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页 > 散文 > 口福

口福


  我承認我是一個愛吃肉的女孩子,一個無肉不歡地道道的吃貨。
  小時候,家里窮。每天飯桌上除了咸菜,就是白菜燉粉條。沒有葷腥的日子,讓我瘦成了皮包骨。
  我挑食厲害,不合口的飯菜,不吃對不起胃。我拿著筷子,眼睛盯視著菜碗,恨不得把腮幫子的肉當成肉吃。我用筷子不停地翻找著菜里的油渣,有時偶爾還真會翻找出一塊。剛把油渣放進嘴里,哥就喊道:“媽,小妹又亂翻菜了。”
  母親走進來,盤腿上炕,說道:“吃自己跟前的菜,別亂翻,那樣不衛生。”
  沒有葷腥的菜不吃也得吃,不然肚子餓呀。強咽下半碗高粱米粥,嚼了幾口咸菜和白菜,我就下了桌。
  哥說:“小妹,又在等父親回來買肉吃了。”
  父親那時在鎮上一個銷售部門上班,隔三差五會回來一次。每次回來,都會買一些熟食,買的最多的是肥腸。父親開支的日子,有時會買回一個豬肚。
  父親是個孝子,買回肥腸和豬肚是孝敬奶奶的,說是孝敬奶奶的,我和哥也會沾上光。奶奶有時會把父親買回的肥腸,讓母親炒辣椒。有時會拍點蒜末,把肥腸切好直接端上桌蘸醬油吃。反正無論咋吃,我都喜歡吃。買回的豬肚,母親的拿手菜是溜肚片。豬肚放在熟食案板上,母親用刀把豬肚切成小片,放進碗里。切一些黃瓜、胡蘿卜、蔥姜蒜,然后勾芡一些淀粉。油鍋燒熱,母親就開始翻炒。一會功夫,豬肚出鍋了,滿屋飄香。每次有豬肚這道菜,我都能吃一大碗飯。
  每次,母親和父親看著奶奶我們吃,從來不動筷子,一直看我們吃飽下桌,他倆才上桌去吃。待他們上桌,桌上的菜幾乎已經見底,沒剩幾塊。即使每次奶奶都大聲喊著,讓我和哥給他們留點。我倆也只當耳旁風,該吃還是吃。而母親和父親一邊樂呵呵看我們吃,一邊還說:“不用留!孩子正在長身體,讓他倆吃吧。看你們吃的香,我們高興。再說我倆也不喜歡吃。”
  那時候,我和哥還真不懂心疼父母,也相信了他們說的不喜歡吃。
  
