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說口罩那些事兒

大約在半個世紀以前,因為得了風寒感冒而高燒不止的緣故,在一個北風呼嘯的夜晚,父親抱著我急匆匆地往村莊的小診所里面趕。原本鼻子因病就不透氣,臉上戴了一副厚厚的口罩,我的呼吸就變得愈發地困難起來。
  我曾多次試圖將口罩摘下,可父親總是輕輕地拍著我的后背說:“不要摘掉口罩,若不戴口罩的話,感冒病情會加重的。再堅持一會兒,咱看了醫生后,病就會慢慢地好起來的。”
  其時,我已經是七八歲的孩童了,知道醫生就是醫院里戴口罩、穿白大褂的人。因父親提到了醫生,我很快就想到,為了避免病毒感染,醫院的醫生、護士們,積年累月地在上班時間都戴著口罩,他們的呼吸不也是很困難的嗎?他們為什么能夠一直堅持著戴口罩呢?我對醫生的肅然起敬,大概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的。
  沒想到的是,二零一九年年底,全國很多地方都爆發了新型冠狀病毒感染。這種病毒感染力極強,發病癥狀頗為嚴重。有的人因病離世,有的人病愈后留下了后遺癥。還有的醫生甘愿做“逆行者”,不畏千里迢迢,為了搶救病人,也不幸罹患病毒感染,甚至獻出了自己寶貴的生命。一時間,新冠病毒被視作洪水猛獸,人們談毒色變,唯恐避之而不及。為防止感染,大家不得不紛紛戴上了口罩。史上有“洛陽紙貴”,當時則形成了購買口罩難煞人的情形。
  因戴口罩的事,我曾產生了刻骨銘心的幾多狼狽,幾多無奈。
  原本已經投幣上了公交車,可抬眼一望,滿車的人都戴著口罩。藍瑩瑩一片,如同一片藍瑩瑩的海。我光禿禿的臉,與這藍瑩瑩的海相比,太突兀、太格格不入了。難怪乘客們齊刷刷地向我投來了奇異的目光,且這目光,令我無地自容,令我的面容火辣辣地疼。我不得不從尚未關閉的公交車后門,耗子似地溜了出去。
  同樣的錯誤,我又犯了一次。還好,當司機師傅發現我因沒戴口罩,而催促我下車的時候,身后卻傳來了一位男孩子的聲音:“叔叔,不要下車了,我這里有多余的口罩。”我欣喜地轉過身去,接過他的口罩,并企圖給他一個硬幣。可他臉色紅紅地說:“叔叔,俺是送給您的,不要錢的。”端詳著他燦若桃花、鮮活稚嫩的臉,我心里一陣激動:不愧是“別人家的孩子”。這孩子若是生長在我的家里,那該有多好啊!
  退休以后,我幫著老伴做生意。深冬時節,生意進入淡季,每天前來購買東西的人屈指可數。
  昨天中午前后,我一個人無精打采地坐在商鋪南大門的一旁,一邊曬著熱烘烘的太陽,一邊瀏覽著手機屏幕上亂七八糟的信息。突然間,有一個女人的聲音傳了過來:“請問你這里有草莓地的沖施肥料嗎?”
  聽了她詢問的聲音,我登時站了起來,隨手正了正口罩,回答道:“有,有的!”
  女人頭戴紅線帽,上身穿的是紅棉衣,個子高高的。因戴了口罩,我看不清她的長相。她緩步來到店里,看了一眼我所介紹的肥料,并詢問了一下價格以后,就讓我幫著把兩袋子不同用途的肥料抬到了她的電動車上。
  她沒有討價還價,沒有質疑肥料的性能,就非常爽快地付了款。且在我找給她零錢的時候,還一再地謙讓:“別找了,別找了。”
  看著她開車遠去的背影,我突然想起小說《鏡花緣》一書里所講述的”君子國“的故事。在熙熙攘攘的鄉村集市上,買賣雙方會因價格或斤兩的多寡爭執得不可開交。不過,這里的爭論、計較,與當今買賣雙方的爭議是完全相反的。賣方一個勁兒地說自己售賣的東西質量不好,希望買方少付點錢:而買方則對賣方的東西贊不絕口,希望多給賣方錢。有時還會因爭執不下,而善意地調侃對方:你怎么頂手敷子(俗語,頂毛巾的人,指女人)說話?男子漢大丈夫的,做事怎這么不爽快,不近人情啊?
  莫非君子國又回來了?亦或是在做夢?我掐了掐自己的手指頭,覺得好疼。這不是夢啊!歲月靜好,一切都有條不紊地運行著,哪來的什么君子國呢?
  吃晚飯時,我把當天發生的故事講給老伴聽。老伴覺得驚訝,便問我:“你看清楚人了嗎?要是沾親帶故的來買東西,你這樣冷冰冰地對待人家,可就不好了呀!”
  我剛想說話,坐在一邊的兒媳婦卻笑出了聲:“爸爸,剛才我媽打電話給我說,她今天到咱門市來買沖施肥料了,因她戴了口罩,你沒認出來,她也沒好意思說。”
  我說:“不錯,我記得很清楚,今天除了幾個男顧客,只有一個老太太來買肥料的。不用說,那人正是你媽。”
  兒媳婦說:“她一直都不好意思來咱門市買東西,就怕您少收她的錢。這次也是聽鄰居說咱賣的肥料質量好、價格便宜才來買的。”
  老伴聽了以后,便指了一下我的額頭說:“哦,原來是這個樣子。你說你整天在胡思亂想些什么?親戚到眼前了也不認識?裝的是吧?這讓人家說你什么好呢?”
  隨后,老伴把臉轉向兒媳婦,說:“你媽媽也太高看俺了吧。俺心眼哪有那么好啊?特別眼前坐著的你爸這個糟老頭子,平時就是一個死心眼,才不會少收人家的錢呢。能做到憑良心做生意、公平交易就不錯了。”
  我連忙說:“我死心眼了嗎?人家都說我是好人呢。”
  “你就自夸吧你,不知羞!”老伴邊說,邊又白了我一眼。
  都是相處五六年的老親戚了,親家之間也見了好幾次面。因親家母戴了口罩,我怎么就認不出來了呢?真是該死!
  口罩,對于隔絕外界灰塵、風沙、病毒、有毒有害的氣體,及防寒保暖、提高人們的健康生活水平功不可沒。我對口罩是崇拜有加的。可是,在現實生活中,若稍有不慎的話,口罩也會給人們制造出諸多郁悶的、手足無措的煩惱,甚或是誤把親人做路人的尷尬。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我們“陽”了
下一篇:單位有我一張床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