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銅錢草

銅錢草

生活里,我們常常被錢弄得沒了好心情。可我常常面對那魚缸里的銅錢草,卻不討厭名字里的“銅錢”兩個字。
  
  一
  喜歡銅錢草,可能因為“銅錢”二字給我的感受不同。
  也許因為出租車天天跟小錢打交道,所以對“銅錢”二字,感受頗深。
  市里物價局給出租車定起步價的時候,想出了一個“7.5”元,領導們居然同意了。原因是,若定8塊,市民們會覺太高,容易生怨氣;若定7塊,則對不起出租車師傅的早出晚歸,收入太低。于是取中間,折中。于是,就產生了7.5,8.5,11.5,14.5……諸如此類的車費,弄得乘客和我們都很累,每天都要為那0.5而勞神,數字啊,有時候弄不好很累人的。那時手機支付剛剛開始,市民大多還在用現金結算。于是每天都要去小賣店換零錢,是那種黃燦燦圓圓的銅板。那銅板,跟我看到的銅錢草的綠葉子多么相似!所以,它叫銅錢草。討零錢頻繁了,不好意思,就找路邊開三輪車的換一些,回到小區,找鄰居,收廢品的,凡是能找都找到了換到了,有時候,車上五角的用完了,乘客坐在車上不下車,坐等屬于他的五毛錢。沒法,只能不要那零頭。事實上,不知有多少次我是主動不收的,如年老體弱的,或者鄉下來城里看病的,或者路上相談甚歡的。第一次知道0.5可以作整數收,是從一個男乘客開始的。我報出那個帶著零頭的數字后,他主動多付了五毛錢,說是“四舍五入”。以后,我如法泡制,結果人家不買賬,瞪著眼珠子看著計價器,一通海嘯:“為什么多收我五毛錢?我要投訴你!”還有的,那五毛錢找慢了都不行,晚一秒遞給他,仿佛就少了他一百萬的利息。我覺得,一個管理著經濟的人,一定會體會到太多的人情冷暖啊。不是我抱怨,找到原因,我還是覺得起步定價上疏忽了這個實情。
  小小的五毛錢,折射出人生百態。偏偏我天生對錢不敏感,錢,在我眼里從來都只是數字而已。對我,有飯填肚,有檐遮風,我便心滿意足,從沒想過錦衣玉食高堂華屋。
  所以,對有的乘客錙銖必較的樣子,我常常不屑,嗤之以鼻,覺銅錢真乃臭味甚濃,嚴重腐蝕了人的良善和寬容。遂痛恨。然,當遇到有人無端多給一些車費而又感動異常,又覺銅錢不臭,反而可愛。而且他還給你算了一筆帳,一個乘客五毛錢你不要,一天二十多個五毛就是十塊多,一個月就是三百塊錢,一年也是三千錢了。我一聽,可不是嗎?正所謂集腋成裘,以少聚多,聚沙成塔。可我從來都沒有把出租車行業當一門生意來經營,從來都覺得它是一種職業。所以,乘客對錢的態度和我對錢的態度完全不一樣。我更愿意從這份工作中尋找更多的快樂舒心,于是,骨子里的感覺是,錢,不是最重要的。因此,在現在手機支付方便快捷的今天,仍有人不愿意點那個小數點,我從來都不強求。我只是告訴他,“我總不能因為五毛錢,把你關在車上吧。無所謂,沒有那五毛錢,我窮不到哪里去,有那五毛錢,你也不富不到哪里去。”
  這樣的情緒,在我面對銅錢草的時候,兩個“銅錢”完全不搭邊了。首先,是那油汪汪的綠,給我注入無限的生機,車上的無趣無味立刻被拋得無影無蹤。整個人像被那綠色漿洗過,心思也變得蔥籠起來。
  