  二
  遇到節假日,是我最期待的日子,因為那時家里親屬都會回來,會改善生活。母親和奶奶會去集上,割上一塊肉,拿回家給我們一家做肉炒菜。說是肉炒菜,無非就是幾個菜里放幾片肉,菜多肉少而已。菜一上桌,我會趁家人不注意時,快速用筷子夾起菜里的肉,放進嘴里。這種機會很少,因為,母親把菜放上桌,家里十幾口人同時上桌,幾十雙筷子一起上,盤子里的肉和菜,瞬間也會所剩無幾。好久沒吃肉了嘛,誰都想吃一口。
  過年就不同了,那時家里養了一頭豬,豬宰殺后留半片豬肉過年,另一半母親和老嬸會推著去集上賣,然后把賣豬肉錢購置一些年貨。
  那時家里沒有冰箱,把豬肉一些豬下水存到院里大缸里。過年時,三十晚上的年夜飯是豐盛的,可以放開了可勁吃肉。我吃肉喜歡吃帶肥膘的,精肉我不喜歡吃。總覺得瘦肉吃進嘴里,柴了吧唧的沒有香味。飯菜一上桌,我眼睛不夠用,首先盯準的是那個肥肥的大豬肘子,連皮帶肉我會吃一大塊,然后我喜歡吃母親做的扣肉,我喜歡扣肉入嘴即化的感覺,吃到嘴里香到心里。魚我更喜歡吃,只是不喜歡摘刺,感覺吃魚太浪費時間了,影響我吃別的菜。母親和父親知道我的小心思,所以,他們會幫我摘魚刺,一邊摘,一邊督促我吃。父親說:“女孩子多吃魚對皮膚好,聰明,還不發胖。”
  胖,我不犯愁,因為那時候小,我才不管胖不胖。我就知道,吃到嘴里香,吃飽就行。
  有肉放心吃的日子也就是過年那幾天,過了年后,我們就又回到了清湯寡水的苦日子。那時東北人口多,父親,母親拼命工作,家里的日子過得也是很清貧。
  上大學時,食堂的伙食還可以,也不那么貴,家里給拿的錢省吃儉用,也能每星期吃頓肉菜。
  母親每次從家里給我打來電話,都囑咐在學校要吃好。她說,她現在打兩份工了,家里錢不那么緊了。
  “打兩份工,你吃得消嗎?”我擔心地問母親。
  母親說,她現在身體沒事,好著呢。她每天上午在白灰窯搬石頭砸石頭,下午去我家附近卸火車皮扛大包。扛大包這個活來錢快,當天就能結算工資。
  “扛大包不是男人干的活嗎?你咋能去干那活?趕緊辭了別干了!”我說著母親。
  母親卻說:“男人干的活才給錢多呢。我就干到你大學畢業,到時候你找到工作了,我就啥都不干了,讓我閨女養我。”
  其實那時我不知道,母親長期干重活,吃的又跟不上,營養不良,已經嚴重貧血。后來去世時,來送母親的工友說,母親曾經幾次暈倒過工地,但母親休息片刻,還會堅持干下去。她還多次叮囑工友替她保密,不要和我們家人說。
  父親那時也是疲于奔命,為了我上大學完成學業,東北一大家人過上好日子,在單位搶著去出差,只為了多掙一些出差補助費。
  母親每次給我打來電話也是只報喜不報憂,知道我愛吃肉,每次我從學校回家前,家里再困難哪怕是借錢,都會提前買好肉。
  為了我回家能吃上新鮮肉,母親和父親還省吃儉用買了一個二手冰箱。一聽說我要回來,都會提前把家里冰箱塞得滿滿的。一格格放好熟食,肥腸,豬肚,冷藏好豬肉。我每次回到家,母親都會拽著我去看冰箱,問我:“肉想怎么吃呀?魚是吃清蒸呀,還是紅燒?”
  每次看到冰箱里放的滿滿熟食,冷凍的鮮肉,我的心里都會涌起一股暖流。
  
