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江山無限

江山無限

成敏社長這個人是個大炮筒子,肚子里藏不住事,有啥說啥,為這事我沒少和他嘰歪。有話好好說,家和萬事興。老百姓留下的一句話,用在一個家庭,一個社團剛剛好。他不是不會溫柔,俗語說:“江山易改,本性難移”改不了,有時候你讓他拐著彎說話,就像給他一條小碼褂子穿。人實在,有好處,也有壞處。好處是他不藏著掖著,一目了然,直率、好交。壞處是語言生硬,像一塊生鐵,沒經過冶煉。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久而久之,了解他的人,也就見怪不怪了。
  回江山,在成敏的齊魯社團,我當這里是我的另一個“家”,我喜歡喊成敏小敏,喊總編綠葉小葉,喊副社長華君小君。說實在話,我和小敏,一個半斤一個八兩,一樣沉。為什么?我性子也急躁,屬麥秸稈的,點火就著。小敏大大咧咧的,做事不細膩,我就火冒三丈,和他在管理群“干架”,所謂的干架,不過是叮當叮當機關槍似的造他一梭子,好在這會兒,他不和我扯大嗓門,我自然偃旗息鼓。我喜歡和有擔當懂包容的人在一起共事。小敏在這方面,表現得不錯。一個團隊的核心力量,我必須表揚他一下。
  小敏這幾年在文學上,荒草了,與我有一拼。三年里,我陪護母親,三次手術住院,父親兩次手術住院,六次化療。精力,情感,全傾注在老人身上,魯迅先生說過:”時間就像一塊海綿,只要擠總會有的。”我利用父親母親休息時,手機打字,寫點稿子,委托朋友投出去,發表了一些,欣慰的是,父母康復得可以。小敏經歷的事情也是很多,幾乎擱筆。虎年九月中旬,綠葉總編找小敏要建新社團。兩人一拍即合,社團取什么名字呢?小敏思考一番,他生活在齊魯大地,那里的一草一木,山山水水,風土人情,無不滲透在他的內心,他決定社團就叫《齊魯文苑》。綠葉找來華君,小敏找來我。我又請來昔日的文朋詩友,齊魯這個大家庭,立刻組建而成。我自由慣了,不想管事,跟小敏聲明過,我只管投文。至于社團的運作和打理,小敏他們負責。齊魯在緊鑼密鼓的營造中,開業了。我的作品打了頭炮,成為齊魯社團的第一篇精品。小敏,小君,小葉都很高興,尤其小敏,打了雞血似的,也拿起筆寫文。人這輩子,必須有一種精神的力量支撐行走,文學在某種程度上雖然不能左右人的一生,卻無足輕重。將齊魯當成家,豈止是我一個人,小敏,華君,小葉何嘗不是?
  我不愿意為誰唱贊歌,實事求是的說話,現在,我的回歸。也是我以文學的形式,在江山繼續枝繁葉茂的空間。文學的獨木橋不好走,和志同道合的人,攜手并進,在一個軌道平行,開出一朵朵小花,芬芳他人,也芬芳自己,何樂而不為?
  小敏呢?現實里經營著一個店面,養著一條阿拉斯加狗,遛遛狗啊,拉起一支捕魚隊伍,他是隊長。開設火山視頻,粉絲達到六千多,快一萬了。每條視頻,很煙火,很有生活氣息。他和魚友們在一條條河里,捕魚的場景,令人心馳神往。
  有幾次,他在群里曬他捕到的鯉魚,我開玩笑說,腌漬幾條,我們嘗嘗。小敏真就去親自打撈,結果,山東那時天氣轉涼,大個的鯉魚幾乎逮不到。小敏自掏腰包,去海產品超市,買來活蹦亂跳的三四斤重的鯉魚,回家處理好內臟、魚鱗,抹了一層鹽,掛在陽臺一角晾曬。那兩天,濟南又特別暖和,曬的鯉魚,遭了綠豆蠅,圍著鯉魚嗡嗡叫,叫喚叫喚得了,還吃,吃完了下一排排小蛆,白瑩瑩的蛆蟲,繞著鯉魚上下左右,東南西北好一頓啃噬,小敏心疼地對我們說:“對不起啊!鯉魚給不成了,被綠豆蠅先吃了。”
  我著實心疼,不僅僅是三條鯉魚的事,而是小敏的一份情意,就這樣被綠豆蠅喧賓奪主了。小敏說,以后有機會再曬,曬好了,快遞給我,小君,小葉。
