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冤家路寬

冤家路寬

相信人與人之間的很多緣分都是早已注定的,不會早一刻也不會晚一刻,在剛剛的好的時候,你走來我走來,于是我們相遇了。
  遇到紅葉時是在好幾年前的一個論壇,紅葉是寫小說的,而我是天馬行空,啥都來幾句,偶爾也寫些象小說的文字,于是我們便相識了,還在微信加了好友,也跟著紅葉去了幾個文學網站瞎逛。后來因為工作比較忙,我又申請了另一個微信號,便很少聯系了。
  那天江山文學記者的快樂部長擬出一串名單和個人簡歷讓我選一位作者作為我2023年第一季度的采訪對象,我看到名單,確切點說還沒有看完,便一口決定選了“滿山紅葉”我當時并不知道這個“滿山紅葉”是誰。我當時真的只是開盲盒,對這個“滿山紅葉”有眼緣。因為我們的采訪對象大多都是不認識的,就算是同在江山,我也沒空去認識這么多人。
  每次都是江山記者部安排了采訪對象,留下通聯,再慢慢地認識,加好友,開始訪談。有的加了好友,沒有成為好友,訪談完了,再回歸陌路。有的加了好友,就成了好友,比如說淡雅曉荷的陌小雨,東蘺社團的雨中太陽……我是在前年的秋天采訪小雨的,現在他還經常出現在我的微信朋友圈里,看到他的動態更新,偶爾也調侃幾句。
  拿到簡介,我便打開了“滿山紅葉”的江山文集,了解一個人,得先從他(她)的作品開始,別問我為什么?問了我也不告訴你。
  一個人的作品多多少少都會有一些個人生活的影子,文學作品本身就是生活的提煉嘛!看了幾篇文章后,天啦!這么多加精的文章,我是不是應該找個地縫鉆進去,我低頭,地面沒有縫,樓下是別人的家。既然無法逃避,那么就面對現實吧!
  我在想這個“滿山紅葉”是不是我曾經認識的那個“紅葉”,如果不是,他們又是什么關系,難道僅僅只是有兩個相同的字嗎?我想想。
  “紅葉”是我以前的冤家,在QQ群我也是這樣叫她的,誰叫她惹我呢?可是這冤家她什么時候來的江山,又怎么跑去了“齊魯”?這一切太亂了,讓我想想……讓我想想。我不只是想,我還要當面質問,她說:“某天,成敏突然找到我,說他建了新社團,叫我過來幫忙,我身不由己,被他拉進新建的齊魯社團群,并不想投身進來,父親母親都在抗癌路上,我也是時間緊湊,難得空閑,爭分奪秒寫點字兒,也別耽誤成敏社團的事兒。他說,就是玩玩,有文就投,沒文拉倒。好吧,只要不給我負擔,就行。就這樣,我又重返江山,其實我一直都在。”
  哎呀!我想起來了,她幾年前就在江山出現過的,只不過我們沒有在同一鍋里吃飯,但會在同一個群。那是三年前吧!應該是在三年前,那時大家的閑暇時間較多,心境也好,得空時便會在群里聊幾句。說我哈,經常在某些群里插科打諢,閑游閑逛。后來嗎?后來新冠禍起……疫情連連……。有些人開始為生活所累,有些人開始冬眠,有些人走著走著就丟失了。
  真的是:不是冤家不碰頭,怎么在這里又遇見了呢?齊魯我是去過的,怎么偏偏就這會才遇見呢?緣份的天空,這時開始放出光來,真個是冤家路窄。
  我找到快樂部長給我提供的QQ號搜索到了一個叫“紅葉”呢稱的QQ,果然是紅葉,心中即刻想此紅葉應該就是彼紅葉。
  這段時間,紅葉很少QQ聊天,我也很少上QQ,加上另一個微信號沒有登錄,我們就只有論壇網站交流。
  她說,很少上QQ,要我加她微信(我們本來就有她微信的,只是那個用來聊天的微信沒用了,平板壞了,手機又整天工作群,孩子班級群的)工作微信里是沒有紅葉。我加了她,證實是幾年前的冤家,真是“不是冤家不碰頭”冤家路窄,這不又碰上了。
  碰上了,還成了我的采訪對象。你說這緣分來了,你是擋都擋不住,待我好好的挖掘挖掘,非要搗騰點有用的文字出來,才對起觀眾(讀者)。
  真是冤家路窄,不是冤家不碰頭,在冤家碰上了,路應該越走越寬才對。
  冤家呀,我是不會放過你的。這輩子你也休想逃脫我的手掌心。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老屋
下一篇:縣城留守青年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