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如人生 人生如酒


  
  陜西關中地區是秦腔的誕生地之一,自秦以來,秦腔源遠流長,生生不息,也誕生許多著名的秦腔劇目,三滴血,火焰駒,周仁回府,西湖遺恨,這些名劇影響久遠。秦腔名家自古以來在老百姓中頗具威望,幾十年來多數老百姓不知縣長是誰,市長叫啥,但是提起任哲中、劉愛琴等秦腔名角,關中男女老幼,無人不知,無人不曉,這足以證明秦腔的魅力和影響。
  最近一二十年,秦腔經歷了生死存亡的煎熬,三意社,易俗社在生死線上掙扎著,一大批秦腔演員被迫離開了舞臺,轉戰新的戰場。這些人轉型成功者應該不在少數,其中一個三原女子轉行成為了作家,并獲得了冰心散文獎,她就是朱佩君老師。看了她的作品《秦腔緣》,寫的都是與秦腔有關的人和事,情和淚,在她心里她始終沒有離開秦腔,學秦腔、演秦腔的時時刻刻,都流淌成她筆下的優美文字,其文語言生動,情感充沛,其人熱心公益,善解人意,頗有人緣。她真是一個把秦腔和生活融合的如此完美的作家。為何她能寫的如此多情,如此感人的文章?也許,秦腔人物的愛恨情仇早已融入她的血脈,是秦腔人物的內心情感自然流露,就成就了朱佩君老師的華麗篇章,是戲里戲外的俠骨柔情,感動著周圍的蕓蕓眾生。在他鄉遇故知,在京城樹秦風,把秦腔的多姿多彩展現在北京的專業舞臺,讓流浪在外的鄉黨一飽耳福,這真是戲如人生!
  曾幾何時,專業秦腔劇團舉步維艱,而業余秦腔比賽一時興起,民間唱將深受喜愛。咸陽北一女子,從民間舞臺唱響大西北,尤其是其苦音戲唱的婉轉纏綿,情真意切,高潮時,聲淚俱下,其情悲切,引無數觀者同流涕,她就是秦腔業余演員商芳會。她沒有任何專業戲校的經歷,亦沒有受過學校的教育。從小在農村跟著伯伯跑場子,紅白喜事上練就一副鐵嗓子,成就催人淚下的苦音戲,通過比賽,她聲名迅速響徹大西北,成為知名的民間唱將。她的生活因此也發生了天翻地覆地的變化,在城市置業,在劇場演出,不用走街串巷,不因刮風下雨發愁,她成了名副其實的城里人。
  這是她經歷了生活的淬煉,讓她一句句戲詞里融入了血和淚。生活的艱辛成就了她的秦腔演唱事業,人生的磨難成就了她蒼涼的嗓音。是她數十年的堅守和歷練,是數千次的登臺演繹,塑造了她的人格魅力,這難道不是人生如戲的再現,這正是戲如人生的生動寫照。
  秦腔是戲,也是生活。是她們正用多彩多姿的生活演繹著秦腔,秦腔也因她們的融入而煥發出精彩紛呈的姿態!
  愿秦腔的未來興盛璀璨,愿更多地她們為秦腔歌唱,為自己歌唱!
  
