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韭菜饃

韭菜饃

當年母親給我的那個韭菜饃(也叫韭菜餅),使我換來了一本《平凡的世界》的閱讀,我也不虧呀?至今記憶猶新。
  那時我中學畢業,國家教育改革,高中停招,雖然在校讀書比較好的我,也不得不回隊上參加農業社的生產勞動。
  剛回隊上,十五、六歲的我什么也不會干,只能給大人們犁地時牽牽牲口,三夏大忙幫隊上給碾場的牛倒倒牛糞,提提麥捆,心里也很空虛。
  以后看書就成了我飯后和晚上的習慣,也慢慢的入迷了, 原來我在學校就愛看書,特別是小說類。
  那時人們把讀書都叫看書,久而久之,不管讀書還是看書,這無形中就成了我的愛好。
  一日原來我們幾個很要好的同學,都談到現在流行的一本書,名字叫什么《平凡的世界》他們都打聽找這本書,我也感到好奇,就問他們這書是誰寫的,我們這幾位同學你望望我,我望望你,都不知道作者是誰,但都一個理念,聽說這書寫的特別的好。
  那時我在一家鄉鎮企業上班,每天八小時外,別人打撲克、下象棋、丟方、掀花花(一種紙牌)諞閑傳,而我卻不愛玩耍,就喜歡看看書。
  我自小就有個怪毛病,越是辦不到的事,我越要辦,越是找不到的東西我非要找著,那怕下定決心,掘地三尺,也一定要完成我的心愿。
  自從那次同學們說了《平凡的世界》一書,我日夜思念,到處打聽,還托人在縣新華書店找過,但都落空,縣新華書店回復,曾來了兩批書都賣完了,下次不知道什么時候來貨。
  找書的愿望越落空,越增添了我找書的決心,我想不管費多大勁也要找到這本《平凡的世界》,不管想什么辦法,也要得到這本書。
  我看書上癮了,一閑手里就拿本書,單位有人就給我起了個外號,叫我“書蟲”,也有人戲弄我,往往拿上一本好書,讓我給他買一毛錢“洋糖”或一毛錢瓜籽,才肯給我。這樣的代價,我會換回來一本本好書。比如當時盛行的“第二次握手”“林海雪原”“歐陽海之歌”還有柳青的“創業史”等等。
  這次我聽單位的一位同事說,他知道誰有《平凡的世界》他開玩笑說讓我買些好吃的,他才給我找。記得那晚天黑了,我一心想看這夢寐一求的好書,只要有這本書,他提出的任何條件,我都全部答應,可惜這位同事他笑了笑走了,我知道這人從來不說假話,晚上了我心急如焚,總想看看這平凡的世界里到底寫的是什么。
  突然間,我記起來了下午來廠時,母親做了一個韭菜饃,說外爺一會就來了,專門是招待外爺的,她老人家知道我上夜班苦,特地切開給了我一片。在那個生活困難的年代,能吃個韭菜饃,實屬不易。
  我一急,馬上從布袋里拿出僅有的那片韭菜饃,給那個同事,不倒兩天,我就拿到了這本《平凡的世界》。
  后來,這事不知道怎么傳出去了,單位有些好事的人,就把我這個同事起了個綽號,就叫“韭菜饃。”弄的我臉上也無光彩。
  我拿到書后,如獲至寶,原來書的作者竟是我早就崇拜的大作家路遙。
  打開書,我如饑似渴的看著,那時候我的工作是三班倒,從早晨八點至下午四點,下午四點至晚上十二點,再從晚上十二點至第二天早晨八點。
  下班后,我急匆匆洗刷一下,去灶上簡單喝了一碗拌湯,泡一片麥面和玉米面摻和的粑粑饃,菜就是涼調的水煮白羅卜。吃完飯我就把宿舍門一關,看起書來。
