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吻(散文詩四首)

春吻
  花盆中的那棵梅花樁花苞,在暖陽的刺激下
  她們一醉就露出了純真的臉蛋兒,漂亮深情極至
  
  那只麻雀飛落在梅枝上,像一個多情的醉漢,死緾著她們
  它不叫,它知道它的歌聲不美麗,它只想吻一下她們,就滿足了
  
  大地開始春動了,情欲,正在使開放的花瓣也哼起了情歌
  一朵花瓣飄落在我的掌心上,成了我的第一首深情的春歌詩文
  
  這意味著手掌再有力量,冬天是握不住了
  春天已在冬終中開篇了
  
  鴿群盤旋
  夜幕,城市靈魂在燈光中閃爍,
  鴿群在你頭頂上盤旋,如流星雨在遠空中閃動,
  又如人類的靈魂向天空索要什么似的!
  
  盤旋的鴿群俯沖而下,定有主人在那里呼喚,
  呼喚著主人的百年夢想!
  
  城市變化日新月異,鴿群在盤旋中不慎也會迷失路徑,
  它們不理解人類為何今天建明天拆!
  
  城市的大廈基地為何扎不下根,城市的靈魂應該有歲月的文化品味,
  不應該翻來覆去!
  
  鴿群日夜盤旋,它們不想叼走城市的靈魂,
  它們只是想見證百年夢想的光輝歷程!
  
  破井
  我好懷舊
  老宅有三百多年歷史,不知道住過多少代人
  春節前特地去看一看,五排進深的老宅已拆成一片平地
  雜草叢生,我點了一把火,把枯草燒個精光
  綠草倒挺堅強,不怕煙火,仍然綠油油的,挺神氣
  
  在一片廢墟中,破井還在那里深睡著,井中已不是一片清水
  而是碎磚亂石泥巴堆積,更沒有什么井底之蛙活動
  它們有先驗之靈感,早已搬了新家
  破井的內然死了,這是真死,我有點傷感
  
  井水已經沒了,但井中還很濕潤,不少青草長得高高的
  它們這些好兄弟不認得我,沒有歡迎我這亇老主人的表情和姿態
  因為風吹不到,它們呆呆地向天空和云朵抬頭伸望著,好像沒有了思考能力
  
  我在井邊轉了好幾圈,許多童年時代的記憶突然涌現
  我曾經和他們這里玩過吊井水比賽
  至今沒有了井水,照不出我的頭影和眼睛,破井已沒有記憶了
  但我的記憶倒十分清楚,因為我是靠這個井水長大的
  時代變遷,井也破了,我也老了
  
  尋夢
  樹木要沉睡,想做亇好夢,不喜歡風吹它
  安靜,夢也甜蜜,年輪也圓得可愛清晰
  
  冬雪蓋著緑葉,如一塊塊奶油糖在尋夢,綠葉正在夢鄉中
  積雪最喜歡聽綠葉說春天的故亊,因為夢囈非常純真,
  詩也不敢說不
  
  故亊的純真,才是天賦的力量,虛夸顯得太不自信了
  尋夢是萬物的本能,好夢,世界就站得穩了
  惡夢,世道就會搖晃不定
  
  積雪尋夢最怕太陽,因為它最容易瘋狂
  高高的光芒放射天下,無所顧忌,唯我獨尊,傲視天下萬物的生命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礦區大雜院記事
下一篇:除夕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