墻上開滿牽牛花


  王成林是我鄰居,淑芬也是我鄰居。我們彼此,相安無事。我沒有想到,他倆會有什么故事。實際上,王成林沒老伴,淑芬沒男人。有故事也是順理成章,問題是王成林開不了口,淑芬是女人,更不能主動。
  王成林第三次站在伙墻時,日頭已經西斜了,一墻之隔的淑芬家煙囪冒著黑乎乎的炊煙,風門敞開著,傳來淑芬的咳嗽聲,淑芬家炕洞子不好燒,一到刮風下雨天氣,就倒煙,嗆死人。
  淑芬的丈夫王亮春天開三輪車去鎮里拉化肥,在鎮子農貿市場拐彎處,迎面與一輛超重大貨車相撞,王亮當時就一命嗚呼,大貨車有保險,賠了王亮三十萬,人沒了,多少錢能買一條命?淑芬和王亮只有一個閨女,嫁到小縣城,條件不錯。按照閨女意思,接淑芬去她家過余生。淑芬不同意,她才五十歲,去閨女家多不方便,自己有房子,有土地,再養只貓狗,雞鴨豬陪伴著,也自由。閨女和女婿都上班,外甥讀小學三年級了,學校距離他們家兩站路,不用接送。那筆賠償金淑芬放在卡里,本想給閨女,閨女不要,說,“媽,這是爸拿命換來的錢,您留著養老,我們一分也不要。”淑芬就沒堅持,日子按部就班的行走著,不曾因王亮的離去,停止運轉。
  伙墻這邊的王成林心事越來越重,王成林老婆剛過三周年忌日,老婆二丫頭原先和淑芬好得恨不能一條腿穿褲子,夏天看電影,兩女人搭伴一起去,在屯子老吳家超市扭大秧歌,她們也是形影不離,趕集湊酒局二丫頭在,淑芬就在。誰家的老爺們欺負其中一個,另一個保證挺身而出幫著干架,吃這方面,淑芬碗里有,二丫頭碗里就不會少。就差男人沒換著用了,鄉親們背后說過,多大好,多大惱。淑芬聽了還罵人家,妒忌羨慕她們。后來,就真在男人上出了問題。
  那年夏末,山里下了一場大暴雨,淑芬家在池塘下邊種了二畝地香瓜,正是上市季節,一旦池塘開了,兩畝香瓜就將被毀,辛苦了一春一夏呢!王亮早上開車去小縣城送瓜,車子的輪胎壞了,修好車,又到醫院看望王亮的二姨,剛推出手術室的二姨,被安排進普通病房,表弟大國三天兩宿沒怎么合眼,眼珠子熬通紅,央求王亮替他照看母親一夜,他在醫院一個空床位補一覺。王亮不好拒絕,就留在病房照顧二姨。
  山雨鋪天蓋地撲來,大地上被閃電劃出一道道锃亮的雨線,淑芬左手撐著手電筒,右手握著鐵鍬,高度警惕的瞅著池塘,白天挑了一條溝,引開池塘的水。銅錢般的雨點鋪天蓋地潑來,眼看著池塘的水位愈來愈高!淑芬的心提到了嗓子眼,這時,一個人影出現在池塘邊,他來不及和淑芬說話,掄起镢頭大力的刨出一道四十米長的壕溝,撅開池塘的水,水柱噴薄而出,千軍萬馬似的沿著兩條溝奔了出去,池塘水位回復如初,淑芬變成落湯雞,對方丟下一句話,快回去換換衣裳,別著涼!淑芬聽清是鄰居王成林!
  那晚,王成林和淑芬在香瓜地忙活,恰巧被屯里快嘴蓮男人四喜碰上了,他去鄰村打撲克,五經半夜往家趕,就遇到了。回家跟快嘴蓮老婆一說,第二天全屯子的人都知道,孤男寡女的在一起,沒有事鬼才信!王成林怎么解釋也不行,二丫頭說,“越描越黑,白瞎我這顆心,把淑芬當姐妹,啊?偷到我頭上了。你幫淑芬家我不反對,為什么不跟我說一聲?”王成林說,“雷陣雨來得急,我出去撒尿,雨也就來了,我扛著镢頭就出去了,我啥樣人你不了解?!”
  淑芬也和二丫頭說,“我和大哥是清白的,你干嘛就鉆牛角尖?”
  二丫頭斜著眼說,“你拿四兩棉花去紡紡,大伙都說些啥?哪個受得了這臟水!”
  那道伙墻中間一直按著一道木柵欄,兩家互動時,抬一下就進出了,那件事發生后,二丫頭逼著王成林推幾獨輪車石頭,硬生生堵死了兩家互通的路。一堵就是十年,眼睜睜看著牽牛花在那堵墻上開了又謝,謝了又開。二丫頭腦溢血死后,王成林很想拆了那堵墻,在院子里或者街上和淑芬遇到,淑芬把頭一低就過去了,王成林欲言又止。
  這個疙瘩啥時候能解開呢?
  王亮的喪事,王成林幫襯了好幾天,這是個解開疙瘩的機會。前前后后,淑芬被悲傷占據,沒有注意王成林的存在。王成林有些失落。
  轉眼夏末秋初,二丫頭忌日那天下午,一場大雨席卷山里,王成林坐在炕上,聽見院里“轟隆隆”一陣響,他下地披上雨衣出去一看,伙墻塌了一大截,不知為什么?王成林心里豁然開朗,難道是二丫頭在天之靈,讓我和淑芬……
  雨過天晴,王成林來到伙墻前,淑芬也來了,兩個人同時說話,“你……我,要不,這墻就不修了?好。”
  王成林每天關注著那院的風吹草動,她家誰來了,吃得什么?狗叫了幾聲?甚至夜里,對方蹲在墻角尿尿,他聽得一絲不漏。兒子大波是鎮中心小學教導主任,在鎮上蓋了二層小樓,叫王成林過去住,他不去,死也死在這塊喬麥地上。兒媳婦也是老師,心思細膩來家小住,看出公公的端倪,二話沒說,就碼著伙墻的豁口去了淑芬家,一坐就是半宿,房間里兩女人有說有笑的,王成林父子被媳婦搞得云里霧里。
  天放亮后,兒子媳婦吃了早飯開車回鎮里,臨走,媳婦巧珍說,“淑芬嬸家的煙囪堵了,不好燒,爸,要不您去幫修一修唄?”
  夕陽收回最后的一縷霞輝,王成林咬了咬牙,幾步跨過了伙墻。
  那一夜,王成林的夢里,伙墻上開滿了牽牛花,一朵一朵粉色的牽牛花,像極了淑芬的俏臉。
  我回老家探望父母,母親告訴我,王成林和淑芬領了結婚證,王成林的兒子開車,一家五口到三亞旅游去了。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過年,大山的深深記憶
下一篇:夕陽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