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逐光而生

逐光而生


  “無邊落木蕭蕭下”。這是我走出家門后,在街上看到的模樣。封控40天,第一次走在上班的路上,有說不出來的感覺。低頭看著腳下的落葉,黃的,半黃的,還有被行人踩得殘缺的,它們從翠綠到凋零,我都不在場。
  一陣風吹來,腳下那些落葉打著旋兒地到處轉,似在尋找歸宿,又似在尋找自己的母親。
  一下子,心情也如那些落葉一樣,旋轉了起來。
  
  二
  放下手里的活計,告別忙碌的一天。走出辦公室,已是萬家燈火。家家戶戶透出來的燈光及忙碌在廚房里的身影,我頓時覺得肚子咕咕叫了起來,腳步也快了許多。
   人生的美麗之處,就在于煙火的熏染,和世俗的一日三餐。想著再過幾天就能擁有自己的小窩,不覺莞爾。從快遞處取回訂制的窗簾、碗筷,還有一袋米,喜滋滋地扛回家,已過8點。此時,實在沒力氣再做飯,復下樓提了盒飯。一頓飯下肚,眩暈的感覺沒了,便暗下決心,這次搬家后,一定把自己投喂得膘肥體壯,杜絕低血糖帶來的危害。
  這樣想著的時候,房東的電話打過來了。房東是我的堂妹,她問:“你明天上班不,如果上班,這會趕緊出來到我家,你住的小區今晚12點后要封了。”
  “不去了,這段時間封小區,最多封三天,10月份報稅期延長,三天過后還有10天的時間,還來得及呢。”
  想想,怎么能去呢,三天住在別人的家里,誰都不自在不是嗎?
  放下電話,第一次沒了拆快遞的心情。
  “三天,有的是時間收拾。”這樣想的時候,身體已跟著自己的想法躺在了床上。我想,人的懶惰或許就是這樣養成的。
  這一養,就40天。
  40天里,打開快遞看過窗簾的顏色兩次,碗筷象征性地取出了兩個,看了看還不錯,又原封不動地放了回去。唯一實現的夢想,就是把自己投喂到了膘肥體壯。現在想想,有些夢想,只一盞茶的功夫就夠了,比如,把自己養肥。而有些夢想,只能出現在你的想象中,如我的小窩。
  睡不著的時候,我會想我精心設計的書房、客廳、臥室,還有從窗戶里透進來的一縷一縷的陽光。
  想到這里,在床上再也躺不住了。起身打開天臺,使勁呼吸天臺上難得的陽光味道。
  住進這個小屋已經三年了。三年來,我從沒這樣在意過這個一年四季都照不進陽光的小屋,總覺得,它只是個棲身的地方,照不照得進陽光,于我,是不重要的。直到封控的第七天,我拿著小凳子坐在天臺上,暖暖的陽光照在身上,是真的舒服,也才想起,太陽光是生命之光這一說法的正確性。
  我正悠閑地看我家小貓咪在天臺上撒著歡地跑,頭頂一架無人機飛過,不一會兒,樓下的大喇叭喊了:“樓頂上的居民注意了,請回到屋里去,再要被無人機拍到,就要被賦黃碼。”
  嚇得我拿起凳子,叫上小貓,再也不敢出來曬太陽。每日看著窗戶里透進來的亮光,我更想我的小窩了。
  
  三
  腳踩在落葉上,嚓嚓——咔咔——聽到這種聲音,心底有一絲絲痛在漫延。這種聲音,應是樹葉骨折的聲音吧?我有點不敢落腳,左右看看,想著往年的這個時間,這些落葉已被環衛工人拉到了發放它們的地方。今天的大街上,人流量極少,想必是大多小區還沒解封的原因吧。那些環衛工人,也如大街上消失的車子一樣,沒了蹤影。呼呼地,西北風刮過,伴隨著滿地的落葉,如行走在荒原,凄涼得很。
  半小時后,走進辦公室。
  辦公室的窗戶玻璃很大,隔絕了風聲,一整片的陽光照進來,投射到身上,我舒展了一下筋骨,然后深呼吸,享受久違了的陽光的溫暖。
  封控40天,把累計的資料拿出來,放在辦公桌上,都堆積成小山了。
  好在,陽光正好,心情也好。
  記得五天前,我給早我幾天解封的同事打電話,問:“楊律師,你的小區解封了嗎?”
  “昨天就解封了,但出不去,今天才辦居民出入證呢。”
  “你出去了到辦公室,給花草澆點水,一月了,估計死得差不多了。”
  是真的心疼哪些花草,有的陪伴了我10年,從一盆到覆滿窗臺,哪些綠植總能給我帶來好心情,及成就感。
  問完同事的第二天早上,同事拍來花草的圖片,寫:“久違了!為等親人花堅強,為等親人花憔悴!”
  窗臺上的水培銅錢草葉子已經干枯;肉肉們無精打采但堅強地迎光而立;今年春天才培育的金枝玉葉,葉子蔫蔫的,依然屹立不倒;辦公桌前的發財樹枝葉翠綠;茶幾上的白掌憔悴而亡;陪伴了10年的大榕樹,枝干挺拔,向陽而吐露翠色……
  真好!打出這兩個字,心突然就安了。
  現在看著窗臺上一盆盆為等親人而堅強活下來的綠植,突然覺到,努力活著,不僅僅為自己,更為哪些在乎你的親人。
  忙到辦公室的光線暗下來,打開燈,收拾凌亂的辦公桌。早上出小區門口時,防疫人員告訴我,必須趕在21點前到家,21點后不進不出。想想那些封控在外面回不了家的鄰居,我收拾資料的動作一下子就快了。
  夜幕降臨,一盞盞路燈的光暈,透過被風吹的左右搖擺的樹枝,灑落在人行道上,斑斑點點如模糊的日影,只是少了溫度。而無車無人的大街,又何嘗不是,甚至有些清冷的害怕。
  這條街是我上下班的必經之路,我走了三年,路兩邊的桃樹及柳樹,從最初的手臂粗細,長到都能為路人遮蔽陽光了。
  時間過得真快。
  
  四
  前天立冬。
  我在秋天最美的季節里,缺席。又在秋的殘影里,復出。
  只一天,又封控。
  再次出來,瞞目山河一片銀裝。
  下雪了。
  可悲的是,忽然就沒了要出去的想法,也沒了賞雪的心情,總覺得,這本就是生活該有的樣子。
  走入正規,接著是比封控之前更忙的現實。不同的是,每日進到終年不見陽光的小屋里,心情會跟著陰暗。于是乎,忙中偷閑,著力于收拾我的新居。
  封控前訂的壁布沒到,訂得沙發、茶幾、床沒到,我說,沒關系,等物流恢復;訂的衣柜門只做了一半,我說,沒關系,只要復工,快得很……
  終于,物流打電話:“沙發、茶幾、床擱置在物流園,封控前就到了,能給你送的時候你小區封控,等你小區解封了,我們工作人員的小區又被封了……今天物流協調,說什么都不給你放了。”
  “好嗎,千呼萬喚啊,趕緊送。”
  經過又一個多月的周旋,協調,物流該到的到了,我成功地與這套屬于我的小窩親密相處了。
  早上8點,一輪紅日升起來,那些從租住的小屋里搬回來的小綠植,迎著陽光鮮活了起來。
  生命是一束光,更需要陽光的照撫。雖然新冠病毒通過無數的載體找上了我,但每天沐浴在陽光下,酸疼的身體一下子變得綿軟了起來。
  此刻,懶懶地躺在床上,望著窗外初升的太陽,心,無比踏實。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臺灣行
下一篇:無聲的呼喚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