  打開書孫少平上學的饑餓吸引了我,真的和我生活相似,還有同學郝紅梅,每次吃飯都是同學們幾乎吃完飯了,他(她)們才慢慢走去,一向很愛面子的他們,這時只知道把肚子填飽,更談不上吃好了,更不想讓同學羞笑。
  隨著書一頁一頁的翻動,以后的孫少平、孫少安等等展現在我的面前,好像拉家常一樣,作者把書中主人翁描寫的栩栩如生,把他們一點一滴塑造的淋漓盡致,那故事一環套一環,環環緊相連。
  第一天我從早上八點看到上午十二點,要不是下班鈴響了,我還真不知道時間。
  上午吃完飯了,我有拿起了書,睡下看、坐下看,真正進入了角色,真好像孫少平、孫少安、郝紅梅、站在我的面前,好像他們就在我村上,就好像是我的左鄰右舍。還有書中那樸實無華的語言,感人的故事,像和我拉家常一樣,這一切的一切迫使我不得不繼續看下去。
  記得第二天是個星期日,單位休假,我沒有回家,怕家里擔心,就捎了個話,說我值班看門。就在宿舍里我一個人默默無聞的看著這本厚重的書。
  這本書深深的吸引著我,真是如饑似渴的讀著,書中的孫少平、孫少安、田曉霞還有那雙水村都被作者真正寫活了。那細膩的描寫手法,真是感人至深。
  從早上到上午,從上午在到下午,再從下午到晚上,這中間我只啃了從家里拿來的幾片干饃,喝了放假前那一下午打來的開水,這中間我不知道饑餓是什么,像著了魔似的。
  那天晚上,正看著入迷的我被一泡尿憋著了,打開宿舍門一看,天氣晴朗,滿天的星星星羅棋布的排列在天上,銀河兩岸大小不一的繁星在天上閃耀著,偶爾一顆顆流星從天上滑過。那一輪明月掛在天空,給秋天的大地撒滿余輝。一陣秋后的涼風,似乎吹醒了書帶給我一天的快樂,好像書中孫少平和田曉霞在不遠處約會,好像孫小安在那河堤上散步,想著自己的心事、、、、、、
  我解完小手,回宿舍一看,己是晚上一點了,我沒有一點疲倦的意思,明天就周一了,我不但要正常上班,還有其它零碎事要辦,我恨這夜太短了,短的使我無法在繼續看書。
  那兩天我如醉如癡,晚上又做夢了,夢見書中主人翁的形象,好似他們就是我身邊的人物,那一言一行,一舉一動都是我村里人,那說話的語氣是那么的親切、感人,不知不覺得什么時候進入了夢鄉。
  周一上午剛上班,也就是我借書后的第三天,我那個同事向我要書了,說這書己到我手是第三個人,必須在上午十二點前給他,他乘下班吃飯時給人家送去。
  我看書己看了三分之二,僅僅剩下的不足三分之一,我求他轉告那人,在推遲一天時間就看完了,看行不行。
  我那同事固執己見,他說一分鐘都不能托延。
  我又突然想起來,這幾天廠子有人開玩笑叫他“韭菜饃”,是不是他真生氣了。細細回憶,這也不是我說出去的呀?這給韭菜饃的事只有他和我知道。
  我反過來又一想,是不是他說露嘴了,人們才開玩笑叫他“韭菜饃”呢?這事與我一點關系都沒有呀?
  不管怎么說,人家既然要,就給他吧,也不能為托延一天時間而挾人家的手。
  我抱著萬般無奈,把書戀戀不舍的給了我那個同事。
  后來停了幾天,我才真像大白,原來他們車間在上班時,無形中聊到這件事,有人又開玩笑并加鹽調醋的說道,拿別人的書換韭菜饃吃,不虧叫你“韭菜饃。”后來不知為什么,他們三言兩語就說崩了,那個同事就氣乎乎把書要走了。
  在以后的歲月里,人們還隔三差五的把我那同事還叫“韭菜饃。”但他也不生氣了,“韭菜饃”就“韭菜饃吧!”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