  二
  銅錢草,這名字與熏衣草有異曲同工之妙。曾經有友寫過一首熏衣草的詩,說,熏衣草明明是一種花,望去,是一種無比震撼的驚與天人的美,但它卻只能叫“草”,而不是花。銅錢草也一樣。它開花,開得很小很不起眼。它也不同于其它的草,在田間地頭隨處可見。古詩中,“離離原上草”,“草色遙看近卻無”,“草色入簾青”………指的都不是銅錢草。銅錢草在弟弟的大魚缸里,沒有“遠芳侵古道”,而像一條美人魚,舒展著她頎長秀美的身姿,頭戴一頂碧綠的玉冠,亭亭玉立,冰清玉潔,不枝不蔓,水佩風賞,裊娜聘婷,一下就吸引了我。見到它,竟有一見如故的欣喜。
  二弟伸手去缸里扯下幾根,用一塑料袋裝水,把銅錢草放在其間。于是它跟著我一路飛馳四十公里,到了我的家。
  找來一個大玻璃瓶,放上半瓶清水,小心翼翼地把銅錢草放進去。左等右等,一日看三遍,好長時間竟不見它長大,變壯,有的還在萎縮變小,逐漸變黃,有的干脆在水里不長不變。弟弟說,這東西很好養活,怎么到我這里就不一樣了呢?
  后來,蓮子來我家,看到瓶里不死不活的銅錢草,告訴我,可以放些土進去,半土半水,像荷花那樣,它能長得好些。聽了她的建議,我重新布置,給銅錢草安了新家。果然,沒讓我失望,它們很快長滿了盆,擠擠挨挨,蓬蓬勃勃,碧綠青翠,生機盎然!
  我大喜。一有時間就站在一邊,目不轉睛去看它。此時的銅錢草,跟“銅錢”二字的俗氣完全不沾邊。它們亭亭玉立,青碧高潔,水清,草碧,一股清雅。
  我俯身細端詳,它們像一個個江南美女,身著旗袍,腳穿高跟鞋,綰著精致的頭簪,打著五彩的油紙傘,如夢如幻地,款款地,從戴望舒的詩歌里走出來,從江南的水鄉里走出來,從青幽的石板路上走出來,從開滿丁香的小巷里走出來。
  一把油紙傘,演繹年深日久的思念。渴盼,穿過一道道矮墻,穿過幽深的石巷,望眼欲穿。
  高跟鞋詩一般敲擊地面,寂寞幽長里,久久回響著深情和眷戀。回想與執念,一天天一年年。
  古箏,琵琶,與盈盈長水交錯相纏,一點一點,浸濕了夢的眼瞼。誰的相思亂了誰的琴弦?
  醉眼看碧草,心生江南春,細雨籠千家,遠山含黛柳吐煙。
  這哪里是草,這就是我的詩與遠方啊。江南也生銅錢草,但我的銅錢草就是一幅意境深遠的江南水墨。我常常忘記了時空,錯位地栽移了思緒,一站就是大半天。可能這銅錢草本來就去俗,每當面對,銅錢兩個字就遠去了,但日子里還是要有銅錢。
  
  三
  幾年來,它們認真生長,從沒放棄。對它的喜歡也從沒有減弱。我從網上買了一個白瓷大肚的圓花盆,盆身著一對活蹦亂跳的錦鯉。我把銅錢草移到這新花盆里,盆面潔白如玉,盆里青翠撲眼,一汪青水吟吟含笑。盆是圓的,葉是圓的,突然覺得自己對美學的鑒賞一下提升到一個新的高度。
  過了些時日,我把幾尾小魚放了進去。剛被修剪的花盆里,一截截綠盈盈的小徑在水中立著,那些魚兒在水里,搖著尾巴,“哧溜”一下到這里,“哧溜”一下又到了那邊,紅色的長尾巴在清水里擺來擺去,盆雖不大,水也清淺,但它們把這當作了它們的海,游得歡暢。有意思,魚兒在銅錢草的“銅錢”兩個字里一點感覺沒有,熟視無睹。
  修剪的銅錢草需要時間恢復原樣。我又到了幾年前最早看它們的心情了,一日看三遍,盼望那些綠擎蓋快快長出來,變成荷葉,就有了“魚戲荷葉東,魚戲荷葉西,魚戲荷葉南,魚戲荷葉北”的意境。
  先是最邊緣的那些根莖,慢慢的,努力的,從頂端孕育一個小米大小的點,然后,當我回到家,發現那小綠點就長出了水面,綻開了臉皮,成了一個圓圓的綠葉了!亭亭嬌媚,魚兒擺著它們的紅尾巴更高興了!
  天氣很冷。銅錢草一棵一棵漸漸生葉。我把花盆端進客廳,讓它也享受暖氣的熏陶,當然,看起來更方便。
  早上起床第一件事就是去看它。天哪!真不可思議!昨晚睡前剛看的,盆中間的銅錢草只有三五棵,還在臨水自照,羞羞答答遲遲不肯邁出家門,一個晚上,突然長出來十幾個綠葉子!高出了水面一大截!這真是奇跡!想起季羨林寫過一篇荷的文章,說那荷葉一個晚上就可以鋪平半個湖,莫非,這銅錢草真有荷的特性?它們是縮小版的荷?或者它們是為了滿足我極早看魚戲荷葉的興趣迎合我的嗎?我激動地蹲下身,仔細觀看這些仿佛懂我心思的小“草”來。它們還很柔弱,有點弱不禁風,身姿還不是那么挺拔。但是它們已經有了荷的風骨。
  十二三歲的時候,突然癡迷畫畫。畫得最多的就是荷。買來蠟筆,照著書本上的荷,一張一張,畫得如醉如癡,廢寢忘食,還曾想長大了當個畫家。畫中的荷葉,跟眼前的銅錢草一樣的美。抄幾滴水灑在銅錢草的葉面上,一樣生出“錯落明璣走碧盤”的韻味來。我好像明白了我為什么那么喜歡銅錢草,或許是小時候就埋下的種子。我把那些畫紙貼到凹凸不平的土墻上,竟也迎得了許多人的贊賞。多年以后,見到銅錢草,恍如隔世。如果這也算緣分,是不是應了那句“分久必合”的話?果真如此,世間該有多少喜極而泣啊!
  又想起,母親也愛荷。一個泥巴燒制的紅陶缸里,半缸清水,半缸淤泥,一棵黑亮的蓮子埋下去。夏天竟然長出幾根長長的梗,托著幾片圓圓的葉子。一朵紅蓮宛若仙子,一朵還在半睡半醒。
  這才明白,我的一見如故,來自我的粗糙的畫,來自母親生動的圖。這些被時光埋藏的記憶,如果不是因為銅錢草,不知道哪一天才會重見天日。銅錢草不開紅花,水中只有紅尾巴的魚兒在暢玩,是不是母親的紅荷落在水里,變成了魚與我來相會?圓葉也田田,給我鋪開了一個遙想的空間。“綠池落盡紅蕖卻,荷葉猶開最小錢”。只是,我現在的畫里,沒有一絲紅蕖落盡的薄涼,只有無盡的溫馨。
  銅錢草,哪里有一絲絲的銅錢味呢?它是一首兩個字的詩,一頭是我,一頭是家。
  
