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仰望玉佛石塔

仰望玉佛石塔

仰望,不只是一種視覺的形態,更是一種心覺的情性。
  ——題記
  
  對于東海蓬萊仙鄉的觀音山,對于觀音山上的玉佛寶塔,我先前一直是以瞻視的姿態閱讀的。船入岱衢洋,首先映入眼簾的就是觀音山上的玉佛石塔。
  觀音山臨海而挺,拔地而起,很有綿延橫亙的雄渾氣勢。而碧波浩瀚,水天相連,云霞與海濤交融,島礁如螺綴碧波,富有層次的岱水秀山、衢港大洋又給了觀音山靈秀之意。據說觀音菩薩得道后,首先就在此山參禪做功,開壇說教;細解圓通佛理經典,演繹完美普渡眾生理法。這讓觀音山更加神秘奇妙;綺麗虛幻的云霧景象是觀音駕臨的印證。而玉佛石塔就在觀音山最高的天燈之峰頂,猶如那新科狀元冠上的一簪插花,麒麟頭上的那一座麟角,觀音大士高擎的那一個凈瓶,凌云矗立,驚空出世,指蒼穹,接辰星,分外耀眼,別有奇彩,一派神威。
  陽光傾灑,藍天映襯,塔身分外明麗。云霧南來,盤旋山峰,塔在云霧之上升騰,似天庭之宮厥,仙境之伽藍;云霧上飄,纏繞塔身,石塔半矗山峰,半立云端,該是天上人間或者人間天上。云過霧散,又是陽光燦爛,依然藍天青山白塔,更顯壯觀。“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我就這么瞻視著玉佛石塔在這自然風光中的變幻與奇麗。每一次的前往,我都是沉浸在這樣的瞻視中,沾沾自喜,似乎已經讀盡石塔的一切。
  而那一天,從中寺沿石道拾級而上,西方城就在東北邊的山彎。在半道上就見一個居士面對西南,雙手合十,肅然而立,舉頭向南,一動不動。近得前來,他依然如故,一派專注入定的神態。直到我進入“西方城”,準備敬佛禮拜時,他才快速進來,給我們指點禮節方式。看他沒有剃度,是一般人的裝束,應該個居士,似乎操管著這個寺廟的活計,這樣看來,可能是這西方城的管理吧。禮畢,他送我們走出西方城門墻,我問道:“師傅,你剛在站在這兒在做祈禱?”
  “哦,那是在仰望石塔,在閱讀石塔。”他指了指山頂。那平和清淡的語氣,在我卻有種驚奇的感覺。于是在我的追問下,他說起他與石塔的故事。
  原來他本是一個土生土長的泥水師傅。觀音山開放,興修山寺開始,他就接手山上寺院修復建設工程。下寺、中寺、上寺、千佛殿、西方城……一個個院落,或經修建而煥然,或作重建而再現,觀音山寺院面貌日新月異。1990年,石塔建造的任務又落到了他的肩頭。那天,他在上寺為接手建造大雄寶殿祈禱,許諾,祈求,他舉頭凝望高大的如來佛像,忽然似覺一種鴻蒙之氣臨面恍惚,他黑暗而密封的心在空寂之際,閃動一絲光亮,點燃他的一豆心智……
  一塊塊本地聞名的“衢紫花”花崗石,運上天燈山頂,鑿磨加工,累疊成壁,層層砌高。這不是一般的建筑,那是要達到45米高,層疊成11層的塔身。高山頂山,在升這么高,這在衢山建筑史上也很少有。然而,他卻不畏不驚。石塔在升高,云兒在他和工人們的頭頂飄過,在他的眼前流動,輕輕似安撫如慰摩,給他一種輕快,消去他勞作的疲憊。塔在升高,五層六層七層……站在高高的腳手架上俯瞰,碧波浩瀚,水天相連;島礁如螺綴在碧波,船帆點點生動大海,岱山秀水宛然清幽;衢山島內,港灣曲折,村岙參差;河如白練,路若綢帶;地田披綠,鹽場堆雪;山丘起伏,樓宇櫛比……海山風光,盡在眼底,塵世浮華,一覽無余。視野倍開,胸襟空大。他只感到人世過往糾結,已然消逝殆盡。