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愛的餃子

愛的餃子


  十歲那年的大年初一,母親和老嬸一大早包完餃子,奶奶就命令父親和老叔去院內放炮。
  放完炮回來,餃子也煮好了。餃子剛一上桌,我就問奶奶啥餡的?
  奶奶說:“豬肉芹菜的。”
  奶奶還說:“今年的餃子呀,特意多放了肉,保準咬一口是一個肉丸的。”
  聽奶奶說一個肉丸餡,我興奮地坐在桌前夾起一個狠狠咬了一口,果然是肉多菜少,肉丸包裹著芹菜,香濃可口。一連氣吃了五個餃子,在吃第六個的時候,突然我前門牙被什么狠狠硌了一下,我“哎呀”一聲把嘴里的餃子吐在桌上。
  吐在桌上的是一個五角鋼镚,它險些沒把我的牙硌掉。我捂著嘴,哭了起來。
  平時從不愛生氣的爺爺此時發火了,他沖奶奶喊道:“你說你辦的啥事呀,這多虧是硌著牙了這要是卡著孩子,你,你就后悔吧!”
  父親一邊看我的牙,一邊也說:“媽呀,不和你說了嘛,別那么多窮講究,放這個干嘛呀?”
  奶奶低著頭一改往日一家之主的霸氣,小聲嘀咕著:“我這不是尋思圖個吉利嗎?這小妮子也是嘴快,就一個鋼镚還讓她趕上了。”
  老嬸走上前,給我擦著眼淚,說:“牙沒事吧,接著吃飯吧,要不好吃的餃子都涼了。”
  母親也說:“對,吃餃子吧。”
  吃著餃子,爺爺還不時說著餃子里放鋼镚的事,說奶奶放鋼镚時老嬸和母親就不應該讓放。母親沒有說話,老嬸小心翼翼地說:“本來我說別放那東西不衛生。媽卻說,錢洗過了,不礙事的。”
  話音剛落,奶奶就翻著大白眼珠子吼道:“閉嘴吧!這里哪有你說話的份。你這個兒媳婦我還沒認呢,你窮叭叭啥!”
  老叔看奶奶生氣了,忙走過來給奶奶倒飲料,夾餃子。老嬸低著頭,眼淚在眼眶里打著轉轉。
  
  二
  老嬸的家在隆化一個偏遠農村,從小家里給定了娃娃親。男方家有點錢,一直出錢供老嬸在市里讀書,老嬸師專畢業,男方家就張羅讓老嬸和男人辦喜事。辦喜事當天,老嬸發現男人是個鼻涕邋遢的傻子,就趁男方家不注意慌張張逃了出來。無目地的逃跑中,在火車上遇到老叔。老叔是一名火車司機,他看老嬸可憐,就把帶的餃子,給了她吃。兩人在交談中,老嬸還把自己的身世告訴了老叔。老叔覺得兩個人挺投緣,就邀請她來到我們這里,并幫她在鎮上托人,在一所民辦學校做了臨時代課老師。
  老叔第一次領老嬸來家里,奶奶就對老嬸說:“你和我老兒子處對象可以。他在家是老疙瘩,不會做飯。你會嗎?”
  老嬸低著頭實話實說:“我一直在外讀書,也不會。”
  奶奶一聽急了喊道:“什么?你也不會做飯。那你倆以后喝西北風呀!”
  奶奶當即就表示不同意。那天本來家里準備包餃子的,菜肉都買回來了。奶奶眼睛瞪著老叔說道:“今天家里吃餃子,如果你想娶這個女人,你就讓她剁菜、剁肉、揉面,包餃子。”
  老叔聽奶奶說,唯唯諾諾答應著,不敢再說別的。奶奶說完就要出去逛街了,臨走之前把母親叫到一邊說道:“茉莉呀,就讓她一個人干!你整的餡我可知道啥味,你包的餃子我也知道啥樣。你不許幫忙!”
  奶奶囑咐完,就夾著收音機放著歌出去了。
  老嬸把菜洗好,開始剁菜。母親走過來把她推到一邊說:“你先歇著,一會我把菜肉剁好,教你咋調餡。再教你揉面,包餃子。”
  母親麻利地干著,一會功夫就剁好餡和肉。然后舀好面,教她開始和面。說是教,其實幾乎都是母親干的。因為教了她半天,她就是領會不了和面這個要領,再磨蹭一會,奶奶就回來了,餃子她更不會包了。
  母親揉好面,放上面板,手把手教起她搟皮,包餃子。包餃子這個活,看著很簡單,但是實際操作起來,對于老嬸是難。餃子皮在她手里拿好,放餡一會放多了,捏半天把四周的皮都沾上菜了,怎么捏都捏不上不說,菜都露在外面。折騰了兩個多小時,她總算在母親的幫助下學會了。
  奶奶回來,說肚子餓了,讓煮餃子。水開,餃子下鍋。老嬸幾次用勺子攪動,結果有許多餃子都煮漏了,煮成了片湯。端上桌,奶奶氣得就差把桌子掀了。奶奶一邊吃著,一邊說白瞎了包餃子材料。
  吃過餃子,奶奶對老叔說:“這個女人我不認,她愛去誰家去誰家!”
  
