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姿搖曳獨風華

風乍起,吹皺三萬六千頃太湖水。吹過碧落褪盡的江南冬日,吹過日月穿梭、風高霜潔的年尾,一歲將盡,新年又來。過不了多久,就會楊柳如堤,繁花似錦。故五代詩人韋莊贊曰:人人盡說江南好,游人只合江南老。未老莫還鄉,還鄉須斷腸。更別提“每逢佳節倍思親”。
  無錫這個地方,是江南腹地,濱太湖,接長江,古運河穿城而過,是游子的夢里水鄉。她因水而靈秀、因水而飄逸,也因水有了不同他鄉的神韻。水是她文化的源泉,水韻無錫也就有了獨特的年俗文化。
  無錫被稱作古吳文化的發源地。歷代無錫縣志,都記載商朝末年,周太王的大兒子泰伯與二弟仲雍奔吳的故事。雖然現在很多人質疑泰伯奔吳是否就是奔到無錫,因為西漢時期的大史學家司馬遷先生,寫《史記》的時候,惜墨如金,一個《吳世家》就寫了四個字,“泰伯奔吳”,至于奔吳奔到何處,他老人家就不說了。以至于到現在弄成了一段公案。但無錫人自東漢以來,就言之鑿鑿,說是泰伯奔吳是奔到了無錫梅里,也就是現在的梅村。如今梅村鎮上還有泰伯廟,鴻山鎮上還有泰伯墓。這也不是無錫人閉著眼睛瞎說,無錫人的依據是東漢人的著作《吳越春秋》以及后來唐朝人司馬貞為《史記》作的注釋。至于無錫人自己寫的地方志《梅里志》更是以一句“梅里,錫之一鄉也,泰伯都此,自號句吳,為吳名所自始。”將其寫成了板上釘釘的事。
  雖說泰伯奔吳,帶來了中原陜西人的華夏文化,但很快他的后代子孫卻被吳地的蠻夷給同化了,他自己就斷發文身,退去斯文,跟著當地蠻夷一起干起了漁獵的營生。因為吳文化是中原文化與江南蠻夷文化的嫁接品種,就不可能與中原文化是一個味兒。雖然經過三千年的風雨浸泡,吳文化早已湮滅在中原文化之中,但其基本的因子和遺傳因素還在。因此,她的年節文化,有很多地方就與中原文化不同。
  我們現在過年,都說是過春節。但直到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之前,無錫當地的鄉下人,還說過元旦。中國自古以來,過年都叫過元旦。只是到了推翻滿清王朝后的民國時期,才將公歷1月1日稱作元旦。陰歷1月1日的元旦,因為在春初,所以民國政府就給它起了個新名字叫春節。無錫鄉下人保守頑固,不聽民國政府招呼,依舊把陰歷新年叫做元旦。這是老祖宗叫了三千年的名字,咋能說改就改呢?因此,當地名士樊先生做一春聯貼在自己家的大門上。上聯是:“男女平權,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下聯道“陰陽合歷,你過你的年,我過我的年。”民國年間出生的無錫鄉下人,至今身份證上,年用的公歷,日月用的是陰歷。我的岳父、岳母就是這種情況。無錫地方將這個叫做:陰奉陽違,公私兩便。
  無錫人過年的習俗,和中原相比,有些個地方當是標新立異,像是六根指頭撓癢呀,愣是多一道道。中原人,怕是聞所未聞。
  其一是封印歇年。自明清已降,無錫地方的官府衙門,每到農歷的十二月二十日這天,就找齊了銅鼓喇叭,吹吹打打敲敲,熱熱鬧鬧地舉行“封印典禮”。縣太爺在代表權利的大印上貼上紅封條,從此全縣大小衙門開始歇年,關了廳堂,停止辦公,歇年時間長達一個月。這可比現代政府機關放七天假大方多了。到了翌年正月二十日,衙門再吹吹打打地起印,縣太爺再次坐堂辦公事。在過年的這一個月里,老百姓一定要“和諧”,要是惹上麻煩,你就是錘破了鑼,敲碎了鼓,也沒人理你的茬。有趣的是,無錫的各種神觀寺廟,也都有各自的打印,過年期間,他們也都有樣學樣,跟官府一樣封印、啟印。不同的是,他們是將打印蓋在符箓及向天庭申述事由的“疏子”上,起的是壓邪的作用。所以,過年這一個月里,老百姓一定要規規矩矩的,不然出了點啥亂子,不僅人間的父母官你求告找不到門,你就是求神拜鬼也找不到路。