忽然云霧漫來,他和他的工人升騰在云霧之上,山水樓房、世上浮華,一無所見,只有那云海茫茫,宇空浩渺;云涌霧滾,時馳時烈;似乎天在頭上,人在空間,大有飄飄欲飛,欣然若仙之感。此時只覺心境空無,唯塔身為掛念,棄人世之煩念。忽然云飛霧散,又見山海島景,卻有別樣的感觸。五百多個云天升幻的時日,飽嘗了時紅時白時青的云霧,采摘過忽聚忽散若走若飛時隱時現的云朵,他如在仙界和人間穿越,不時聆聽從上寺傳出的誦經之聲:“無無明,亦無無明盡,乃至無老死,亦無老死盡。無苦集滅道,無智亦無得。以無所得故,菩提薩埵,依般若波羅蜜多故,心無罣礙,無罣礙故,無有恐怖……”真如醍醐灌頂,茅塞頓開……
  聽著這個其貌不揚的居士言說石塔建設的感受,敬佩不禁油然而生,我脫口說道:“師傅,石塔是你人生的建樹,你在守護和看望它。”
  居士搖頭說道:“石塔不是我所能建造,那是佛力的展示。人生短暫,石塔巍然,何用我來守護?我在仰望石塔……”
  “仰望石塔!”我重復著這幾個字。居士莊重地說:“是的,是仰望,那是心的仰望。石塔不只是一座豐碑,更是一部佛經。仰望,才會有心感應。”
  仰望,就這么深刻地烙印在我的記憶里。我禮拜過石塔逐層供奉玉佛,“玉佛石塔”之名就是因供奉玉佛而來。我欣賞過夜晚從石塔十一層射出的光亮,那是希望之光,神圣之光,方圓數百里都可見到這晶亮光彩,在茫茫的海面上為來往的船只引航指向,更給蕓蕓眾生以心理的慰藉和人生的希望……然而,我真的沒有更深的仰望。
  那一天,我一路向上,一路仰望。人在山腰,塔立山頂,凌空高聳,氣勢不凡;人臨山頂,塔掩眼目,巍峨雄渾,別有意蘊。仰望石塔,層層向上,高居十一;六角形體挺拔矗立,展示著頂天立地的偉岸,奔放著氣沖霄漢的豪邁,以一種出世入世完美揉合的形態,撲入我的心眼。仰望,仰望塔頂,大有“刺破青天鍔未殘,天欲墮,賴以柱其間”之感,引我矚目驚心,凝神屏氣,不敢稍動。忽然云霧從腳下涌上來,彌延在石塔的四周,塔升在云霧之上,我也騰身云霧之中。真似置身在天上宮厥,腳下是云浪霧海,頭頂卻是朗朗青天,飄動幾絲云彩,映襯著石塔獨立不群,傲然自在之勢。忽而地上的云霧升騰飄散起來,巍然的石塔在云霧中時隱時現,顯得神秘奇妙。猛然,塔中傳出洪渾的鐘聲。鐘聲飄揚。仰望石塔,只覺云霧凝固著,只有石塔似青劍舞練,如蛟龍飛天,騰升在云彩之間,穿越宇空。我的心隨著石塔的穿越,一片肅穆,一片空寂,浮名功利,一絲不留。我雖然沒有像上海客人那樣在這一帶看到菩薩群像的蜃景,而我心眼卻依稀望見塔頂上的云彩中,有菩薩慈祥揮灑的楊枝,清洗著我心中厚積的污垢……終于云霧散了,淡了,清了。清風徐來,身心倍爽……是石塔的萬千氣象,動靜變幻,撩動我空靜的心田,勃生出禪機哲理。仰望石塔,只覺此刻塔影在高聳間偉岸,佛理在心田中舒暢,心中不禁回響起羅大佑的歌聲;“舍利子,色不異空,空不異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識,亦復如是。舍利子,是諸法空相,不生不滅,不垢不凈,不增不減。是故空中無色,無受想行識,無眼耳鼻舌身意,無色聲香味觸法,無眼界,乃至無意識界……”洪渾之聲,蕩滌心胸,消淡著懵懂的世俗庸見,收獲著人生至境的啟迪……
  我將更深切地追隨造塔居士的仰望,用心去閱讀玉佛石塔,去營就透徹洞明的“佛心”……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