  三
  老叔有自己的主見,他才不管奶奶認不認,照樣每天領著老嬸回來吃喝住。反正他是老兒子,奶奶比較溺愛他。沒扯結婚證,兩個人還公然住到了一起。老嬸說她不在乎那張紙,只要兩個人在一起就好。
  “你不在乎那張紙,我們正經人家可在乎!還在一起就好,你那是給我們老何家抹黑!”
  奶奶扯著嗓子,怒吼著老嬸,恨不得把房蓋挑個窟窿。
  老嬸脾氣也好,奶奶怎么使白眼,怎么指桑罵槐她也不在乎。時間久了,奶奶對老嬸沒了脾氣,不得不默認了,只是對老嬸態度不咋友好。
  老嬸為了能讓奶奶認可她也是拼了,她聽母親說奶奶愛吃餃子,無論遇到多大愁事,生多大氣,吃上餃子就忘了。所以,只要在家的日子,她就去集上買肉,買菜。纏著母親學包餃子,給一家人做餃子。也別說,竟然有一天她真學會了包餃子。
  奶奶雖然愛吃餃子,但對老嬸隔三差五大手大腳花錢買肉,也是極不滿意。每次吃著餃子,她還嘴里陰陽怪氣罵老嬸胡造她兒子的錢,不知道儉省,是個敗家子。但老嬸對奶奶的罵,只是笑笑,依然我行我素,就只當耳旁風。
  每次學校開支,老嬸都會把錢一部分交到奶奶手里,另一部分郵寄給隆化家里,讓家里替她給傻子家送去。老叔也支持她這么做。老叔有時工資開得多,還會多給老嬸加一些。他說:“人家供你上學,本以為娶你做媳婦,結果你還跑了。這點你對不起人家。咱們不能忘恩,要把錢慢慢還給人家。”
  奶奶愛錢,見到有人送錢哪有不開心之理。慢慢的也就同意了老叔和老嬸的婚事。
  幾個月后,老嬸懷了孩子。老嬸懷孩子時嘴饞,就喜歡吃蝦仁餡餃子。蝦仁在我們這地方那時候老貴了,但老嬸喜歡吃,醫生把脈又說是男孩。老嬸回家說給奶奶聽,重男輕女的奶奶高興呀,就發狠心托人從外地買了不少蝦仁,讓母親三天兩頭給老嬸做蝦仁餡餃子。她還振振有詞地說,這是她孫子想吃蝦仁。
  一個冬天的中午,母親又給老嬸包了餃子,煮好送到房間,就出來了。我躡手躡腳趴著老嬸屋里的窗戶往里張望,只見老嬸拿起一個餃子放進嘴里,隨后把餃子全部裝進一個飯盒里。然后,她把飯盒揣進懷里,就匆匆出了門。我跟在她的身后,看見她七拐八拐拐進一個小胡同。她看四處沒人,就閃進一個破舊院落。我緊緊跟著她,只見她進了房間。
  房間里臟亂,光線很暗,只見一個三十多歲的男人躺在土炕上。看見老嬸進來,他高興地叫著:“餃子好吃,蝦仁餡餃子好吃。”
  我仔細一看,這個男人是我村里剛死了老婆不久的王凱。王凱以前在鎮里教書,后來娶了我們村的秀麗阿姨。家里因為他娶了農村老婆,斷絕了和他來往。但這不妨礙他和秀麗阿姨的感情,兩個人生活恩恩愛愛,有滋有味的,共同贍養著秀麗阿姨癱瘓在床的母親,把秀麗阿姨的母親當成了自己親媽一樣。為她擦身,背著她出外曬太陽,兩人為了照顧秀麗她母親,一直沒要孩子。直到秀麗阿姨母親去世,才準備要孩子。沒想到的是天有不測風云,秀麗阿姨生孩子時大出血死了。從此后,他也變得瘋傻,工作也丟了。每天無所事事的,經常在村里瞎逛,看見女人就哭著喊著叫秀麗。村里人都不待見他,見到他都躲著他,孩子看見他扔石塊砸他。
  王凱狼吞虎咽地吃著餃子,臉上露出滿意的笑容。老嬸從院子里抱來劈柴,把火炕燒熱,燒了一壺開水。做完這些,她對王凱說:“慢點吃,吃完餃子,下地活動,把藥吃了,多喝開水。”王凱乖巧地答應著,像個孩子。
  一連幾天,老嬸都會去王凱家送餃子,干家務。終于有一天,我忍不住告訴了奶奶。她聽了,當時臉就變成鐵青色,她拿著拐杖,罵著臟話就去了王凱家。
  那天,老嬸被奶奶押回家,再也不讓出門。老嬸背后也和家里人解釋了,說王凱病了,一個人發著高燒躺在雪地里。那天她正好看見,就把他攙回家了。結果王凱發著燒說要吃餃子。正好那幾天奶奶也拖人買了蝦仁,給她包餃子。她就給王凱送了去,又去衛生所給他開了一些藥。老嬸還說:“王凱不瘋時對岳母的孝順,對家的責任,村里人誰不夸他呀!現在女人走了,病了,我見到了不能見死不救吧?我不管別人咋對待他,反正我必須管!”
  奶奶可不聽老嬸解釋,一個勁說:“孤男寡女的,瘋子又沒了理智,你這大肚子呢。”
  奶奶說是這么說,背后也和母親說,她老嬸說的有道理,何況人家還沒好利索呢,咱必須得幫幫人家。
  第二天,奶奶讓母親包餃子時多包了一些,煮好之后,她和母親一起去了王凱家。結果回來說他家的院子上了一把大鎖,等了好久,餃子都凍得當當的了,凍得她來回踱著腳,也沒見人回來,不得不打道回府。奶奶讓母親把餃子放鍋里熱了,她一邊吃著餃子,一邊罵瘋子。
  從此后,村子里再也見不到王凱的身影。
  