  其二是進“十廟香”。舊時的無錫鄉下,某些村莊一到大年初一,只見一對對老夫老妻,簪花戴帽,打扮得整整齊齊,在官道上相依相偎列隊前行。你別看他們步履蹣跚,走得東搖西晃,卻個個精神抖擻,十分虔誠。隊前有二人敲鑼,再有兩個人掮著旗開道,到附近各廟進香,名為“進十廟香”。我的家鄉山東,人們講的是信佛不信道,找準了一家拜,講究一心一意,講的是個誠信。而無錫地方自古就是工商名城,人們信奉的是多個朋友多條路,或許多拜幾個神鬼佛道,也能多個照應。從進香這件事也能看得出,山里人的死心眼,水鄉人的眼光活絡。
  其三是吃“雞子線粉”。過去錫城過年,家家都準備了線粉和雞蛋。比較講究的人家還要準備鹵汁肉。春節大凡有親朋好友上門,主人家一定會拿出雞子線粉待客。客人呢,一定要統統快開地吃,不吃的話,主人會認為你看不起他。除了過年,平時有親朋好友上門,無錫人也喜歡用雞子線粉待客。我第一次春節上丈母娘家的門,一口氣吃了五個雞子的線粉,噎得我都吃出了雞屎味,心中不爽,嘴里還得一連聲地喊好,誰讓咱是毛腳女婿呢?至于為啥過大年的要吃不算山珍海味的雞子線粉,我在吳地生活了四十多年,至今也沒找到答案。倒是這次鬧新冠疫情,專家們都提倡多吃雞蛋,能提供免疫力、抵抗力。回首想想,這些日子,雖然無錫也疫情大流行,但重癥患者還真不多。難不成跟這個喜食雞子線粉的習俗有關?
  其四是“接路頭”。這個“接路頭”絕對是無錫人過年的土產,全國獨一份。路頭,是“路頭菩薩”的簡稱。又叫做“五路大神”。這是無錫城里獨有的神靈。相傳明嘉靖三十三年,日本倭寇侵犯無錫城,軍民在知縣王其勤的率領下,修筑城墻、組織義軍頑強抗倭。戰斗中義軍首領何五路和36名戰士英勇戰死,百姓為紀念他們,在墻角處設路頭堂立象供奉祭祀。無錫地方原有五位財神,俗稱“五路財神”,無錫人神化何五路,便將“五路大神”替代能帶來財運的“財神”來供奉。為國捐軀的英雄,保一方平安,能讓人民安居樂業,百姓敬他為財神,也是對英雄的尊敬。
  無錫人過年“接路頭”有著跟接財神一樣的規格。除夕“接路頭”,一般百姓家請一個“招財進寶”的路頭馬,有錢人家則請五個路頭紙馬。臺上的貢品有酒盅、長方肋條肉、和鯉魚,年糕和“元寶”,供“路頭”的飯上要放芋頭、荸薺、象征年年有余,“發財掘不荸薺”。無錫的商家接路頭,更為隆重,貢品要8斤重鯉魚雌雄各一條,長木盆里盛放無根肋條的豬肉一方,上面置一個整豬頭,豬頭上騎著一只褪了毛但尾毛保存完好的大公雞。公雞口中要放一根用紅紙條封好的蔥,盤中還要放一根豬尾巴。接路頭時,老板帶著伙計們一次跪拜,結結實實給磕三個響頭。相傳,跟著老板磕頭的伙計就保牢了一年的飯碗,沒有叫到拜路頭的伙計,明年就得卷鋪蓋滾蛋了。你瞧啊,這什么好事都不能沾染了商人的銅臭氣,接路頭這樣的好事,到了商人這里也就變了味。古代如此,現在也一樣。
  “接路頭”這件事,原本是崇拜英雄的事,弄到后來,就跟以忠義著稱的關羽——關老爺成了武財神一樣。無錫的抗倭英雄何五路,也成了百姓心目中的“路頭菩薩”,他漸漸地不僅管老百姓的“財運”,到后來還兼管起其他人間事物,一年到頭,逢年過節,婚喪喜慶、造房起屋、搬家喬遷等都要先請請“路頭”,民間糾紛,乃至于男女奸情,為了退晦氣,也要請“路頭”,路頭菩薩成了無錫人家的萬事管,萬事通。由于路頭菩薩管事多,享受人家的吃請也就一年四季不斷。故無錫民諺曰:路頭菩薩笑瞇瞇,豬頭三牲吃勿及。井泉童子自清高,肚皮餓得咕咕叫。