  小敏這季度寫文,有了不少提升,用詞造句,故事情節,人物梳理,條理清晰了,也漸漸形成自己的寫作風格。這是好的開始,無論是網站發文,抑或紙媒發表。努力提升個人的寫作空間,多寫、多讀、多練,多出去走走,接觸底層人事物,融入其中,關心關注弱勢群體的命運,這是一個作者的寫作使命。如果,寫作單純的是娛樂娛樂,自我欣賞,提升的層次不會很大。在這一點上,小君和小敏,我們意見一致,共同取向。我們幾個互相督促,立下寫作計劃。小敏說了,第二季度他要寫十篇,我多年養成的習慣,一天不寫手生,每天必寫一篇,隨筆也好,小說也罷,肯定寫,不寫,這一天就沒了靈魂。我還有一個大目標,就是上幾家大雜志,中短篇,大散文。齊魯社團,是一個練筆的平臺,也是一處棲息的驛站。我累了,就寫一篇字兒,投來。和大家交流交流,切磋切磋。
  華君呢?我寫他的筆墨要多一些。為什么?我倆三觀一致,我,小敏,華君,我們都屬虎,一年生的,小敏戲謔我是母老虎,母老虎就母老虎唄,我是紙老虎,你別怕。華君工作很忙的,有時要忙到深夜才回家。對我投去的文章,華君逢求必應,怎么晚,怎么累。也打開電腦,幫我編輯。我“的地得”標點符號是短板,華君一一給我修改,前些日子,他陽了,頭疼,腿酸軟,也沒歇息,照舊上班,依然為我在夜深人靜時,編文。他的按語,能夠透徹的說出文章的精髓,我很滿意。
  小君做事不張揚,低調,在編輯文章這方面,他很謙和,遇到不順暢的段落,他會私下找我商榷,從不獨斷獨行。小君做事干脆利落,不拖泥帶水,在言談舉止上,也彬彬有禮。
  小君很幽默風趣,這一點,我欣賞。現實很骨感,瑣碎的日子,一地雞毛,小君能給人帶來一縷燦爛的陽光,一陣楊柳風。在核心群,他時不時妙語連珠,給枯燥煩悶的氣氛,注入新鮮血液。
  小君在我情緒低落時,會及時鼓勵我,開導我,我破涕為笑。給生活加一杯葡萄酒,不快樂嗎?小君就是那杯葡萄酒:“勸君更盡一杯酒,西出陽光無故人。”我說過,回江山,華君是我的一個收獲。
  小敏、小君、小葉、我,我們在一個屋檐下,一個社團里,朝夕相處,可以說一只碗里,蒸煮文學盛宴。不管明天如何?我是比較珍惜當下。朋友有遠有近,不是不分彼此。但在社團的發展和建設上,我們必然同舟共濟,榮辱與共。一條繩上的螞蚱,一榮俱榮,一損俱損。我是這么一個人,要么不愛,要么深愛。
  江山是一棵大樹,我們是一只鳥兒,在這棵盤根錯節的大樹上筑巢,就是給心靈造一個精神意義上的村莊,在江山十年,幾年前我飛離江山,留下我的巢穴,在外面的廣袤世界飛翔,尋尋覓覓,生計,寫字,沒有什么出人頭地,卻一直念念不忘江山,這個老巢,它已經成為駐扎在我靈魂深處的故鄉。
  我在齊魯投稿的文章,百分之九十是小君百忙之中編審出來的,在這里,我借江山的遼闊大地,向小君說一聲“謝謝你”。世事無常,災禍和明天不知哪個先到,我會記著一個人的好,天涯海角,海角天涯,珍藏于心。
  在江山,編輯文章是義務的,沒有收入。這三個月,小君、小敏、小葉,都在義務編輯大伙的文章,文學情懷使然,我豈能辜負?特別是小敏,記住你我的約定。要么不愛,要么深愛。做人做事做文,不給自己留遺憾。
  今天是兔年臘月二十三,農歷民間小年,祭灶日。上午,我蒸了一鍋黃米面年糕,趁空寫下這篇拙文,不為別的,一來,向我們的齊魯,我們的社團,我們的大家族,送上祝福。二來,我借一紙素箋,對小敏、小君、小葉道一聲“感恩遇見!”有一天,我們再次飛出去時,在大地的任何方位,請把齊魯,我們的社團,放在心底。記住,我們一起追風的日子。記住,江山,有我們汗水和情感建造的巢穴。這里是你我他共同的精神伊甸園,美好的故鄉。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天上的云朵
下一篇:老屋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