊到了欻子兒、捉迷藏、丟沙包、丟手巾、踢毽子,還有“騎驢”、“撿黃瓜”等等,我們童年曾經玩過的游戲。
  資料顯示。年關,通常是指到了過年的年底,也就是農歷十二月底,眼看就要過年了。也有情況指的是農歷正月十五前的日子。還有情況是指舊時欠租、負債的人必須在這個時候清償債務,過年像過關一樣,所以稱為年關。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三層意思讓我們小孩算是占全了。尤其是玩“撞盅”欠下的債要通過年關拾炮來還清那個所謂的債,而所有這些,也全部是恰在我們這些小孩們放寒假的時間段,一點兒也不耽誤學習,還轉了個傻樂呵。
  在上世紀七十年代,鄉村的孩子,也沒有啥好玩的,只要是能夠玩起來的,就是一種快樂。“撞盅”這個游戲,非常簡單,兩個人就可以玩了。就是取出用銅錢或者是用鐵質加工好的、類似于銅錢狀的“盅”,每個人的“盅”都有自己的特點或者是記號,然后,用臂膀的爆發力瞬間、猛地投擲到一側的墻壁上后,再看誰的“盅”與墻面撞擊后,彈出距這面墻的距離最遠,由最遠的“盅”砸向距自己最近的“盅”。如果砸中了,砸“盅”的人就贏了。沒有砸中,就是不輸也不贏。當然,如果是多人做“撞盅”,會更熱鬧些。不同之處就是在砸“盅”環節。依舊是與墻面撞擊后,彈出距這面墻的距離最遠的“盅”做為第一砸“盅”人,砸向距自己最近的“盅”,如果是砸中了,第一砸“盅”人就贏了,可以繼續往下砸這個時候距你“盅”最近的那個“盅”。砸中了,第一砸“盅”人還可以以此類推、繼續砸下去,否則,第一砸“盅”人就此而輸,會把砸“盅”的權利移交給沒被砸中“盅”的主人做為第二砸“盅”人,和第一砸“盅”人的情況一樣,去砸下一個距你最近的那個“盅”,如此重復操作,直至一盤游戲的全局終。那時候,輸“盅”人要向贏“盅”人輸掉一個或多個不等的所謂的炮,也就是人們所說的鞭炮。
  其實,玩這種游戲有輸就有贏,我沒贏你的贏他的了,我沒輸給你輸給他了,反正是在最后,誰都有所謂的債要還。那時候,又不能向家長要錢說買炮還債,家家都窮呀,物資又匱乏。所以,就盼著年關能拾到足夠多的炮,不僅能還上債,還能夠將余下來的炮剝開用來重新做出自己喜歡的那種大小的炮,或者是用那些剝下來的火藥用來裝到自制的鏈子槍打槍找樂子玩。
  心里有事兒有目標,行動就會有動力。尤其是到了大年除夕夜,我們大都是五六歲、七八歲,也有十來歲的孩子。我的這位好同學,當年也就五六歲的樣子。在我們老家,有過春節叫過年下的說法。老年人都愛說,大年下的如何如何。據他說,一般情況下,凌晨剛兩點鐘的時候,一聽到鞭炮響,就興奮地立馬起床,抓起頭天晚上放到床頭的手電筒,蹭蹭的就竄出去了,跑的那個急呀,根本就顧及不到“干冬濕年下”的泥水和每家每戶門口在大年除夕夜晚飯后放的那個“擋財棍”所帶給自己的危險。這一個大年下的,渾身上下,沒有一個好地方,用他老娘的話說,攪膩的跟個土鱉差不多,渾身都是泥呀土的。大年下哩,也不知道個腌臜。可我這位好同學則總是和他老娘沖著笑臉說,拾炮時候穿的都是舊衣裳,拾完了炮就該換新衣裳了。如果僅是這些,也沒有什么,關鍵是還要受皮肉之苦。這位同學告訴我說,在老家大年除夕夜晚飯前,每家每戶都會在自己家大門口放上一根大大長長的“擋財棍”。意思是說,在吃晚飯前,是要先搞一個接財神的儀式,并在儀式結束的同時,迅疾把這個“擋財棍”放到自己家大門口,擋住已經接到自己家的元寶滾到外面去。就是這個所謂的“擋財棍”,在慌著拾炮的工夫根本顧及不到它而被絆倒過好多次,盡管還穿著冬棉褲,有時候的膝蓋依舊被磕的青一塊兒、紫一塊兒。還有,就是在拾炮時,會遇到那些炮捻子是紙做的并受潮后會延緩引爆的情況。有時候,當那些啞炮拾到了手里或者是已經放到了口袋里,說不定在什么時候,也會引爆。所以,手和衣服口袋被炸的情況也都發生過。但是,手被炸到后,也沒有感覺到有多疼痛。他說,一個是那時候用來做鞭炮的藥都是火藥,不是炸藥;再一個是手上多是些泥巴,再加上拾炮中的興奮,疼痛感自然會輕一些。
  我和好同學的妻也都很熟。她雖說是女孩子,卻有著男孩子的脾性。她說,那時候你們男孩子玩的游戲,她也大都喜歡。尤其是喜歡玩“欻子兒”的游戲,甚至玩到了指甲蓋都長不出來的瘋狂。至于她現在做活兒的手如此靈巧,和當年她玩“欻子兒”有無關系,我無從考究,但是,玩“欻子兒”這個游戲確實鍛煉人的眼疾手快和雙手的協調性,對促進兒童智力的增長應該也是有好處。
  玩“欻子兒”游戲用的五個子兒,沒有賣的,都是自力更生造出來的。其材質是使用廢棄瓷碗的碗底,用錘子一點點敲成手指頭大小的雛具,每個瓷碗剛好能整出所謂的五個子兒,并保證每個子兒的邊沿兒都必須保留住碗底邊沿兒的部位,否則,其厚度不夠,整出來也不好用。所以,這活兒對細處的要求還是蠻高的。接下來就是將這五個指頭大小的雛具放到石頭上打磨,直至細膩光滑。唯有這樣,才不會在玩的環節傷到自己的手。
  玩“欻子兒”游戲的第一步,就是首先是將五個子兒窩到手中并自然拋開落至地面。撿起不太集中且較遠的一個子兒拋向空中,瞬間欻住地面上四子兒中的其中一個。同時,反手向上接住首次被上拋處于下落的那個子兒。接下來,用手中的一個子兒,以同樣的手法,上拋、反手,向上接住二次被上拋并處于下落的那個子兒,迅疾反手欻住地面上的三個子兒。如果是三個子兒在一塊兒,必須提前用拇指同食指相互協調、配合,把握好一個度,各自彈飛,使其不能聚在一起。因為,剩余的這仨子兒,不能碰到任何一個,否則,就成了輸局。最后,再反手迅疾欻住地面上的三個子兒。至于用哪只手,沒有具體的左右手之分,怎么方便怎么來。游戲的第二步,是重新將五個子兒,拋在地面上,欻起其中遠離中心的一子兒依舊上拋,再迅疾接住上拋下落一子兒的瞬間,再欻住地面上的其余四子兒,并保證沒有掉子兒情況的發生。此為贏局。
  俺們說著聊著、聊著說著的,他們五歲的孫女舉著畫板漫過來,發著優雅的童音,“爺爺、奶奶,快來看我畫的《新年報福兔》”。望著小姑娘出神的樣子,用握著畫筆的小手呀呀的說著,這個是爸爸,這個是媽媽……
  讓我陷入了深思……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除夕
下一篇:過年,過什么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