  二
  
  我和哥熟悉始于我的初中時代,我和他的兒子一般大,一起上初中。那時,哥在寶雞鐵路車輛廠上班,是村子里為數不多的幾個吃公家糧的人,家里經濟條件要比其他人好很多。為了兒子上學方便,他專門給買了個飛鴿牌的輕便自行車。我蹭著他兒子的車一起上下學。因為經常到他家里等,就和哥哥熟悉了,常聽他給我講他的修鐵路的事情。他比我要大二十多歲,現在想起來,我和哥應該算是忘年交。
  哥參加工作二十歲不到,當時,國家正全力以赴修鐵路,需要大量的工人,哥沒費啥周折就成了鐵路工人,鐵路工人是國家的人,有供應糧,按時領工資,在別人眼里,哥是成功的人士。
  哥說:“修鐵路,先要打洞,山里頭打洞日眼的很,要放炮,把整個山炸個豁豁,再往里頭一點點挖。”
  我吃驚地瞪大了眼睛,“撒?”我疑惑地問哥,“修路還要用炸藥?”
  “奏是要用炸藥,要用幾十噸的炸藥呢”,哥給我解釋到。
  “有幾回,哥先會兒奏日踏了,和哥一起修鐵路的,有幾個小伙都出事咧,再也見不到他答他媽咧!”
  “這么危險!”,我驚嘆道。
  “哥給你說,不要把當鐵路工人當成啥好工作,要把書念好,能干個輕松活,這你娃奏把事弄成咧!”哥教導我。
  后來,一到周末,哥哥回家休息,我借著和同學探討作業的空隙,繼續聽哥給我諞他修鐵路的傳奇故事。
  那時,哥哥參與修建川黔鐵路,條件異常艱苦,進入貴州后,天氣寒冷潮濕。晚上為了御寒,晚飯時就喝點白酒。那時,茅臺鎮的酒好,價格接地氣,據說一瓶酒就幾毛錢,那時工人的月工資就二十多塊錢。哥說,“那會兒,可是把茅臺喝美了,哥奏學會了喝酒,喝了酒,就不覺得修路苦了”。
  后來,鐵路修通了,茅臺酒就長腿了,一下子跑遍了全國各地,價格更是平地起高樓,變成了達官顯貴的桌上酒了,平民百姓只有望酒興嘆的份了。修完鐵路,哥就落腳寶雞鐵路車輛廠,不用千山萬水跋涉修鐵路了。
  在寶雞工作后,哥說他就愛上了西鳳酒。為啥?“西鳳酒出自鳳翔縣柳林鎮,沃也是四大名酒,有幾千年歷史,蘇軾還作詩稱贊西鳳酒呢!”看來,哥不但愛喝酒,還喝出了學問呢。我那時還是個碎娃,對酒不“感冒”,只知道西鳳酒味道獨特,聞著香味濃厚。
  有一次,我看哥在家里吃著花生米,旁邊放了一個鐵路工人專用的鋁水壺。
  “哥,你沃壺里得是酒?”我問。
  “奏是的,這是西風原漿酒,從酒廠里灌出來的,便宜好喝,你嘗一哈!”
  “我不喝,西風酒辣死人呢!”
  我裝作喝過西風酒的樣子,哥說,等你長大了,陪哥好好喝幾杯,這酒是好東西,喝著辣,喝下去是甜的,越喝越想喝。我說,“這是碎碎個事,你等著!”
  我初中畢業時,哥的兒子接班了,也成了一名鐵路工人,哥就退休了。后來,我到外地上學,和哥見面的機會就少了。接班后,我的同學早早就結婚生了兒子、女兒,哥在家照看孫子、孫女,日子過得還算幸福。等我大學畢業工作沒過幾年,就聽說哥就因修鐵路撈下的病去世了,想起沒有兌現給哥的承諾,我深感愧疚啊!
  十多年又過去了,我和這個同學聯系不多,因為地域不算近,生活的交集越來越少。幾次出差到寶雞,都沒有和同學聯系,我想怕是只有兒時的友誼能引起我倆的共鳴了。
  但是,每每看到同學發了動態,首先想到的,不是我們倆一起玩耍的情景,也不是我倆車把失控騎入麥地的狼狽,反倒想起的,是我和他父親交談的場景。物是人非,哥諞的故事我留下了深刻的記憶,哥的笑容時常讓我揮之不去。
  哎,我的哥呀,來生讓我們再相聚,再當你的忠實聽眾,還聽你諞修鐵路的浴血人生。當然,少不了咱喝上幾杯西鳳酒,為這苦難的人生助興。
  人生如酒,這是你給我的教誨。
  (原創首發)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夕陽
下一篇:愿天下無恙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