  舊時無錫人過年,還有個與中原地區不同的“花頭經”,那就是“鬧鏜鑼鼓”。可惜,到了上世紀五十年代,跟現在很多地方禁放煙花鞭炮一樣,被政府給禁絕了。無錫地方,自古是魚米之鄉,城鄉有許多的耕讀世家。那時候,就算是一般的人家,都備有一套鑼鼓家生,大致上就是大鑼、鉭鑼、鐃鈸和皮鼓四件套。到了節前,家里的小孩子坐不住了,他們先是在家里敲打,敲著、打著就組成個小小打擊樂隊上了街。這個小隊伍通常由五個孩子組成,有家把什的孩子敲大鑼,其他的孩子不是打鉭鑼就是擊鐃鈸或敲鼓,只有最弱小的孩子去背鼓,沒有擊打的權利,只能聽聲兒。只要聽到一家鑼鼓響,一條巷子里的孩子,都會紛紛拿出自家的鑼鼓上街敲。鏜鑼鼓一響,這年味兒就出來了。孩子們的鏜鑼鼓一鬧,成人們也坐不住了,他們開始耍龍舞獅,加入了大樂隊,這時候,四件套就壓不住陣了,里邊加入了大小鼓和扁鼓,還有歡快的嗩吶,一改孩子們單調的“咚咚鏘、咚咚鏘”,變成了江南特有的“得勝令”“將軍令”“步步高”等曲牌。這時候,鼓樂陣陣,龍飛獅舞,熱鬧、優美伴著驚險。城鄉里的百姓,一直要將鏜鑼鼓鬧到正月半的元宵節。
  無錫人過新年是從農歷十二月初八就開始的。臘八這天,無錫人不喝臘八粥,要喝“臘蹋粥”,據說喝了這個“臘蹋粥”就可以免除一年中糟蹋糧食的罪過。普通老百姓家的“臘蹋粥”就是粳米菜粥,里邊加的是發芽豆、油豆腐、百頁、芋頭之類的菜蔬。有錢人家的粥就考究多了,里邊放的是白果、開洋、干貝、大栗等。
  過了臘八,家家戶戶開始釀酒。那時,鄉下人很少到店里去買酒,都是自家釀制的。釀酒之外就是磨年糕粉。記得,一直到了上個世紀90年代中期,我丈母娘還拿了自己的米粉,央求巷子里的鄰居幫她蒸年糕。這個蒸年糕,也是個手藝活,不是一般人都蒸得好的。那個時候,丈母娘還住在平房的雨巷中,鄰里之間還有著一股淳樸的鄉情,幫蒸年糕的人家,并不要什么資費,多給些紅糖就算意思到了。
  民國時代,無錫人過了臘八就開始過年了,天天都有人家祭祖,相鄰們互相請吃年夜飯。這個年夜飯跟中原非要等到大年三十晚上不同,過了臘八,隨便哪一天都行。“十二月里臘梅黃,殺豬宰羊過年忙。”鄉下人吃肉,不用上外邊買,豬羊雞鴨全都是自家養的。
  農歷12月24日,要送灶君老爺上天。送灶君老爺上天自然是婦女的事,女人們這天要做一種半紅半白的糯米粉團,這是一半用紅糖,一半用白糖拌和的粉團。據說是個灶君甜了嘴,讓他上天言好事,保一家風調雨順。
  到了除夕,家家門前要插上松柏冬青的樹枝,還要在門前墻上貼上“百無禁忌”。大門上自然是要貼上“金玉滿堂”“榮華富貴”之類的對聯。鄉下人,不僅要照顧好自己門樓,還得去到豬欄牛棚祭祀土公、土母,祈求六畜興旺。江南多河流、水田。因此,祭祀了土公土母,還要在水畔岸邊用稻草燃起火堆,點起香燭,燒化紙錢,叫做請田路頭,這個路頭,就是江南人家的財神,叫做五路大神祈求五谷豐登,桑蠶茂盛。
  除夕夜,一家人放過炮仗,酒飽飯足之后,就關門就寢。江南人家沒有守歲的習慣。守歲是中原文化。不過就寢之前,一家之主婦還有事做,那就是要接灶神。家庭主婦,凈手洗臉,把一張新的灶君神位,放進灶君殿內,供上香燭酒果,對著灶君老爺叩上三個頭,這才算完事。至于灶君老爺上天到底說的是好話、歹話,也沒誰去追究。
