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我的表妹們

我的表妹們

去年冬天,我去了一趟鄉下,串了兩家門子。
  我先去了大表妹家,大表妹叫趙陽,她的男人叫大成子。趙陽住3間正房,房子公婆留下的老房子,大瓦房,前后大園子。
  我一進院子,看見鐵柵欄里堆滿了金黃碩大的苞米棒子,房檐下掛著一串一串的紅辣椒,像一團一團火一樣。看見我來,趙陽歡天喜地把我拉進屋里。屋里沒有沙發,只有兩把木椅子,趙陽怕我坐著涼,坐著硬,把我拉到滾熱的炕頭上,給我端來一缸子熱水,把裝著炒花生的小笸籮推到我跟前,又緩了一盤子凍梨。我問:“大成子呢?”趙陽說:“他呀,買了電動三輪車,去鎮上拉客呢!”我說:“大成子不容易啊,風里來雨里去的,挺辛苦啊!”“可不是咋的!”趙陽點頭。接著她有和我嘮起了入冬一件事。她說:“那天,大成子空車返回半路,路邊過來一個小伙子,拿了兩個大包,說到三家子,大成子把他拉到村口,又忙著往回趕。等到鎮上等車時候,往車里一看,發現了小伙子皮包落在車上啦,打開一看,里面有現金,銀行卡,發票……現金他沒數,得有一萬塊。大成子往路上看,哪還有人影?急得直搓手,在路口等了半天,也不見人影,活兒耽誤不少。沒法子,他趕到三家子,挨家挨戶打聽,還是找不到人。他找到村委會,村里通過廣播,才找到那個小伙子,小伙子激動得直哭。小伙子是來探親的,路不熟,找了幾趟,也沒找到大成子的車,只想是找不到了,沒想物歸原主,他連連道謝。”趙陽說完,一臉的興奮,她拉住我的手說:“年底,大成子還被評為鄉里好人呢!”趙陽接著又說:“姐,我這輩子有兩大幸福和驕傲。第一是找了一個好男人,知冷知熱,走的端,行的正,跟他過日子,睡的香,睡的穩,從不做噩夢,每天有個好心情。二是有個好兒子,兒子考上了農業大學,畜牧獸醫專業,等他畢業了,我們辦一個養殖場。你別看我們現在的光景,差了點,住瓦房,睡土炕,可我們有指望,我們的日子一天天走上坡路呢!”趙陽說話時的表情很生動,眉眼間飛揚著蓬勃向上的喜氣,一種幸福感在她臉上蕩漾。
  告別了趙陽,我又來到二表妹家。二表妹叫趙亮。趙亮穿金戴銀,高挽發髻,裝束時髦,一點也不像農村人。趙亮看我來,趕忙給我泡茶:“姐,你嘗嘗,這是‘鐵觀音’!特好喝!”又給我剝了塊巧克力:“你嘗嘗,這是我們去泰國旅游買回來的,特好吃!”她圍著我轉來轉去。
  我說:“趙亮,日子過得挺好啊!”趙亮連聲說:“好!好!我家這幾年變化大著呢!”說著,拉著我各屋走走看看。她說:“你看我這二層小樓,和城里一樣,廁所在屋里,太陽能熱水器,柜式空調,席夢思床,真皮沙發,液晶電視,還買了一輛四門六座汽車。我們用的手機都是蘋果的,我用的化妝品都是韓國的!”她拉我在沙發上坐下,說:“姐呀,我今天過的日子稱心如意,是想到的都有了,沒想到的也有了。你妹夫腦瓜好使,我們倆靠著黨的富民政策,承包了300多畝地,全種上了高產優質品種苞米。政府有補貼,我們又買了大型農機具,全是機械化作業,還給農戶播種,收割,一年收入幾百萬,我啥也不用干,就做點家務。”我又問:“你倆孩子呢?上大學了吧?”趙亮說:“我家孩子不是念書的料,中學畢業就不念了。最近又搞了一個對象,人家是中專畢業,倆人迷上了網絡直播,在網上賣農產品,做得風生水起的!”趙亮又說:“將來把孫子好好培養,讓他上大學!”
  說著說著,到吃飯時候了,趙亮說:“姐,咱們上鄉里飯店吃飯去!我用紅酒招待你!”我說:“飯就免了吧,等你兒子結婚時吃!我答應在趙陽那里吃飯了。”
  見我執意要走,趙亮也沒強留。
  在趙陽家吃完飯,天已經黑了,趙陽說:“姐,咱上村里燈光球場看看!”到了燈光球場,那里是一片歡樂的海洋:有打籃球的,跳舞的,扭秧歌的。趙陽把我拉到跳舞隊伍的后邊,這里正放著“最炫民族風”舞曲,“你是我天邊最美的云彩……”隨著歡快昂揚的曲子,人們舞得如醉如癡,舞出了對幸福生活的熱愛和贊美。受現場氣氛感染,趙陽硬拉我和她下場。
  兩場跳下來,我們隨人流往家走。這時看天上,一輪明月又大又圓,分外迷人。
  趙陽挽著我的胳膊說:“姐,你明年來吧,我翻蓋房子,蓋樓座子,到時候你多住幾天!”我說:“好呀,我明年來給你燎鍋底!”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年饃飄香整個村
下一篇:峨石瀛波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