  四
  銅錢草在客廳里,肆意地生長。幾天工夫就有了滿盆綠的氣勢。我的眼睛沒有一天離開過它們,而且絕不只有三遍。
  它們在我家已有七八年之久了。我想我喜歡它們,還源于它圓圓的葉子。自然界中大多數植物的葉子都有尖,即使是大葉片,頂端也都有一個小尖尖。植物是脆弱的可愛的,即使有尖,也無利刃,但柔軟的尖也露鋒芒,麥芒也可比針尖,總浮有一股戾氣,無形中與心隔開一段距離。而銅錢草的葉片圓圓,無論在外有多少煩惱,回到家,目光所及,看到它們,心里立刻平靜安順,安神效果比藥都靈驗。
  那一個個碧綠卻稚嫩的小圓盤,讓人覺得世界充滿朝氣充滿美好。它們彼此相依,又互不侵擾。各自獨立,又心意相通。不拒絕親昵,但又知道自斂。它們落落大方,坦坦蕩蕩。沒有雞毛蒜皮的狹隘,沒有你多我少的算計,用最流暢的圓滿,笑盈盈地迎接每一天的太陽。
  在它們的世界里,天空是圓的,大地是圓的。思念沒有殘缺,陪伴長綠不衰。希望可以轉著圈地流動,決不會消失;美好可以無休止地循環,永不會枯竭。
  銅錢草,哪里有一絲絲的銅錢味呢?
  人們給它起名“銅錢草”,而沒有叫作“荷葉草”,肯定是取其生活富足,幸福美滿的寓意,從沒有銅臭味道在里面。一株草如錢,那些最本分的東西才有著價值。精神上的富足遠遠大于生活的肥膩,那種富足帶來的快樂是肥膩生活不能比擬的。魏雪是我的同行。一天之中她總有一個電話是跟我發牢騷:“剛才拉個人差點把我氣死了!下車前一個勁地問,那五毛錢不給了行不行?嗯?行不行?我說不行!他還是沒給,下車就走了!頭也不回!你說我怎么凈遇到這樣的人!要氣暈!”不是她凈遇到,我也經常遇到,只是我從不把這類芝麻綠豆的小事放在心上。我不想因為這樣的事影響我一天的心情。生活已經很累了,何必再給它加一層薄霜。更不想因這些事情,讓“銅錢”二字變得低俗無趣。不計較那么多,精神會變得富足,會讓我收獲更多的快樂。
  沉默而不再抱怨,不去計較,車主和顧客,都在一個從容的境界里,每一趟旅程,都是用好心情鋪設的,而不是銅錢架起的。
  有時候一個煩惱,可能我們無法在它的面前作為什么,時代讓我們不必為小小的銅錢而犯難了,支付寶,微信付款,零頭碎腦的,在科技手段面前變得不值一提。但有那么一段,銅錢和銅錢草掛了鉤,一下子就豁然開朗了。有時候又想到銅錢,覺得怪有意思的,記下一個個人情人性的故事。
  是一棵棵的銅錢草,給了我美的啟迪和感受,讓我在它們那里找到了不一樣的情趣。
  銅錢,變成了一棵草,就生出許多趣味,也生出一種生活哲學。富足,可能不是幾個銅錢的累積,而是心情在一種職業過程中的愉悅和舒適,別抓住了銅錢,而閹割了那個“草”字。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