  三
  父親經常出差,母親自己在家的日子,就隨便的對付一口。上頓方便面,下頓高粱米泡水飯,咸菜疙瘩。即使冰箱里有吃的,她也舍不得吃。
  由于父親長期在外出差,對母親關心不夠,大二后半年,母親沒有預兆的去世了,年僅四十六歲。母親病危之時,父親正在佳木斯出公差,哥哥那時正在北京當兵,而我卻和同學去了外地游玩。
  母親去世后,家里只剩下了父親。我恐懼,絕望,時常會夢到母親坐在桌前,吃著一碗泡了水的高粱米飯,桌子上擺的是黑黑的咸菜,窗臺上放著許多止疼藥片。母親去世幾個月后,我回了學校。發誓不再回家!我怨恨我的父親,我恨他對母親關心太少,一心只想著他的工作……我更多的是自責,母親彌留之際,而我卻在外地花天酒地。
  即使年節,學校放假,我也不回家。偶爾回承德拜祭母親,我也是當天去,當天返回。當天實在返回不了,我就在母親墓地睡上一宿。母親沒了,對我來說,家就已經成了空殼。
  父親每次小心翼翼給我打來電話,我都冷冷地對他說:“我沒空。”
  父親猶豫地說:“你媽走前囑咐過我,閨女愛吃肉。如果她不在了,一定要記著閨女回來前,冰箱買好肉。你媽還說,你喜歡吃五花三層的肉,讓我買肉時一定不要買太瘦的……”
  我聽不下去了,對著話筒哭喊道:“別說了!你沒有資格提我媽!”并狠狠地撂了電話。
  母親去世后,將近一年我都沒有回家。快過年時,鄰居鄒娘來學校給我拿來一床新被子,和兩飯盒紅燒肉。她說被子是我父親親手做的,說天氣涼了,我母親以前給拿的被子太薄了。
  說紅燒肉父親燉了幾個小時呢,保準入口即化。鄒娘還說,你父親希望你能過年回家過年呢,家里冰箱里,已經給你和你哥準備好了過年的肉。
  吃著父親做的紅燒肉,看著父親給我做的棉被。我眼眶里的溫度在攀升,我呼吸急促,心跳加快。其實在我心里,何嘗不想我父親呀!母親去世后,家里就剩下他孤零零一個人,我和哥都賭氣不和他聯系。我嘴上雖硬,但我心里也會時常想父親在家身體咋樣?有沒有按時吃飯呀?有沒有犯低血糖……
  特別是鄒娘走之后,我開始想父親的好,想他為了我們這個家所做的一切。母親去世,他是有責任,但我作為女兒的就沒有責任嗎?想到這些,我跑了出去,買了回承德的火車票。我決定,坐夜車馬上回家。
  第二天早上到家是早七點,父親沒在家,習慣性地打開冰箱,冰箱里滿是我愛吃的熟食和肉。
  心里琢磨著,父親這么早去干什么去了呢?
  走出家門,去花店買了一束花去了母親墓地。
  遠遠看見父親跪坐在母親墓前,輕輕走近,只見母親墓碑前擺放著兩碗紅燒肉,和幾個紅皮雞蛋。只聽父親嘴里磨叨著:“茉莉呀,你看我給你拿啥好吃的了,紅燒肉和紅皮雞蛋。這可是你生前最愛吃的呀!你自從嫁給我,就沒有過一天好日子,成天和我一起吃苦受累了。你生倆孩子時,難產,失血過多。好容易搶救過來了,醫生告訴以后一定不能累著,要多補充營養,多吃肉蛋奶。可家里窮呀!有一些好吃的,都緊著我母親和倆孩子了。我曾答應過你的父母,好好照顧你,都沒有做到。我對不起你呀……”
  父親鼻涕一把淚一把地哭訴著,孤獨可憐的背影看似就像一尊雕像。
  
  四
  母親去世一年后,父親因為腦中干肌瘤也去世了。從此后,父母留的冰箱也閑置了,因為冰箱里,再也沒有人給我和哥放我們喜歡吃的東西了,也再也沒有如父母心疼我和哥的人了!
  在醫院上班,同事們都羨慕我的口福,因為每次聚餐,我必吃的就是大豬肘子,即使不點豬肘子,也必須少不了扣肉或紅燒肉。承德前年烤五花肉成了熱門,大街小巷商販都開始兜售。我那時就喜歡吃烤五花肉,我們醫院樓前就有幾份賣烤五花肉的商家,每天中午我都會出去買一盒回來,有時中午有手術忙不過來,就讓同事給帶回來一盒。
  同事看著我吃得滿嘴流油,“吧嗒”著嘴說:“這么油膩你竟然能吃下去,你,你也太有口福了吧?”
  但奇怪的是,從小到大就喜歡吃肉的我,愣是不長肉。直到如今,我都仍然改變不了我的吃貨本性。一直體重不見長,一直都是一百斤左右徘徊。
  學醫之后,我才了解到,原來喜歡吃肉和吃魚的飲食習慣都來源于父母遺傳。家里貧窮時,父母從來都是把最好的給了我和哥,父母給了我生命,他們也帶給了我口福。而他們卻沒能在我和哥應該孝敬他們時,享我們的福。
  我想如果有天堂,父母一定在那里!天堂如果有來去自由,我想去趟天堂,訴說我對他們的想念。感謝他們給予我的優秀,感謝他們對家的責任對我和哥的愛。希望他們在天堂里,不再勞累辛苦,沒有病痛折磨,能夠豐衣足食!我要給他們帶上一鍋我做的紅燒肉,讓他們吃個夠。
開眼界收錄的所有文章與圖片資源均來自于互聯網,其版權均歸原作者及其網站所有,本站雖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權信息,但由于諸多原因,可能導緻無法确定其真實來源,如果您對本站文章、圖片資源的歸屬存有異議,請立即通知我們,情況屬實,我們會第一時間予以删除,并同時向您表示歉意!
返回頂部