  四
  春天的時候,老嬸生了一個閨女。奶奶氣得打著嗝說,白瞎了她托人買的大蝦仁。
  還一個勁說老嬸是騙子,騙家里人相信她肚子里面的孩子是男娃。從此后,老嬸在家里的地位直線而下。
  孩子一歲時,老嬸想去學校上班,讓奶奶給看孩子。奶奶說:“你的孩子你自己看吧。一個小丫頭片子,我可不管給你看。”
  母親看老嬸實在為難,就主動把孩子抱到我們屋,讓老嬸給孩子戒了奶。讓她去上了班。時間久了,奶奶也接手過來照顧孩子。但是對老嬸還是不冷不熱,意見很大……
  我們正吃著餃子,門外傳來了敲門聲。奶奶說這是有人來拜年了。父親趕緊去開門,只見一個五十多歲的男人走了進來。老嬸急忙走過去,叫了一聲:“王校長。”
  男人愣住了說道:“林老師這是你的家呀?”
  男人身后跟著一個穿戴整齊的三十多歲拎著許多禮盒的人。他對王校長說:“爸,她就是那天在雪地救我的人。每天從家里拿餃子給我吃,給我去醫院開藥。如果那天沒有她,我早就凍死了。”
  說話的是王凱,奶奶有些吃驚地望著他說:“你,你病好了?”
  王凱笑了說:“你們那天從我家走后,我父親就接我回家了,經過治療我已經沒事了。但救我的人,我一直記在心里。今天我和我父親來你家,一是給你們全家拜個年,再一個就是來感謝你們一家人的。”
  王凱接著又說:“你們有這么善良的兒媳婦,都是你當婆婆當得好。”
  奶奶聽王凱這么夸她,心里早就樂開了花。她急忙對王校長說:“既然你們都來了,趕緊脫鞋上炕吧,咱們吃餃子!”
  王校長說道:“好好,好吃不過餃子。正好,我也嘗嘗我兒子每天掛在嘴邊的,你家好吃的餃子!”
  幾年后,老嬸不再臨時代課而是轉為了正式教師。奶奶說,這個正式指標是王校長為老嬸爭取的。
  老嬸教學工作開始忙起來,她和老叔也搬到了學校附近住。離家遠了,老嬸和老叔只有節假日才回來。每次她和老叔回來,都會買許多肉,和母親一起給我們一家人包餃子吃。
  有時奶奶想老嬸了,也會和母親包了餃子,領上我和哥坐公交車去老嬸家送去。老嬸家房子不大,但挺干凈。老嬸每次看見我們去,都會高興的合不攏嘴。老嬸說以后掙錢了,一定買個大點的房子,把我們全家人都接過去住,熱熱鬧鬧在一起包餃子,一家人在一起才是溫暖有愛的家。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上一篇:韭菜饃
下一篇:年饃飄香整個村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