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爬行的蝸牛

爬行的蝸牛

夏日雨后,我蹲在一棵大樹底下,饒有興致地看著一只爬樹的蝸牛。水靈靈的肉身馱著大大的外殼,靈動的觸角一動一動地賣力前行,所過之處留下一條長長的水痕。
  “蝸牛背著重重的殼呀,一步一步地往上爬……”熟悉歡快的歌聲傳來,我轉身抬頭,一張久違的笑臉映入眼眸。
  “鳳英!哈哈!”隨著時間流逝,十幾年沒見的她,一點兒也沒變,還是二中念書時的學生頭,還是活潑愛笑的眼睛,還是原來的瘦高高身材,一切都是記憶中的樣子。
  “在遠處看背影,我就覺得像你,走近一看還真是。哈哈,緣分讓我們再相遇。”鳳英爽朗的笑聲還是那么迷人。
  “你沒事吧,走,跟我去上班,好不容易見面,不能輕易放過你。”緊緊擁抱的瞬間,她忽然想起自己還有任務,我也恰好閑逛,索性跟著她。
  來到一家幼兒園,她是這里的副園長兼周末舞蹈老師。她的到來就像天女撒糖一樣,小不點兒們一窩蜂涌過來,拉手的,拽衣角的,抱腿的,嘿嘿,好一幫專業“劫匪”。幸虧這家園長有先見之明,預先分發了寬松結實的園服,否則,什么衣服禁得起孩子們一雙雙熱情的小手。
  “嘿呦嘿呦,往前走呀!愚公移山啊,精衛填海呀!嘿呦嘿呦!一起加油!”鳳英一邊笑著,一邊手提肩扛,挪動著雙腳,這場景跟剛才上樹的蝸牛如出一轍。她好不容易移動到音響旁邊,伸手黨瞬間,音樂響起。孩子們立即散開,搖頭晃腦,手舞足蹈秒變成律動的音符。鳳英空出手來,拿紙巾擦拭了一下額頭的汗,開始隨著音樂有節奏地顫動著她那兩條修長的柳條腿。四十多歲的人,動作還很靈活如水,實在出乎預料。我不由得跟著她的課堂學起來,扭頭,轉手腕,動肩膀,甩胯……我跟得吃力,學得費勁,一會兒就開啟汗水洗臉模式。眼前的的幾個娃娃,不住地睨著我偷笑。我也不服氣,眉梢一揚悄悄給她們一個飛吻,傳遞我的暗示:小毛孩兒,事兒還不少呢,真是虎落平原被犬欺。
  “現在,我們開始學新舞蹈,請認真聽,認真學,不能走神哈。”鳳英嚴肅起來,孩子們立即神情專注地看著她。她一邊講解,一邊示范動作。孩子們個個豎起耳朵,瞪大眼睛,屏息凝神,跟著她學習一招一式。不管對與錯,小胳膊小腿動起來就好看。“姿勢要正確。”鳳英耐心地挨個糾正。
  “崔老師在嗎?出來!”門外,一聲怒吼,打破了和諧的課堂。所有的眼睛,齊刷刷盯著來人。
  這是一位三十多歲的女子,領著一個三四歲的小女孩。“您別著急,有什么事,請和我說,我就是崔老師。”
  “你為啥罵俺孩子?”那女子脖子一揚,橫氣十足。
  “啊?”鳳英頓時一愣,沒緩過神來。
  “你啊啥啊,別裝糊涂,今天你得給個說法,否則,我就告你!”女子怒火中燒。
  “我很理解您,您先別生氣,我從來不罵人,更不會罵孩子。我可以問問孩子,是怎么回事嗎?”鳳英試圖問清緣由。
  “你說得好聽!俺孩子不會撒謊!就是你罵得!”女子怒氣沖沖。
  “我相信崔老師不會罵學生!”園長及時雨一般趕到,“您好,我是園長,如果說其余老師罵了您的孩子,這有可能;崔老師跟我干了十來年了,神獸孩子們和家長們的喜愛,她根本不會罵人。我敢保證,這絕對是誤會。”
  “請讓我們調查清楚,我們一定會給您滿意答復。”鳳英認真地說。
  “老師,我知道。”一個戴著蝴蝶結發卡的小腦袋跑到鳳英面前,昂著天真無邪的小臉。
  “你知道什?可以告訴老師嗎?”鳳英蹲下身子,和孩子面對著面,微笑著。
  “老師,豆豆愛說那個罵人的話。昨天他和琪琪鬧玩的時候這樣罵了。”稚嫩的聲音一板一眼。說罷,蝴蝶結指了指一個小男孩兒。
  “告訴老師,這是真得嗎?”鳳英拉過小男孩兒的手,蹲在他面前,撫摸著他的頭。
  “嗯。奶奶經常這么說妹妹,我和琪琪不是打架,是鬧著玩呢。”小男孩兒字句清晰地回答。
  “以后,咱不能這樣了,好不好?”