  無錫人還有個習俗,叫做“歲尾年頭要趁亂,娶個老婆好過年”。舊時的無錫人很講究風水,對陰陽堪輿之道,極為重視。另外就是極為迷信黃歷,無論做什么事,都要看風水,選黃道吉日。只是到了一年最后一個節氣,也就是交了大寒,直到立春之日這半個月時間,被稱為“亂里”。在這段時間里,就沒啥講究了,就算你開掘茅廁,挖河開井、倒伐樹木,也都可以無所顧忌。只要在家門外墻上貼個小紅紙條兒,上書九個字“姜太公在此,百無禁忌。”吳地習俗嗎,在“亂里”后七天,也就是農歷12月23日,到除夕前,被認為是每天都是不必翻黃歷娶媳婦的好日子。所以,此時,結婚的人家特別的多,無錫俗諺說,“有錢沒錢,娶個媳婦好過年。”記得當年,我就是按照吳地習慣,在這個“亂里”和老妻結婚的。“亂里”娶媳婦,要討喜娘好口彩。喜娘也是無錫地方的“專業人才”,那副口舌,可是比現今的婚慶主持人巧多了。記得當年“亂里”娶媳婦,喜娘唱的試花調是:新姑娘打扮像天仙,辭別尊親到堂前,今朝嫁得如意郎,兩家富貴千萬年。
  無錫自古就是個工商名城。城里工商業非常發達,到處都是門店。除夕這天,也是約定俗成的一年一度的總結賬的日子,別人欠的賬,要在大年三十這天討干凈,過了除夕,就不能再討了。所以到了除夕夜,城里所有店鋪通宵開門。老板伙計們輪流著出外討債。收賬的人手里要提一盞燈籠,民俗約定,只要你手里提著燈籠,就算是到天亮,也算是除夕。要是你手里沒有燈籠,對不起,欠債的人不開門。生意人討完債,才關門放炮。這個時候,普通人家才開門放炮。這就是初一早上了。
  大年初一,無錫人開門,先放三個雙聲大炮仗。然后把門關上。洗漱完畢,全家掛上祖宗畫像,擺上祖先神位,合家大小一起叩三個響頭,再向長輩拜年。然后一家人吃棗子年糕,寓意年年高。初一這天,無錫鄉下人,不吃葷,吃一天的素,而且下午五、六點鐘就上床睡大覺。而且那天一天不點燈,說是不要驚動了老鼠做親。這個出于什么典故,我問了三十多年,也沒有那個無錫老鄉能說清楚。
  中原人,大年初一,敞了門熱熱鬧鬧地互相大拜年。記得我小時候住在太行山下一座山城,初一早上,天未亮,4、5點鐘就有人敲門來拜年了。人沒到,聲先到:起來了嗎?俺來給你拜年了!舊時的無錫,大年初一這天卻是家家關門閉戶。就算是見了面,也不許提起隔年不開心的事,也不許說討債的事。要解決啥事,等到過了初五再說。大年初一不出門,不見人,稀奇吧?
  初二無錫人開始出門給親朋好友拜年。由親及疏,一直拜到正月十五的元宵節。到了初五,無錫人最熱鬧,幾乎是全城出門迎財神,從凌晨一點開始,人們舞龍舞獅,跳加官、跳財神,鑼鼓喧天,炮仗聲聲,終日不息。過了初五,城里商店開始營業。初五迎過了財神,婦女們開始帶著孩子回娘家省親,可以一直住到正月十五。
  這些都是舊時過年的規矩,現在鄉下的老人們還有人家講究,城里人早就百無禁忌了。如今,我也過了花甲之年,自家的父母沒了,就拿岳父岳母當爹娘吧。那些個規矩,就不當事兒了。人這輩子,到了花甲之年,才算活個大致明白,什么功名利祿都是假的,只有一家人和和氣氣,過得開心,才是人生的本真。原本岳父、岳母該是九十大壽,自應好好地在新年里慶賀一番。只是逢上了新冠大疫之年,也只好做罷。我與老妻給岳父母,早早地送了年貨,做了新衣,祝他們平平安安,壽延百年。
  還有幾天,兔年到了。忽聞政府開放我們鎮上十幾年的禁令,允許百姓燃放煙花爆竹,真是喜出望外,開心極了。老妻早早地給我下了命令:今年要多買些煙花爆竹來。除夕日,用煙火爆響,祛除妖氛孽障,送新冠瘟疫上西天!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仰望玉佛石塔
下一篇:爬行的蝸牛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