  “好。”
  事情水落石出,家長的氣總算消了。
  鳳英繼續上課,好像剛才什么也沒發生一樣。她邊唱邊跳,時而激情四射,時而溫柔可愛,她把自己完全融化到了孩子們中間。
  下班了,我們并肩溜達在林蔭路上。“你還挺專業呢!一般來說,你這樣的大塊頭,動作會比較僵硬。”我好奇地問。
  “哈哈!說來話長啊。我本來是枯樹干棒,苦練基本功后塑造出來的,就跟你練瑜伽一樣。”
  “我覺得不一樣,練瑜伽是教練逼出來的,你這大外行在家練幼兒舞蹈,誰管你?”
  “興趣管我,責任管我。”
  “哈哈,你還整出高度來了,說來聽聽。”
  當年高中畢業后,她外出打工,遇到了對象,婚后有了女兒。她沒有考上大學,本著好好培養孩子的目的,孩子喜歡什么,就學什么。孩子學舞蹈,回來教給她;孩子學電子琴,回來教給她;孩子學唱歌,回來教給她;孩子學畫畫,回來教給她。接送孩子的空隙,她用心用情用功地練習,本是為了孩子做個好榜樣,她自己都沒想到的學進去出不來了。就這樣,在女兒的童年里,有一個媽媽這樣勤奮好學的大伙伴陪伴著成長,女兒也無形中增加了前行的力量。
  那時,民辦幼兒園遍地開花,她也曾有獨自創業的想法。猶豫不決之際,她遇到了急需人手的張園長。
  初任幼兒園老師的她,暗下決心,必須做一個合格的幼兒教師,不負信任,不負囑托。俗話說,隔行如隔山,她并不知道,幼兒教師不是說當就能當的。本性倔強的她,在工作中發現,幼兒教師不只是哄孩子不哭,還要開發智力,教唱歌、跳舞、畫畫等,更要命的是還得與各種各樣的家長溝通交流。
  在張園長的鼓勵下,鳳英拼勁學習專業知識,心理學、教育學、社會學等,凡是與幼教有關的書籍,她都看。
  那個時候沒有手機,也沒有電腦。她把幼兒園里教師用書的磁帶拿回家,早晨提前起來聽,做著飯聽,洗著衣服聽,或者什么也不干,靜坐著聽。功夫不負有心人,教師用書上所有的兒歌都被她啃光,嚼爛,流暢地送進了消化道。
  在時代發展的需求下,鳳英報考了成人大專,順利考取了幼師資格證。這些專業知識的學習更讓她懂得以愛為核心,用耐心和細心助力教育的重要性。
  時間是最好的證明,她深獲孩子們、家長們和張園長好評。這是她衷心幼教,持之以恒地努力換來的成果。她覺得自己很幸運,遇到了志同道合的張園長,她的成功與張園長的執意栽培密不可分。外出培訓,教研等活動,張園長基本都讓她去,這學習機會多難得啊。
  一個秋天的傍晚,鳳英送走了所有的孩子,剛回到家。一對中年夫婦,拎著大包小包的禮品來訪,并說明來意。鳳英明白這是挖墻腳,便一口回絕。那夫妻倆還不死心,增加優惠條件。
  鳳英明確表示,張園長不給錢,她也去上班,不為工資,只為交情。這句話不僅僅斷絕了來人的念頭,還惹怒了那女的,臨走時撇著嘴,斜著眼,說鳳英不知好歹,與男子拎著東西奪門而去。鳳英氣得不行,狠狠地啐了兩口吐沫,自己嘟囔著,發泄心中的憤懣。人品有問題的人,沒資格對別人指手劃腳。俗話說有錢能使鬼推磨,找鬼去吧。
  說罷,鳳英哈哈大笑起來。
  這么多年的經歷,她說得輕描淡寫,我聽得輕松愉快。半百之年的我們都經歷過了,生活的路哪有那么容易呢。磕磕絆絆是尋常,只道是油鹽醬醋吧。
  她在樹邊站定,欣慰地凝視著一只努力爬行的蝸牛,問:“我像不像蝸牛?”順著她的目光,抻動著身子的蝸牛令人怦然心動,陡生一股無窮的力量。無論風雨多大,一直不慌不忙,安然在平凡的世界里,朝著屬于自己的方向,持之以恒地爬行。鳳英也是一樣,積極上進的思想一直在線,從不短路,從不失聯。她始終堅信,辦法總比困難多,與其為一只曬干的蝸牛哭泣,不如做一只努力爬行的蝸牛,去實現夢想。
  我忽然想起讀《人民日報》看過的一句話,不由得朗聲吟誦:躺平不可取,躺贏不可能。唯有撐篙不已,方能逆水行舟。聽了這句話,鳳英哈哈笑著拉起我的手,“與君共勉!英雄所見略同啊。”
  夕陽把我們的影子拍到路上,幾只蝸牛又搶著去拉長。鳳英彎腰,撿起一片梧桐葉,把路上的蝸牛運送到草叢里。那緩慢的影子,小心翼翼移動著樹葉。那樹葉不是樹葉,而是一顆充滿愛的心。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風姿搖曳獨風華
下一篇:臺灣行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